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东西·同纬度下的阴晴圆缺

dongxi东 · 西
同纬度下的阴晴圆缺


出版社: 安徽人民出版社
作者:      毛栗子(德国)
ISBN:     978-7-212-03724-6
出版时间:2010年05月
市场价: ¥28,00

在德购买联系:毛栗子(作者)
联系地址: 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价格:10 欧元(包括德国内邮费)

编辑推荐语

《东·西:同纬度下的阴晴圆缺》:汉语中的德国、日耳曼,来源于英语里Germany和Teuton,这个称呼大概是从公元前90年开始,指称斯堪的纳维亚(Scandlnavla)南部移居中欧的民族。而“德意志则”是这些部族使用的语言,最后才演变成对德意志民族居住地的称呼,更由此衍生成“德国”。

内容简介

《东·西:同纬度下的阴晴圆缺》内容简介:毛栗子行文,着眼于生活中的平凡人平凡事。不管中国人外国人,在毛栗子的笔下,都是普通人,可亲可近,可恨可怨。毛栗子的文章,没有阳春白雪的唯美;没有故弄玄虚的深奥;没有跌宕起伏的惊险;没有大悲大喜的张弛.粗粗糙糙.有的就是一股似曾相识的老百姓味道。她的本事在于.生活中的细节信手拣来.真实亲切.毫无造作。得益于幽默风趣机智诙谐的文风、脑筋急转弯的本事和乐观超脱的自嘲勇气,毛栗子让她的文章不仅生动有趣,而且怡情养性。植根平凡人物平凡事,借助真话傻话俏皮话.毛栗子的文章让读者很容易找到感觉.产生共鸣,并乐在其中。

作者简介

毛栗子,我的生日是个不比寻常的日子,不少重要的人和事都热衷于那几个数字。为此我以为,自己应该不同凡响!文革期间上山下乡,我扛住不去,文革后大家纷纷上学,我对那学位不屑一顾,亦是为了与众不同。可惜,事与愿违,我始终是平平凡凡愧对那几个数字。1989年,我灵机一动,为何不去国外撞撞运气?!
来到欧洲.一晃二十年有余.费尽心机.故事写了好几筐.翻出来一晾.仍旧是普通人叙平常事,丝毫没有杰出的迹象。想自己已活到能称为“老东西”的年纪,再不奢望姜太公垂钓的运气。再说这世上哪有什么大事能人,大事均是由小事堆积;能人也不过是人能而已。因此,我把“老”字浓缩,心平气和地挤在东西之间,欣赏着两边早早晚晚的月亮。


序言

《东西——同纬度下的阴晴圆缺》是旅德华人作家毛栗子继《哭泥青蛙》之后的第二部散文集。未曾开卷,似乎已嗅到那熟悉的文香字味,开卷便有些迫不及待了。

认识毛粟子,源于她大量发表在海外华文报纸杂志上的文章;喜欢毛栗子,是因为她独特的文风。生在沈阳、长在北京、写在德国的毛栗子,从小就做着作家梦。也许是时机未到,出国前的毛栗子,梦做了多年;却一直未圆。到了德国以后,中西文化的冲突磨合,如同一剂激活剂,激活了久眠的写作灵感,让毛栗子的写作兴致一发不可收拾,先生“半推半就”地成了她的第一听者。毛栗子的德国先生是个律师,非常喜欢文学,在毛栗子的写作生涯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出于职业习惯,他总爱在毛栗子的文章中玩鸡蛋里挑骨头的游戏,经常和毛栗子海阔天空地调侃,常常逗得毛栗子灵感大发,连声不迭:“先生,我有一个想法……”久而久之,先生但闻此句,立刻双手抱拳:“天那,这个女人怎么又有想法啦!?”正是这些和先生“碰撞”出的想法,让毛栗子写得如痴如醉,欲罢不能,水到渠成地让文集陆续问世。

毛栗子行文,着眼于生活中的平凡人平凡事。不管中国人外国人,在毛栗子的笔下,都是普通人,可亲可近,可恨可怨。毛栗子的文章,没有阳春白雪的唯美,没有故弄玄虚的深奥,没有跌宕起伏的惊险,没有大悲大喜的张弛;粗粗糙糙,有的就是一股似曾相识的老百姓味道。她的本事在于,生活中的细节信手拣来,真实亲切,毫无造作。

目录


我家有只小老鼠
老爸已乘黄鹤去
献血记
从女人叫床谈起
“婚头婚脑”记
弗莱堡:自由之城
德语学习
小城故事多
木阑健美
寻梦三日
春节二三
过关
痛苦之升华
汉语桥上的年轻人
法兰德和尤万尼
一个“灭火器”的自白
法锤的歌唱
世界中文热
毛栗子侃足球
群总会
永远“你好”下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
民法治
林泽尔糕饼
手牵手
“它比我快”
母亲颂
庙小神灵大
张宏叔叔
骑牛出关
鬼婆说鬼
不如归去
埋葬何须故土
中国情结
耶稣的问候
土地主和傻地主
豆浆与男人
……

作者戏文 *************************************

缘 分

2007的圣诞节,我请小冯来作客。小冯在国内时就已经是律师,后又来德读博士学位,请他来不是因为讼事缠身,大概是有点天意吧。小冯提着一瓶酒来了,大家寒喧几句,他问我,“你写了这么多,怎么不想出本书呢?”“当然想啊,只是不知往哪儿寄?”想出书是为了我那些睡在电脑里的长故事,希望他们也能见见天日。“我给你找家正确的出版社地址,你投过去试一试。”小冯仗义地说。很快,他就把地址弄来了,是他在北京的律师朋友给的,那朋友曾经帮助过广播电视出版社处理过一桩案情。看着广播电视出版社几个字,我心里感觉挺亲切,那儿离我家不远,以前在北京东郊上班时,天天路过,联系人是周姓编辑,信写得很有礼貌,很公事,让我把文章寄过去。

我飞快地整理好文章,一古脑儿寄了过去,然后就提心吊胆地捱日子,等了两个多星期才小心翼翼地去问,没想到立刻就接到周编的回信,说他早就回信了,一直在等我的消息,他以为我临时变卦不想出了呢,并告知书已经上报选题并通过,美得我心里热呼呼的。接着小冯的朋友那边儿也来了消息,说周编没接到稿子之前,向小冯的朋友打听我的情况,得知信息后以为我是个吃饱后无所事事、为了化食而无病呻吟。当他读了稿子后,谢天谢地改变了对我的想象,还推荐给自己的太太,然后这对儿文学博士夫妇都觉得,我还真是有几个文化细胞的人。当我在北京和周编相识后,大家立刻混得一见如故,他称我为毛大人,我立刻礼尚往来,称他为周大人,两位大人同朝议事,早出晚归地在一起校对稿件,合作得甚是愉快。校对时常有人给他打电话,电话铃一响,我就盼着是他老乡打来的,周大人湖南人士,因为是湖南靠近四川那一带,因此他的乡音听上去两掺合,有时像毛泽东,有时像邓小平,他要是再用乡音骂人,听着就像中央领导和反动派说话,让我这个常年住在国外的人感到妙趣横生。我觉得自己很有运气,遇到了脾气投合的编辑。不但我觉得周大人好交,我姐也英雄所见略同,她爱串演半仙儿角色,非要给周大人看气色,“你面色过红,说明心血管有问题,一定要注意油腻食品!”周大人听了红脸都吓白了,要是我姐继续看相,准说他肝胆也不足。我回德国后,每次给周大人问安时,都关切他的脸色如何,他的脸色成了我们互相打趣的题目,其实不管他是红还是白,经我姐一诊断,反正都是隐患。

