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法律文化

何应钦:主持日军投降仪式的福将

何应钦是民国时期的一级上将,抗战胜利之前是蒋介石手下最具实权的人物,1945年抗战胜利日军向中国投降的受降仪式就是何应钦主持。到台湾后他失去实权,但并未失宠,他利用较空闲的时间整理完成《日军侵华八年抗战史》,留下了一部正面战场珍贵全面的历史资料。

黄埔教育长

何应钦,字敬之,1890年4月2日生于贵州兴义县泥凼的一个经商兼农耕家庭。起初读私塾,16岁考上县高等小学堂。入学之初,城中士绅子弟见其身穿土布青衣,赤脚草鞋,举止随便,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娃,于是称其为“乡巴佬”。何性格倔强,根本不把这蔑称放在眼里,只一个劲刻苦学习,暗中与这些城里士绅子弟比个高低。同时,锻炼身体风雨无阻,因之教师们对其印象很好。1907年起先后进入贵阳陆军小学堂、武昌陆军第三中学堂学习。1909年秋,清政府陆军部招考留日学生,何应钦又以第一名的好成绩应选,入日本振武学校。昔日的“乡巴佬”成了东洋的留学生。

何应钦在振武学校读书时,蒋介石以“蒋志清”之名就读于该校,只比何高一级。何在学习期间,一面接受军事教育,一面留心日本文化,并开始接触到反清革命思想。当时留日学生中,加入孙中山创办的同盟会者达数百人,何也加入了同盟会。辛亥革命爆发后,何应钦回国在上海参加革命。1913年他又重返日本,进入陆军士官学校,1916年回国在黔军任团长等职。

1924年何应钦应蒋介石电召前来广州,担任黄埔军校教育长兼教导第一团团长。次年,他两次参加东征陈炯明,在棉湖之战中保护蒋介石脱险,此后深得蒋的信任,升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在北伐中负责闽浙战事,成为蒋介石的重要助手。从1930年起,他一直担任军政部长,参与围剿红军的活动。

九一八事变后,何应钦任军委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指挥长城抗战,失败后与侵华日军签订了《塘沽协议》。1935年又接受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对华北主权的无理要求,世称何梅协议。1936年西安事变后,何应钦力主讨伐张学良和杨虎城。何应钦与蒋介石虽有矛盾,但由于相互之间的依存关系,在蒋回南京后,何应钦仍留任军政部长一职。

主持受降仪式

抗日战争期间,何应钦担任军委会参谋总长,指导台儿庄、徐州、武汉等战役。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组织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参加对日作战。1944年12月何应钦出任同盟国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辞去军政部长兼职。1945年4月初,何应钦开始组织湘西会战,这是正面战场22次会战的最后一仗。他首先督率第四方面军王耀武部阻敌于雪峰山,命第二方面军汤恩伯部攻击日军侧背。5月初又令陆军全线反攻,6月2日湘西会战结束,歼敌万余。同时,他令二、三方面军向广西进军,5月收复南宁、河池,6月克柳州,7月克龙州,复桂林。何在此期间曾飞赴前线各要点考察部队情况,将陆军总司令部由昆明推进到柳州,在南宁设指挥所。当何在南宁行署按计划向广州和雷州半岛进军时,8月10日日本内阁决定求降。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

八年艰苦的抗战终于胜利了。何应钦有幸作为中国战区受降代表,接受日军投降。是他主持了受降仪式,全权处理日军投降和遣返的事宜。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向日本国民广播了停战诏书。同日,我国行政院外交部正式收到日本的投降电文。8月17日,日驻华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声明日军已完成停战态势。东北境内的日本关东军也向苏联远东部队总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投降。各战区的战斗行动既全告停止,投降谈判便顺利地进行。

8月21日,湘西芷江城里搭起了一座座松柏牌楼,上悬“胜利之门”的大字横幅。在这个见证了中国正面战场最后胜利一战湘西会战的小城,日本乞降代表、驻华日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前来与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中将(1898-1975)及美军有关人员举行洽降会谈。会议厅布置简洁,正面悬挂孙中山遗像、中国国旗,还置有中美英苏四强国徽和表达胜利的巨型V字符。日方在此交出日军在华兵力配备图,日军当时共有陆军300万,其中在华120多万(不包括东北)。并回答了萧参谋长的各项质询。这一具有历史上重大意义的洽降会谈持续了2小时之久。23日今井到达陆军总部,向何应钦总司令鞠躬敬礼。何应钦要求日方切实做好投降准备,并通知了空运部队到首都南京接受的具体时间。

