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18
Last update四, 13 十二 2018 7pm

 

欧华小说园

妈说得对

王陆被老爸老妈数落十年后终于和老婆卡塔丽娜离婚了。他爸妈满意了,但他的两个儿子判给他们妈,让老爸王大鹏老妈陆琪愤怒至极。
儿子是我们王家的。王大鹏的声音。
你咋这么软弱呢你?陆琪的声音。
咋就这么拱手出让呢你?王大鹏的声音。
这是啥个球法律?俩儿子一个都不归你?陆琪的声音。数落没有停止,反而更凶猛。

王陆很爱儿子,儿子们也爱他。他们仨现在每十四天见一次面,第一个十四天是周日下半日,而第二个十四天却可以过夜。暑假儿子跟妈出去度假,寒假归他。圣诞节去姥姥姥爷那儿过。春节归他。卡塔丽娜并没有规定“探望”日期,这些是小家伙自己商量定的。让王陆伤心的是,两个男孩就是不跟他去看爷爷奶奶,除了“那儿”,去哪儿都行。

数落用词愈来愈难听,数落升级成质问。
你到底什么时候把咱孙子带家来?王大鹏的声音。
都离婚了你还怕她?陆琪的声音。
你是不是男人你?他俩是不是你儿子?王大鹏的声音。
也行,那我和你爸去德国找他们!陆琪说。

不是找孙子,而是找她。王陆不知怎样对爸妈说,是孙子不愿意,不是她。他怕伤老爸妈的老心,他没法说。儿子是很爱自己妈的,当他们发现“别人”对自己妈不礼貌,不友善,他们自然是忠诚妈而疏远“别人”的。离婚三年后,他和儿子们的关系仍然亲密。刚开始儿子非常怨恨爸爸没有透露半句话就忽然离开他们三人搬出去了,以致那次他第一次来到曾是他们四人的家时,两个男孩看见他就转头回了自己屋去,呯、呯两声,两扇门关上。
爸爸是懦夫,爸爸是胆小鬼,爸爸是个没主见的小男人,这些话他能跟儿子们说吗?显然不能。那爸爸是不爱妈妈了。是这样吗?王陆一直在内心回避它,现在儿子问,他垂头坐着,将两肘撑着两腿,不看儿子的眼睛。一下很难回答,让爸爸思考一段时间再回答你们,行吗?他的儿子是宽容的,也是严厉的。爸爸如何对待我们妈妈,那我们也如此对待爸爸的妈妈,对等。儿子没有这么说,也许他们根本也没有这么想。他满心感激儿子们的继续接受他,爱他。
王陆和卡塔丽娜在约定地点“交换”儿子时,她基本不过来打招呼,而是远远望见后,让儿子站在原地等他走近,自己便转身离开。奇怪的是,每次儿子都带给他卡塔丽娜“为他”做的点心。奇怪。儿子们回家时总不忘提醒爸爸应该买束鲜花让他们带回家。一年后他恍然大悟,儿子们用心何等良苦!
王陆有时一人在家偷偷哭。

你俩儿子准是被他们娘唆使。王大鹏声音。
天下哪有这道理,孙子不许看爷爷奶奶?陆琪的声音。
你儿子长得一点不像你,眼睛鼻子没一处像。王大鹏的声音。
就当我们没这孙子,小白眼狼。陆琪声音。
你就不打算再找老婆了吧不见得?还可以生。王大鹏的声音。
男人四十六岁找三十以下的都不困难。陆琪的声音。

王大鹏和陆琪对孙子由怨生恨,竟宣布与两个小孩脱离爷孙关系。每年与父母过春节成了王陆的“炼狱”。他妈给他找的待嫁员没一个看得上他,男人多老都能顺顺当当娶上年轻姑娘的童话没有变成现实。那都是因为你和外国老婆的历史,哪个女孩愿意嫁一个娶过洋老婆的男人?
老妈说,你当时就是不听我的话,鬼迷心窍要娶那个德国女人!现在你看。
每次刚回到父母家,王陆对于大家谈话的音量十分不适应。吃饭的小桌一米见方,三个人距离伸出手臂可及,却用在建筑工地喊话的音量交流,每次到达的第一天王陆都会被惊得打哆嗦。可不出三天,他便跟着扯开喉咙喊;当两个星期假期结束,他在公共走廊说一句话,能把全楼所有层面的声控灯震亮。不出三天,他便同意了母亲对卡塔丽娜的看法,甚至在内心恨怨她,甚至讨厌她的儿子。