去年夏天,我从中国回德不久,我的散文《哭泥青蛙——毛栗子的故事》蹦了出来,时不时我就去找周大人打听后效如何?周大人告诉我,他把书分送给他的编辑同行们,大家反映还都不错,他让我把剩下的文章整理一下,将来准备出第二集。这番话于我,实在是非常中听,我开始慢慢地整理“第二集”,说慢慢地整理,是因为我的散乱,电脑里已经完成的故事有一百个,写半截儿的不计其数,乱七八糟地搀和在一起,讲究混乱理论的我,找起来都不省劲儿。今年年初,我陆陆续续把文章给了周大人后,就坐在家中静候佳音了。大约是三月左右,周大人给我的佳音是报选题“第二集”还没有批下来,我要是实在等不及,就试试其他的出版社。看来是《哭泥青蛙》市场效果不理想吧,五月底我回国,尽管选题仍旧未批下来,还是把“第二集”的照片都带上,放在周大人那里压底,没准哪天会用得上呢,找别的出版社我又太懒惰。 那次回国非常奇怪,我就是不想飞,心里总是不安地牵挂着什么,临走都在闹情绪,看什么都不入眼。人坐在飞机上,心仍旧留在家里,一个勇敢不怕死的我,变得神精兮兮脆弱不堪。 幸亏坐在我旁边的女孩,面貌端正,神态安宁,几句话下来就好象相识已久,我毛燥的内心才开始平稳下来。还有一个来小时就要到北京了,机舱前排走来两个中年女人,一左一右,看见空位就打听是否有人。那次航班基本满员,我旁边却有一个空位,我把零七八碎的东西堆放在上面,女人看了一眼以为有人,就没有再问。我和身边的女孩嘀咕着,为什么她们明明有自己的座位,却跑到后面来找空位?两个女人有一个找到了新座位,另一个转回来继续询问,坐在另一头儿的小伙子正好去了厕所,女人就来打听。“有人的,去厕所了,我旁边这个没有人。”尽管我愿意享有受更大的空间,但还是把那个空位提供出来,现在想想,我真是能掐会算跟我姐似的,那个后来坐在我身旁的女人,竟然是安徽人民出版社的总编,只不过当时我还不知道而已。

和我一样,那是个很普通的中年女人,衣着、发型都很朴素,脸上也没有化妆的痕迹,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脸形是鼓的,我的则是平平的。鼓脸儿,就是所谓的鸟脸,有这种脸的人容易出成就,或者反过来说,成就喜欢鼓脸儿,大概是比较容易下脚吧?我当时非常好奇,为什么她们要放弃自己的座位?前排那个男人,她们的邻座,还几次回头向她们张望,搞得我越来越好奇。

“怎么都快到了还要换位子呢?”我实在忍不住去问。

她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该如何解释,“其实我无所谓,只是我的同事一定要换。”

“为什么?”我更加好奇了。

“她不喜欢她的邻座。”

她的邻座,就是那个向后张望的、瘦瘦的,谢顶的男人,那男人表情暧昧,准是个喜欢骚扰女性的主儿,不知为何,我一下子想到好色之徒,这两个女人虽在中年,面容可都生得整整齐齐。

“为什么啊?”我很不礼貌地继续追问,我这人经常做些让人家讨厌的事情。

“咳,那人一直戴着口罩,问他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他都不回答,只是转头看窗外,我的同事害怕,就干脆换地儿了。”

原来如此!那时正在闹猪流感,人心惶惶,在法兰克福候机时,我就看见好几个人都戴着口罩,那个男人肯定是其中之一。既然成了我的邻座,我们俩就开始聊了起来,得知他们来自出版社,聊得就更加投入,他们此次出差到欧洲,就是与东欧几个国家签定出版合同。除了关于书,我们还聊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最让我感到有趣的是她的儿子,一个从小就有着独特经济头脑的小伙子,现正在加拿大读书。他小时候学上得吊儿郎当,他妈妈不得不经常硬着头皮去见老师,听老师讲控诉儿子不三不四的捣蛋行为,“我和他爸都不是精明能算的,不知他哪里得来的这副脑筋?!”做妈妈的无可奈何却又不无骄傲地学给我听。她儿子在加拿大读经济专业,学业还未完成,就已经被多方看好,前途一片光明,我就是离她儿子太远,否则一定争取跟他干,用不了一年,我肯定是富翁。临下飞机前,我们交换了邮址名姓,说好把我的故事寄给她,请她过目后告诉我,是否有出“第二集”的可能。到了北京我在网上一查,知道她是安徽人民出版社的主编,心中一阵兴奋,不知应该感谢谁好,是我有福气,还是猪流感?不管怎么说,她于我一句话,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林妹妹”差一点儿就姓林,她姓杜,尽管我比她要老,还是尊称她为老杜。我在北京不过只呆了八天,回德的前二天,我战战兢兢地拨通了林妹妹的电话,等着她的判决书。林妹妹不紧不慢地和我打招呼,三句客套之后,她说:“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都看不下去书了,可是你的我却看下去了……”然后你就可以想象,我美的,北京人讲话,屁颠儿颠儿的。回到德国后,我对先生、朋友们讲述北京之行,仍旧忍不住地喜形于色,谁听了都觉得挺神奇,猪流感,第二集,林妹妹和我,彼此之间有着何等的缘分呢?我这人逆反心理尤其强烈,当有人说,“你这家伙运气真好!”我马上就顶回去,“就算有运气,可我要是臭狗屎,什么运气也救不了!”当有人说,“还是你的文章好,所以人家都愿意要。”我呢,立刻觉得不好意思,比我好的有得是,我不过是比人家运气好。”我这人啊,就是难讨好,之所以深居简出,也是知道自己的毛病,尽量不去找人讨厌,我先生也总叹气,责怪我太麻烦。

现在,不管什么原因,继〈哭泥青蛙〉之后,我的新书《东·西——同纬度上的阴晴圆缺》——安徽人民出版社——也马上要蹦出来了,让我感到高兴的是,周大人中秋前也来报信,说广播电视出版社通过选题要出我的“第二集”,这说明市场效应起了作用,人们认可了我的“可读性”。其实我写来写去什么都不为,没有了不起的志向,没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有人来看于我就好比有人和我玩,否则一个巴掌拍不响。尽管如此,我感激命运,它知道我是个耐心短暂的人,一两次尝试不得结果,就会轻易放弃,所以,它才把周大人和林妹妹派来与我接头,我只问了句“有桃木的吗?”他们就把我当作自己人啦!为了他们感人的轻信,我特此做文表彰。


法庭内外:德国法律面面观

钱跃君著:法庭内外——德国法律面面观作  者: 钱跃君 著                         出 版 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9-1                            字  数: 367000
版  次: 1                                      页  数: 313
印刷时间: 2009-9-1                             开  本: 16开
印  次: 1                                      纸  张: 胶版纸
I S B N : 9787509709597                   包  装: 平装

作者寄语

法律是传统道德与社会良知的积累,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平衡,是人类理性的导向,是社会和谐的保障。所以,法律的背后是政治,政治的背后是社会,社会的背后是文化,德国法律印记着德意志民族的历史与现实。然而,法庭就如战场,法官槌下,不是你胜,就是我赢。只有面对社会现实、结合法庭实战介绍欧洲法律,才能领悟欧洲法律的精髓,才能手持法剑走向欧洲,闯荡海外江湖。

作者简介

钱跃君,1978年从农村插队考入上海同济大学,毕业留校后,又赴德国鲁尔大学担任科研助教,在流体声学领域获得博士学位,并获多项国际专利。同时研究欧洲法 律。旅德二十多年来活跃在德国主流社会,在德国专业杂志发表法律与德国政策评论,先后受德国议会、总理部、外交部和各党派、社会团体邀请作有关旅德外国人 法律状况的报告。受德国政府委托主办文化研讨会,主讲欧洲历史与欧洲文化史。上世纪90年代初设立义务为旅德华人提供法律咨询的热线电话,发表了上百万字 德国法律咨询文章,涉及海外华人学业、工作、经商、生活的各个领域。并以其正气侠骨,亲自为旅德同胞撰写起诉书与出庭辩护,担任多家华资企业顾问,处理各 类法律纠纷,积累了丰富的欧洲法庭实战经验。

成长在德国


书名:成长在德国

作者:郭力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
题材:教育
总页数:272

在德购买联系:郭力(编译者)
联系地址: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价格:8,50 欧元(包括德国内邮费)

