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一场犹太人官司导致法律修改

法兰克福法院—钱跃君摄 律师、税务师、审计师等可以根据输赢来收费

一位生活在美国的犹太人后裔,她的祖父原生活在德累斯顿,纳粹时期被迫流亡到美国,并在美国定居。她祖父在德累斯顿拥有一套房产,当年被纳粹无偿没收,战后被东德收为国有。两德统一后,她想来德国继承祖父的遗产。但年代已经这么久远,又经历纳粹与东德两个时代,今日的德国是否还会认帐?如果不认帐,又是一场官司,她还得赶到德国来出庭。这场胜负渺茫的官司,还不知输赢如何就得先投入这么多费用,风险太大。但放弃房产似乎也不甘心。于是,1990年她写信给德累斯顿一位女律师T博士,与她商定的条件是:全权委托律师去讨回这套房产。如果真讨回了,就将讨回钱的1/3作为报酬给律师;如没有讨回,律师就算白干。


在西班牙打一场怪异官司

在巴塞罗那市中心我看中了一家店面。店面所处的位置相当不错,几乎相当于上海静安寺的规模和繁华。和房东谈下的价格也不是天价,原因是房子已经有80多年历史。经过几天的观察和考证后,我决定买下这个店面开设一个艺术摄影室。和银行办理贷款手续也相当顺利,一星期后我就从房东手里拿到了钥匙。接下的工作就是装修和翻新。店面的室内面积102平米,店面底部还有一个约30平米见方的天井。夏天只要将前门和底部玻璃大门打开,正好是东西空气对流,地中海凉风可以穿堂而过。即便是盛夏,静坐堂中绝无炎热烘烤,大有胜似闲庭信步之感。

异国婚姻

在今日欧盟国家,每年有200万对结婚,其中居然有35万对涉外婚姻,即夫妻不是来自同一个国家,或来自同一个国家、现在却双双生活在国外。更为麻烦的是,随着经济开放,人的思想也开放,婚姻变得十分不稳定。据统计,今日欧盟国家中的离婚率高达1/2,离婚比结婚还忙。

遗产税的议会争议

斯图加特画展上的老人们—钱跃君摄遗产是否要上税?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

一、遗产作为私有财产,是父母艰辛劳动一生所得,而且在积累这笔财产时,已经缴纳了所有的营业税、个人所得税等,所以留给子女的遗产不应当再重复上税。

二、别人通过自己劳动挣得的钱还要上税,何况这些子女依靠幸运出身在一个富有家庭,不劳而获从父母那里“挣得”财产,就更要上税。

中国律师张思之荣获2008年佩特拉·凯利奖

2008年11月,著名的中国人权辩护律师张思之先生荣获德国海因利希·伯尔基金会的佩特拉·凯利奖。海因利希·伯尔基金会周一在柏林宣布,授予张思之这一大奖是为了表彰他“为在中国保障人权和建设法制国家及律师制度做出的杰出贡献”。八十年代初期以来,张思之为无数批评政府的人士、其中包括政治异议人士魏京生和王军涛做辩护。魏京生通过大字报传播民主要求,社会学家王军涛1989年曾为在天安门广场上抗争的大学生提供咨询。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