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法律动态

早年出国华人华侨正当退休待遇申诉摘录集(美国)

制定符合人道精神的华人华侨养老政策

我出国是经学校人事处审查、认定满足了服务年限才获批准的。1992年2月我收到的是给予我按自动离职处理的通知。

按中国退休养老法规定,我有几十年“视为缴费”的工龄,理应享受到退休养老金。想不到一个“自动离职”的管理手段会断送我养老生存的来源。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制定符合人道主义精神的政策法规,免除不平等、不公正的规定,让海外华人华侨也享受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自动离职”不能断了一个人老后生存之路

相当一段时间里,我们中的不少同胞不辞辛苦,在中国到处奔波,吃尽了“闭门羹”,在国内的退休养老金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被原单位、地方和国务院相关部门当作皮球踢来踢去。有关机构、相关的办事人员经常这样回答我们:“你们出国捞够了,还要回过头来捞。”

其实,海外华人华侨年老后只能在居住国领到缴纳了养老保险部分的养老金。我们大多在人到中年才出国,缴费年数少,领到的养老金自然就少,靠这些养老金无法安度晚年。还有一种说法是:我们不在国内,就没有领取养老金的资格。可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选择国籍和居住地的自由。养老保险是反映一个人对国家做出的贡献和缴纳养老保险的程度,与国籍无关。

一个管理手段或者一个行政手段不应该断了一个人的老后生存之路。自动离职,充其量地说,是个人同单位之间的纠纷。撇开单位处理的合理合法性,“自动离职”处理是管理手段,不是行政处分手段。即使是行政处分手段,再重也不能把人的生路给断了。

你们为国献身 国家会养你们一辈子

1972年我从中学走进省体工队的大门,未满16岁。赫赫有名的中国女排就是从那时起开始走向世界的。我们不为名,不为利,顽强拼搏,为国争光。领导多次说,你们为中国排球事业献身,国家会养你们一辈子。

由于我年轻时为了排球事业体力和精力的极大付出,现在年老体衰多病,却要为养老金四处奔找。我找我的权利,找那个排球,找逝去的灿烂青春。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需要找回属于自己的养老待遇。我们现在已经超过退休年龄,希望原单位能协力帮助我们,争取到我们应得的养老金。我们海外华人华侨期待人大立法提案,希望中国政府能尽快解决我们的退休权益问题。

包青天你在哪里

提起包青天——包公,恐怕无人不晓。虽然他早已不在,但关于他的美谈流芳千古,至今让人们怀念。

我是八十年代末自费出国留学的。当我拿到博士学位时已年近半百,国内对我这样的夕阳红已不感兴趣了,三十几岁的博士才受欢迎。我茫然了。我现在已经六十多岁。几年前我回原单位办理退休,被告知已给按“自动离职”处理了。我愤慨,既没有收到单位的通知,又没有有关告示,怎可以把为国为民工作几十年的职工就这么给处理了?!

国务院关于退休职工的通知曾指出:“对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做出了应有贡献的干部、工人,妥善安排他们的生活,使他们愉快地度过晚年,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具体体现。”“符合全民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个党政机关、群众团体的干部,连续工龄满15年的应该每月按标准发给退休金,直至去世为止。”我们在中国度过了大半辈子,为国家工作了十几甚至几十年。且不说我们现在哪个国家居住,是否加入了外国国籍,只要我们曾经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过贡献,那么就有权利得到这个国家的养老保险。资本主义国家是这样,社会主义国家就更不应该例外!

要求按照在国内工作年限领取相应的养老金

我出国之前已经在中国工作了十九年。在我到了退休年龄后,曾回国办理退休养老金手续,而原单位不愿承担任何责任。

1998年中国国务院侨办在机构改革中确定的该办主要职责是:“研究拟定侨务工作的方针、政策、法规,并负责监督检查贯彻执行情况,制定侨务工作发展规划;审核地方有关侨务工作的政策,研究提出华侨、华人工作的方针建议,保护华侨的正当权益,研究开展华侨华人及其社团工作;……依法保护归侨、侨眷的合法权益和华侨、华人在国内的合法权益;……”因此,国务院侨办应该积极负责地解决我们在中国的退休养老待遇所遇到的有关问题。

依国际惯例得到我们应得的三十年工龄待遇

我们夫妇在中国生活了近50年,有30个青春华年是在中国一个最重要的科研单位度过的。我们工作的目标是减少地震对人身和财产设备的伤害。上世纪60-70年代在云南发生强烈地震时,我丈夫奔赴灾区,不惧风险实地考察,并高质量地完成了建造研究地震发生的内在机理的高温高压设备的任务。我们夫妇还对地震过程研究作出长远考虑,为国家地震局编写长期科研规划作出了贡献,历史正在并将继续证明当时这些建议的正确性。我们曾多次获得当年优秀科研成果奖;参加全国科技大会并获奖状;被推选为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并且获得多次出国机会。我们科研工作的深度和广度受到国内外同行的认证。我们先后到美、法、意、德进行过学术交流,这些也为编写国家地震局长期科研规划建立了基础。

