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欧华小说园

罕爷家的事儿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麻鸭摆开八仙桌,摇起破折扇,钢精锅鸭汤煲圣经,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是罕爷亚伯拉罕家的事儿。

穆斯林、犹太人跟基督徒都是一窝生的,一个老爸,都认亚伯拉罕作祖宗。为了世界和平,有人提出三大家族还是回到同一张餐桌上来,求同存异,共同敬拜亚伯拉罕,不就没有宗教纷争跟战争了吗?国共纷争,但都拜一个国父,不就可以统一了吗?想得挺美,问题就出在这个老爷子身上,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追根溯源起来,创世纪里的神人诺亚之后,就算罕爷了。诺亚是个神话人物,没什么说头,罕爷的故事却有鼻子有眼儿细节充分。但仔细读来,麻鸭发现了几处蹊跷事:亚伯拉罕杀子献祭,莫非另有寓意?各位父老乡亲,麻鸭忙得很,能有闲功夫跟众乡亲唠嗑,一定只讲重点要害。要破老基、老穆的阵法,乱他们的阵脚,只有去找他们的老爸论理,才能把道理讲得清爽。

为给众乡亲讲道,麻鸭翻破四五本圣经、可兰经、佛经,这个故事意义深远,是有关世界和平大局、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接班人问题。事关重大,麻鸭也必须焚香沐浴、整冠束带一个星期,才能讲这个故事。

有关罕爷的衔头跟家庭情况,麻鸭就不婆烦唠叨了,几千年来汗牛充栋,水晶棺里塞满了罕爷的丰功伟绩。麻鸭总结为以下几点:

一、神的朋友(赛41:8),是耶和华亲自称呼他的。你看这后台多硬多铁,耶稣才不过是神的儿子,罕老爷是可以跟神称兄道弟、平起平坐的把兄弟呢。

二、“多国之父”(创17:4、5)。

三、信心之父“一切……信之人的父”(罗4:11)。我记得李登辉曾经被某些台独人士称为信心之父,或者还有哪位大腕儿也说是某某父,我记得了。注意了,这里全都是父字头衔的,罕爷早年就树立了父亲大人的光辉形象。不知那些去赌场的赌友算不算“信之人”,他们若不信自己会赢,有天保佑看护,怎么那么勇敢下注直至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这样说来,罕爷也是赌博之父。他下的注很大,把儿子都押上去了。

根据经文,罕爷还是第一个给他乡亲们行割礼的人。跟给畜生打烙印一样,这头骡子归我了,郑重其事标明,人是神的畜生,嘿嘿,只有你们男的是神畜,我们女的不是。我怀疑是罕爷给牲口打火印打上瘾了,或者阉牛阉马阉出大学问了,这割礼的事儿,麻鸭一直都想不清爽,后来不得不明白了。中东那地儿太缺水,又缺医少药,没有电线杆子上的老中医老军医,如果不割礼,也许就太容易得男科病吧。再或者,是罕爷想儿子想疯了,挥刀自宫一回之后,灵感突发,告诉乡亲们割礼之后比较容易生儿子。罕爷是业余兼职兽医,这事儿怨不得他。

说来,世界上的大事全部都是从一个卧室里滋生出来的,这割礼恐怕也不例外。地球几千年里无数次战争也是从罕爷家这顶帐篷折腾出来。

话说罕爷功成名就,是当年的顶级成功人士,跟马云一样因着跟神的朋友关系,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四通八达,牛羊满圈、帐篷水井地产股票数都数不过来,堪比当今首富。

无论从可兰经还是纯洁圣经版记录来看,罕爷还是个模范丈夫,纯爷们儿到了80多岁还只有撒拉一个老伴儿。钱不是万能滴,首富也有首富的愁,银子有了,儿子却没有。不是他忍不住,是他老婆先忍不住的。看看,女人又祸水了吧。撒拉说:你看看你,都80多了,还生不出来。你的朋友可真不够意思,他不是说你的子孙会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那么多吗?

