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中国制造遇瓶颈 设计新颖遭没收

einkauf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在全世界备受欢迎,华商经营的小型百货超市在欧洲各国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大街小巷。在西班牙,这样的小超市人们管它叫“百元店”。百元的名称来自西班牙旧货币比塞塔,原先的小商品均为一百比塞塔一个(等于现今0,6欧元)。尽管已经进入了欧元时代,但无论是西班牙人还是外国移民还是保留着原先“百元店”的称呼。

“百元店”始与十年前,当时百元店均有西班牙人经营,包括大型批发仓库。那时百元店的货物70%为西班牙制造,30%来自中国,进口商均为西班牙人。自2005年开始,旅西华商瞅准了经营百元店的优势后,便一拥而上地争抢开张百元店。接着一些资金雄厚的华商便把西班牙人的批发商铺以一天吃一家的速度吃掉然后盘进。

如今的西班牙,只要是百元店,就是中国人经营;只要大型批发铺,也是中国人站台。由于浙江义乌小商品城的崛起,更让华商打通进与出的渠道,又是浙江人同乡联手打造,形成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自然优势。西班牙商人在百元店的这一仗中被打得落花流水,尽管这些残兵败将牢骚多多,怨恨满腹也无可奈何。不少商家、协会曾多次上书要求政府,恳求市长对中国货的大肆进口予以限制,请市长给西班牙人自己留口饭吃。但政府始终无法出台法令予以限制,只能在货物“标准、要求”等方面加以严格管制以达到“限制”目的。


取消外国人家庭团聚的语言关卡

yan_yu自从2007年8月根据欧盟条例修改外国人法,来德家庭团聚的外国人必须掌握一定的德语能力,于是德语成为外国配偶来德的重大障碍。2006年全德有4万外国配偶来德,到2007年只有3,3万。来德的语言考试中,只有50%-60%的外国人能一次性通过。今年5月13日,在野的绿党与左翼党分别向联邦议会递交了法律修改草案(17/1626和17/1577)。

绿党指出,许多配偶因为无法逾越语言难关,被堵在国门之外,被迫夫妻两地分居,甚至造成夫妻因为长年分居而离婚。所以,这样的外国人政策是在严重侵犯宪法对家庭的保护,侵犯人们选择婚姻的自由。所以在法律中必须对以夫妻团聚来德的外国人例外对待。何况该法律施行二年多来,没看到因此而使外国人更融合于德国社会的迹象,显然这是一个没有效果的废法。此外,一方是德国人的夫妻团聚没有来德的经济要求,而夫妻双方都是外国人的夫妻团聚却有经济要求,显然不平等,必须一视同仁,且来德后(至少在一年之内)马上就给予劳工许可。

左翼党则指出,在法律中对来德外国人都一概要求达到一定的德语能力,而没有对那些文盲、怀孕妇女和老人给予特殊照顾。这一法律其实就是在外国人中根据人的出身、受教育程度和所属社会阶层来挑选。这种功利主义政策造成外国人家庭只能忍受更长时间的夫妻分离。

德国政府欲高价购买瑞士银行的德国逃税名单

德国政坛又起风波,起因是德国政府打算以250万欧元购买别人从瑞士银行非法录制的一盒CD激光片,据称CD中有1500位可能偷税漏税的德国客 户,许多州财政部也对此充满兴趣,愿意分担费用。财政部估计这次可追回4亿欧元补税——花250万欧元换回4亿欧元,从数学上或对商人来说显然是笔合算的 买卖。但现在的当事人是政府,商人行为只受法律约束,而政府行为还要承担政治责任……

