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法律动态

德国天降星星币:本届政府立法不断

身处德国,人们目前大有处在格林兄弟的“星星币”(Sterntaler)童话世界里的感觉:德国政府和议会借着大党执政的绝对多数,在短时间内通过了一个又一个慈善法律,从63岁提前退休(Rente mit 63),所谓的母亲养老金(Mütterrente)到最近通过最低小时工资(Mindestlohn)等等。从7月份开始,人们的养老金也将普遍上调,原西德和东德分别增加1,67和2,53个百分点。上百亿欧元将年复一年从政府的银库里流向老百姓的钱囊。尽管多数经济专家们警告这些法律对国家财政的后果,以及对经济和就业的负面影响,但三分之二老百姓在民意测验中,都表示欢迎这些法律,认为它们是正确和必要的。

按照这些新法律,一位年满63岁的员工可以退休,而养老金不打任何折扣。条件是,该员工缴纳了45年养老金。在这45年期限中,因为失业而领失业金(Arbeitslosengeld I) 的时间也算数。不过退休前两年的失业时间不算。在此项法律之前,人们目前的正常退休年龄是65岁,如果有人想63岁退休,就不会全数得到已经积攒起来的养老金,而是按照(与65岁相比)每提早一个月、减掉0,3%的方式打折扣。两年的时间相当于7,2%的折扣。与此同时,孩子在1992年以前出生的母亲或父亲们也从7月1日开始,额外得到一个养老金计算点。一个点在前西德相当于每月28,61欧元, 在东德相当于每月26,39欧元。

按照最低小时工资法律,370万所谓低收入者从2015年开始提高工资,最低水平为每小时8,5欧元。有些行业由于特殊情况被允许分步执行,但最晚2017年初必须达到这个水平。总共将有近500万低收入者受益,最低工资将每两年得到一次上调。

目前,小时工资低收入者44%来自农业,36%来自旅馆和餐饮业,还有7%来自金融和保险业。主要职业是肉加工业、理发和面包制作行业及租赁工行业(Zeitarbeit)。法定最低小时工资的引入究竟对就业率有什么影响,即使经济专家们也意见不一。从政府角度来说,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按照德国Ifo经济研究所的分析,最坏情况下近100万人会因此失去工作。考虑到欧盟28个国家中已经有25个国家拥有法定最低工资 (见下图) ,一些国家甚者已经几十年来就有最低小时公司的法定要求。尽管这么多实践和经验,如果还说不清楚法定小时工资对就业的影响,看来影响也不会太大。重要的应该是,如劳工部长纳勒斯(Nahles)所说,这项法律让劳动重新有了尊严。

950万母亲或父亲将受益于母亲养老金的法律。虽然每年为此支出高达60亿欧元左右,普遍意见认为有必要。与此相比,对63岁退休法律的批评要尖锐得多。对经济界和企业雇主来说,这一政策大错特错。德国明明面临着人口老龄化问题,企业面临专业劳动力短缺的问题,通过这一政策,政府却鼓励很多员工提前退休,使劳动力短缺现象更加严重。这项法律从7月份开始执行,据说法律还没通过就有上万人提出退休申请。政府制定这项法律的初衷是,让那些从事体力活的人如泥瓦工,流水线上的工作人员等,不需等到身体已经垮掉才能正常退休。事实上,受益于这一政策的不仅是苦力工人,很多是职员和技术工作人员。无论如何,这项政策与欧洲其它一些国家提高退休年龄的趋势反向行驶,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瓦解了施罗德总理政府所引入的67岁退休政策。与此同时,民意测验表明,支持这些法律的人占大多数。

事实上,鉴于德国的经济形势,德国员工和老百姓确实需要增加收入。在过去十多年内,企业盈利收入大大增加,企业家们和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收入也猛涨,只是近两年才有所抑制。政府的税收收入也超比例增长。根据德国纳税人组织的数字,与2010年相比,德国工资所得税收入2014年增加了540亿欧元,相当于提高34%,而同期内工资本身仅增长16,4%。德国的经济火车头动力十足,出口产品价格竞争力十分强。

企业雇主也知道这是因为工资缓慢增长、退休年龄提高、社会救济条件苛刻的结果。没人否认,贫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但每个试图缩小差距的努力,不论政府立法还是工会提高工资要求,都马上得到影响就业、阻碍经济增长、损害产品出口能力的警告。新的立法不仅缩小了贫富之间的差距,也不可避免地缩小和欧洲其它危机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差距。

一些国家也认为,德国应该减少一些出口,而增加国内消费。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这些愿望的同时,让自己的老百姓收入有所增加,社会福利得到提高,并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与其自己节俭律己,却拿出高达千亿欧元来支持危机国家的财政,为什么不能自己放慢一点增长的速度呢?

从这一角度来看,这些法律的唯一缺点是,只有一部分人受益。尽管如此,没有这一部分,就没有下一部分。德国被人说破了嘴唇的“冷漠渐进”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只要政府的方向是对的,这个问题肯定有一天会得到解决。当“底层”的问题解决后,“普通收入阶层”也更可能减少税收的负担。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