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罕爷家的事儿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麻鸭摆开八仙桌,摇起破折扇,钢精锅鸭汤煲圣经,讲的第一个故事,就是罕爷亚伯拉罕家的事儿。

穆斯林、犹太人跟基督徒都是一窝生的,一个老爸,都认亚伯拉罕作祖宗。为了世界和平,有人提出三大家族还是回到同一张餐桌上来,求同存异,共同敬拜亚伯拉罕,不就没有宗教纷争跟战争了吗?国共纷争,但都拜一个国父,不就可以统一了吗?想得挺美,问题就出在这个老爷子身上,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追根溯源起来,创世纪里的神人诺亚之后,就算罕爷了。诺亚是个神话人物,没什么说头,罕爷的故事却有鼻子有眼儿细节充分。但仔细读来,麻鸭发现了几处蹊跷事:亚伯拉罕杀子献祭,莫非另有寓意?各位父老乡亲,麻鸭忙得很,能有闲功夫跟众乡亲唠嗑,一定只讲重点要害。要破老基、老穆的阵法,乱他们的阵脚,只有去找他们的老爸论理,才能把道理讲得清爽。

为给众乡亲讲道,麻鸭翻破四五本圣经、可兰经、佛经,这个故事意义深远,是有关世界和平大局、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接班人问题。事关重大,麻鸭也必须焚香沐浴、整冠束带一个星期,才能讲这个故事。


那一夜……

雅慧来德国参加这个世界最大的玩具展会已经是第三次。前两次,她作为这家工作了五年的省城优秀大型民营企业的外销部经理来的,搭档是她的下属。这次她第一次跟着新上司、澳洲海龟女副总付紫怡来。

付总在澳洲取得了一张洋文凭,还可能有一些雅慧不知道的关系等,一到他们公司,在不熟悉业务的情况下就当上了分管外销的副总。

雅慧从国内一流大学英语系毕业,第二外语是德语,在一所中学当英文老师几年,家境比雅慧差的老公大学毕业做了律师后,接触人多了,机会太多,在外面频频找情人,后来干脆与情人同居在外。雅慧一气之下主动与与老公离婚,然后跳槽到这家公司干业务。除了德国,世界很多国家的展会她去过不少,业绩也很突出,深受老板器重。

但在新的付总面前,她却感觉疙疙瘩瘩,呼吸不畅。因为付总虽然在玩具行业没干过,却喜欢以地位压人,在雅慧面前也常常态度强硬,指责雅慧这个错,那个不对。特别是“翻版”很快,推翻自己的决定快,而那些决定往往是下属已经忙乎了几天的巨烦工作。一推翻,时间浪费不算,大家心情也糟得很。

亡灵的复活

亚当·密茨凯维奇(Adam Mickiewicz, 1798—1866)波兰伟大诗人,民族解放运动革命家。生于诺伏格鲁德克的查阿西村(今属白俄罗斯)小贵族家庭。大学时代参加爱国活动,是秘密组织“爱学社”和“爱德社”领导人之一。1823年被沙皇政府逮捕,次年被放逐到俄国,先后在彼得堡、敖德萨、莫斯科等地居留。他和当地的十二月党人建立联系,并结织了普希金等一些俄国诗人、作家。1848年在罗马组织军队,力图推翻奥地利统治。1855年打算再度组织军队以抗击沙皇,但不久病逝。他一生的理想是为祖国的自由独立而战斗。在诗歌艺术上,他继承了波兰古典诗人和欧洲浪漫主义诗人传统,特别是吸取了民间诗歌的精华,把波兰民族诗歌推向一个新的高峰,对世界文学产生一定影响。主要作品有抒情诗《青春颂》、《克里米亚十四行诗》;长诗《格拉席娜》、《康拉德·华伦洛德》、《塔杜施先生》;诗剧《先人祭》。

1823年,密茨凯维奇出版了他的重要作品《先人祭》第二、四部。1830年11月华沙爆发起义,但次年失败,他随流亡的起义者来到德累斯顿,于1832年春写出了控诉沙皇罪行的复仇诗剧《先人祭》第三部,也是诗剧中的最重要一部。

纪实小说《亡灵的复活》即描写诗人的这部创作轶事。其实,诗人在《先人祭》第三部塑造的主人公“康拉德”,正是以他为代表的民族解放运动的革命战士。

明年花更好

咏梅去德国当“藕派阿”,就是帮人烧菜做饭照看孩子。堂堂一个德国文学系毕业生,去给人家德国人当保姆!也有这么贱的人!
后面一句话是我妈说的——我妈也是德国文学系毕业生,译文出版社编辑。我妈逼我也选了德国文学专业,我毕业后在一家私人财经夜校给德国校长当秘书。我们咏梅呢,运气可没有我好,她投了上千封求职信,奔赴过上百个面试,分别在多个外企、国企上过班,可试用期一过,她就不干了。据她说,没有一个地方合乎她的标准。她念德国文学专业不是她爸妈的主意,她是真的热爱文学,尤其是德国文学。小时候读格林童话,初中发现了雷马克和贝多芬,高中看到了法斯宾德和奥托迪克斯,由德国文学爱好到所有和“德”沾边的事物。据她说,德国是她向往的奇妙世界,德语是她最想掌握的第二语言。
咏梅毕业后第一次做实习是去出版社,没到两个月她就跑了。“全是一帮家庭妇女,中文字写不来,外文字看不懂,文学修养和汉字词汇量基本停留在网络小说和微信的水平。就这帮人,还有模有样地指导你做这做那。我受不了,我宁愿去书店卖书。”
咏梅果然去了书店,不久又干不下去了,谁奇怪呢?去书店买德国小说的人都是有方向的,不会像那些去包店买包的顾客,喂,服务员,哪个包贵请推荐一下,哪个包时髦请拿给我。人家径直走到书架前,拿了自己要看的书就走,一个德国文学系毕业的人站在那里真是浪费人力,你不可能让想读克莱斯特的人听你推荐、忽然改读雷马克,就这么简单。
于是,咏梅又去公司尝试自己的运气。她在一家德国酒店预订网中国分部找到工作,客服。但最终因为克服不了无休止的加班,也辞了。会德语的人市场上基本无需求,你最终还得用英语去找工作。弄来弄去,咏梅沦落到去一个小破民营公司做前台。做-前-台-!

一年五季

“你好。今天晚上能不能剪头发?”
理发店门慢慢推开,一颗棕色脑袋探进来。嘿,又是一个会中文的老外。
“能啊,请进。”表哥念祖指了指我坐的沙发,“请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好。”
棕色脑袋犹豫了一秒,还是进来坐到了我边上。“你好。”她跟我打招呼。
“哦,你好。”我回答。

棕色脑袋坐下,看了看正在剪头的我表哥和他老婆,又站了起来,说:“我可以30分钟以后再来?”我赶紧说:“我不剪头。下一个就是你。”又接着低头玩手机。她从包里拿出一本书。“来旅游的?”我问她。她微笑看我,点点头。“从德国来的?”我问。她惊讶地又点点头,说:“你怎么知道?我想德国人吗?”
“什么?”我没听明白。
“你看我是德国人,对不对?”她说。
“我看你像。”“像——”她把头使劲往下一歪,“第四声——恨难——”
“什么?”“你出生在这里?”
“不是,在田纳利法,那边那个岛。”
“啊——”她扬了扬眉毛。
“我来这里找我表哥玩。”我用头往表哥方向示意。“表隔?”
“Primo......念祖,表哥英文叫什么?”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