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法律文化

从一起刑事案看德国执法意识

自2012年发生的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夜奔美国大使馆事件后,网络接连不断地传晒出司法部门种种强加人罪、违法乱纪、无所不为的丑闻,甚至连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国政法的最高领导人——也无法无天,恣意妄为,其骇人听闻的程度,令人不寒而栗。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司法部门怎么了?我们国家执法人员的良心和灵魂都哪儿去了?

说到“良心”,“灵魂”和“执法”,想起十几年前发生在德国的一起刑事案件,一起联邦德国建国以来最大的刑事案件,一起在德国法律史上还没有过类似案例的诉讼案,也是一起第一次德国法庭必需对警官的审讯方法做出判决的诉讼案。在那些日子里,整个德国都在密切关注着破案的进程,都在为受害者的生命安全担忧。当发现受害者已被杀害,整个德国沉浸在失望和悲痛中。之后,整个德国又投入到长达数年的有关警察的破案方法是否正确的辩论中……。我想通过这个故事,向大家介绍一下德国的法律和执法意识。

2002年9月27日,法兰克福老字号银行“梅茨勒银行”(B. Metzler seel. Sohn & Co. Kommanditgesellschaft auf Aktien)行长的11岁小儿子雅各布-von-梅茨勒(Jakob von Metzler)在放学回家离家不远的路上失踪了。梅茨勒银行是德国资格第二老的银行,建于1674年,也是德国为数不多的、仍由家庭私人管理的银行。行长弗里德里希-von-梅茨勒(Friedrich von Metzler)生于1943年,是这个银行的第11代继承人。梅茨勒银行虽规模不大,但对德国的经济建设做过许多重要贡献。弗-von-梅茨勒还以父亲的名字“阿尔贝特-von-梅茨勒”(Albert-von-Melyler)于1998年建立了慈善基金会,资助和帮助聋哑和弱智儿童及青少年的学习。

雅各布的失踪立即惊动了整个德国。次日(9月28日),弗-von-梅茨勒收到一封匿名敲诈信,要求交付一百万欧元的赎金换取孩子。得此讯后,黑森州法兰克福公安局局长沃尔夫冈-达施讷 (Wolfgang Daschner) 立刻组织特种警队,并亲自接管了这个刑事案件。9 月29日警察按敲诈犯的要求将赎金放到了指定地点。为了保证小雅各布的生命安全,警察没有当场逮捕罪犯。从罪犯的车号查出他是法兰克福“歌德大学”(Goethe-Universität)法律系学生马格努斯-格夫根(Magnus Gäfgen),27岁,出自一个经济条件良好的家庭,父亲是建筑工程师,母亲从事教育工作。马-格夫根拿到赎金后却出尔反尔,对交付雅各布一事置之不理。钱一到手,就立即为自己订购了新车,还和女朋友买了出国旅游的机票。9月30日,警察在法兰克福机场的停车场里拦截了他和他的16岁女友。这个案子看来破获得很顺利,并不是一个难办的案件。

马-格夫根被逮捕后,否认他是罪犯,说一个不认识的路人托他去取钱,为此得到2万欧元的报酬。这个谎言很快就被识破,因为在他家中发现一张纸条上写的“核对项目”几个字和敲诈匿名信上的笔迹一致。马-格夫根最后不得不承认,为了勒索钱财而劫持了雅各布。他供认孩子被藏在森林里的某个小茅屋里,并招供了二个隐藏孩子的“合伙”作案人。警察立刻逮捕了他提供的二名青年。经过调查,二人清白无辜,仅仅是马-格夫根不喜欢的熟人。10月1日,已是雅各布失踪的第五天了,案子却没有任何进展。警察局局长沃-达施讷焦急万分,如果再拖延下去,孩子就有可能被渴死或冻死。而马-格夫根却漫不经心,每当审问快有突破时,他就转换话题,不是借口说肚子饿了要吃东西,就是把警察引入歧途。沃-达施讷以为马-格夫根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时间是有意想折磨小雅各布,时间就是生命!为了营救孩子,他不得不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出言恐吓马-格夫根(德国法律规定:禁止任何形式的逼供),如果他再不交待,就要对他施予“直接强制”(unmittelbaren Zwang)手段。马-格夫根害怕了,带领警察到森林里,在一个湖泽的木板桥下,找出了装在塑料袋里的雅各布尸体。小雅各布早已不在人世,这是当天最坏的新闻。全国陷入失望和悲痛中。

