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欧华小说园

澜香

追求完整人生  求学大洋彼岸

1994年9月13日下午,纽约天空秋高气爽。三月前从CCTV《正大综艺》辞职、正在纽约大学修读国际传播硕士的杨澜,身穿蓝色运动休闲装,和同学、香港华娱电视台记者王静一道,迎着明媚阳光,来到人山人海的纽约市体育场,观看湖人队和尼克斯队的篮球比赛。观看中,杨澜左侧突然传来带有浓厚上海腔普通话的男中音,在众多洋腔怪调中真有点万绿丛中一点红。——“詹森实在聪明绝顶。第二节刚开始1分23秒那个球,他不贪功强投,而暗渡陈仓传给左边跟进队友,结果队友进了个漂亮的三分球……。”

杨澜正倍感亲切又略带诧异时,一旁的王静低声对她耳语道:“这是吴征,也是我的朋友,因做资讯公司策略顾问而发达的。人挺好。”杨澜扭头看了看才二十七八岁、却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吴征开玩笑:“不愧为师爷,如果你去做教练的话,尼克斯队肯定找不着北。”这句落落大方的玩笑立即引起了身穿洁白运动休閒装、身体微胖的吴征的兴趣。他扭头用那双细小的眼睛仔细端详着杨澜,一个念头像一道闪电在脑海划过:“就是她!”不禁脱口而出:“您是国内大名鼎鼎的杨澜小姐吧?”说完,他忙恭谦地伸出右手微笑道:“很荣幸在这儿认识您,杨小姐,您比电视里还漂亮!”杨澜也很有风度地伸出右手惊喜道:“谢谢,我们都是龙的子孙……”

比赛结束,三人随着人流走出场外时,杨澜似乎漫不经心地问:“吴先生,不知你对足球明星怎么看?”吴征略一思索便侃侃而谈:“足球明星举手投足之间,总有一股令人难以忘怀的魅力。贝利为足球注入了神话,古利特为足球注入了潇洒,马拉多纳为足球注入了技术,罗马里奥为足球注入了孤独,郎拿度为足球注入了天才,而常被人歎息运气不佳,只是个‘9号半’的天才巴乔却为足球注入了忧郁……”一席话,说得杨澜频频点头。她仔细看着眼前这位风流儒雅的男人,没想到他年纪轻轻思想却这么老道。也许出于职业敏感,杨澜立刻想到要是把他的这些见解做到电视节目中去,观众肯定会耳目一新!

凌晨两点的纽约,万籁寂静,面对台灯的柔光,吴征这晚却怎么也无法像往常一样静下心来,处理桌上那一叠叠厚厚的档。他抽着烟踱到落地窗前,看着这座灯火阑珊的城市。杨澜的音容笑貌已深深烙在脑海,真是挥之不去!倾刻,他拧熄烟头,将1991年以来精心收集的有关杨澜的剪报从书柜中取出,一篇篇再次精心研读……一股沉寂很久的强烈冲动驱使他拨通了杨澜的电话……似乎心有灵犀,两人在电话中愉快地閒聊着。这一夜,心宽体胖的他破天荒失眠了!

1994年9月20日杨澜收到意外惊喜——CMN邀请她去参观,令她大喜过望,难得有此机会向美国同行学习!当她在有一巨大电视监视器的房间坐下后,直播早已开始……全美著名主持人拉里·金问:“州长先生,众所周知,纽约是全球吸毒人数最多城市,这是否会影响到它和您本人的形象?”州长幽默道:毒品像一块毒瘤,无论长在什么地方都非常难看。”拉里•金穷追不舍:“毒品诱发了许多触目惊心的案件,给纳税人带来了巨大危害。这是否是州政府失职所造成的?您本人是否会向毒贩妥协?”州长仍笑容可掬道:“你的问题真有趣。历届州政府都是坚决主张禁毒的。正如公众所知,自本人上任以来不仅加强了打毒力度,对毒枭还判以终身监禁;同时投入钜资鼓励吸毒人员到戒毒所治疗。”随即神色严峻道:“我想,对付毒品,总不会比打一场海湾战争还艰苦吧!”……这一切使杨澜内心受到强烈振撼:原来CMN制作水准这么高!