简介

女儿上小学了,德国的中小学教育如何?孩子在学校里都学什么?有什么课外活动?德国学校怎样开家长会?有怎样的教育理念?这里是一位母亲陪伴女儿从小学读完高中过程中的纪录。


目录

第一章  小学篇/001

入学/003
盛满惊奇的入学包/009
向动物学习/018
丰富多彩的课外及假期活动/029
女儿的留言簿/037
母亲们的话题及社会生活能力/044
游戏还是谎言/053
榜样的力量/060
兔子学校/068
学校里学什么/077
孩子们钟爱的歌曲/092
家长与学校/099

第二章  中学篇/109

来自台湾的小提琴手/111
“青春更年期”/119
走向天边的足迹/131
走进历史,138
我们看见施罗德总理了!/148
学习经典,155
“阿毕”篇/162
德国学校体系,183

第三章  教育话题/193

“温柔小儿”与家庭花园/195
被盗记和青少局/203
“从孩子出发”/209
瓦尔多夫学校/219
义务就学法/226
女校长的读书会/232
德国儿童大学/239
开创国民教育先河/244
“棒娜妮”来了!/251
教育家们如是说/260

后记/269

----------------------------

书摘

入学

女儿佳希十一年前,也就是1993年11月下旬从国内飞到德国时,快满七岁了。到德国没两个星期,她在德国的求学生涯就开始了。在国内时,8月份她刚上了小学,上了三个月的课,拼音已经学完。来到德国后,我们决定让她就近上“伊梅尔一托马”小学。

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校长马上同意见面。这样我和佳希,还有她的英籍继父一起来到校长办公室,校长同我们每人握了握手,就座之后,校长问佳希会不会用中文写自己的名字。当她不仅会用中文,而且还用拼音写出自己的名字时,校长很是惊奇,以前他从不知道有汉语拼音这么回事。听说中国的小学入学两个月就学了加减法,校长出了两道简单的算术题:

32-5=?
87+8=?

佳希提起笔,不慌不忙,很快做了出来。校长挺高兴,说,明天就可以来上学了,不过不要有压力,开始的时候想上几节课就上几节课,不想上就不上。接着校长在一张纸上写下一位老师的姓、校长自己的姓、教室号码,还有每天的上课时间,交给我们,一切手续就算办妥了。
后来我才知道校长为什么这样宽容:德国小学第一年只学二十六个字母,开始时一星期学一个字母;算术呢?一年级内只学到20以内的加减法。

第二天送佳希去上学,到了教室门口,走出一位高挑儿的金发德国女孩,她差不多比佳希高出大半头,她用手轻轻地抚着女儿一头光亮的黑发,然后很友好地拉着女儿的小手进了教室。她就是后来同女儿同学了四年的弯达。

按事先约好的,一节课后我准时来到学校。老师问佳希是想回家还是想留下,佳希说想回家,显然第一天还是不习惯。老师说没关系,想回家就回家吧。第二天第一节下课后,我又站在教室外等佳希,老师说下节课是体育课。我想这可是个好机会,就问老师我们可不可以旁观,老师说当然可以,于是我们也跟着其他同学一起进了更衣室。只见这些六七岁的孩子很懂事地、井井有条地换好自己的衣服和鞋,然后就跑到教学楼旁边的体育馆里去了。

我们也跟着来到体育馆,坐在场地边的长凳上。体育馆很高,有篮球场那么大,可以进行篮球比赛。整整一节课里,老师带着学生做了几个游戏,其中有一个叫“谁想当百万富翁”,老师一发问,孩子们就争先回答。整个一节课,孩子们又跑又跳、又喊又叫,玩儿得很开心,活动量也很大。女儿当即表示,下一节体育课她也要参加。

第三天,我们是在宗教课结束以后去的。还没走到学校,就远远看见弯达还有其他两位女孩子正在教学楼前等我们。见我们走来,她们高兴得又蹦又跳,

歐風亞韻

歐風亞韻
 
《歐風亞韻》是作者在德國從事各種文化活動的真實記錄,包括漫遊世界的隨感和旅居德國期間的文學、影視評論文章。作者多年生活在德國柏林這個文化大都市,連續十年擔任柏林電影節的特邀記者,近距離地接觸過無數國際上知名的紅星和名導,在見證許多娛樂新秀竄起的同時,也目睹了影壇巨星的沉浮起落,正所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並由此記錄下對電影工作者們銀幕創作的感想。

--------------------------------------------------------------------------------
 
 出版日期: 2009/10
 
 出 版 者: 秀威資訊
 
 尺 寸: 14.8*21cm
 
 作 者: 黃雨欣
 
 I S B N: 978-986-221-261-5
 
 內頁印色: 全書黑白
 
 裝訂方式: 平裝
 
 頁 數: 201
 
 書籍分類: 人物, 戲劇電影, 雜著, 
 
 類型: 文章小品, 社會現象, 電影評論, 人文觀察, 遊記, 
 
 作者屬性: 海外華人, 評論家, 
 
 購書目的: 休閒娛樂, 閱讀樂趣,  

在德购买联系:黄雨欣
联系地址:
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黃雨欣
旅德女作家,1966年出生。畢業於吉林大學醫學院,曾就職於吉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自1992年末遊歷歐洲,之後定居德國柏林。1994年開始發表作品,至今已在各大中文報刊雜誌發表文章二百餘篇,題材內容涉獵廣泛,一些文章曾被德國知名媒體和網站廣泛轉載。近年來發表的小說,在歐洲和大陸多次獲得獎項。現為歐洲華文作家協會、中國微型小說家協會、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會員。閒暇喜歡寄情山水、博覽雜書、觀摩大片以及看肥皂劇。

目录
 
前言——電影迷的好日子

一、人在旅途

澳門雪燕粥
小地方,大事件——Grossbeeren阻擊戰勝利一百九十周年慶典側記
有驚無險西行路
德國議會午宴小記
柏林周邊的美麗
三訪海德堡隨感
嶗山新道
北德「新天鵝堡」之行
旅歐隨感三則
旅臺親歷記
古城羅騰堡的浪漫之旅

二、文化‧電影

律動的音樂,律動的郎朗——青年鋼琴家郎朗柏林演奏會印象
動物的眼睛,人的靈魂——記莫言柏林「文化記憶」朗誦會
余華——從世界上最沒有風景的地方走來
從外婆橋搖到《平原》——記青年作家畢飛宇
柏林電影節早知道
第55屆柏林電影節開幕側記
柏林電影節「賽程」過半,人性唱主旋律
第56屆柏林電影節——高調開幕,另類人生
《無極》歐洲首映——奢華無極,理解有限
歷史是不應該被忘記的——與《芳香之旅》導演章家瑞柏林一席談
《孔雀》開屏柏林
獨家專訪《看上去很美》導演張元
沒有結果的《結果》——訪導演章明
第56屆柏林電影節隆重閉幕
第57屆柏林電影節之星光乍洩
柏林紅白網球俱樂部為中國金花沸騰
玫瑰人生,激情序幕
無奈婚事爛蘋果——簡評第57屆柏林電影節上的中國影片
《蘋果》敗走柏林——電影節與范冰冰一席談
苦澀的性愛——評柏林電影節獲獎影片《左右》
第58屆柏林電影節獲獎影片簡介
從柏林電影節看中國新銳電影的誤區
少女情懷總是詩——專訪《諾瑪的十七歲》主演李敏
精彩女人柏林暢談精彩人生
鞏俐的「火車」
健忘症患者的一天
第59屆柏林電影節之群星璀璨
你對孩子究竟了解多少?——《我的唯一》觀後

後記——我有一個好媽媽 

法兰克福——现代欧洲的象征

法兰克福——现代欧洲的象征书名:法兰克福——现代欧洲的象征
作者:钱跃君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ISBN: 7801499107
出版时间:2003年3月
页数:218页
类型:欧洲名城旅游