罕爷被他老婆这一顿激将法,也气糊涂了,想着为了那个神朋友,自己连名字都改了,神什么事儿都不做,就会指手画脚指东指西。为了应验他那花言巧语的许诺,我老汉肝脑涂地,80多了还每天很烦很累,闭门造人60多年,每天不停都还是造不出,烦死了。其实呢,罕爷的烦心事要搁今天根本不是件事儿,那么多不孕夫妻的福音书,又是代孕啊,又是试管儿的。撒拉不愧是个好老婆,要替丈夫分忧,就把自己的贴身使唤丫头奉献了出来,做代孕母亲。哎,罕爷很纯情,很naive,纳妾的事儿都要老婆来暗示来操办,咋不来中国呢?中国人早有传统,使唤丫头从来就是妾嘛。

穆斯林老爷们读到这儿,要来砸麻鸭了。他们会说:我们的可兰经可不是怎么说的。夏甲老母可是跟撒拉一样的平妻,当年也曾是公主,后来被拐卖给犹太人当使唤丫头的。不管怎么说,夏甲老太的肚皮争气,生的是头生子,你再怎么篡改历史也不能否认这个。

这话不假,妻不如妾,夏甲的肚皮就是争气。不仅给自己争气,也给罕爷挣了脸,证明了罕爷是没毛病的真爷们儿,不是“给”不是个不打鸣儿的公鸡。“罕爷我没毛病,毛病都是我老婆的。”

上回书说到罕爷八十首富,老翁无后,撒拉借腹生子遗患无穷。

故事讲得太着急,忘记了一个小插曲。自打撒拉张罗纳妾之后,小丫头夏甲雨露春风,得意忘形。撒拉这个后悔啊,前个月还是个服服帖帖乖乖顺顺的小丫鬟,这个月就这么嚣张了。于是,撒拉大婆就使出熙凤姐的手腕,想逼夏甲学尤二姐吞金。夏甲那性子哪能受这个气呢,此处不留奶,自有留奶处,裹个包袱就走人。跑到沙漠里,天使代表神朋友又来了,问了个非常哲学的问题:“你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夏甲才没功夫跟他哲学呢,跟其他受气二奶一样,骂大奶老不要脸。天使说:你个蠢丫头,给你个竹竿都不会往上爬。你要生儿子了,傻女。撒拉老太生不出,就是嫉妒你嘛,有罕爷在,她不敢拿你怎么样。你的自然资源这么好,老头儿一定会让你很快怀上个大胖儿子。谁叫你不好好学数学,将来子孙满堂,你扳脚趾头都数不过来。

夏甲小姑想想也是,我孤苦伶仃,上无父母,下无儿女,没家回、没地儿去啊。看看京城里的那个赵姨娘多神气,章子怡都被她泼墨了。将来我若有一儿半女,母凭子贵,撒拉老太反正活不了几天,就先耐她一耐忍她一忍吧。

夏甲拎了包袱回家磕头陪不是,罕爷喜出望外,疼爱有加,不久夏甲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撒拉气得脸黑,也只好忍着,自作自受自认倒霉,吃斋念耶和华,加紧贿赂神朋友,天天烧高香磕头如捣蒜。罕爷也惧着撒拉娘家人的势力,不能休妻,他们到底是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啊,经文写得糊里糊涂乱糟糟的。虽然天天跟二奶厮混,罕爷也不能太冷落了大婆,三个人就这样又过了十来年平安无事的日子。

神高兴吗? 不能啊。神朋友最忍受不了、看不下去的,就是平安无事的日子。天下要太平了,神不就要失业了吗?他老人家心一烦,就想来搞搞震,跟他的老朋玩玩心理游戏了。神朋友怎么玩的呢,他破了高龄产子的历史纪录。在罕爷99岁、撒拉90岁的时候,让他们生出了以撒。

以撒断奶那天,罕爷在家里搞了个大爬梯,请了好多乡亲来庆贺。那一天,撒拉兴高彩烈,扬眉吐气,更是借机会踩夏甲一脚:你别太臭美,罕爷给你儿子周岁时候办酒了吗?没有吧?俺的儿子才是罕爷最喜欢的。