参观完现场直播的杨澜刚走出电梯,便见吴征微笑着向她走来。聪明的她霎时明白了:原来他在帮我!只见吴征微笑问道:“杨小姐,感兴趣吗?”杨澜甜甜笑答道:“非常感谢您,这次参观给我印象非常深刻。”这时,吴征自然大方地抬腕一看到试探道:“哟,该进午餐了,我们去吃潮州菜,怎么样?”因为参观才大开了眼界,心情特别舒畅的杨澜自然无法拒绝地说:“行,不过得我买单,以实际行动感谢您。”吴征按奈住内心激动说:“谢谢!”

在唐人街春晖轩酒楼三楼的雅梵妮里,柔和的灯光照着整洁的桌椅,掀开窗帘便可透过落地玻璃牆看到外面热闹的街景,整个环境舒适优雅。待他们入座时,桌上已摆好色香味形俱佳的潮州经典名菜。吴征拈了一块咸菜炖白鳝放入她碟中:“感觉如何?”杨澜感歎道:“真是耳目一新!拉里•金水准确实高,他居然抓住公众关心的敏感问题,对州长也敢穷追猛打。”吴征听了释然一笑:“这正是他的特色。标新立异和独特见解,使他的节目赢得了很高收视率……”

面对清纯的杨澜,从不设防的吴征介绍了自己的身世:18岁揣着40美元离开家乡上海,远赴法国求学;苦学而成后,再赴美国进修国际金融和商业管理,继而在多家外国媒体公司大展拳脚,随后成立了自己的资讯顾问公司,又因策略科学得当,所以才有今天的发达……

说到这儿,吴征深有感触地说:“唉,我虽然持有美国绿卡,但始终把自己看作世界公民。在巴黎时想纽约,在纽约时想上海,在上海时想香港。”为了缓和气氛,杨澜拢了拢秀发开起了玩笑:“哦,原来您是靠鬼点子投机钻营发达的。”吴征反驳道:“你别小瞧策略,它的价值相当大。例如五十年代初美朝战争伊始,欧洲一家资讯公司拟向美出售八个字,要价500万美元,遭到拒绝。然而有趣的是,战后美政府又花了280万美元把它买回来,那就是‘中共出兵,美军必败’。难怪艾森豪威尔战后沮丧地说,‘政府吝啬500万,却付出了数百亿美元和几十万士兵的生命。’您看,策略多么重要!在各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程度,科学策略就是财富!”

吴征的足智多谋和能言善辩给杨澜带来了灵感,她突然问道:“吴先生,大陆和港澳观众都非常渴望瞭解真实的美国,我想利用节假日做一些纪实性较强的节目,兴许会受欢迎,不知 ……”吴征兴奋击掌道:“创意很新颖,若您做,我愿无偿为您策划,并提供后勤援助。后期在上海制作,然后陆续在港澳和内地播出,收视率肯定高……”一席话说得杨澜心花怒放:“谢谢您,我一定以全新的理念做好它。”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加上所见略同,使两位年轻人的心在共同的追求中渐渐贴近,爱慕之情也油然而生。此后两人常在一起磋商,感情随之升温。杨澜用崭新新闻理念进行着来美后的事业伊始。

杨澜视线红亚洲  事业爱情双丰收

在吴征的大力协助下,杨澜开始了她事业的新起点。1994年12月13日晚上10点,纽约异常寒冷,凛冽寒风裹着鹅毛大雪,使城市一片银装。然而此时的曼哈顿南端,西起百老汇三一教堂、东至东河码头的华尔街,杨澜手持话筒自然大方地出现在现场:“观众朋友晚上好。现在我是在美国纽约蜚声世界的华尔街为您服道……”杨澜依旧风采不减当年,她在美国的同学Lan Bai Ley自告奋勇担任摄像,此刻他正一丝不苟地履行着职责。旁边的吴征认真地举着聚光灯。随着杨澜款款前移,我们看到:华尔街如同一条窄巷,没有豪华商店橱窗和如林高空广告,两旁摩天大楼的窗户,都因积尘太多而显得陈旧和憔悴……“这一切,无不使人联想到‘江河日下’。”

“观众朋友,这是屹立在华尔街最醒目的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全身铜像。”随着站在联邦大厅纪念堂前第14节台阶上,右手抚摸着铜像的杨澜兴奋地解说,在强烈聚光灯照射下,我们看到:铜像的白色基座依託在台阶上,在大厅正面八条白色大圆柱辉映下,黝黑发亮的“华盛顿”,更显得英资勃勃、豪气冲天!

