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法律动态

华侨群体应得到养老

80、90年代初中国退休养老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以至空白,对曾在中国工作过十几、甚至几十年的出国老职工没有规范和履行公正的离职退休程序,致使他们符合各法的规定也无法享受到应有的退休养老待遇。其原因是什么?是以下的重重障碍使他们承受着不公正的处理和对待。

制度与政策的障碍

为了解决在中国的退休养老待遇,这个群体的每个人都要从找原单位开始,由下而上,上面又推到下,谁都说解决不了,没有规范和政策。两年来这个群体的各协会共计向中国近八十多个部门﹑两会代表、专家学者反映、诉求。不是置之不理,就是球踢过来传过去。体制﹑制度和政策的限制,使得最终也不知应该由谁来主管解决他们的问题。对办理时的重重障碍,有后门就可以敞行无阻,有人才能办得成事。但剩下的没有关系、没有门路的人,按照正规手续就领取不到退休养老金。中央有政策,执政部门有对策。有钱有权人可以在政策与对策之间想计策,无钱无权人只能束手无策。上边没有规范,下边就会想出办法。有门路的人可以钻空子受益,没门路的人只能因为规范不公平而遭受损害。上述许多有效可行的做法就是在主办人员指导下进行、蔓延开来的。主管部门对这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促使走后门、行贿受贿盛行,助长了歪风邪气。

档案与单位的障碍

中国现行体制,按照国家的相关政策规定,职工在到达法定退休年龄后,到社保有关部门办理退休审批手续时需要提交个人档案,对出生年月、参加工作时间、缴费年限、退休时间等进行审查核实。没有档案则无法办理退休,领取养老金将无从说起。这与其他国家不同,在中国没有个人档案就不能享受社会保障。这个群体档案的管理处于混乱和不统一的状态。在他们出国的年代,除了公派人员外,出国似乎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许多人都是在经受冷眼偏见﹑各种刁难才离开了原单位,再回去要档案的难处就可想而知了。为了寻找档案,踏破铁鞋、费尽口舌还是次要,因为即便找到也不是简单地就可以调出。就是同意调出,也还会遇到拒绝接收的尴尬。

离职与工龄的障碍

找到档案,如果没有超过参保补交的规定年龄及期限,可将档案调存人才中心。但是档案中自动离职﹑一次性离职费、清保的纪录,则会判处补缴参保的死刑。

自动离职:这个群体在出国时,希望办理辞职手续,却以没有规范为由不予办理辞职。他们在国外期间,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以“自动离职”被除了名,处理结果,如本人不主动询问,至今尚无从知晓。他们被原工作单位单方以“自动离职”除名,不仅没有发给离职费,连出国前的连续工龄也不可视同缴费年限。“自动离职”轻而易举地,使他们曾在中国已具有的工龄的历史事实消失,丧失了人格的尊严。

一次性离职费:劳部发[1995]262号《关于不得对企业离退休人员采取一次性结算离退休金的通知》规定:“对于达到国家法定退休年龄、缴费年限(含视同缴费年限)达到规定年限(如10年或15年)的人员,必须按规定按月支付其养老金,不得采取一次性结算退休(退职)金的办法。”“采取一次性结算离退休金的办法,必须立即纠正。”即对出国定居职工“发给一次性离职费”来买断工龄,终止社会保险关系,也是不符合规定的。然而[1983]侨政会字007号文件“发给一次性离职费”的规定,却是无法得到合法退休待遇的障碍之一。

强制退保:这个群体的一部分人在办理出国定居手续时,原单位通知须到社保结算。当问及这笔钱如何处理时,社保只告知“可带走可留下”,没有书面说明,领款单上也没有款项发生起止日期的明确记载。事过多年才知道,“带走”就等于清退,就等于把在中国几十年的视同缴费年限(工龄)全部清零。本已符合领取基本养老金的条件一瞬被清光,再想补缴参保也成为不可能。执政机关隐瞒政策规定,不给百姓以知情权。当当事人就此向原所在地的社保提出诉讼时,社保的回答却是:“当时对出国定居就是清退政策,社保的做法并无不妥之处”。即认同对出国人员采取“强制退保”的做法。执政机关如此不负责任,致使华人华侨受到了极大损失。

户口与国籍的障碍

这个群体最初出国时,按规定要求必须注销户口。此项规定日后带来的致命障碍是谁也未能预计到的。办理参保补缴手续规定必须要有当地户口及身份证。近年一些地区没有加入外国国籍的海外华侨,虽可在原住所恢复已注销的户口,但持有外国永住签证或原住所无亲属的中国籍华侨也无法解决户口问题。特别是对那些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做过贡献、因出国而未分到社会主义制度福利分房一片砖瓦﹑没有住所的华人华侨,就更是不可能的了。许多人从有中国国籍、没有中国户口,到加入外国国籍上不了户口。最让这个群体难以接受的是,“加入外国籍则不能办理”的说法。虽然文件上没有明文规定,但在各经办窗口都异口同声地“不可以!”

年龄与期限的障碍

这个群体穿梭两国,从50岁开始咨询訴求到60、70多岁,紧追慢赶也跟不上中国的大转型。前述一道道坚固的障碍阻挡着,他们用尽各种方式诉求﹑申诉﹑提案,问题丝毫没有得到解决。但时光却在流逝,黑发已变成了白发。又给他们增添了“年龄与期限”的障碍。

政府多次出台一次性参保补缴措施,没有一次针对海外华人华侨具体情况给予政策。造成年龄超过、期限超过的責任不是他们。他们应有知情权,但退休养老的有关政策和期限没有单位和主管部门通知他们。他们早已超过了退休年龄无处领取退休养老待遇的经济、精神损失应该由谁来负责?采取行政措施、做出重大决策都要合乎法律。这个群体在中国退休养老的历史遗留问题,是因为出国时中国退休养老﹑社会保障制度及各项法律不健全以至空白,对他们没有规范和履行公正的离职退休程序所造成。在新的保险法制定时仍无视他们。不曾考虑他们的并轨衔接,导致出档案﹑单位﹑离职﹑工龄﹑户口﹑国籍﹑年龄﹑期限等重重障碍。

法治的新体系在中国逐步建立。如果确实做到“充分保障公民权利、提升公共决策绩效、建设和谐社会、维持国家长治久安”,“依法执政,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全社会共同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如果各级领导具有“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如果制定法律规范的指导思想是“从国本法律观回归人本法律观”,把“已习惯的行政思维、领导思维、管理思维”转变为逻辑推理的法治思维;这个由于历史国情﹑思想意识﹑旧式逻辑﹑规范欠缺﹑法律空白等条件限制所产生的华人华侨群体在中国退休养老待遇的历史遗留问题,就一定不难解决。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