在超市遇见张华让他的心砰砰砰连跳了一星期。张华居然也离婚了。
第一次认识张华是在成吉思汗饭店开张酬宾餐上。王陆带着卡塔丽娜和俩儿子,张华带着艾卡特。那天人山人海,一张小圆桌要坐六个人。他们与张华几乎同时走到这张空桌,一起坐可以吗?就认识了。张华娇小的身体与艾卡特的高大肥胖对比非常刺眼。艾卡特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耐烦,坐着一杯接一杯喝啤酒,卡塔丽娜不断制止孩子大声喊叫,食指始终竖在嘴唇当中做“嘘”状。不喊怎么听得见?成吉思汗饭店里的情景像是世界末日要来临,大人奔小孩跳,后面的人踩前面人的脚,他们的目标是自助餐台,是蒙古烤肉,他们急红了眼,端着盘子杀出一条血路,挡道的必死,处处短兵相接,是肉搏战。卡塔丽娜建议先坐一会儿,等人少了再去取食。俩儿子瞪大眼东张西望,以为到了虚拟世界。整个晚上张华都在充满爱怜地盯住他俩看,很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但因为周围声音太大,终究无法交谈。
张华长得很美,两只细长的眼睛几乎延伸到太阳穴,嘴唇更是迷人,上嘴唇盖住下嘴唇,像婴儿般可爱。居然第二次遇见,王陆和张华都离了婚!有缘哪!

湖南人?湖南女人很凶的。王大鹏的声音。
湖南很穷的,又穷又蛮。陆琪的声音。
四十岁?不能生孩子了。王大鹏的声音。
这次你要听妈的,否则又是悲剧。陆琪声音.
跟老外结过婚的女的??你还不吸取教训??王大鹏的声音。

王陆和张华结婚,又一次让父母陷入“炼狱”。王陆却是幸福的。张华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充满东方女人的魅力,具有东方女人的优点。你为什么与卡塔丽娜分手?唔……她太德国,唔……有点文化隔阂。那你为什么与艾卡特分手?他只顾他自己,他非常富有,可是他的世界很狭隘,我不应改说他坏话,其实他对我非常好,但我观察下来,他不会是我儿子的好继父。我儿子是我的一切,我可以为他作任何牺牲,只要他幸福我就幸福。那么王陆会是好继父吗?一年后,她把自己与前前夫儿子Vito接来德国。好,接来,王陆是个开明的人,并且他要争取做个好继父。

Vito今年十四岁,一直在长沙外婆家,一直在等妈妈接他来德国。Vito个子很高,一头浓密的黑发,微卷,眉毛睫毛也很浓密,皮肤很白。如果说王陆对张华的前夫艾卡特会有一丝妒忌的话,那么对张华的前前夫的妒忌随着这个男孩的出现从无到有,日益加剧。他找不出理由,事实上张华儿子Vito进入了这个家庭之后,她对王陆更加体贴关怀,可以说王陆的所有愿望她都能从他的眼睛里读懂。他不用说一个字,刚一张嘴,张华就已经去执行了。可王陆总觉得不舒服,他每天下班回到家,看见张华那张谦卑的笑脸就不舒服,看见晚餐桌上丰富可口的饭菜也不舒服,他躺在柔软的散发清香的床上更不舒服,因为张华过分的宠爱和献媚。
王陆开始郁闷。
他更加想念他的儿子,并且更糟的是,他开始想念卡塔丽娜。难道王陆不是个幸运儿吗?卡塔丽娜可以称作“多功能机子”,她是职业女子,贤妻良母,她会装灯泡、接音响、搭家具,她也会说中文、弹钢琴、微积分。她不能讨王陆母亲的欢心,是因为她是德国人,长得太高,她太严肃,她喜欢耸肩。
那么没礼貌,动不动就耸肩。王陆妈陆琦如是说。
最让陆琪发怒的是她两个儿孙子只听卡塔丽娜的,没有她的点头绝不做任何事情。连奶奶允许做的事都不敢做,非得妈妈点头。卡塔丽娜那儿一耸肩,“你们自己拿主意”,俩小男孩准做与奶奶意志相反的决定。这还了得!最可恨的是陆琪的儿子王陆,不站在自己妈这一边,还劝妈不要干涉他们的教育方法!