随着杨澜款款前移,一幅极不和谐的画面出现在镜头:十几个蓬头垢面、身裹分不清颜色的破毛毯的老人,在这风雪交加中蜷缩在街沿瑟瑟发抖,任凭狂风恶雪的肆虐!唯有心中祈盼上帝赐予延续生命的温暖……“观众朋友,不知此刻为民族解放和独立奋斗了一生的乔治•华盛顿总统,看到这一切时有何感想?假如我身后的证券交易所每天能从用天文数字来计算的金钱中,蹦出几个子儿来,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这时杨澜清楚看到,身旁一个约摸80多岁的老头瑟瑟发抖的身上盖着黑色毛毯,上已铺满了厚厚积雪。在沾满雪花睫毛下那双企求的眼睛,无言地道出了一切……她忙摸出一张绿色美钞,轻轻放在那僵硬的手上。老人接过它不停喃喃道:“您真是天使,祝您好运!……”旁边乞丐见状便有些骚动……吴征赶忙跑过去抓住她的手夺路狂奔,一边跑一边说:“快跑!不然会脱不了身。Lan……”Lan Bailey闻声赶紧扛着摄像机随其后……坐上车后的杨澜揉揉脸颊深有感触道:“没想到在大名鼎鼎的华尔街竟与乞丐并存,真不可思议!”吴征无可奈何地说:“美国福利虽好,但子女没有赡养老人的义务。这就是东西方观念的差别,从中也可折射出美国的人权。所以说,有星条旗飘扬的地方,穷鬼和富人永远是一对孪生兄弟。”

这仅是后来有口偕碑的《杨澜视线》拍摄过程中的小插曲。在吴征的帮助下,杨澜还陆续採访了美国前总统卡特、布希,基辛格博士、台湾中研院院士杜正胜、现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等政要名流。吴征、杨澜在工作中许多观点不谋而合,相互取长补短,工作进展很快。同时,两颗年轻的撞出的爱的火也光芒四射。

由于吴征、杨澜的恋情一直未公开,因此在共同的工作中,又节外生枝地引出了另一段小插曲。Lan Bailey是杨澜的老同学,长期的相处使他对杨澜的才智颇为倾倒,不知不觉爱上了她。

说起Lan Bailey追求杨澜倒也十分有趣。一天下午杨澜放学乘地铁回寓所,正要下车,把电磁车票放入闸机内竟取不出来。正急得满头大汗,刚才没留意的同班同学、身材高大挺拔、金发碧眼的他笑眯眯走过来:“也许我能帮助您,杨小姐。”正准备打开旋转栏,谁知那小小车票竟“滋熘!”一声滑了出来,真让他们哭笑不得。杨澜的神经顿时松驰下来,感激地朝他一笑:“谢谢!Lan。”可Lan却碧眼一眨头一摆轻松地说:“区区小事儿。请允许我陪您出站吧!”

出得站来的杨澜仔细打量着阳光下的Lan Bailey:身穿一套潇洒而富有情趣的灰色西服,与鲜艳夺目的粉红色衬衫和领带形成强烈对比……突然,一束芳香的红玫瑰出现在她眼前,“希望您能接受,杨小姐。”杨澜大方微笑地伸出右手接过它:“谢谢,Lan,它真美。”Lan满脸真诚地告诉杨澜,他一直希望寻找机会向她表达感情,“您肯赏光和我一起去喝咖啡吗?您看,这会儿还早。”说完把戴表的左手伸了过去。杨澜仔细一端详,不觉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一款由Bancpain生产的“陆海空三部曲”中,代表空中的比黄金还昂贵的5N红金Air Command表!这在美国中产阶级中也仅有少数人拥有,足见Lan的经济状况!精于应付异性追求的她甜甜一笑,柔声细语道:“真不想拂您美意,但我答应了吴征先生的约会。”Lan霎时明白了,白色脸上不自在地笑了笑,双手一摊,两肩一耸:“太不巧了,但我有足够耐心,因为在您身上集中了东方女孩所有优点……”Lan的一席话让杨澜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其实,在她三年留美生涯中,此类事情不胜枚举。

