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网上银行到底有多安全

0001287本人因腿脚不利索,所以早早就申请了网上银行服务,转账什么的一般都在电脑上进行。前后两年多也没有发生过什么问题,最近在报纸上看到网上劫钱的手段,真是吓出一身冷汗,特公布出来与大家共同防范。


假父亲的法律问题

vater_sohn假父亲现象最早是许多民政部门发现的。六年前柏林Neukoeln民政局发现一个奇怪现象:一位几乎穷得像流浪汉的德国男士,一年内居然来到民政局几次,每次都带上一位不同肤色的外国妇女和外国小孩,声称这小孩是他与该外国妇女所生。不用另作血缘鉴定,小孩就自然可以登记入册,无条件获得德国国籍。后来调查发现,原来那些妇女专找那些流浪汉、酒鬼等,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去民政部门声称孩子是他所生。如果承认是一个小孩的生父,根据德国法律就必须承担至少到小孩18周岁的生活费,所以一般德国人不会承担这样的风险。而那些流浪汉或酒鬼反正身无分文,要上一串小孩都不会花他一分钱,而承认一下父子或父女关系,却马上可以意外得到几千甚至几万欧元的外快,何乐而不为。


尽管民政部门和移民局看到了这一现象,但也无可奈何。在民法§1592 BGB上只定义了“父亲关系”:一、婚生孩子,二、该男士承认孩子是他的,而不一定需要是他亲生的,只要他愿意承担父亲义务、且孩子母亲不反对即可(§1595 BGB)。现在这两点全都满足,你民政部门和移民局有什么法律依据可以不承认流浪汉或酒鬼也能当一回甚至几回合法父亲?


即使过后发现这确实是一场骗局,该父亲事实上根本不是该孩子血缘上的父亲,也没承担任何作为父亲的义务,而只是为了他骗取钱和她骗取居留,民政部门也还是无可奈何。在民法§1600 BGB中说了,有权提出取消父子关系的只有父亲自己、孩子母亲或孩子自己,民政部门或移民局又算何许人也,法律上都没有提出取消别人父子关系的资格,民政部门和移民局只能哑巴吃黄莲。

这是一个明显的法律漏洞,漏洞的起源是1998年修改的儿童法。以前对非婚生孩子的父亲确认,最后还要得到城市青少年局的认可。而那次修改法律就取消了这一关卡,为了给父母有更大的自主权。到了现代社会,家庭已经不能只局限在传统的、血缘式的家庭,也应当逐步形成所谓的社会式家庭,即只要有人愿意对一个孩子承担起父母的义务,又为什么一定要问这孩子是否一定是他们所生?没想到德国议会的好心却得到了现实社会的恶报,为在德外国人多留下了一个法律漏洞。

2004年11月各州内政部长联席会议上,部长们要求联邦议会必须修改现有法律,因为仅在这一年中就发生了1694起类似案例。2005年11月各州司法部长联席会议上部长们又强调了这一要求。联邦司法部长B.Zyprise(SPD)表示,这个法律漏洞看来必须堵上。2006年11月,她向联邦议会递交了一个法律草案(文献一),即

一、确认父子关系:在原有民法§1592 BGB 中“只要父母同意就可承认”外,再加入必须通过有关部门的确认,而其确认的依据是,该父亲与非婚生孩子是否有感情上和生活上的社会关系?如果承认父亲关系,该孩子是否就可以以此在德国获得居留延长?如果确认,则可以拒绝承认他们的父子关系。

二、取消父子关系:在§1600 BGB中再加入,在孩子(德国)出身或从国外入境五年之内,有关部门可以根据实际的父子情况,通过法庭起诉取消相应的父子关系。
2007年5月23日,联邦议会邀请了家庭法、外国人法领域的专家共聚一堂,举行了一次对此法律修改的听证会,听政会上意见分歧。

持赞同意见的人士认为,现在有些外国人利用这个法律漏洞来谋取在德居留,加重了德国社会负担,甚至成为有些外国人谋取在德居留、有些德国人谋取钱财而经常性地、连续性地运作,这决不是1998年改动儿童法的初衷,所以必须堵住这一法律漏洞。但在制法上,要将拒绝或取消父子关系的条件定得非常严密和具体,不能因此损伤了真正的家庭,因为这个拆散家庭直接涉及到德国宪法对家庭的保护,缔结家庭是人最基本的权利,按理是神圣不可触犯的。

