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实践

有勇有谋应对别有用心的德国人

步行街上的人流—钱跃君摄

在上期《欧华导报》上读到作者李庆的文章“商店里的飞来横祸”,内心很不平静。作为在德国生活多年的华人,我很能体会作者当时的无助和屈辱,也深知走出由此带来的心理阴影需要漫长的时间。大多数华人碰到这种情况时,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管做什么,能息事宁人就好。但事实是,一味地谦让无济于事,往往是你越示弱,别有用心的人越霸道。类似李庆的遭遇决不是偶然现象。尤其是Aldi, Lide 和Norma 这些所谓的廉价商店,少数服务员的素质令人堪忧,这种情况的发生频率也较高。正如钱跃君在文章里所写,这些人因其自身在德国的地位不尽人意,心里憋气,碰到自认为比他们更加不如的外国人,就会情不自禁的自大起来,有意无意地都要找些麻烦。如何积极应对这种无中生有的事端,是每个华人都必须面对的课题,说不定什么时候这种飞来横祸就落到了自己头上。所以每个人平时都应该就这种情况事先做一些心理准备,制定一套应对措施,以免事发时措手不及,处理不当,给自己造成损失和蒙受羞辱。当然,不同的情况不可能用千篇一律的方法,不过,几点基本的应对原则应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沉着不畏惧

这一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过,这正是平时做一些心理准备的意义。有了平时有意识的准备,到时候就不会立马阵脚大乱。碰到类似事件,胆怯畏惧都是不必要的,要相信德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只要依法办事,一般情况下,事实总是能弄清楚的。要坚持和使用自己的权利,对对方让你做的任何行动,如让你去办公室侯旨,或有些情况下的开包检查等,都要问一问,对方有没有这个权利,并让对方出示拥有这种权利的证明,就如同你可以要求警察出示其证件一样。如果对方给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权利,那么你可以拒绝执行对方的要求。有的同胞可能会说,去办公室侯旨或开包检查,也没有什么大碍,反正不做贼、心不虚,赶快完事就好。其实不然,不去立即顺从对方,而是合理地提出疑问,至少在心理上给对方一个警告,让他知道他所面对的对手,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这样他也许会对自己下一步的动作有所顾虑。再者,如果对方态度粗暴,你可以平静地要求对方客气一点。不要说你的行为还没有定性,即使认定你有错,他也没有权利对你大喊大叫。这样做,也是在气势上给对方一些压力。欺软怕硬是经验之谈,在哪里都一样。当然,让自己不服软的前提是,你一定要有道理,你不能无理取闹。如果包里藏着赃物,还一味和人较劲,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以李庆的事件为例,如果李庆以前对这种突发事件有过一定的心理训练,她也许就不会立刻老老实实地要求补款,显得自己很心虚,让对方看出她是个软柿子,而更加得寸进尺。其实,李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偷盗的理由很明显。首先,玩具没有付款大明大方地被带出商店,最多只能算是失误,而且双方都有责任。既然收银员两次检查都没有发现孩子身后的玩具,那么为什么不能接受李庆也可能看不见孩子身后玩具这样一个事实呢?如果有错,首先是收银员的错误,是她检查得不够仔细,因为李庆并没有把玩具藏在收银员肉眼看不见的地方。他自己没看见也应该允许李庆没看见。第二,收银员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是不能擅自将李庆的行为定性为有意偷盗的。如果他这样做,李庆可以提醒他小心用词,如果他还不收敛,可义正词严地警告他,查明真相后,告他诽谤罪。其实,收银员心理有鬼,如果李庆能这样应对,多半他的气焰就下去一半了。接下来,李庆可以告诉收银员自己的想法。首先要肯定玩具自己是不打算买的,既然现在被无意带出商店,解决的办法只有两个,要么补款,要么退还。具体采用那种方式,可以大度地让收银员决定。在有规定的情况下,罚点款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自己也有疏忽。