10月11日,700多友人和知名人士在法兰克福雅各布出生洗礼过的教堂举行了追悼会。教堂外,上千名自发前来的居民含泪为小雅各布最后的旅程送行。在追悼会上,弗-von-梅茨勒,这位坚强的父亲说,这件事并不能改变他的家庭生活,他的另外二个孩子将仍同其他人家的孩子一样,乘公交车上下学。当我从报纸上读到他这段讲话时,不禁热泪盈眶,对这个“富人”肃然起敬。

马-格夫根,出生在一个生活富裕的家庭,从小受父母严格的天主教教诲。在中学期间,他主动参加教区组织的辅导青少年的工作。1995年中学毕业后,参加了一年的照顾老年人的“民间兵役”。1996年,当他到法兰克福“歌德大学”学习法律时,父亲还为他买了一份供他大学生活的福利基金。这样一个有着良好教育和经济条件的年轻人,如何走上犯罪的道路?

事情起始于他交上的女友。先是带女友去美国佛罗里达州(Florida)度假,以后花费越来越多,直至银行透支。在这期间,通过女友认识了小雅各布的姐姐,他开车带雅各布姐弟去过他家做客,取得他们的信任。在女友和朋友面前,他冒充富家子弟,而实际上要在课余时间去一家律师所打工来维持他的消费。为了不使女友和他的富有朋友们发现他撒谎,虚荣心、欲壑难填之心促使他走上了谋财害命的邪路。2002年9月27日下午,他在路上拦截了放学回家的雅各布,利用雅各布对他的信任,把他骗上车带回家中,用胶带封住雅各布的嘴和鼻导致窒息死亡。当天,他写好匿名敲诈信,把雅各布的尸体装入塑料袋放进车后背厢,先开车到雅各布家,投入匿名信,然后开车到森林里,处理了尸体。

马-格夫根是法律系学生,他知道如何去捞最后一根稻草。2003年1月23日,马-格夫根通过他的辩护律师公开了一份文件,起诉警察局局长沃-达施讷和审讯警官奥尔特温-恩米格凯特(Ortwin Ennigkeit)“逼供”,顿时引起舆论界哗然。2月17日,国家律师团着手审理“逼供”事件。4月9日,法兰克福法院开庭审判马-格夫根。一开庭法院就宣布,由于警察运用了威吓手段,马-格夫根的所有供词无效。法官向大家解释:威吓方法触犯了德国的宪法,因此,法庭将不接受警方提供的供词,但这不意味着不准许继续进行审理,法庭将听取马-格夫根自愿提交的新供词。由于人赃俱在,马-格夫根不得不于4月11日承认了自己的全部罪行。2003年6月28日,法院针对马-格夫根的劫持杀人罪和诬陷无辜罪,情节恶劣,判处无期徒刑。

马-格夫根不服,2004年5月上诉联邦最高法院(Bundesgerichthof,简称BGH)和联邦宪法法院(Bundesverfassungsgericht,简称BVerfG)。理由是,由于警察是运用“恐吓”手段得到的证据,法庭当时就应该停止诉讼程序,因为不公平。2004年5月24日,联邦最高法院驳回马-格夫根的上诉,并批准法兰克福法院的判决生效。联邦最高法院认为,因为被告人自己也承认了罪行,拿警察的“恐吓”对破案的影响来争辩判处的结论缺乏法律理由。2005年12月14日,联邦宪法法院也驳回了马-格夫根的上诉,并向马-格夫根解释,审判中法庭有意识地拒绝了警方提供的供词,案子是根据他的新供词判决的。

《德国基本法》的第一条是:人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2004年2月20日,德国法律监督机关对警察局局长沃-达施讷和审讯警官奥-恩米格凯特进行调查。马-格夫根指控沃-达施讷威吓他,要派专业武功运动员来对付他,让他尝尝皮肉痛苦。之后,马-格夫根又一口断言沃-达施讷要将他和二个“巨型黑人”关在一个牢房里,叫黑人对他施加性暴力。

沃-达施讷申辩说,他只是用了“直接强制”(unmittelbaren Zwang)一词,这个词是受黑森州警察法律覆盖的。况且拯救一个孩子的生命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他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这种做法应当能够得到理解。警官奥-恩米格凯特也申述说,在审讯中,他明明知道马-格夫根在不断地撒谎,虽然十分气愤,却没动他一根毫毛。二位警官的律师也拿出许多证据证明马-格夫根是个声名狼藉的撒谎家,他的控告不可置信。