王陆有一个月没与儿子见面了,第一个周末感冒了,让Vito传染的。后一个周末陪他们母子去Kirmes,再后两个星期儿子们去旅游。
他们约好在电影院门口见。王陆站在门口这个位置不好,正好是下午场,进进出出的中学生很多,他显然很挡道。他又往马路边移了移,太阳照得很低,光线很晃眼。当Jonas出现的时候,王陆看见了双影,以为是哥俩。难怪,双胞胎很容易被看重了。再定睛看,只来了一个。Mathias今天不能来。王陆感伤,现在连双胞胎都分开了。走,进去吧。王陆手里捏着三张电影票。老样子,爆米花加可乐?Jonas说是。王陆问他Mathias去哪儿了,他说,泡妞儿去了。王陆笑了,说,那个女孩得先学会把你们哥俩区分开,说完他自己先笑了起来。儿子则撇了撇嘴。
王陆又问,那你有中意的女孩子吗?儿子又撇了撇嘴,抓了一大把爆米花塞进去,一半掉落在身上。看完电影他们一起吃晚饭,那两个男孩都吃素,王陆提议还是去芒果餐厅。Jonas说他认识新开的一家叫柠檬胡萝卜,他想去那儿。
自从王陆结婚后,儿子就不来过夜了,这一点他非常遗憾。虽然张华曾善解人意地提出她可以与Vito出去过夜,但儿子坚决不再上他家——他和张华的新家。张华也曾提议让三个男孩认识认识,王陆儿子也说不。他俩明年就中学毕业了,一个选择去老人院服务,另一个说要去马尔特斯急救组织,他俩都自愿为社会无偿劳动——他们妈教育有方。然后呢?一个要学生物,另一个好像是准备学数学。反正,今后他俩同时出现的机会肯定不会多了。
很好吃,我很喜欢,谢谢爸爸,还有礼物。他拥抱王陆,告别时王陆想和他约下次见面时间,他说即兴约吧,或许我也得泡妞去呢,说着调皮地眨眨眼。等等,王陆拉住儿子,让他陪自己去火车站买束鲜花带给妈妈。儿子看了他两秒钟,耸了耸肩,为什么不呢。父子并肩走,儿子已经超过老爸两个头。看来吃素不影响长个儿。

王陆和张华的周末基本是围着Vito转的,去博物馆,去郊游,去饭店,都是为了Vito的教育,为了让他学更多的单词,为了培养他的兴趣,为了让他运动,为了让他熟悉如何坐在餐馆点餐。Vito不得不说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很快学会德语,赶上了班上的课程,学会了同学们的口头语和打扮。张华看她儿子的眼光是得意的,崇拜的,像欣赏自己的一幅作品。而她看王陆的目光是谦卑的,探究的,她千方百计讨王陆喜欢,絞尽脑汁揣摩他的心思。她生活在理想中的与儿子的两人世界里,通过现实世界里的牺牲自我来完成。张华上半天班,一下班就奔回家照看儿子,做家务理花草。她早晨六点不到起床,晚上不到十二点不上床,像永动机般一刻不停地动。王陆认识她的时候把她看年轻了十岁,如今她的外表至少比实际年龄老十岁。

凭你这样的条件,找二婚的也不能找带孩子的呀!王大鹏的声音。
她是靠上你了,你个傻缺!陆琪的声音。
我早说湖南人穷,湖南女人找不得,穷山饿水出刁民。王大鹏的声音。
她是让你养她儿子,你个傻缺。陆琪声音。
你知道湖南为啥爱吃辣?没有新鲜东西,鱼臭肉臭,用辣去掩盖!世世代代生活习惯影响性格的。王大鹏的声音。
你不听妈的劝,世界上只有你妈最疼你,你咋不明白呢!陆琪说着伸手擼儿子的头,王陆把头一歪,躲过她的手。