心心相映结连理  爱情结晶添情趣

1995年5月一个迷人的黄昏,吴征身着洁白西服来到纽约大学门口,当杨澜出现在吴征面前时,他忙将手中玫瑰献上,非常诚恳地说:“希望您能接受它。”杨澜调侃道:“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送花干嘛?”吴征认真地说:“今天,我向您正式求婚。”杨澜略一思考回答道:“您有绿卡,可我毕业后一定要回国发展,不会呆在美国做少数民族。因而婚姻这事还要慎重。”急不可待的吴征立马道:“您要回国,我也会抛弃这儿已拥有的一切,跟您去!”看着吴征那般真诚和坚决,杨澜伸出手接过玫瑰花。此刻的吴征顾不得熙熙攘攘的人流,一把拉过她紧紧搂在怀里,情不自禁喃喃道:“我真是太幸福了!”

1995年7月,两人正式注册登记结为夫妻。没有豪华婚宴,没有亲友祝贺。登记当天晚上的“雅梵妮”里,浪漫典雅,桌上摆着色香味形俱佳、别出心裁的罗米欧与朱丽叶——用鲜嫩三文鱼和吞拿鱼製作、丝丝回忆——香浓蟹肉周打汤、青草黄花——牛柳羊柳精製、爱人之物——甜品还有满满一瓶鲜红中带点浅啡色、由法兰西Vigourous酿制的Chateau — Serre 1994 Cahors。他们一边品着酒菜,一边品着爱情。摇曳的心形pontala烛光,悄无声息地照着这两人世界。第三天吴征对杨澜说:“我们去夏威夷渡蜜月吧?”杨澜摇摇头:“只要彼此真心相爱,形式就是多余的。”吴征十分歉意:“那不是太委屈您了吗”说完将镶有南非红宝石的戒指轻轻戴在那纤纤手指上:“愿我们的爱情永远红火 ……”数年后,杨澜每提及那晚的感受,无不甜蜜地说:“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杨澜常说:“女人不能只做个漂亮花瓶。”因而婚后的她没有沉溺爱巢,而是转学到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深造。吴征则常穿梭于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城市之间。当筋疲力尽回家时,杨澜忙给夫君递上一杯滚汤的咖啡,吴征总是非常惬意:“真香啊!”杨澜顺势靠在他胸前喃喃自语:“只要你回家了,我心里就踏实了。”

幸福的日子总是太匆匆。转眼间1995年圣诞节到了。满街商店内打扮漂亮的圣诞树,盛装的圣诞老人在漫天飘飞的雪花中向街上孩子发着象征祝福的糖果,整座城市沉浸在节日气氛中。杨澜在家一边打扮圣诞树,看着圣诞树,一边看着丈夫从外面带回送给她的那对天真可爱的雪白丝娃娃。作为妻子的杨澜一下明白了丈夫的心思,甜滋滋地说:“我也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杨澜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蠕动的腹部,红着脸轻声道:“你要做爸爸了!”吴征惊喜地把杨澜抱起来转了一大圈:“你这礼物真是太好了!”

1996年秋天,杨澜在纽约市一家医院顺利生下了儿子。吴征紧紧握住杨澜的手,感激的泪水挂在脸上。他将婴儿接过来,两人共同欣赏他们的“杰作”,像杨澜似地红扑扑的小脸蛋,高挺的大鼻子,明亮的大眼睛;宽宽的额头,厚厚的嘴唇,和详的神情,简直一活脱脱的“小吴征”!一旁的护士看看他俩,又瞧瞧Baby,情不自禁地笑道:“Baby真漂亮!”杨澜看着可人儿的他,用征询的口吻幸福地对丈夫说道:“给他取个名字吧?”吴征想了想:“就叫吴所谓吧!让他长大后用平常心待平常事……”两人都表示赞同。孩子满月后,杨澜索性剪掉那标志清纯可爱的秀发。之后,这个典型东方美少妇在哥伦比亚大学校园尽散着神秘“女人香”!