由于我们的科研工作属于开创性的探索,从深远的角度来考虑地震预报,从而造成申请研究经费的困难,特别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这种困难造成我们不得不选择暂时留在美国工作。接下来不久,我们就接到“被解除公职”的通知,住房也被没收,与单位的联系逐渐被切断。我们虽然多次问询,但得到的回答都是“等待文件”。

转眼我们已近暮年,考虑魂归故土,争取最后一刻做一点利国利民之事。可是又觉得无法安排……我们期望中国政府能依照国际惯例,制定完善华人华侨的退休待遇政策和法规,使我们得到应得的三十年工龄的退休待遇。

希望在我们有生之年等到解决的那一天

我先后在中科院三个研究所工作了25年。参加的大多是国防任务或国家重点科研项目。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为了国家的国防和科研事业,貢献了自己的青春,从未计较过个人得失。出国前我的工资是62元,在所参加的那么多得奖项目中,我只得过100元奖金。

2010年我曾借回国之际去过中科院院部,问过是否可以补交一些钱,办理退休。得到的回答是:“我们没有收到这样的文件,况且你是自动离职的,而且入了美国籍。”总之,不行!我来美国时已年近50岁。作为访问学者和在一些小公司工作,工资很低,又没有医疗保险。现在,没有了工作后,只靠几百美元一个月的社会安全金生活。加之年老了,年轻时的各种伤病和在美国1992年一场大车祸中,落下的毛病,实已陷入贫病相交的困境中。想回中国,但是没有基本的医疗保险,无法回去。希望中国新一代领导人能听到我们的声音,重新审查、修改、制定相关的法令,帮我们解决困境,使我们也能老有所依。希望能在我们有生之年,等到解决的那一天。

我的工作成果得到了国家认可   却得不到合理合法的退休权益

在中国服务期间,尽管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又处于文革时期被称为“臭老九”的年代,我仍然带领课题组的同事勤奋工作,不计报酬。除了每月的固定工资外,没有任何其他收入,也从来没有计较任何物质或金钱的奖励。我在中国的工作成果促进了我国生产力的发展,而且得到国家的认可。可是,作为一个曾经是中国公民的合法合理的退休权益,至今却仍被吊销中。

2008年我走访了上海地方的社会劳动保障局。由于出国时被注销了当地户口,所以没有了中国身份证件。他们回答说:“政策没有规定外籍人士可以补办退休手续”。走访了上海市的社保部门,他们说:当初你没有登记,现在你是非中国公民,没有政策规定可以为你补办登记手续。本人要求,在认定我出国前曾是中国公民时的工龄与权益的基础上,按照中国社保制度的规定,一视同仁,公平合理地评审本人是否可以获得相应的养老退休待遇。

子女们表示无法理解和难以接受    中国政府拒给父辈们办理退休手续

在美国的20多年时间里,从我所接触到的华人中,他们都十分注重对自己子女的教育培养。就我所担任的南佛州两个中文学校的班级里,他们的子女绝大部分考上了美国的有名大学,其中有一位还考上了哈佛大学法律系。这些子女们都比他们的父辈具有更高的专业背景和事业成就,也都以不同方式报效着祖国。然而,每当我们与他们谈起他们的父辈们曾经在祖国不计报酬地辛勤工作、如今却被政府不顾历史事实、以种种借口否定了他们父辈们的合理退休权益时,他们总表示无法理解和难以接受。

我恳请有关领导,请你们全面地,前瞻性地思考一下,目前对待我们这一特殊年代下产生的特殊群体的不合理做法,将在下一代的华人华侨中会产生什么样的负面影响。

退休养老权益是没有国界之分的

我人近中年出国,到美国后多年奋斗拿到博士学位。但工龄短,退休金和社会保险金都有限,此生不得不“活到老,工作到老了”。根据中国各种退休政策规定,我已经符合退休养老条件,却得不到申请的机会和权利,户口、国籍、档案、单位,一道道障碍拒我在合法权益之外。

中国国籍法和国际人权公约都申明公民有迁徙的自由;根据国际社会公理,取得他国国籍、定居国外并不等于国家可以取消原公民的私人财产(像房产、存款、退休金等),国家仍然有义务对原公民应有的权益给予履行和保护。退休养老权益是没有国界的。文明国家不会因户籍、国籍为借口限制原公民享受他们应得的退休权利。

当年为中国辛苦工作25年   如今耄耋老人身陷中风之床

我于1985年6月自费公派至美国作为访问学者工作。 离开中国后,我仍积极关心母校及国家科学研究的进展,及时与国内交流信息。我还积极促进中美两国科技交流,安排和接待了三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及多名教授访美。

我自1960年起作为予备教师到87年离校,辛辛苦苦为国家工作了27个年头。如今我已进入耄耋之年,且中风半身不遂,急需资金以补医药及养老之不足。如能办理国内退休,当衷心感谢。