瑞士以银行对客户高保密而闻名于世,成为全世界藏钱最安全的国度。瑞士采取银行高保密的历史还就与德国有关。1929年世界金融与经济危机中,许多 德国商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而将钱藏到瑞士。这对德国来说等于资金外流,又在这样的经济危机、德国最需要资金的时候。于是德国的魏玛共和国政府派遣间谍前 往瑞士调查德国商人的存款情况,希望能搞回一部分资金。瑞士政府发现后,打算通过立法来堵住德国间谍窃取银行情报,但立法没有成功。接着爆发第二次世界大 战,犹太商人迫于纳粹迫害而将大笔财产再度流向瑞士。纳粹政府通过种种手段想阻止资金外流,于是瑞士议会正式通过法律,严禁银行信息外流,以法律形式威慑 银行雇员不得将银行资料转给纳粹的情报人员。许多犹太商人最终还是没有逃过纳粹迫害而死于集中营,他们在瑞士银行的钱款作为无名帐号而成了瑞士银行的一笔 收入。战后犹太人要求瑞士银行缴出这笔钱,瑞士银行不理不睬,瑞士政府装聋作哑。十多年前美国国会在犹太人的压力下与瑞士政府交涉,甚至要经济制裁瑞士,瑞士银行才缴出了部分犹太人在二战前夕的存款。

社会救济金法违宪引发争议

00012872月12日联邦宪法法院判决现有的社会救济金法(俗称Hartz IV)违背宪法而限时取缔,因为尤其对有孩子的家庭,这样低的金额使人无法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主要违宪的地方是,在计算青少年社会救济额时,不是根据他们用于学习等实际情况——其实不比成年人花费少——而当作“小成年人”,只根据成年人的额度打个折扣拍脑袋估算出。这一判决引起了社会轰动和全社会讨论。自民党主席、外交部长Westerwelle提出反对,认为现在的社会救济政策太不合理,以具体的统计数据表示,那些全天辛辛苦苦工作的低工资者所获得的收入,与一个整天呆在家里碌碌无为的失业者的收入仅仅相差几十欧元。德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不是在引导人们去就职,而是在豢养懒汉。再这样下去,德国将进入就如罗马帝国后期的崩溃期。

他的发言引起了社会更大的反响。社民党议员Kramme指责,不是德国现在进入了罗马帝国末期,而是W自己成了中世纪末期对巫婆的迫害(Hexenjagd),是在煽动(有职业的)穷人仇恨(失业的)穷人。这期间甚至有人向W提出了刑法起诉,指责他侮辱社会救济者,煽动有职业的人仇恨失业者。左翼党议员Ernst说:卡斯鲁尔宪法法院给了当政者一记响亮的耳光,耳光之响一直传到柏林都能听到。当政者不是老老实实地去完成宪法法院布置给他们的作业,而是煽动贫穷的低收入者与失业者互相廝打。不对社会作出贡献的是那些偷税漏税者和证券市场的炒作者,那些分红利的银行家们应当拿出奖金去发给穷人。左翼党议员Kipping甚至说,Westwelle的这种说词是以对社会是否有用来划分的种族歧视(Nützlichkeitsrassismus),一个对社会无用的人就可以被社会抛弃?

不仅反对党指责Westerwelle,连政府合作伙伴基民盟与基社盟都不赞同他的观点。总理梅克尔公开表示,W的观点不代表她的观点,更不代表政府观点。只有联邦劳工部长Leyen(基民盟)说话比较中性:就像我们不能因为有人偷税漏税而怀疑所有有钱人都在偷税漏税那样,我们也不能因为个别人滥用社会救济那样怀疑所有社会救济者都在滥用社会救济政策。我们要找到合适的尺度来衡量,什么样的人应当保障他们最基本、符合人的尊严的生活,什么样的人要促使他们去就职。基民盟议员Zimmer提醒大家:社会救济Hartz IV本身并没有违背宪法,违宪的只是最低生活费定得不太合理。自民党议员Vogel表示:宪法法院要求我们的是重新审核现在的最低生活费,而这是与现今消费市场情况联系在一起的。要等2009年的德国消费统计出来后,根据消费情况才能审核现在的社会救济额是否合理。

2010年 新年新法律

德国议会是一座生产法律的机器,2009年(截止到12月15日)共有187个法律付诸表决,通过了162个,为了制法各党派在联邦议会所公开发布的各类法律草案、讨论结果等(议会印刷品)达到2825件。许多法律都是在2010年元旦开始正式实施。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