王大鹏和陆琪的数落一浪高一浪。他俩的音量把撒泼打诨的春晚都压下去了。王陆站起来去厕所,拉肚子,习惯性春节腹泻。一闻味儿,一听声儿,肠子立马造反。他听张华说吃辣杀菌,吃辣不拉肚子。他坐在马桶上,想像着张华此刻正与儿子陪着外公外婆吃年夜饭,她得意地崇拜地欣赏着自己的伟大作品,给他搛菜,听他说话,还不时地抚摸他的头。他可聪明了,一年就赶上了德国的课程,如果更加用功,那分数肯定会更高。他从不让我操心,早饭都自己吃,不用我给准备。他今年狠命长个,到底是欧洲种。张华可以尽情地与父母分享她的快乐,她可以无遮拦地赞美“他”,她心中的小情人是从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
张华儿子的确不讨人厌,王陆一点不讨厌他。Vito很安静,不到吃饭时间不出屋,从来没有碍手碍脚。他懂礼貌,无论何时,只要是这一天第一次看见王陆,准喊“爸爸”,而且王陆不离开他,绝不先离开,好像随时准备回答王陆的问话似的。去饭店吃饭,他点的那份价格肯定比王陆低。但是王陆心里一清二楚,张华悄悄地给儿子买东西,电子游戏、智能手机、衣服裤子、零用钱、麦当劳、寿司王,她的那点可怜工资全花在儿子身上。王陆从来不点穿,他冷眼观望。他能看见的是Vito的越来越肥,越来越“宅”。刚开始还帮着收拾花园,后来根本就不喊不出来,周末睡到午后,成天泡在网上,王陆要看个什么电影老“卡”,Vito占着宽带与虚拟世界的战友打敌人呢!最让王陆鄙视的是为了逃避服兵役和社会劳动,张华居然托熟人开了不适合体力劳动的医生证书,为儿子作弊!
看来,我妈说的是对的。

这部电影是他-推荐我看的,这本书是他-介绍给我的,这张说明书是他-为我读懂的……张华向别人说的“他”,不是王陆,而是她儿子。他-不喜欢体育,他-今后也不会靠体力吃饭,他-在网上发表了好多小说呢,好多人赞他。张华是儿子的粉丝,她儿子真可谓样样在行——唯一不在行的,就是交女友。你怎么能和她在一起?
Vito迷上了邻班一位金发女同学,毕业晚会时女同学来搭车,说父母没空。毕业晚会父母怎么可能没空?张华对儿子说,你怎么能和她在一起?她家肯定是穷,缴不起晚会费用。你那女同学害臊,所以来搭咱的车,这样的女孩子怎么能交往?而且你看她住的那个区,社会问题焦点!这种女孩子怎么能交?后来,Vito又和一个中国女孩来往,张华又一次不认可儿子的审美。你怎么能和她在一起?你怎么能和中国女孩谈朋友,她们都很有心机的,你弄不过她们,你要上当的。又把他们生生拆开。她这位高智商儿子就是没有正确交友的智慧。
Vito中学毕业已经一年,不上大学,不工作,成天躲在自己屋里,说还在思考今后从事何种专业。王陆有次问张华,是不是要让他认识自己爸?张华说她问过儿子,儿子没兴趣认识自己亲爸。王陆一直通过Vito的外貌想像他那巴尔干半岛的亲爸,张华说儿子长得很像他,渐渐地王陆感觉自己每天是与张华的前前夫生活在一起。
张华与她前前夫是在长沙的外宾招待所认识的,他说自己是德国人,她就嫁了他。这件事张华叙述很模糊,因为两人当时交流困难。后来才知道,他只是德国籍,德语基本只会你我他她,外加张华长沙。他没骗她呀,有德国籍就是德国人呀,还领着救济,不是德国人你能领救济?张华毅然把儿子送到父母家,自己坚持与巴尔干德国老公领救济喝羊奶,置困苦于度外,熬到拿了永居离婚。我什么苦都能吃,我什么牺牲都愿意做,为了儿子。张华对王陆说。

这次哥俩倒一块儿来了。除了脸以外,根本不是以前的孪生兄弟了:一个长发,一个短发,一个衬衫西装裤,一个T恤牛仔裤。他们小时候常常是一个说,另一个点头,还强调他俩的双胞胎特性,“双胞胎的思想是相通的”,不知小家伙这个理论哪儿听来的。如今两人各有各的偏好、见解、朋友圈和政治倾向。Jonas结交了一个贵族孩子,常跟他一起去看赛马,热度正高。Mathias爱上了美术,一晚上都在谈在施瓦冰发现的一千三百幅“被掠夺的美术作品”。
不能简单地一概称“被掠夺”,人家那时也是花钱购买的。
买偷来的东西是犯法的。
如果他当时不买,也许这些画就被毁了。
那现在他应该归还原主。
以国家的名义没收难道不是掠夺?
哥俩争论不休。现在,他俩谁也不会捍卫“双胞胎的思想是相通的”这个理论了,哈哈。
分手时,王陆买了一束巨大的鲜花让他们带给他们妈,她上星期过生日来着。

