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法律动态

德国议会修改外国人法

waiguorenfa

为了加强外国人在欧盟的法律地位,欧洲议会先后推出两项法律建议,要求欧盟各国对受到国际法保护的人(政治庇护者)及在该国工作的外国人,要给予更多的保护。欧盟各国必须按照这一精神,修改各国外国人法。德国借这次机会,对德国外国人法又作了超出欧洲议会建议的更多修改,新法律草案于五月下旬在德国议会初读并通过(17/13536)。

纵观新修改的法律,有变好,例如因夫妻团聚(配偶)或家庭团聚(子女)来德,则无论这位在德外国人持什么签证,也无论来德团聚的配偶是否接受过职业教育,来德后,立即就可以获得劳工许可。但新法更多的是变坏,最大的焦点是对外国人的语言要求,从而引来议会反对党及
社会各团体的不满。

想要获得长期居留,根据原来法律§28 (1) S.2 AufenthG,要求申请人具有简单的(einfach)德语能力,而现在却要求有足够的(ausreichend)德语能力。这对许多原来受基础教育较少或年纪较大的外国人来说,加重了获得长期居留的困难。但另

一方面,对受过高等教育hoch-qualifiziert,§19)或独立执业者(§21),却反而没有任何德语要求,这是说不通的。

来德家庭团聚的外国人,即使满足了所有条件,还必须在来德之前就学习德语,获得德国有关机构的德语确认,才能来德家庭团聚。这在很多情况下、在很多国家显然很难。这样学习要花费许多学费,并不是所有人都具有这样的经济条件和精力条件,可以在这样的德语学校就读,有些地区甚

至根本没有这样的学校或学习条件。很多外国人因为这样的语言限制,结果来德家庭团聚变得遥遥无期,这从另一方面又是违背了德国宪法对家庭和夫妻的保护。

因为议会中及社会上对这点反响较大,政府代表只能泛泛解释说,这样做可以让来德者尽快融入到德国社会,融入到劳工市场和文化生活。尤其是,在许多国家存在着强迫婚姻现象,通过让这些妻子先学习德语,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强迫婚姻现象。政府曾召集德国驻外歌德语言学校的校长

们座谈,他们也普遍认为这是一个方法。至于学习德语的条件,应当都能具备,至少在德国之声广播电台上,还有免费的德语教学。

反对党却认为这完全不是理由,他们来德后学习德语的条件更好,花费更小,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先来德国、然后补习?至于强制婚姻问题,这些妇女来德后,如果是强制婚姻,马上就可以在德国离婚,靠在本国德语考试能制止强制婚姻现象?德国政府这样的做法,其实是间接地歧视来自社会

阶层较低、财产较少、受教育较少的外国人,违背宪法规定的平等原则。

甚至对同样德国人的外国人配偶来德夫妻团聚,也作了不同的语言限制:配偶是欧盟其它国家的公民,或尽管出生于欧盟之外,但已经在欧盟其它国家生活,然后再转到德国,则对他们没有德语要求,因为这可以适用欧盟法。而直接来自欧盟以外国家的配偶,却有语言要求。这样的政策显然

有歧视欧盟之外外国人之嫌。

在外国人法的实施上也作了对外国人不利的修改。例如在外国人入境时,如果边境发现护照或签证作假,边境就可以将违法者扣留并遣送出境。但如果护照与签证都是真的,只是在申请签证时说的来德目的与实际来德目的不符,按照法律,该签证也是无效。以前是移民局负责审核:如果怀疑

并确认该外国的签证目的与实际目的不符,则可以取缔已经发放的签证。如果该外国人不服,可以到行政法院起诉,败诉后该签证方为无效。而新修改的法律§14 (1) Nr.2a AufenthG-E,却将对这一情况的审核权移交给边防警察。按照政府的解释,是为了减轻移民局的工作

负担。但这样的审核往往是有争议的,过程复杂,所需要的外国人法知识不是通常边防警都可能具备的。怎么能在入境的一瞬间,由边防警察来简单审核?如果边防警只是通过问话,单方面认为该外国人的入境签证目的与实际入境目的不符,马上就可以将当事人遣送出境,当事人连到法庭申

诉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尽管形式上他可以回到自己国家后,再通过人到德国向德国政府起诉。

欧盟本来是出于好意给外国人多一分保护,所以要求各国改善法律,但在各国的政治现实中,却往往适得其反。议会反对党社民党与绿党联合也向议会提出自己的法律草案,左翼党独自提出另一份草案,都被议会拒绝。只有执政党基民盟与自民党提出的法律草案才获得了议会初读通过,而且

二读、三读也一定会通过。但法律必须获得联邦参议院确认,这就不是这么简单了,那里并不是执政党占多席。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