目录
美茵河畔的法兰克福
概  况/城市特色/城市区域/法兰克福与中国
历史之旅/History 
  法兰克福的来源/The Origin of Frankfurt 
  古代:神圣罗马帝国的世俗中心/
   近代:德国民主与统一的象征/
    法兰克福大事记/
商务之旅/TravelforBusiness 
  世界博览中心/Fairand Exhibition CenteroftheWorld 
  古代:受到皇帝保护的商展/PrivilegedFrankfurtTrade Fairs 
  现代:国际博览城/Modern Fair and Exhibition City 
  欧洲金融中心/European Finarcial Center' 
  近代:法兰克福银行界前辈/Banking Founders in Frankfurt 
  现代欧洲中央银行及各国银行荟萃/European Central Bank and other foreign Banks 
  德国证券交易中心/German Stock Exchange Center 
  欧洲交通枢纽/Europe's Traffic Hub 
景点一览/Attractions 
  历史景点/Historical Sights 
    皇帝大教堂/Cathedral Of Monarchs 
    罗马广场/Roman Square 
    罗马楼/City Hall——"Roman" 
    采访法兰克福最年轻的女议员安娜/Interview:A.Latsch
    保尔教堂/St.Paul's Church 
    犹太街/Jewish Street 
  文化景点/Cultural Sights 
    歌德故居/Goethe House 
    老歌剧院/Old Opera—House 
    德国爵士乐首都/Jazz Capital Of Germany 
    法兰克福大学/University Of Frankfurt 
    法兰克福学派/Frankfurt School 
    法兰克福文化名人/Cultural Celebrities in Frankfurt 
    采访法兰克福大学老教授费切尔/Interview:Prof.I.Fetscher 
    德国印刷与出版中心/Printing and Publishing Center in Germany 
  建筑景点/Architectural Sites 
    河与桥/Bridges on the Main 
    门与哨口/City Gate and Sentries 
    摩天大厦/Skyscrapers 
    市民建筑/Civil architecture 
    旅馆建筑/Hotels 
  自然景点/Natural SightS 
    绿色的法兰克福/Frankfurt in Green 
    公园/Parks 
    植物园·动物园/Botanic Gardens and Zoos 
  市容景点/City Sights 
    警署广场/Police Square 
    吃喝巷/Gourment Alley 
    皇帝大街/The Station District 
    萨克森小巷/Alley of Old Sachsenhsenhausen 
    跳蚤市场/Flea Market 
博物馆一览/Museums 
  斯旦德艺术博物馆/Staedel Museum Of Art 
  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 
  工艺美术博物馆/Museum of Applied Arts 
  德国建筑博物馆/German Architecture Museum 
  德国电影博物馆/German Film Museum 
  古代雕塑博物馆/Museum OfAncient Sculpture 
  犹太博物馆/Jewish Museum 
  自然博物馆/Museum ofNatural HistorU 
  其他博物馆一览/Other Museums 
法兰克福的民间节日/Festivals in Frankfurt 
  历史传统/Historical Tradition 
  民间节日/Folk Festivities 
  现代节日/Modern Festivities 
旅游指南/Travel Guide 
  重要电话及地址/Useful Addresses and Telephone Numbers 
  紧急情况时的电话/In Emergency 
  政府机构/Municipal Governmen' 
  医生及医院/Doctors and Hospitals 
  采访法兰克福旅游局局长汉培尔/Interview:G.Hampel,
  到达法兰克福/Arriving in Frankfurt 
    法兰克福飞机场/Frankfurt International Airport 
    法兰克福火车总站/Frankfurt General Train Station 
    法兰克福高速公路/Highway System in Frankfurt 
    法兰克福公共交通/Public Transportation 
  游在法兰克福/Traveling in Frankfurt 
    游客信息/Tourist Information 
    旅游方式/Three ways for Traveling 
    旅游线路/Tourist Routes 
  吃在法兰克福/Dinning 
    请客漫谈/Invitations 
    不同等级的餐馆/Restaurants 
    咖啡馆/Cafes 
    苹果酒酒馆/Cider Bars 
    各国风味餐馆/Exotic Restaurants 
  玩在法兰克福/Entertainment 
    小酒馆—音乐小酒馆—迪斯科/
    酒吧—演出酒店/Bars—Cabaret 
  住在法兰克福/Accommodation 
    旅馆—会议厅/Hotels and Conference Facilities 
    私人租房/Private Flats and Apartments 
    房价及地段/Rents In Different Districts 
  购在法兰克福/Shopping 
    礼品小叙及各类商店/Gifts and Souvenirs 
    购物大街/Shopping Streets 
    购物中心/Shopping Malls 
    集市场/Bazaars 
周边游/Tours around Frankfurt 
  法兰克福近郊/Suburb 
    东郊:奥芬巴赫与哈垴/0ffenbach and Hanau 
    西郊:赫希斯特与“百年之厅”/Hoechst and "The Century Hall" 
    北郊:巴特霍姆堡与萨尔堡/Bad Homburg and Saalburg 
  法兰克福远郊/Beyond Frankfurt 
    威斯巴登/Wiesbaden 
    美茵茨/Mainz 
    累德斯海姆和罗累莱/Ruedishem and Loreley 
    科布伦茨/Koblenz 
    林堡/Limburg 
    韦茨拉尔/Wetzlar 
    吉森/Giessen 
    马堡/Marburg 
    达姆施塔特/Darmstadt 
    沃尔姆斯/Worms 

导 言法兰克福罗马广场 /钱跃君 摄

黄昏带走了远天晚霞,夜色迷漫了静静河面。三皇教堂的子夜钟声,深沉地萦回在这座欧洲金融之都的夜空。法兰克福,日耳曼民族的父亲之城;美茵河,法兰克人的母亲之河。古老的皇帝大教堂与现代的摩天大厦在这里交映,风云的证券大楼与充满文化气息的博物馆河岸在这里共存。

这是中世纪古桥留下的商队之履,这是近代保罗教堂传来的民主之声。诗人歌德在这里唱出了“少年维特的烦恼”,哲学家霍克海默尔在这里创下了“法兰克福学派”。 法兰克福,最古老的德国皇帝之城,最现代的欧洲金融之都。漫步在月光下的美茵河畔,看到的是欧洲的昨天与今天,感受的是欧洲的明天与未来。



欧洲发源于古希腊,扩展于古罗马,形成于中世纪。在日耳曼大移民浪潮中(公元4-6世纪),雄强一世的古罗马帝国被倾覆。在欧洲东部延续了以伊斯坦布尔(拜占庭)为中心的东罗马帝国,欧洲西部却沦为日耳曼不同部落的蛮国。最后日耳曼中的法兰克国王查理大帝皈依基督教,以军事和精神的双重实力征服了日耳曼中的萨克森人和伦巴地人,重新统一了原罗马帝国西部的疆土(公元793年)。古罗马传统,基督教文化和日耳曼民族,成为欧洲中世纪文明的三大重要基础,今日意义上的欧洲最终形成。所以查理大帝也被誉为“欧洲之父”,他的行宫就设在法兰克福,许多德国和欧洲的重要会议都在法兰克福举行。所以在欧洲中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精神中心在意大利梵蒂冈,而世俗中心在德国的法兰克福。

从德国的视野来看,法兰克福的皇帝大教堂中,1000年来共选举了33届德国国王,并同时同地被罗马教皇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直到18世纪末拿破仑占领德国。但法兰克福依旧是德国的政治和金融中心,许多全德性市民集会或伯爵会议都在法兰克福举行,是莱茵同盟和德意志同盟的驻地,同时也是德国博览会、证券市场、大银行的重镇。尤其在保罗教堂举行了首届德国民主与统一的国民大会(1848-49),法兰克福被誉为德国民主的象征。直到19世纪下半叶德国的普鲁士王国崛起,才强行把德国的政治和金融中心从法兰克福移往普鲁士王国的首都柏林。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又给法兰克福新的契机,尽管在德国议会中以一票之差将西德首都、即政治中心让给了波恩(两德统一后又转到柏林),但确立了法兰克福作为西德金融中心的地位——欧美比较:法国的政治中心和金融中心都在巴黎,英国的政治中心和金融中心都在伦敦,但美国的政治中心在华盛顿,金融中心却在纽约。这也可以看到欧美政体的微妙区别:英、法偏重于中央集权,而美、德倾向于权力分解。