持反对意见的人士则认为,德国政府对此现象只作了一些经验性描述,迄今没有拿出具体的统计数据。德国全年只有约2000人作这样的父子或父女认证,其中到底有多少是依靠这个途径来谋取在德居留的?从数量来说并不多。根据法制国的权衡原则,这点数量根本不值得大动干戈来重新立法去杜绝,有所谓“用大炮打小鸟”之嫌,而这个大炮又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宪法对家庭和儿童的保护。
鉴于如此大的意见分歧,正式制定该法还没有具体时间表。最后将会制定出怎样的法律?或是否会制定和通过这样的法律?即使制定后将如何具体实施?还是一团迷雾。就看在

这期间还会有多少外国人将会利用这个法律漏洞,是否会对德国社会和外国人问题带来较为明显的负担,使这一提案重新列入联邦议会讨论的日程表上。

文献一:德国议会文献BT-Drs.16/3291
判例一:Schleswig-Holstein中级法庭 15.11.2000-11 M 3199/00

对妇女人身保护电子化


西班牙的家庭法中,有部奇特的法律叫“分离法”,实施该法律的目的,是将两个有法律矛盾的人分离,这样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争斗。据说分离法自70年开始起草,78年由国会以及参、众两院投票通过正式开始实施。分离法的诞生是由于西班牙连年不断上升的家庭暴力,从而引发法学专家们起草了这部分离法。

德国议会又在讨论引入国外技术人才

20081381923290_2未来世界的经济竞争就是人才竞争。在高工资的德国要得以继续维持和发展,那些传统产品就必须结束,而引入和开发高技术产品。基民盟议员Altmaier在9月25日的议会讨论中表示:德国政府必须有前瞻性地看到不久的将来德国工业界所留下的人才空缺,现在就必须完整地制定新政策,以为未来十年德国的经济发展筹备人才。

虚幻世界的情侣——以手机发短消息谋取暴利

现代化通信技术带来了新的商机,也提供了新的经济犯罪形式,而且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谋取暴利。德国首次对采用现代通信技术——手机——进行谋取暴利采取警方行动,破获了一个座落在北德的犯罪组织。
2005年该集团在德国私人电视台RTL 2大做广告,以婚姻介绍为幌子,每位想获得婚姻介绍的男士、女士可以通过手机发短消息SMS给该婚姻介绍所,每次短消息只收费1,99欧元。该介绍所收到短消息后,就在人事档案中选取“理想伙伴”,将伙伴的照片、个人情况再通过SMS发给对方。接通联系后,如果“双方”有意愿,就可以通过手机通信,每次短消息当然也就收费1,99欧元。而事实上,该婚姻介绍所根本没有什么“理想伙伴”,而是雇用职业性的SMS-发信员,伪造出许多“理想伙伴”的资料给对方发信,吸引对方不断回信。然后“情书来往”,介绍所就可坐享其利。到两位“情人”情投意合、应当可以直接见面时,这方就以种种借口拖延时间直到最后拒绝,两位“情人”就此分手。

每次手机短消息仅收1,99欧元看似不多,几个鸿雁往返后费用就累积起来了。最出乎人们意料的是,仅在一年多时间内,该婚姻介绍所先后雇佣了200多位职业SMS-发信员,在全德范围内共“接待”了约100万“情人”,获取暴利达到5700万欧元。如此大规模经营这非法的“婚姻介绍”,总有暴露的一天。2008年底基尔检察院立案调查,警方搜查了RTL 2编辑部、手机部门和相关犯罪嫌疑犯的办公室和住处等,并立即逮捕四名为首者。经过这半年多调查,基尔检察院整理出200多页的犯罪资料,决定于2009年9月对为首的10名嫌疑犯提出公诉,另外206人将另案处理。

此消息传出后,德国社会为之震动。尤其对该案所反应的社会现象进行了褒贬不一的争论。一位评论者说:这些受害者都缺乏清醒的头脑,为什么这么多观众中就他们自愿给该婚姻介绍所回了短信?世界上就有这些人,永远不会在以往的过失中吸取教训。而这些犯罪分子,过去利用收费的性电话,现在又发明用手机短信,明天还不知会想出什么招数,但永远会有这么多人上当受骗。就如爱因斯坦所说,这世界上有源源不断的傻瓜。另一位则评论说:真是可怜,德国居然有100万单身汉在寻找伴侣,用掉这些钱后还依旧是孤独的单身汉。但花下这1,99欧元也是少了一份孤独、买下一线希望。想想那些垄断市场的国营企业如公共交通和水电公司等,任意涨价,那就不是这区区的1,99欧元,谁来保护那些受害用户的权利?

对一般顾客来说,通过广告或网站确实很难判断该企业情况。通常说来小企业风云变幻较多,大企业相对保险,人们还可以到德国政府的官方网站查询该企业的经济情况,以大致判断该企业的情况www.eBundesanzeiger.de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