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法律文化

向故乡人道歉

回国探亲期间,去上海瑞金医院看急诊,因为剧烈头痛。做CT!医生看也不看我就说。我倍小心地问,能否不先做CT?医生马上把我的病历卡扔到我脸上,“病人拒做CT”,签字!

我哪里经历过这等侮辱,写了一篇文章大骂瑞金医院,大骂上海人——今天,我要向他们鞠躬、道歉。我的同胞,我对你说对不起!

上海人很可怜,他们过得是丧失尊严的生活。好端端行走在人行道上,会被背后行驶在属于步行人群的人行道上的汽车按喇叭;从公共汽车上下站,会被飞驶而过的助动车撞上(伤),躺在路上;等了半小时出租车后,终于等到时,会被刚刚从弄堂里出来的人捷足先登;在雨中,会被别人的雨伞戳坏眼睛;在医院看病,会被其他病人撞来推去,在付费时被别人插队,还必须接受从窗口扔出来的找钱。

上海人在自己的小区行走,会被背后来车挤到只能侧身紧靠外墙,会被楼上扔下的烟头烫焦头发;在超市购物,会被背后购物车压伤脚后跟,还会被超市运载推车挡住通道无法通过。在公共场所,必须强迫听看屏幕里放映的图像和声音;走在路上,必须上下前后左右轮流观望。

他们时时刻刻在求生,在逃生。上海人在网上查询一个关键词时,会被告知“超时”。只被允许看错误百出的百度,接受谬误;上海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成千上万的监视探头之中。他们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过着毫无尊严可言的生活。

上海人,我的兄弟姐妹,我向你们道歉。过去,我对你们嘲笑责怪,现在我深深体会到你们的不幸,不幸的人允许粗暴对待别人。我在度过三个星期无尊严可言的日子后明白了这一点。在最后的几天中,我也开始蛮横无理,甚至想打人放火。借德国华人报纸,表达我对你们的歉意。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