从欧洲的视野来看,近代欧洲的政治中心在巴黎,金融中心在伦敦。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了新的国际格局,由于美国的崛起而使巴黎失去了欧洲政治中心的意义,只有重新崛起的法兰克福在与伦敦角逐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由于英国在国际政治上走传统的英、美结盟,从而与欧洲内陆形成的欧洲政治与经济统一趋势形成冲突。从欧盟内部英国习惯性的唱反调,到最后拒绝加入欧元国,削弱了伦敦成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基础。而法兰克福经济上依靠德国强大的经济实力,政治上依靠德、法结盟形成的欧洲轴心,地理上又处在欧洲中心,从而取代伦敦而一举成为欧洲金融中心。在欧洲社会,金融不能决定政治,但可以监督政治,影响政治。法兰克福,成为监督欧洲各国金融和政府财政的心脏。

从世界的视野来看,一个城市将对其周边地区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产生影响;一个国家中心城市(Metropole)将对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产生影响。随着近几十年来逐步形成的政治和经济全球化,在全世界形成了一个个国际大都市(World City/Global City)。在对全世界城市的横向比较中,根据各城市的经济(尤其是金融)、文化、交通、产业结构、国际组织在该城市的数量和城市规模等情况,即根据该城市对国际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影响来综合评定,目前公认的国际大都市如下(根据Friedmann)。

第一流国际大都市(9个) world city/core countries
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荷兰鹿特丹,瑞士苏黎世,美国纽约、芝加哥和洛杉矶,日本东京。

第二流国际大都市(9个) world city/semiperipheral countrie
比利时布鲁塞尔,意大利米兰,西班牙马德里,南非约翰内斯堡,加拿大多伦多,美国迈阿密、休斯敦和旧金山,澳大利亚悉尼。 



城市建设是人类生活方式和社会形态的空间表现,有怎样的社会文化和生活文化,就会产生怎样的城市特征:雅典的城市风格是古希腊社会的写照,巴黎的城市风格是巴洛克时代的写真。而作为古老的德国皇帝之城法兰克福,一跃成为今日欧洲最现代化的摩天大厦之都,也是历史与时代的产物——城市建设的背后是整个社会。20世纪的法兰克福曾经历了三次较大规模的城市扩建。

20世纪20年代的麦-居住区:欧洲19世纪由于工业化所产生的严重社会问题,欧洲各国兴起了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思潮。而法兰克福很早就充满社会主义理想,早在19世纪末就建起了第一批社会救济房。到了20世纪初魏玛共和国时期,社会民主党已经成为帝国国会的第一大党,而当时的法兰克福是社会民主党执政,这里又是社会主义理论的堡垒(著名的法兰克福学派)。所以这时在埃尔斯特•麦(Ernst May)主持下建起的21个法兰克福居住区(其中16个被列为文物保护建筑),自然充满了人人平等和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理想。居民区内的住房排列整齐,式样都几乎相同。其建筑形式是积木式的重复,体现了当时简单工业、流水线和计件工资的社会形态。考虑到能让所有工人都能得到住房,所以造价低廉而使用实惠,租金不得超过一个技术工人工资的1/4。为这批居住区而设计的“法兰克福厨房”,已成为现在居民厨房的主要形式--是为了减轻双职工家庭的家务劳动。当时的社会主义思潮就是要建立一个新的社会环境,实现新的社会生活。确实,十年后10%的法兰克福人不仅住上了新的民房,坐落在新的生活区,而且房子结构也是完全新潮的(包浩斯风格),且实现了一家一户的小家庭(夫妻与未成年孩子)生活,而告别了传统的、充满家庭矛盾的几代同堂生活。

20世纪60年代的西北城:上世纪20年代,人们讨论最理想的城市是“空气、光线和太阳”,即追求城市的清洁、通风和绿化。在国际现代建筑大会上(CIAM)根据Le Corta的草案通过了“雅典公约”(1933),提出现代城市最重要的指标:居住、工作、休养、流动。战后法兰克福的重建就基本实现了学者们的这一理想,将市民的工作地点(城内)与居住地点(城外)分开,通过有序的公共交通将工作地与居住区联系在一起。如果说麦-居住区的建设主要考虑的是工人家庭的居住的话,则西北城区的建设考虑的更多的是市民的生活与文化。在城市规划时就已经考虑到学校的创建、图书馆的设立、居民私人汽车的停放、儿童娱乐花园、大型游泳池等,并建立了现今法兰克福三大商业中心之一的西北城商业中心,地铁一直通到商业中心地下。在建筑形式上,开始了较高层的建筑,但款式各异,色彩鲜艳,体现了一种经济上保障温饱和政治上自由多元的生活气氛,这正是法兰克福学派欧本海姆(Franz Oppenheimer)所倡议的“社会市场经济”思想,即建立起有社会公正和社会保障的市场经济。

20世纪80年代的摩天大厦:随着上世纪70年代以来经济的国际化趋势,法兰克福面临新的国际竞争,而且是欧洲各大城市之间的竞争,面对城市经济结构的转型,即传统产业工业将逐步离开法兰克福。法兰克福必须创造一切条件吸引外来银行、大企业的管理中心、各类服务业前来落户,使法兰克福成为欧洲的金融和贸易中心。在城市规划和城市建设上,要考虑办公大楼的建造、白领阶层的住房和生活、交通的方便等。法兰克福立即投资28亿美元扩建了法兰克福机场,投资近4亿美元扩建博览会,在法兰克福东、西、北扩出三条主线道作为办公大楼区,在扩建原来的银行区(Westend)基础上,又建起了第二个银行和办公大楼区“City-West”。以前欧洲人看不起美国式的摩天大厦(19世纪产生于芝加哥,纽约达到登峰造极),认为这是建在文化沙漠上的直筒。但随着人们对现代艺术许多观念的改变,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后摩天大厦的造型也越来越艺术化和人性化。于是不到20年时间,美茵河畔摩天大厦林立,使法兰克福不仅在实质上、也在城市形象上成为欧洲最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



联邦德国首任总统特奥多尔•豪伊斯(Theodor Heuss)曾说过:我一来到法兰克福,远的感觉是一种国际化气氛,近的感觉是一种家乡气氛——法兰克福,不仅仅是一个充满国际竞争的大都市,她首先是法兰克福人的家,是充满亲情和乡土气息的法兰克福人的故乡。

M.贝特曼已经是位在欧洲金融界举足轻重的大银行家,他回到家乡法兰克福后说:法兰克福是我的父亲之城,我不能看着它的市容和交通这么破旧。于是巨额投资法兰克福的道路建设、铁路建设,创建了法兰克福河运……这些遗产最后都留给了法兰克福。500多年来美茵河上只有一座古桥,法兰克福市政府无钱修建新桥,市民们就自己发起集资,建成了今日美茵河上的大铁桥。十几年后通过过桥费而收回了成本,于是投资者们取消收费,将整座大桥捐献给了法兰克福市民。医学家森根贝格(Schenkenberg)将自己的全部财产捐出创建了一座医学研究所和医院——这就是今日法兰克福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的前身;大商人斯旦德(Staendel)临去世前立下遗嘱,将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和财产全部捐献给法兰克福,但有两个前提:所创立的画廊要对所有法兰克福市民无偿开放,要资助生活困难的青年艺术家——这就是斯旦德艺术博物馆和法兰克福艺术学院的前身……法兰克福,是靠法兰克福市民自己的心血建起的,这里没有人在叫喊“爱国”,却把法兰克福看作自己的父亲之城,把美茵河看作自己的母亲之河,而对父母的捐助是不问回报的。