经过三年寒窗苦读,1997年6月,杨澜终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的国际传播硕士。吴征把资讯公司作价转让了出去,和妻子一道秘密登陆香港决定回国发展他们的事业。

香港的爱巢是一幢两层别墅,室内一切装满摆设古朴典雅,表现了中西文化的合璧。家俱以红木和花梨木为主,大多凋龙刻凤,客厅牆上挂着绘有观音像的中国丝绸画……

儘管没有任何张扬,然而资讯灵通的亚视、华娱、翡翠等各大电视媒体仍捕捉到了吴征、杨澜来港的资讯,并频频邀请二人加盟……

1997年6月18日,在九龙新世界Panorama里,透过那巨大玻璃窗,可望见对面的湾仔和北角的海景。香港卫视董事长、凤凰电视台行政总裁张镇中诚恳邀请杨澜共进晚餐,他要趁机争取杨澜。席间,他不断殷勤劝道:“杨小姐,我台基地虽在香港,可整个东南亚都能收看到,这样也不会冷落过去热爱您的观众,我台并且愿为您专门投资一档节目。”见他如此诚恳地数次邀请,杨澜爽快表示愿意为凤凰电视台的发展尽一份力。见妻子已同意加盟凤凰卫视,吴征也悄无声息购买了亚视3%股份,并做了策略顾问。

金花盛开凤凰  亚视涅盘而生

杨澜加盟不久,凤凰台便推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杨澜工作室》。1998年6月18日的演播室内,杨澜使尽全身解数把前来参加“两岸及香港科技产业发展交流会”主讲人——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董事长孙震博士、广东省奥港科技产业促进会会长梁湘教授,请来做独家专访。没有任何花哨的东西,黑色背景旁边有几束澹蓝色的光,中间的桌子从里面打灯,看上去好像透明的,这就让观众视线完全集中在杨澜和嘉宾身上……节目播出后,孙博士那独特新颖的Brain drain(人才流动)理论、对科技产业的界定、科技产业与高科技产业的区别,引起了两岸三地强烈共鸣……

就这样,杨澜以崭新新闻理念耕耘着这块园地:每期邀请两岸三地同一领域最具权威的两三位代表共同探讨同一话题,让这些杰出人才的思想在碰撞之后产生出新的火花。节目赢得了较高收视率,广告收入占全台10%;她也红遍香江,赢得了“金花”美誉。1997年下半年香港传媒竞争激烈,亚视收视率极度下降,一度陷入月亏损三四千万尴尬境地。吴征做了深入细致的市场调查后,写了一份精辟建议呈交董事会,受到高度重视并被任命为营运总裁。善舞长袖的他上任伊始便大施拳脚,终于把“血”止住了;收视率每月以1%速度增长,赢得了全台上下一片讚扬……

1998年7月5日凌晨1点钟,闷热的气温使正在伏案工作的吴征心绪不宁。他将手中特大号Zerollo双头笔放下,心事重重地靠在座椅上一言不发。杨澜见平时乐观豁达的丈夫今天有些异样,便披衣下床关切地问:“发生啥事儿了?”吴征长叹一声:“唉!亚视1至6月份自製电视剧收视率不到6点,而外购剧却为8、9点,总亏损已达1,3亿,真是!”突然灵机一动,拨通了人事主管陈翘英、高层方健铨、郑伟强电话后,说:“我和他们去探望《穆桂英》剧组,你先休息。”倾刻,他驾车风驰电掣般驶出别墅……

凌晨两点过,吴征等人到达拍摄现场时,感觉与前三次探班一样士气不振:不仅未见在片厂等拍片的女主角陈秀雯,连本应在场的老牌监製杨绍鸿也没见着!不禁使他大为光火:“他没有将自己的工作放在心里,这种人不应该在亚视存在,他们不属于这个地方!”铁的事实再次促使他大刀阔斧改革:将自製节目从300小时减为100小时;设立製作中心管理公司。在裁减包括杨绍鸿、资深员工林学裕在内的人时吴征如是说。