在审判期间,由于媒体报道出马-格夫根陈述的种种骇人听闻的“逼供”方法,导致德国公民发起持续数日的示威游行,抗议执法机关违背宪法。二位警官受到群众的责骂和游行群众的攻击。在“人性”和“法性”之间取舍哪个?哪个更重要?“良心”还是“规则”?这确实是个难以决定的选择。大多数群众虽然同情沃-达施讷和奥恩-米格凯特,但觉得不应该违犯宪法,如果开了这个头,将来就有可能误伤无辜的人。2004年12月20日,二位警官因“侵犯人权”(Nötigung)判处“警告并有可能罚款”(Verwarnung mit Strafvorbehalt)的处分。如重有违章行为,沃-达施讷将罚10800欧元,奥-恩米格凯特将罚3600欧元。同时,沃-达施讷受到调职的处分。

2005年6月15日,马-格夫根继续向欧洲人权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 ECHR)上诉,认为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第3条“禁止刑罚和虐待”和第6条“公平审理”,自己受到伤害,要求法院重新审理此案。2008年6月30日,欧洲人权法院以6:1票否决了马-格夫根的上诉,认为德国法院和德国宪法法院都事先意识到警察违反了人权公约,因此在审判中没有采用警方提供的资料,二位警官也都受到了法律制裁。至于马-格夫根诉讼的审判程序不公平,欧洲人权法院认为不成立,因为在审判前,法官事先就告诉马-格夫根,他可以否认他之前的所有供词。

马-格夫根仍不服,再次上诉。他的律师召集了17位法官审理此案。2010年6月1日,17人法庭否决了2008年7人法庭的判决,认为虽然恐吓并非酷刑,但是它违反了人权公约所禁止的“非人性”的做法。同时认为,德国法庭给警官的处分太轻,三年内还没决定是否罚款。但对于“公平审理”一条,17人法庭认为德国法庭对马-格夫根的审理过程是公平的,因此回绝了马-格夫根的“重新审理”要求。马-格夫根虽没达到他的最终目的,但也得到了部分的胜诉。

2005年12月,马-格夫根要求黑森州政府资助他至少10,000欧元的法律费。他的要求先后被地方法院和法兰克福中级法院拒绝。2008年2月19日,联邦宪法法院审理后认为,黑森州政府应该给予马-格夫根法律资助。这真让我这个从中国来的人不可思议,怎么会让政府去资助一个杀人犯的诉讼经费?联邦宪法法院认为,因为这是个法律上难解决的案子,因此应给予罪犯法律资助。真够人道主义的!2011年8月4日,地方法院判黑森州政府须付予马-格夫根3000欧元的补偿费(Entschädigung),但声明,这不是肉体和精神上受损伤的赔偿金 (Schmerzensgeld)。

后 记

十年后,德国电视台第一台和第二台于2012年9月同时播放了回顾《雅各布-梅茨勒案件》(Der Fall Jakob Metzler)的TV-纪录片。影片将大家又带回到那惊心动魄的往事中。警察局局长以一个悲剧性的英雄形象重新出现在观众面前:一个孩子被劫持了。一个男人在想方设法、竭尽全力、甚至不惜任何代价去营救孩子。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随意越线的莽汉,而是一个有责任感的警官。多年来,在这个法制国家的坐标系统里,他一直都在准确无误地执行着警察的职责。结局是什么呢?孩子死了,他因“侵犯人权”被处罚,被降职。他的家门口被扔满了鸡蛋,他不得不出来回答记者和抗议群众提出的质问……。电影向大家提出了一个现今仍很实际的问题:“为营救一个人的生命,允许我们背离法律多远?”
德语:Wie weit darf man gehen, um ein Menschenleben zu retten?
英语:How far allow one to go to rescue a person´s life?

注:1、弗里德里希-von-梅茨勒多次获得国家奖励。其中最高的奖励是2003年的联邦十字勋章奖(也称做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勋章,设立于1951年。由德国联邦总统颁发的勋章,用以表彰在德国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方面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士)和2004年荣获法兰克福名誉公民称号(这是德国城市最高奖励,自1795年至今,仅27人获得此奖)。
2、德国的无期徒刑最长不超过15年。如果15年后犯罪者仍不能反悔改邪归正,他将被送到医院治疗。德国的法律与美国的法律不同之处是,德国判刑的目的不单是惩罚,也力图拯救。美国的判刑是着重于惩罚,因此你会听到某人被判了100年甚至200年的徒刑。
3、这部TV-记录片先后获得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巴登巴登市2012年度电视节《德国艺术学会奖》(Deutschen Akademie der Darstellenden Künste),2013年获得德国享有盛誉的《格林》电视奖(Grimme-Preises)和《罗贝特-盖森多夫》媒介奖(Robert-Geisendörfer-Preis)。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