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法律实践

为什么遗弃我们

1972年3月廖葵从中学走进山西省体工队的大门,未满16岁,赫赫有名的中国女排就是从那时开始走向世界的。只有一米七二的女孩,在排球界是数得上的小个子,没有相当出色的特点是不可能进专业队的。她以特殊的敏捷,迅速的反映,独特的弹跳,带动了全队的技术飞跃,打进全国甲级队八强。在次联赛中,对手是大名鼎鼎的北京队,郎平是主攻手,山西队选择4号廖葵来盯身高一米八四的朗平。山西队不屈不挠,不畏强手,关键时刻不手软,战胜了名牌劲旅北京队。第二天报纸做了赛事报道,并登出廖葵拦网朗平扣球的照片。

70年代后半期,多次取得世界冠军的日本国家女排访华,正巧赶上全国女排联赛在太原。太原赛区群集了全国劲旅,日本女排也来赛区访问。当时,国家体委把东道主山西女排安排与日本国家队比赛,是为了给成长中的山西女排以促进。当时山西女排还是乙级省队。国家体委只希望山西女排输得有骨气。却没想到,山西姑娘们不畏强手,驰骋拼搏,穷追猛打,竟以3比1战胜了日本女排。40年过去,省体育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仍在廖葵脑海中回荡。也正因为她们把天捅了一个大窟窿,破除了迷信,从此开创了甲级省队也能打赢日本国家队的时代。

廖葵曾多次受伤,但总是忍着巨痛参加训练和比赛。因伤重在外出时火车只能坐下铺,有时连自行车都骑不了,楼也下不来,有时必须打麻药。她忍受着常人想像不到的伤病折磨,把青春、身躯贡献给了中国排球事业。80年代初同期队员离队后,廖葵担当了青年队教练,抱病为新老交替继续贡献。她头脑里只有一句话:顽强拼搏,为国争光。在中国女排攀上世界高峰的崎岖道路上,廖葵的确成了一块金光闪闪的铺路石。山西省长和上级领导曾多次对姑娘们说,你们为体育事业贡献了青春,国家要养你们一辈子。

我们结婚时,廖葵已浑身是伤。后来,她被调来水利部海河委员会工作。1988年我到日本自费留学,1992年廖葵拿到了陪读签证。我们响应国家改革开放鼓励自费留学的政策,没花国家一分钱,走出国门。廖葵是国家干部,她象女儿相信母亲一样相信国家鼓励自费留学的政策,相信着领导说过的话,“来去自由”和“可以延期留职”。她是带着组织上的温暖安心地来陪读。谁知1993年中国社会保险制度出台,我们被原单位“自动离职”了。我们在中国没有了工作,也没有了住房。被原单位“自动离职”就等于把我们20年的工龄一笔勾销了。但当廖葵回国去原单位询问是非时,看到的是人事处长的横颜和蛮横,承受的是单位负责人的蔑视和冷落。为了生存,我们忍受着民族偏见,1998年加入了日本国籍。廖葵,从一个听到日语只会微笑的中国女人,变偏见为尊重,变歧视为榜样,经过多年的奋斗拿到了日本国社会保障介护福祉行业的最高职称。

然而,当年在运动场上为祖国荣誉过酷的拼博,使她身体上已带有各种运动创伤的残疾,及许多其它疾病。进入中年的廖葵,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健康日趋俱下。经检查发现,她的手指骨已变形,会终生疼痛。另外,骨盆一处曾有过骨折,还有底卡关节炎、膝关节滑囊炎、膑骨劳损、脚的副周骨损伤等等。当病发作时,她不能自己在床上翻身起立,要家人将她先拉起来,慢慢活动,才能逐步行走。当年咳嗽伴随着她的10年运动员生涯,后来才知道,患过肺结核,常年的咳嗽也是支气管炎、肺囊肿、肺气肿,周而复始的结果,后来又导致再生不良性贫血。虽然经过积极的治疗,至今白血球还只有2500。所以一直有睡眠障碍、易疲劳和其它精神症状。所有这些疾病,将对她后来的生活、今后的老年生活,带来无数的痛苦和不幸。

我们的青春年华不可能再复回,身体受到的伤害也不会再消失。我们现在想要的,只是属于自己的养老待遇。我们现在已经超过了退休年龄。日本厚生劳动省对我们咨询的答复是:日中没有社会保障协定,在中国工作期间的应得养老金,日本不会支付。而这些年在日本的工作所得的养老金,是不够我们生活的。因此,我们不得不继续工作。特别令人伤心的是,廖葵不得不带病继续工作。因为我们是中年出国,在国外的退休金太少。如果我们被迫向日本政府申请生活救济,这对我们奋斗的一生将是可悲的嘲弄,对祖国的国际形象也将是无情的践踏。廖葵没有忘记当年山西省长说过的话:你们为祖国的体育事业贡献了青春,国家要养你们一辈子。也记得国家鼓励自费留学的政策。为什么国家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算数呢?我们得罪了“母亲”什么,使得祖国对我们如此冷酷?你为什么要遗弃我们?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