在华勤奋三十年“无钱”退休供养老

我自1959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高校勤奋任教。出国后平均每二年都回国与原工作科系同事交流国内外进展,帮助介绍国内大学面向香港办学,介绍若干师资前来美国学术会议交流等。

办理在中国退休养老待遇所遇到的问题:当时暨南大学人事处的回答是:国务院侨办没给钱,不能办理退休养老手续。后我与妻子曾为此向国务院侨办申述,写过一封长信,可惜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我没有熟人,又不会搞关系。我十分感叹,真是:在华勤奋三十年,一句“无钱”供养老。希望中国政府制定人性化的合理政策,尽快解决在华工龄应给的退休养老待遇问题。我已年近八旬,请让我余生能听到解决佳音,不要让我对此遗憾终生。

国家应当给予相应的退休福利

我们提出申诉,一方面因为作为受过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育和实践的一代,知道我们当年的低工资政策是因为国家把医疗、教育、退休福利一大块都存留了。因此,我们没有得到我们全部应有的劳动报酬。另外,我们这些人出国时年龄都已比较大了。虽在美国奋力拼搏,毕竟起步太晚,积累养老金的时间有限,这也是我们关心国内那一部分养老福利的原因。第三,我们这些人老了,不再被看作科技精英,但我们下一代应该说在美国是优秀的一代。他们的学业和成就远超过其他族裔的孩子,只要看一看美国总统奖、英特尔奖等获奖孩子的名单,看一看每年被美国名校录取的名单就能明白:下一代华侨华裔正是国家期待的团结目标!国家对待我们老一代养老退休福利的态度的决策,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下一代华裔青年对祖籍国的观感和认识。

建立公平的国家管理退休金体制

我在2012至2013年期间多次写信给原单位,并在2013年走访总院干部处。没有得到书面答复。口头答复是:“作自动离职处理,没有退休金”,“没有政策,没有经费来源”。也有个人告诉我,已经过了领退休金年龄,不能再办理。 到过东城区劳动争议调解办公室,答复是,事业单位不属于该处调解范围。2014年4月给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写信,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加拿大政府只负责发放我在加拿大工作期间的退休金,不能对我在中国工作的18年期间负责。我在加拿大工作的20年的退休金只有正常终生全时工作应领数额的三分之一。

中国应该参照国际上所有工业化国家的退休金政策惯例,退休金只和工龄及开始领取时间有关系。退休金不是诺贝尔奖金要特殊贡献,也不是老人福利金要居民身份和贫困证明。过了设定领取退休金时间领取,数额增加;提前领取,数额减少。我在国内曾听到“过期作废”的说法,没有道理。中国应该参加国际退休金和福利金信息系统,以确保对个人和国家都公平。

人生能有几个30年和26年的工龄

我今年74岁,原是北京一所中学的教导主任,1988年出国,在中国工龄30年。妻子71岁,原是北京一所医院的检验技师,1986年出国,在中国工龄26年。我们曾几次到北京办理退休养老手续,都没有得到解决。人生能有几个30年和26年工龄?我们多半生的精力和工作成果都贡献给了中国,却没有得到应得的回报,令人心寒!

中国的事情会办得越来越好

从网上看到你们“海外华人华侨要求维护在国内退休权益”的文章,非常振奋和感动。终于有人牵头去争取这应得的合法权益了。在海外多年的游子,不管其滞留它乡多久,身上流的总归是中国人的血脉,心灵深处关心的还是祖(籍)国的强盛。在报纸上、网络上如果看到或听到一些对中国的负面报道,就如同自己的母亲在被人非议,是那样地无法容忍。因为内心会痛,因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海外侨胞实际上是一支不可忽略的海外护卫队,是祖国母亲储存在“世界银行”的一份“财富”、一种“珍宝”。

改革开放以后的三十年,有不少学生、学者离乡背井,出国闯荡,足迹遍及五大洲四大洋。这是我们祖国强盛的一种表现。三十年光阴荏苒过,现在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有那种离家日久思家切的感觉,落叶想归根。这就牵涉到争取维护在中国国内退休的合法权益的议题。这虽然是在讨论退休金、即“钱”的问题,但实际上不仅仅只是“钱”的事情,还关系到“情”的问题。也就是归属感和认同感的问题。毫不夸张地说,也是涉及到中国的国家形象。

游子回家,祖国母亲一定会给他们打扫一间房屋,收拾一片庭院。但是我们在外多年,毕竟缺少在床前的孝心侍奉,忐忑的游子不敢奢望母亲的偏爱,只是要求按中国现行的法规和国际惯例,按照在国内的工龄(这是代表我们离家前对祖国的贡献,相信不应该被抹杀),发放予我们在中国应得的那份退休金,让我们有可能和机会找到“回家的路”。

祖国母亲强大,海外的炎黄子孙非常高兴!我们希望,也相信中国的事情会办得越来越好!

“诉求在中国退休权益德国华人华侨协会”供稿。联系信箱:该 Email 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