0722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劝君更进一杯酒

中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而劝酒也算得上是酒文化的一种拓展和延伸。在劝酒时,古人讲究文雅和风度,尤其唐代诗人的诗句,更是精美绝伦,被千古传颂。

人们喜欢把李白和酒联系在一起,把李白称为“酒仙”。杜甫曾在《饮中八仙歌》中写道:


诗霸毛泽东

独霸诗坛数十年

凡在中国大陆经过五、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人,在回忆诗坛印象时,都会有一个基本共同的结论,就是除了古典唐诗宋词的流风遗韵外,毛主席(旧体)诗词为主体,其余皆不足观。毛泽东独霸诗坛至少三、四十年,到死都是一个诗坛恶霸。几乎演绎了黄巢匪诗“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肃杀真谛,应验了毛泽东少时短诗的预言:“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中国从1949年以后,就没有了温柔敦厚的诗坛。最大的讽刺是开国大典那天,诗人胡风发表了长诗《时间开始了》。可曾几何时,胡风成了人民共和国的第一个诗人反革命。文革十年中只剩下毛泽东诗词和鲁迅旧诗是允许阅读的,其余便是个人崇拜的歌词铺天盖地。郭沫若的口号诗点缀其间。“向江青同志学习”,“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一些臧克家之流的五七干校诗。陈毅不懂旧诗格律,写不新不旧的假旧诗。官方诗坛跟知识青年分道扬镳,青年们自己老歌新编,唱过很多不同版本的《南京知青之歌》。毛时代“新民歌”的局面,一言以蔽之,就是“颂毛伪民歌”,延安文艺时期的代表是《东方红》,1949年后则以《浏阳河》为代表,包括假大空的《红旗歌谣》。

指鹿为马:司马迁的超级忽悠

忽悠,从字面释义,似指飘忽不定的状态或心态。忽悠源于东北地区,是当代时兴的俗语。据说忽悠本字是“胡诱”,胡乱诱导的意思。即:利用语言,巧设陷阱,引人上勾,使人上当,令人找不到“北”。所以有戏虐、耍戏、戏弄的意思。有人说赵本山就是忽悠的鼻祖,他的《卖拐》、《卖车》等小品是忽悠的经典范例。

忽悠,虽说是现代俗语,但行为模式却是古老的,相传久已。要论及忽悠人的真正鼻祖,众人可能不详知,此人应该是司马迁,他的《指鹿为马》故事忽悠了世人几千年,居然无人洞察,无人晓悟,无人解密。足见太史公忽悠人的技能绝伦逸群,无人超越。

“指鹿为马”老少皆知,是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的记述。文曰:“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者,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群臣皆畏高。」说它是忽悠人的段子,众人一定瞠目咋舌,难以置信,还是让笔者来一一揭秘……

古诗词中的重阳节

农历九月初九日为传统的重阳佳节。在古老的《易经》中,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日月并阳,两九相重,故而叫重阳,也叫重九。对此,春秋战国时的《楚词》中就已提及。屈原的《远游》里写道:“集重阳入帝宫兮,造旬始而观清都”。不过,这里的“重阳”是指天,还不是指节日。

到三国时期,每到九月初九日,人们为庆祝丰收,纷纷饮酒设宴。曹丕在《九日与钟繇书》中有着明确记载:“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晋代陶渊明在《九日闲居》诗序文中进一步描述说:“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这里同时提到菊花和酒,说明当时的重阳日已有了饮酒、赏菊的做法。汉代,人们受巫师追求长生不老、采集药物服用的影响,出现了重阳节求寿之俗。《西京杂记》中对此有着记述:“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不过,一直到唐代,重阳才被正式定为民间节日。从此以后,宫廷、民间一起庆祝重阳节,并且在长期发展中出现了赏菊、登高、佩茱萸、饮菊花酒、吃重阳糕等各种风俗和活动,一些文人墨客此时也会诗兴在发,从而为后人留下了不少贺重阳的好词佳句,今日读起来,也会令人感慨万千。

月光下的中秋

月儿升起来了,一轮弯月静静地挂在天空,那是又一轮的秋月。中秋将至,仰望夜空,上弦月已经悄然挂上了远处的山头。我想,秋天的月亮一定是最美的,否则怎么会有春花秋月之说。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秋月在飘渺与朦胧的美丽中,给中秋佳节增添了一丝忧郁的色彩。中秋虽说是团圆的日子,而团圆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那一天总还是会有分离的。于是想着中秋的月色,也只会徒增悲伤,那凄清月光,又怎是一个愁字能解。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