一般情况下,如果当事人这样处理,识相的收银员会知难而退,毕竟他也拿不出确凿证据。如果当事人有理有据有气势,不卑不亢不胆怯,收银员继续纠缠下去也没什么好果子可得。与其事后狼狈,不如顺竿子下台。我多年前在Aldi购物,曾被要求开包检查,原因是我背了个鼓鼓囊囊的背包,里面是我去Aldi前在其他商店购买的婴儿食品。这类婴儿食品在Aldi是没有供应的。因为那时Aldi没有存包的地方,我只好将包背进了店里。付账时,收银员态度十分不友好地让我开包接受检查。从她的态度上,我能明显感觉到那种对外国人的敌意。她的态度让我打消了合作的念头,我先让她解释为什么我前面同样带包的德国人无需接受检查,说出让我接受检查的理由。然后我要求她出示检查许可。也许商店有规定,收银员可以视情况检查顾客随身携带的包袋。但我请这位收银员出示这样的规定时,她拿不出,所以我拒绝了她的检查要求,并告诉她,如果不放心,她可以请警察来协助。一来一往,耽误的时间较长,后面的顾客早就不耐烦了,纷纷要求收银员尽快解决问题。结果是,收银员看我气定神闲、胸有成竹的样子,想必榨不出油水,于是放弃了查包念头,让我一走了事。

合作不盲从

如果对方能够拿出合理的证据,证明他有权利要求你接受检查或听侯处理,即便你没有错,也应该保持合作的态度。尤其是报警后,惊动了警察的情况下,更应采取合作的姿态,切不可一时冲动,留下妨碍警察公务的把柄。但是合作决不意味着盲从,不是让你干啥就干啥。回答问题尤其是在录口供时,一定要慎重。录好的口供要想重新推翻,是不容易的。所以要给自己时间,想清楚问题的涵义,不要匆忙做答。如果你的语言不够好,最好不要轻易回答任何问题,没有把握的问题就说听不懂。你可以借口自己语言障碍要求提供翻译,一来给自己赢得时间,整理思绪,调整情绪。二来避免自己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对提出的问题产生误解,给出不利于自己的回答。对任何让你签字的要求,都可以以对签字内容不理解为由加以拒绝,没有人有权利强迫你在不理解内容的文本上签字。

即使是语言较好的同胞,也应该尽量避免签字画押之类的举动。因为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一个人的思维能力是会受到影响的。对于要求自己签字的文本,你拒绝签字的理由永远可以是,突发事件让你震惊,这种状况下,你做不到平心静气地阅读文本,所以不能保证自己百分之百地正确理解文本的内涵。这样的理由下是没有人能够强迫你签字的,即使对方觉得你的德语好得无可挑剔,也不敢强迫你的。有些同胞可能会以为,签了字就可以赶快摆脱尴尬的处境,尤其是一向安分守己、与世无争的人,突然面对这样的境况,都会不由自主有一种毫无道理的无地自容的感觉,希望能尽快逃离,以至于常常对方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殊不知,这种情况下让你签字的文本,几乎无一例外都不会是对你有利的内容,草率签了字往往会让自己陷入进一步的尴尬和被动。   

主动不急躁

遇到此类突发事件时,不能被动地任人宰割。有可能的情况下,应在第一时间搬来援兵,家人朋友熟人都是可以求助的对象。每一个同胞在接到此类求助信息时,都应该提供力所能及的道义上的支持。对当事人来说,有一个理解自己、和自己站在同一战壕里的同盟,是一个极大的心理支撑。第三者在场,也可对随后的处理过程有一个见证。万一处理过程中双方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对质起来也有个证人。而且,第三者在场,也是对对方一个很好的制约,不至于无所顾忌,随心所欲。

不要像个被遗忘的包袱缩在一边,被动地等候听审。要变被动为主动,让对方尽快着手解决问题。而在事件处理过程中,即使内心再怎么希望尽快把问题解决,也不能急躁。陈述问题时最好慢条斯理,温温吞吞,对方会比你先不耐烦。这类事情,警察一天不知要处理多少,听得头都大了,都希望能快刀斩乱麻,那有闲心听你絮絮叨叨。他们的职业经验,也让他们多少有点识别好坏的能力。只要心中坦然,见到警察大可不必紧张,实事求是地回答问题就好。

如果真的被卷入官司,也不能被动地等在家中提心吊胆,如坐针毡。在等待的时间里,要集合自己的情况积极收集一些法律方面的资料,求助一些有经验的朋友熟人,也可以去律师那里做些咨询。要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为自己准备一份严谨的事件陈述。要针对对方可能采取的行动,做好相应的应对措施。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曾经在报上读到一个中国人打官司的故事:作者在机场接人的时候受到警察的不公正对待,还惹上了官司。不过,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万无一失的充分准备,作者在法庭上为自己打了一场漂亮的官司,证明了自己的无辜。

事在人为,只要同胞们平时多一点防范意识,多一点心理准备,一定能够让别有用心之徒有来无回,自取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