次日下午,当情绪激动的杨、林二人闯入吴征那宽敞明亮、粒尘不染的办公室,大动肝火地兴师问罪、讨说法时,他恭恭敬敬地向他们敬上香茗,心平气和地倾听他们怒骂。即使对方粗口骂他是“大狂魔”、“屠夫”等人身攻击,平时脾气急躁的他仍显得异常宽容:“两位前辈,目前困难是暂时的,肯同甘共苦就是朋友;作为晚辈的我,会坚定不移挽救亚视……”许多人对此感到不解,杨澜关心丈夫,每当问及时,吴征澹澹一笑:“我是个30多岁的人,相比他们60多岁的人,怎么说都是小辈。他们说什么都没关系,现在我是凭良心来做事。”杨澜理解丈夫,此后,当别人问及此事时她解释是:下转第17版上接第16版 “吴征做事比较直截了当。”历经风雨终见彩虹:亚视收视率从当月中旬起一直保持在10至11点,广告商蜂拥而至……吴征也因此获得香港国际杰出人士协会授予的1998年度“传媒之星”奖。但吴征却异常清醒:“在香港所谓成者为王,你成功别人认同你。”杨澜从这件事中更深地看到丈夫的魄力,她常说:“从你身上我学到了不少东西,你是一个有魄力的成功男人。”得到妻子夸奖,吴征总是荡漾着幸福。

投入大自然  享受天伦乐

杨澜常在电视台忙到深夜,天真活泼的吴所谓就只好和爸爸玩到深夜。杨澜回家后丈夫总将一杯温热适度的西洋参送到她面前……

1999年3月13日黄昏,从山顶公园观光的人流中,出现了特来休假的杨澜一家。看着那草地茵茵如丝绒,松林飒飒似古乐,如风如水,清幽恬澹美景,杨澜情不自禁地对吴征说:“看到这一切,使我俩彷佛回到了相恋之初。”乘缆车下山来到海边,一派美景呈现眼前:“岸边高楼大厦林立,五彩缤纷的华灯射向长空,照亮碧海,令人如置身于童话世界;海波荡漾,海风吹拂,都市市声有似乐曲飘向耳际,令人神往……

吴所谓一见到美丽的大海,便挣脱妈妈的手,摇摇晃晃向海边跑去,不小心摔了个嘴啃沙,“哇!”地哭了起来……杨澜正要去扶,吴征忙拉着她绕过儿子走到一旁坐下,欣赏起碧海绿波来……倾刻,她悄悄回头瞧儿子,见他立刻将双手捂着眼“哇哇”装哭起来。仔细一瞧,一双明亮的眼睛还从指缝看着她呢!当她扭头装做不理他时,哭声立即停止,爬在沙滩上堆沙玩 ……一会儿他蹑手蹑脚走到杨澜身边,突然“哇”地一声大叫,吓得杨澜捂着耳:“吓着妈妈了!”儿子却“咯咯咯”开心笑了;吴征慈祥地拉过他:“摔痛了吧?”不料儿子却双手叉腰大声道:“我是男子汉,不怕疼!”……

与世隔绝的一周休假结束了,驾车的吴征玩笑道:“如果让你在家庭和事业之间选择,你选择什么?”她摸摸儿子的脸蛋甜蜜幸福地说:“事业是身外之物,儿子是我的。”然而话虽这样说,继新僻栏目《百年叱吒风云录》后,2000年6月她又应CCTV之邀,担纲主播大型文献纪录片《新中国外交》。

2013年7月31日,杨澜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董卿在北京梅地亚中心进餐时不期而遇。董卿问:“杨姐,您的工作这么忙,丈夫有意见吗?和小Baby的时间多不多呀?”杨澜笑道:“我们夫妻感情很深,就是欠他太多。但我一直在捍卫週末和做母亲的权利,因为自从有了吴所谓,我就感觉世界好像突然打开了一扇窗!”此刻的杨澜幸福和满足溢于言表;董卿俏皮地眨眨眼:“您来京时间长,先生不想吗?”“你总没忘记他做过策略顾问吧,我们常开协调会,每当我来京他总把需要在北京办的事儿集中在一起办,以便最大限度照顾我。”此时的她已略显羞涩,甚至认为自己是那种离不开丈夫的小女人,但在心里,她乐意做这种小女人,那也是一种幸福。

当然,也有人常问吴征想不想念妻子,这位豁达智慧幽默的男人总是显得很潇洒地说,“澜”香飘在心,既如此,只要没有心的距离,其他的距离就不要紧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