德国最漂亮、也是造价最高的法兰克福歌剧院,是19世纪中叶法兰克福市民自己捐款建成的,不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完全炸毁。战后法兰克福市政府拒绝重建。于是市民们义务组织起一次次市民运动,四处募捐,要用自己的捐款来再造歌剧院。歌剧院的废墟躺在篱笆内整整三十年,三十年来市民们没有停止过他们的捐款活动和向政府请愿。直到上世纪70年代法兰克福议会在社会压力下通过再造歌剧院的提案,并在80年代竣工,其中主要建筑费用还是靠市民募捐而来。事实上,政府想到的是政绩,同样的资金如果投到建高楼大厦,那是在创造新的事业;而投到重建歌剧院,那是在填补战争创伤。而市民们心里蕴藏的是对父亲之城的情感,那是祖辈留下的家园,每个子孙都有一份责任,把它完整无缺传下去。

国家是个政治概念,民族是个文化概念。没有文化就没有民族,所以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法兰克福近代经历了两次现代化高潮,一次是19世纪末的欧洲化,一次是20世纪末的国际化。与此相伴的,恰恰是两次最大规模的建立博物馆高潮——法兰克福越是走向现代化,法兰克福市民就越是眷恋和追溯他们民族的根、城市的源。现代化最容易引发市民对城市的认同危机:如果法兰克福堕落到一个赤裸裸的金元世界,成了一个认钱不认人的经济动物,那我与法兰克福还有什么血肉联系?法兰克福不是匆匆过客的旅店,法兰克福是我的家。无论你是银行家、教授,还是清洁工、失业工人,大家围坐在一起,在萨克森豪森木架结构的传统酒馆里,喝一杯家乡的苹果酒。



当我20年前刚来德国时,感到什么都新奇,没有几年就游遍了欧洲的主要城市,几乎什么都值得写:从一座座哥特式的教堂,到一座座巴洛克式的宫殿。如今不觉20年过去,生活在法兰克福也已经10年多了,但对欧洲的感觉似乎越来越模糊,又似乎越来越深沉。默默地坐在书房里,写一个天天在这里生活的法兰克福都感到沉重。

游客来法兰克福,都去参观古老的皇帝大教堂、保罗教堂,或去观赏现代的摩天大厦、证券大楼。而我却愿意站在“麦-居住区”纯朴的民房前,去寻觅法兰克福最富有理想主义色彩、最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一代建筑大师——在法兰克福民间,没人过问那些摩天大厦是谁设计的,却没人不知道那些朴实的民房是埃尔斯特•麦设计的;或站在叔本华铜像前,看着他那永恒思考的形象,似乎看到一位世界级的哲学大师在法兰克福度过的孤独而寂寞的一生。我想,一位真正的哲学家一定有痛苦的一生,他能看到社会黑暗,却无力挽回社会的一切,因为他永远只是孤独一人,甚至在世俗人眼里怪癖的一人。

还有那游客永远不会驻足的空旷的波尔纳广场,和广场边迄今仍是青苔一片的犹太人墓地。月光笼罩着墓地四周的白墙,墙上刻着一万多块被屠杀的法兰克福犹太人姓名。美茵河畔的清朗月色,对他们是一片故乡的月色?还是一幕刑场的硝烟?这使我不禁想到了爱因斯坦,他被纳粹迫害而流亡美国后再没回过德国,因为他痛恨德国。但在他弥留之际,喃喃地说着德语,成为他人生的最后遗言,可惜没有一个护士能听懂。德语毕竟是这位物理大师的母语,在故乡的土地上,曾给他带来过无数的爱,也给他留下了无限的恨,爱恨都交织在这片故土上。

笔者出生于上海,黄浦江畔曾留下了我许多少年的诗行。如今生活在美茵河畔,当我撰写本书时,心中自有另一番沉重。我祈愿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故国的土地上崛起一座座世界级大都市。但那不是用钢筋结构建起的冰凉世界,而是一个个充满人性、充满爱、充满文化气息和充满现代宽容精神的国际大都市。

夕阳余辉染红了美茵河上的一脉秋水,
秋风秋叶飘起博物馆河岸的一片秋韵。
法兰克福,古老德国的皇帝之城,现代欧洲的金融之都,
古老教堂与现代大厦依偎着日耳曼民族的父亲之城。

那里有古罗马兵营的遗迹,
那里有查理大帝的骑痕,
那里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商都,
那里是近代银行世家的殿堂。

然而,那里毕竟是法兰克人的河滩、萨克森人的家,
一脉秋水孕育了世代相传的美茵河子孙。
喝一杯家乡醇美的苹果酒,
在皇帝大教堂影影的烛光里,流动着上帝爱的温馨。

钱跃君 博士 2003年元宵节记于法兰克福

钱跃君

钱跃君发表在《欧华导报》印刷版的部分艺术文章收集在:美国文心网
http://wxs.hi2net.com/home/blog.asp?id=4603
钱跃君的法律文章只刊登在《欧华导报》印刷版,暂不上网。
--------------------------------------------------------------------------
两块钱的故事
钱跃君

qian_chadui(右图:作者插队时住的房子,居然还迄今没被拆除,周边盖起了豪华新房,摄于2009年1月)
(右图下:作者插队时在田里干活的情景,摄于1977年1月)

    那是一个夏日的夜晚,我坐在门前的小河边悠闲地吹口琴。尽管五音不全,倒也琴色悠扬,河面上随风飘逸着点点流萤。
    这时社员顾贵珍来找我。一看她脸色,就知道病了。人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村里的社员却是“无病不登三宝殿”。都说我是城里来的知识青年,读的书多——其实就备有一本赤脚医生手册——于是从跌伤割破,到头晕发烧,都来找我。我备的一点简单药品,本是为自己的,后来全为村里的社员了。
    顾贵珍一来就对我说,她已经胃痛了两个多星期,一直没好转。去了大队赤脚医生那里,给了点药,也不管用。
    我问她是个怎么样的痛法?痛在胃的哪个部位?她指给我看痛的部位。我一看愣住了,那不是胃,那是脾呀!她也不知道什么是脾。我说:脾是造血的呀,你的血本来就不够,脾再出毛病就活不了几天了。
    她被我就得六神无主,问怎么辨?我赶紧说:这回我治不了你的病,我这里只有红药水、紫药水的,最高也就是阿斯匹林。我问她赤脚医生给了她点什麽药?她拿出一包,我一尝,甜乎乎的,那是食姆生药,开胃用的。
    “你得去城里的医院!”我赶忙劝她。
    送走了她后我松了口气,想想我这人尽管没有一点医术,却还有医德,比那班赤脚医生强点。

    两个多星期后她出院了,果然是脾出了毛病,幸好发现得早。
    她们一家上门来感谢我。我对她解释税:营养不足的妇女最容易脾出毛病,你得先去搞些花生的皮,浸透、捣烂后煮了吃,那是补血的。然后就要全身滋补,恢复元气。
    她问吃什么最补。我说这就容易了,你家养了这么多老母鸡,斩了,一天吃半个,连续吃一个星期。不意她为难地说:这些鸡养着是为了下蛋去换粮票的,吃完了一家今年的口粮怎么办?那我也没办法。开春时我还真的攒了点钱买了六只小鸡(每只二毛五),想想鸡大后轮着给我下蛋,今年的营养就有了着落。没想到邻家的鸡个个养得很壮,就我家的鸡死的死、被偷的偷,不下两个月就一只不剩,连本钱都没赚回。qian_chadui-a
    她问我还有什么滋补方法。我说,那至少得买点沙糖,多喝点糖开水。她还是很为难,问我是否可以借给她雨块钱买沙糖?
    这下我傻了,治病救人,治到我自家头上了!我今天也穷到了秦琼卖马的境地,除了一把破口琴还算留下点当年贵少爷的味道外,里里外外也就剩下半麻袋谷子算是我的唯一家产,今日的钱跃君不和你穷农民一样靠下田挣工分过日子?
    “那你父母多少还会寄点钱给你,年终分红时我一定还你",她央求道。看看她一家也可怜,一个农民生了这么大的病,连口糖开水都喝不起。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把自己只有在应急时才能动用的两块钱取了出来。我就知道,借给人钱是做红脸,以后向人讨钱是做白脸,不到家破人亡的份上,是甭想再讨回这两块钱了。

