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法律动态

同性恋法律地位的争议

“婚姻属于所有人”(Ehe für alle)——不仅属于男女之间,也属于同性别之间。这似乎是一个时代趋势,但各个国家中情况不同。过去,人们将同性恋者视作道德败坏,几乎可以归入犯罪行为,早在1871年的普鲁士就立法将被判刑或罚款,更奢谈同性恋的婚姻要得到法律的保护。后来德国社民党和绿党当执政期间通过法律,不得再歧视同性恋者,才使同性恋者至少在法律上不再受到歧视,但在社会上依旧多少有歧视性。

不歧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与异性婚姻同等对待,例如在税务上,遗产继承上,退休金上。这里的法律争议是德国宪法第六条中对于“伴侣”的定义,通常被解释为一夫一妻,因此2001年的社民党、绿党执政制定的“伴侣法”(Lebens-partnerschaftgesetz),异性伴侣以“民事结合”的名义得以享有减税、保险、继承等权利。但如果一方是公务员,则另一方还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享受到所有待遇,因为公务员与国家的关系,是建立在公法、而不是私法基础上。尽管也受到欧盟的指责,但还没有作较大改动。

近年遇到的争议是,同性恋婚姻者,因为同性,所以生理上不可能生育孩子,所以想要孩子的同性恋家庭希望能领养孩子。这就引起了争议,因为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是否会对孩子的生长有负面影响——说白了,社会上还是没有完全接受同性恋家庭。除此之外,立专法所涉及的歧视问题与司法解释模糊地带,也一直是为人诟病的地方。

经历议会内外多年的争议,社会民主党、绿党等主张将同性恋家庭完全平等于异性恋家庭,而基督教民主党从基督教义出发,认为同性恋家庭毕竟不是正常的家庭。今年德国大选在即,基督教民主党深感选票压力,而且也看到这是大势所趋,所以总理默克尔在一次电视对谭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认为同性恋家庭问题可以讨论,必要时可以打破党派界限进行议会投票。社民党闻讯后,要求赶在今年议会暑期停止活动之前,就对此问题进行投票。果然,6月30日进行了投票。623名议员中,393人投赞成票,226人投反对票,另有4人弃权——德国议会终于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平等法,成为一个“历史性决定”。

默克尔尽管同意讨论投票,但她在表决中投了反对票,投票结束后她表示:“对我来说,《基本法》中规定的婚姻只限于男性和女性,《基本法》第六条只保护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婚姻。”默克尔过后解释自己的心路历程说:“这是一个漫长而紧张、但在情感上容易受到触动的讨论,对我本人来说同样如此。因此我希望,这个最终决定不仅能使不同立场的人互相尊重,也能够借此推动社会的和平团结。”

德国社民党秘书长巴尔利称,这是“爱的胜利”,德国变得“更加现代了”,两个相爱的且彼此承担责任的人值得大家尊重和国家支持。绿党福尔克•贝克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潸然泪下,称这是“民主的胜利”,他表示:“这真的是一次完全的胜利,因为意味着社会的和平与融洽。”

提出草案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对社会民主党大多数议员投了反对票感到失望。而在野党绿党和左翼党派一直对同性恋婚姻持支持态度。

婚姻平权日益受到各国重视,包括阿根廷、南非、美国等,已有22国通过了婚姻平等法案。根据德国联邦反歧视局在今年1月所做的民调显示,有83%的德国人民倾向赞同“婚姻属于所有人”的理念,甚至在基督教民主党的选民中都高达70%。芬兰是今年最新一个落实婚姻平权的国家,比利时、丹麦、法国、冰岛、卢森堡、荷兰、挪威、葡萄牙、西班牙、瑞典、英国部分地区也都早已落实,甚至就连保守的天主教国家爱尔兰都在2015年以公投方式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令一向自诩司法楷模的德国不禁汗颜。

题图:德国前外长Westerwelle(左)就是同性恋者,名人中还包含法国巴黎市市长、德国柏林市市长等。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