夏甲可不是赵姨娘:“咱环儿可不输宝玉,俺家以实玛利也是神赐的头生子。”好家伙,喜宴一下子变成了大奶、二奶斗法的战场,罕爷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眼看着断奶鸡尾酒会马上就要演变成家暴大戏,罕爷这个窝心啊,赶紧好言好语劝退了众位亲友。把大奶、二奶呵斥回房,洗洗先睡,明天再好好想想这麻烦事儿。

夏甲小姑可真是争气啊,一下子就从小保姆蹿升为头生子的老妈,太眉飞色舞、太争气了,就不和谐了,3P进行不下去,threesome有问题,家里开始鸡犬不宁。

生了儿子之后,罕爷的精神病、圣经病还是不见好,时常发作,他的幻听幻觉愈发严重。神朋友经常造访,我们CND的好同志李杨可以出来作证,他可是这儿经验最丰富的老革命。

麻鸭要出门吻食了,广告之后,请诸位乡亲再回来听麻鸭侃罕爷故事。…………

罕老爷想息事宁人,先骂大婆:老太婆,你别急,我都被你们逼疯了。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你都90了,那么大岁数跟个小丫头一般见识。

从前还将就凑合着,这次撒拉是铁了心地不依不饶。“我儿子还不到三岁,二奶的儿子快要14岁成年了,马上就要继承老爷您的家产,那个小贱人就更要给我为难了,大老爷您可要为我做主啊。万一夏甲的那黑儿子(夏甲埃及人,生得比较黑)来暗算我的宝贝,那我就不活了啊。”

罕爷虽然商场上呼风唤雨,颐指气使,可在家,被两个女人整得天天坐卧不宁,寝食不安。别说罕爷不行,宾拉登都搞不掂。男人啊,总是眼大肚小,要管教好四个老婆,非得上孔孟之道。中东女人没受过这样的好教育,两个老婆就已经闹得鸡飞狗跳了。——说到这里,不得不再佩服胡兰成一把,四五个名媛调理得乖乖顺顺,每个都能为他低到尘埃里去。

罕爷被闹得一晚上都没合眼。第二天起来,长吁短叹,来到小老婆房里,拿了饼和一袋水说:小姑啊,你带上孩子去沙漠里去找我的神朋友躲一段时间吧。等撒拉蹬腿了,你还可以再回来,儿子也能分到财产。我的钱也是你的钱,你根本不用发愁。我都100岁了,也照顾不了你几年了,沙漠里有的是年轻小伙儿,你赶紧走吧。

罕爷这么一说,夏甲也没话了,与其在这儿受窝囊气,还不如自力更生呢。

年复一年,以撒也渐渐成年。罕爷的幻听幻觉又严重起来。神朋友总是来念叨让他杀儿子。并且说,到时候就会有奇迹出现。罕爷也老了,接班人总要有个着落,也许这是个好机会,来试试儿子到底是不是真有信仰,嗯就这么办了吧。

各位看官,很多年前麻鸭读了几个耸人听闻女人杀婴的案子。其中有个杀了自己五个孩子的女人Andrea Yeats。她也说是听到神的召唤,要献祭杀子,因为魔鬼进入了她的孩子身体,她的孩子不是好孩子,所以不能存留在世上。

我严重怀疑罕老爷子在120多岁的时候,还没有老年痴呆妄想症。好吧,就让我们来推演罕爷当年的种种可能性。

让我们先来揣测一下以撒是个什么样的儿子。麻鸭翻遍典籍,感觉到以撒很可能是个窝囊废。有罕爷撒拉这样强势父母的儿子,很多时候都是赢弱无能的,富二代、官二代怎么40多数才结婚?这可以是个辅助证据。

以撒不是头生子,头生子以实玛利在沙漠里。乡亲们觉得废长子这样做法不妥,立次子以撒为接班人需要考验,也需要众人承认。在可兰经里,被献祭的是以实玛利而不是以撒。先知曾说,只有头生子才能当祭品。如何将以撒当头生子呢?

为接班问题,罕爷绞尽脑汁。为了防止将来夏甲跟儿子回来争夺家产,再闹出家庭大战,必须要让软弱无能的以撒名正言顺,罕爷就只好求神朋友亲自出马来摆平这事儿。

看官,你肯定罕爷没毛病,没得Yeats女士的病 hallucination?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