   农忙季节,满地都是打下的稻谷,农民们乘机把家里的鸡全都放了出来。那是在吃队里的粮食!我是队委委员(民兵排长和记工员),负责生产队治安的。我三申五令,就是没人听。
    “我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于是到队里把一盆稻谷浸在农药(六六六粉)里一天一夜,然后吓唬农民:我要把这盆毒稻谷撒在田梗上,哪家的鸡吃了就死!吓唬也不管用,只能真的让农民把这盆稻谷撒到田埂上。
    撒完后我又不安起米,想想那些鸡的主人可都是我的左邻右舍,都是穷得饭都吃不饱的农民。于是又挨门逐户去打招呼,苦求他们千万把自家的鸡给关起来。
    终于,第一只鸡吃了浸过农药的稻谷后光荣倒下了,这才引起了农民们的一片恐慌,个个赶到田里把自家的鸡抓回去。队长家的鸡已经吃下了农药,还颤颤危危没倒下,一家人忙着把鸡的肫剖开,把稻谷取出,然后再用线缝上,鸡居然还能活着一一我看了大为吃惊,怎么农民个个都是熟练的外科医生?
    顾贵珍和她的丈大提着一只死鸡上门了,我想,是找我拚命来了,那时鸡命和人命本来就相差不多。没想到他们很客气,说这只鸡是留给我吃的,因为他们欠我两块钱。
    “这死掉的鸡还能吃?”我不解地问。“没同题,刚死的鸡是能吃的”,他们诚恳地说。
    我端详着这只躺在门槛边的鸡盘算着:鸡吞下浸过农药的稻谷,先进入胃(鸡肫),这时没有毒素出来,可以吃;然后到了肠,开始消化,毒素渗出了,但至少鸡肉还能吃;消化之后毒素进入血液,如果不喝鸡血、仅吃鸡肉,或许还行;然后毒素进入肉体,连鸡肉都不能吃了……但鸡死去的一瞬同,毒素仅进入了血液、还是已经进入了肉体?我深叹自己的医学知识不够,想想毕竟可怕,就怕今天吃下这只鸡,明天我也像这只鸡那样横躺在门槛边上。
    “你病后身体虚弱,需要进补,还是留给自己吃吧”,我只能客气一番。双方谦让来、谦让去,最后还是他们把死鸡给提回去了。
    第二天,我小心地去她家的窗前张望,一家还活着。想想有点后悔,那只鸡还是应当留给我自己吃,我已经几个月没沾上肉味、成了吃草动物了。

    四年前回国探亲,又去了当年插队的地方。见到顾贵珍家的儿子,比我长得还高大。但我不好意思启唇,说你还在地上爬的时候,你妈借我两块钱……直到现在,我那发黄的旧笔记本上还记着:贵珍借我两块钱。

原载德国《欧华导报》2002年

钱跃君篆刻
何处是归程
 ——写在三十岁生日

          昨夜的风,昨夜的雨,
          昨夜河畔一个孤独的你。
                       ——作者手记


望一望这一片荒野连着的一脉秋水,却望不到那夜雾迷漫中的彼岸。

三十岁了,在这生日的夜晚,不想去享受这一圈圈红烛的光晕,更无意去陶醉那疯狂的舞步,只愿踏着碎石漫步在莱茵河畔,迎着微风、细雨和这一片沉沉的夜色。多么匆匆的流年,多么难忘的旅程,在这无月的异国之夜,带着一片怅惘的心绪……哦,十年了,一切是那样的遥远,遥远得就如这一片模糊的山影,笼罩着一个童年的梦和梦中的小路。

一个人静静地漫步在河沿的树荫下,穿着洋装,带着眼镜,任晚风吹拂着我的头发。夜是那样的深沉,昏淡的路灯为我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身影,被那不平坦的小路扭曲得如此弯弯。就在这寂寞的身影里,我似乎又看到了一个十年前的我,一个为了生活而存在、又为了生活而失去的我。

那是在农村一间知青寝室里,我度过了一生中很难忘怀的二十岁生日。桌上一杯土烧,一碗白菜,陪伴我的,只有这微弱的灯光留给我的一孑孤影。高考落选了,从窗外得到的只是一阵阵的冷风和热雨。父母看着我叹息,亲友见了我摇头,我已不再是家中的娇子,而是靠写信向父母讨钱来买米下炊的家里的包袱。生活的压力,精神的压力,一个不满二十的青年,就这样独旅着茫茫的人生。哪里还有我童年时代的天真和笑容,生活留给我的,只有这一片片破碎的梦幻和一条布满野草的人生小路。奋斗,奋斗,除了奋斗哪还有第二种选择……

从此,我成了书海中的苦舟;从此,我成了科学的奴隶。再度高考终于挤进了大学门槛,还来不及去抚摸一下插队时留下的伤痕,又走向了一个个刑场般的考场。

霓虹灯下的夜上海是多么迷人,嫩黄的黄浦江水曾多少回流入我少年的诗行,但少年时代的我已经永远、永远地消失了,迎面而来的,只有阶梯教室里一个不会说话的孤影,和一双被公式和定理搅得滞钝的目光。课堂——食堂——宿舍,机械的生活造就了一个机械的人,机械般的人还不得不为了考试而天天研究机械。有时,我真感到累了,拖着疲乏的病体走进教室。我多么希望能有个歇脚的地方,静静地坐一会,再去唱一曲童年的歌,再去扒在地上打一回弹子,玩一玩我心爱的小蟋蟀。哪怕能给我片刻,让我沉浸在童年无限美好的回忆里。惊心的上课铃声却总要把我从梦幻中推醒,把我再赶向那X和Y堆成的海洋。

好不容易挨过了大学生涯,又是一阵日拚夜熬,终于提上行李奔向异国。多少人羡慕,多少人嫉妒,那是奋斗的硕果,却不是奋斗的滋味。如今十年了,整整十年了,不看电影、电视,不读小说、诗歌,日夜追求着一个虚无飘渺的梦,失去的,却是整整十年的青春。

时间象流水,不,是毒箭,刺透着我的心。在这茫茫的夜晚, 在这静静的莱茵河畔, 我在寻觅着一个童年的我。沉重的梦幻还在引着我走向一个更深的黑海,让我再去为她付出那残留的十年、二十年青春。在这一片朦胧的微光里,我突然感到了生活的茫然。是为了追求这个梦,还是为了煎熬这梦的追求。

夜雾迷漫了静静的莱茵河水,没有月光,没有星火,河沿路旁只有一个孤独的我。昏暗的路灯还在照着那段尚未走完的路,疲惫的身躯却在路上躺下了一条沉沉的身影。好象还在走,好象在梦中……

      茫茫云雾里奋飞的病鸟
      无边黑海上飘落的孤帆……
           划呀
               划呀
      哪里是边
            哪里是岸
                  哪里是歇脚的港湾
     划呀
            划……

一九八九年一月钱跃君记于德国波鸿城

(原载于留德学人文化杂志《莱茵通信》1989年第1期)

------------------------------------------------------
故   乡钱跃君:雁南飞(水彩画)

         云横秦岭家何在
         雪拥蓝关马不前
                   ——韩愈

爸爸总说想到老家去一次,多少年了。姐妹都要上班,我又在国外学习,爸爸从战争年代留下的严重眼疾又无法单行。没想到爸爸去年一下失明了一只眼睛,医生说另一只也难保。这次我回国探亲,无论如何也要陪爸爸去一次老家。

那已是夏暮了,渡船慢慢地驶进了江边码头,前面正是一片苏北平原。我俩站在甲板上,爸爸拄着拐杖急切地望着江岸,嫩黄的扬子江水,泥土堆成的江边小码头,多少年梦里的小街、石桥,和那山风带来的北山的果味,如今又呈现在一个远别你五十个春秋的游子面前。母亲的慈容,父亲的书屋,还有那多少儿时的回忆,一下子涌上心来。

