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古诗古韵话斗鸡

2017年农历丁酉年,即鸡年,赏读一下古人留下的斗鸡诗,倒也是另有一番情趣。

自从有斗鸡出现,就有文人雅士作诗吟咏。汉魏六朝间许多文豪都喜欢看斗鸡写斗鸡,都有“斗鸡诗”传世。曹植的《斗鸡诗》:

“游目极妙伎,清听厌宫商;
主人寂无为,众宾进乐方。
长筵坐戏客,斗鸡间观房;
群雄正翕赫,双翘自飞扬。
挥羽激清风,悍目发朱光;
觜落轻毛散,严距往往伤。
长鸣入青云,扇翼独翱翔;
愿蒙狸膏助,常得擅此场。”


评周有光语文思想

国内有一位世纪老人,今年高龄110岁。他是语言学家周有光。当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说上帝把他忘记了。他敢于讲话,否定1949年以来几乎所有的政治运动,主张宪政民主。他成了国内民主宪政力量的老知识分子代表。受到国内毛左势力的忌恨,甚至该他获得的奖项,也因为有人忌恨而失之交臂。然而人们有所不知的是,作为语言学家,他的语文思想并不与时俱进,仍停留在过去时代。

避讳趣谈

避讳,即必须避免使用一些特定的汉字,而援用与之相近的另一个汉字。中国历史上的避讳,从先秦一直避到清末,不但要避开使用历朝数百帝王的姓名,还得为州郡长官讳,为自己的先辈讳;不但姓名与帝王尊长相同得讳,地名、事件犯上了也得讳一下。避讳方法有缺笔、空字、改字等,真可谓源远流长,花样百出。这种避讳,不但给后人读史造成很多误会、增加很大麻烦,而且闹出很多使人哭笑不得的“笑话”。

一般的帝王都要求为自己的名字避讳,如汉高祖刘邦,他人不得再用“邦”字,而改用“国”字;汉武帝刘彻讳“彻”为“通”,汉光武帝刘秀讳“秀”为“茂”,唐高宗李治讳“治”为“理”等。但有的帝王避讳却别拘一格,十六国时的前秦国主苻生是个独眼龙,因此避讳一大堆字,如“不足”“不具”“少”“无”“缺”“伤”“残”“毁”“偏”“只”等字眼。手下人无意犯了讳,就要受到剁腿、破肚、拉肋、锯颈等种种酷刑。有一次他叫太医令程延合药时,问及所需人参的好恶与多少,程延回答:“虽小小不具,自可堪用。”这“不具”可是犯了大讳,苻生勃然大怒,先将程延的双眼凿出,再将他杀死(《晋书·苻生载记》)。

百依百顺

外祖母对自己的丈夫百依百顺。

那时候小蛮还只有十岁。老式的英国公寓因其高大的屋顶和一路铺设着沿堦而上的马赛克,令每一个走进门厅拾级而上的人,都感觉着一份与世隔绝的清冷和安静。而然,小蛮知道,只要来到二楼,推开那扇褐色、并按有一块玻璃的凋花木门,迎面扑来的就是来自外公外婆的暖流。

一个十岁的孩子,对什么叫夫妻间的百依百顺原本是没什么感觉的,但对一个十岁的孩子,已经很会关注一些属于夫妻关系的事了。

品读古诗度重阳

九月九日日月并阳,两九相重。三国时每到九月九日,人们为庆祝丰收纷纷饮酒设宴。晋代陶渊明在《九日闲居》诗序中描述:“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这里同时提到菊花和酒,说明当时的重阳日已有饮酒赏菊。汉代社会风尚长生不老,重阳求寿之俗。《西京杂记》中记述:“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不过直到唐代,重阳才被定为民间节日。宫廷、民间一起庆祝重阳节,长期发展中出现了赏菊、登高、佩茱萸、饮菊花酒、吃重阳糕等风俗,文人墨客也诗兴在发,为后人留下了不少重阳的好词佳句,今日读起来令人感慨万千。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