张华与王陆结婚后,每到一个纪念日她都会大张旗鼓地庆祝。第一次在成吉思汗遇见、第一次幽会、登记日、搬到一起等等,每一个日子都值得记住,王陆觉得非常可笑。他和她的共同记忆是短暂的,虽然慢慢在变长,但另一册的记忆也同样在增长,并未被取代。王陆纳闷,与卡塔丽娜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纪念日他老忘,与她分手后却老想着,甚至连她父母的生日他都记起来了。
王陆与卡塔丽娜认识十年,结婚十年,离婚十年,一共三十年,他们有太多共同的记忆。他们的整个大学时代,一起爬过的山、坐过的船,他们的儿子。他俩说过多少次,等儿子们搬出去后干啥干啥,他俩退休后干啥干啥,他俩眼花耳背后干啥干啥,怎么可能忘却?除非裂脑术。
张华和王陆从未说过这些话,王陆明白,自己和她是没有“等她儿子搬出去之后”的,她儿子搬出去之后,她会随他搬出去,没有她儿子就没有她,她和她儿子是“两只装”,是双胞胎。

王陆有时想哭。但他无法在家哭,家里没有他的空间。于是,他买了张电影票躲在黑咕咙咚里尽情地流泪。银幕上一个饭店小侍童刚托着葡萄酒和杯子走到客人桌旁,一个肥胖的冒失鬼慌慌张张站起来撞翻了托盘,乒乒乓乓,场子里一片笑声。眼泪把心中委屈酸楚似乎全部带了出去,从电影院出来王陆心情大好。下转第17版 上接第16版 回到家,香喷喷的晚饭放在餐桌上,显然是在等侯主人。来,吃饭。王陆胃口很好,Vito居然出门了,难得的两人世界,他与张华。他突然提议他俩去马利欧卡度度假,十一月,那儿暖和。张华稍微犹豫了一下就说好,明天去申请休假,没忘对他谦卑地一笑。
王陆觉得自己真有点夸张,明明挺好的日子,自己过得那么郁闷,和自己过不去。胡思乱想那么多,白白糟蹋自己的心情。早就应该想到主动拿过缰绳,把车往自己想去的地方赶。
到达西班牙小岛的第二天,Vito打来电话问可不可以在家开派对。电话是打给王陆的。王陆回答先和妈妈商量一下。张华十分紧张,派对?半大不小的一大堆人喝呀唱呀跳呀,再吸毒,会出事的。王陆担心的倒是这帮人把家里搞得一塌糊涂,乱踩乱推,再吐一地。不允许?可他已经二十一岁了,有邀请几个朋友来聚会的权利不是吗?我们是一家之主,张华坚决地说,我们有权拒绝这个请求。张华忽然与王陆成了“我们”,很让王陆感动。他心中暗暗祈祷他与张华的美好未来,两人世界。那你决定吧,王陆对张华说。
张华告诉儿子他们不同意,结果再后来,德国那边电话就打不通了,座机没人接,手机关机。他俩的度假毁了,张华像丢了魂,每隔五分钟拨一次电话,第三天她要报警,第四天就一个人飞了回去。晚上她打来电话说没事,小家伙胡闹,赌气不接电话,让王陆一个人好好享受西萨哈拉大沙漠吹来的暖风,她就不过去了。
王陆每天早上吃土豆饼黑猪火腿,每天在海滩上睡大觉,每晚坐在棕榈树下喝葡萄酒吃烤金枪鱼,他还从未如此惬意潇洒过。他给俩儿子胡乱买这个买那个,给卡塔丽娜买了一条非常贵的裙子。他现在体会到消费可以治疗女性郁郁症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也适用与男性。
回到德国,他像是换了血,神清气爽。下了班他与同事去喝酒,周末去游泳池游泳。张华仍然面带谦卑微笑不停地操劳,快速地老下去,而王陆却渐渐地青春起来——直到王大鹏病倒。
王陆请假去照顾老爸,半年后Jonas和mathias去参加追悼会,陆琪原谅了她的孙子,说王大鹏的生命在孙子身上延续,悲痛减少了许多。孙子们回德国,儿子留下陪老妈,老妈不再数落儿子,老妈每天沉浸在对过去美好时光的回忆中。王陆和陆琪开始了恬静、幸福的生活,陆琪每天怜爱地看着儿子,看他那张好看的脸,他那小可怜样。王陆同样无比享受这每时每刻与母亲在一起的天伦之乐,仿佛重又回到母亲子宫,安全温暖,无忧无虑。
王陆辞了职,再不回德国。这世界充满欺骗与危险,唯有和母亲在一起才可不受侵害。他闭起眼,手枕着头趴在桌上,任母亲抚摸。
我的小可怜儿……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