可算得上“少小离家老大回”了,那还是在抗战前夕,爸爸正在祖父执教的私塾里念书,战争爆发了。听到扬子江上“突突”的日本军舰声,哪个中国人还能静下心来去背《论语》、《孟子》。就这样,当全家还在熟睡的时候,他穿着一身单衣,手上提着一双黑布鞋,轻轻地离开了家门。告别了他的故乡,告别了他的童年。

从此,十几年的光阴在炮火和子弹中穿过;从此,又是四十多年的岁月在这无止无息的政治风雨中飘摇。如今他老了,他自己也感觉老了,疲惫地走完了五十多年的路,又回到了自己的故土。

一阵喧哗声,轮船靠岸了,爸爸想了多少年的老家——仪徵十二圩镇终于呈现在他的眼前。我赶紧背上行李、扶着爸爸走下甲板。沿大路走不多远,前面就是一条小街。再往哪去呢?离家这么多年,老家的亲友都没了。

“小君,就找个简单的客栈住下吧!”爸爸只好对我说,“这次来,主要是来看看你老家,看看你爷爷、奶奶的墓”。

爸爸的心情多少有点沉重,我也不便多说。其实说是老家,除了这片故乡的山水,根本就没有家了。

办完旅店手续,爸爸就急着要去寻找他当年离家前住宅的遗址。

我们又来到了长江边上,那是一条长江支流,随着岁月沧桑,尽管山河依旧,但已不再有唐诗中古真州的诗情画意了。沿江边除了一条泥路外,就是些野草。爸爸无论如何也辨不出哪一段是原来我家住房的遗基,房子已经拆了四、五十年了。问了几个当地人,都说不知道,最后总算找到了一个老十二圩人,那已是个七十开外的老人了,鸵着背,但还算精神。他热心地把我们请进房,坐下。

“老同志,五十年前我就住在这里,您还记得当年的钱家吗?我就是钱家第四个儿子。”爸爸自我介绍说,因为当年的钱家在镇上也算是个大户,可惜现在都空了。
老人端详了半天,好象突然梦醒似的问到:“哦,你就是当年的小四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秀莲的哥哥啊!”

爸爸不禁一怔,忙起身紧紧握住老人颤抖的手:“老二啊,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五十多年。那天夜里,你送你妹妹和我上北山,那时我们才都二十上下的人啊。可惜那次突围时你妹妹受了伤,不幸被姚大队长一伙抓走,死得好惨啊……,您老这些年来过得怎样?”

老人苦苦地摇摇头:“如果她能活下该多好啊!”

爸爸也非常感慨,为了这片土地,多少战友牺牲了,爸爸终算带着满身弹痕,亲眼看到了他们当年为之浴血奋战的今天,还能在这残烛之年,回来看一看自己的故乡。过去我总说爸爸最没用,三十年代就参加抗日,到离休前还只是个科长。爸爸却总是默默地不说话,心里牵挂着死去的战友,他们得到了些什么?

次日凌晨,爸爸想去寻找祖父祖母的墓地,又正好遇上阴雨绵绵。在守墓老人的引路下我们上了北山。走到一片空旷的草地前老人留步了:“这里以前就是你家二位老人的墓地,这么多年来你家也没人来看一下,墓地都平了……”

顺着老人的指向看去,平坦的绿草地上只有几朵嫩黄的小野花,和几只不懂事的蝴蝶飞来飞去。由于战争的炮火和以后的浩劫,一切都空了。

据说当年爸爸出走后,祖母到处打听爸爸的下落,一听到远山的枪声,就会情不自禁地站在窗前呆望很久,很久,哪个父母不牵挂自己的儿女。直到临去世前还在念叨着小四子,小四子。当年的小四子如今已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时代的风雨染白了他的双鬓。那时,他为了祖国而未能留在父母的身旁,如今他老了,当他带着他的儿子远道来探望父母的时候,父母,你们却在哪里?钱跃君:夕阳图(水彩画)

爸爸站在空旷的草地前,心里不禁一阵心酸。缓缓地弯下腰去,抚摸着绿茵茵的草地。半晌才慢慢站起身来对我说:“我们就在这里静静地站一会吧,你奶奶、爷爷看到我们今天来,会高兴的……”。

大地是那样的寂寞,似乎也在回忆着半个世纪来的一幕一幕。

几天的老家逗留,我们又去寻找了祖父当年私塾的遗址,吃了老家有名的豆干和烧饼。饭后到街上走走,爸爸回忆着小街和码头当年的情景,遇上些老一辈的人,谈谈往事和故人。总希望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能让爸爸多回味一些当年的生活,多吮吸些家乡的气息。谁不爱自己的故乡,谁不想自己的爹娘,谁不留恋自己天真可爱的童年,何况爸爸离家又这么久了。

几天的时间匆匆过去了,行期又在眼前,几位老乡都来码头送行。

“老同志啊,离家这么久,下回可要住得长一些啊!”

“年纪大了想开点,常来老家看看,见一面少一面啊!”

老乡们都这样地劝爸爸常来,但爸爸心里明白,这个唯一残存的眼睛还能亮几天,还能几次踏上故乡的土地,看看故乡的人。

我们缓缓地走上江轮,爸爸的心情总很沉重,我也一个劲地劝他不要太悲了,说不定几年后我回国时,他的眼睛还没变化,我们还能再来一次老家。爸爸却总是默默地摇摇头,说他多少年的愿望,今天总算能睁着眼来看过一次自己朝思暮想的老家了。

江轮徐徐地离开码头,爸爸拄着拐杖呆呆地站在甲板上,望着这渐渐远去的江岸,两排老泪漱漱地流了下来。故乡,这次来,就算是你的孩子和你作这一生的告别了,故乡……

插图 钱跃君(水彩画):雁南飞,夕阳图
(原载于留德学人文学杂志《异乡》1986年12月创刊号·2007年10月再录于父亲离世)

阿连德家族



书名:阿连德家族
译者:郭力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题材:社科,看世界
总页数: 235 页(配图)

在德购买联系:郭力(译者)
价格:8,50 欧元(包括德国内邮费)

联系地址: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

内容简介

1973年,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在美国策动的政变中遇害身亡,智得的进步力量遭受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清洗,这就是震惊世界的“智利9•11”。阿连德家族自此四海飘零,天各一方,他的侄女劫后余生,逃出智利,成为风靡欧美的畅销书作家。
阿连德家族是拉丁美洲的尼迪世家,他们不是以财富显赫,而是以卓越的政治才能和伟大的牺牲精神著称。阿连德既是马克思主义者,又是民主主义者,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的对垒中,阿连德试图通过非暴力方式,让智利成为第一个按照民主的、多党制的自由模式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然而,美国的插手干预,断送了这次伟大的实践。
今天,在东西方价值观念严重对峙,世界和平遭到种种威胁的时候,欧美知识分子珍视阿连德的重大价值,“阿连德主义”和阿连德充满悲剧色彩的传奇一生,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作者简介

君特•韦寒尔,记者,作家,现居华盛顿。多年来一直致力南美洲题材的广播专题报道,编写相关的旅游指南。曾与贝塔•苹勒合著出版了《乔治W•布什——美国的转折》一书,引起多方注意。 

------------

目录

序:一个家族和她的浴血传奇

第一章 一个改写历史的家族
1.乱世中成长
2.时势造英雄
3.政治家和“情圣”
4.鬼楼里的亲戚们

第二章 登上总统宝座
1.政坛之路
2.古巴的震荡
3.革命的改良派
4.人民总统
5.流血政变
6.大地回首

第三章 流亡生涯
1.国家代价
2.幸存的女作家
3.回归民主

尾声,支离破碎的家
跋:一个国家和她的面容

附录一:大事年表
附录二:说明

媒体评论

书摘与插图

哭泥青蛙——毛粟子的故事

作    者:    毛粟子
I S B N:    9787504355836
页    数:    356
开    本:    16开
出 版 社:    广播电视   本社特价书
出版日期:    2008-7-1

内容简介

作者生于沈阳,长在北京。1989年赴德国,将来可能会老在那里。小时候常认真地说大话,将来要写一本书。1989年来到德国至今,将来可能会老在那里。平平常常之人,写平平淡淡之事,侃德中两国的琐琐碎碎。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