8月27日,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中国陆军总部南京前进指挥所主任冷欣中将率领一行159人,分乘军用运输机7架,安抵南京。在此建立前进指挥所,为何应钦前来受降预做安排。

9月2日上午,日本外相重光葵和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在停泊在日本东京湾的“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字。随后,接受投降的同盟国代表,包括中国的徐永昌将军(时任军令部长)、美国的麦克阿瑟将军等,依次签字。当重光葵拖着那条13年前在上海被炸断的残腿步履沉重地走下“密苏里号”时,上千架庆祝胜利的美军飞机从东京湾上空呼啸而过。

在日本向盟国投降一个星期后,即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在南京原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何应钦将军于前一天飞抵南京,主持受降事宜。9月9日早晨,南京黄埔路的中央军官学校门前格外显得雄武。国旗高扬,在缅甸战场上屡建奇功的新六军健儿警卫着,过了那钟楼式的二门,眼前一大片广场,一座座建筑物矗立在四边。一条长长的水泥道直对着大礼堂的大门。这条走道约半里路长,两旁每隔十步竖一面国旗,国旗间站着臂缠红布的警戒兵。

礼堂入口处,上悬“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典礼”大字。礼堂中央为受降席,面南而尊,受降席对面设置较矮的长桌,作为日本投降代表席。其后各立整齐严肃的中国士兵12名。受降席与投降席的四周环以几尺宽的白绸带,成方形。东西两侧观察席上有中国文武官员、盟国军官和中外记者等。总计参加盛典者,共达1000人。

8时56分,代表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受降的一级上将何应钦率领受降官四员,进入礼堂,坐于受降席中央。其左为我国海军总司令海军上将陈绍宽,及空军第三路司令空军少将张廷孟;其右为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上将,以及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中将。

8时58分,由中国王俊中将导引日本投降代表入场。日军投降代表为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大将、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参谋小笠原清中佐、舰队司令福田良三中将、台湾军参谋长谏山春树中将、第三十八军参谋长三泽昌雄大佐,及译员木村辰男,共计八人。日投降代表入场后,先到规定地位,立正向何应钦总司令作四十五度的鞠躬。何应钦命其在投降席就座。冈村宁次手持军帽,黯然肃坐。摄影历时5分钟。

9时零4分,何应钦总司令指示冈村宁次提出证明身份的文件,冈村乃命参谋长小林呈交何总司令。何应钦检视以后,将证明文件留置。旋即在中国政府所核定的日本投降书上签字,由萧参谋长交付冈村宁次。冈村当即起立,以双手敬谨接受。落座以后,低头展阅。阅毕,取笔蘸墨,签上“冈村宁次”四个字,接着盖章。然后再行呈交何总司令。何应钦接过以后,即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的第一号命令交付冈村宁次。随即通知日军投降代表退席。先后历时25分钟。

短短25分钟的受降仪式,中国人为此奋战了整整14年。而南京,这个曾惨遭日军屠城暴行的六朝古都,见证了侵略者最后低头的历史时刻。

受降典礼以后,何应钦立即向全国同胞发表广播讲话:“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已于本日上午9时在南京顺利完成,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也是全国上下八年抗战、艰苦奋斗的结果。自今以后,东亚及全世界人类和平与繁荣,亦从此开一新的纪元……”

著书《八年抗战史》

主持受降典礼是何应钦最大的荣誉和一生事业的顶点。此后,他的官运日渐式微,开始走下坡路了。1946年5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改成国防部,何受陈诚等排挤,失去了参谋总长、陆军总司令两个重要职务,而由陈诚和白崇禧分任参谋总长和国防部长,何仅任小小的重庆行营主任。10月18日被蒋派往美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军事参谋团中国代表团团长。一年多后,因国内反共战场吃紧,何奉召回国,当过几个月国防部长。1949年蒋介石下野,李宗仁担任代总统,此间何应钦干了三个月行政院长。5月13日何应钦内阁在广州集体辞职,把烂摊子甩给了阎锡山的“战时内阁”,他自己则先到香港,后到台湾。

在台湾,何应钦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国民党中评委主席团主席等多个职务。但这只是荣衔虚位。他有时间静下来,对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过程作个总结。早在抗战胜利之初,何应钦还在中国陆军总司令任上,就曾把抗战期间所记存的资料编印《八年抗战之经过》一书,于1946年4月出版。但当时他奉派出任联合国军事参谋团中国代表团团长,行期在即,未能详证博考,仅就手边历年战报所记,仓促成篇,颇多阙遗。来台后,何应钦搜集补充有关资料,对原书重加整辑,增编了海空作战经过概要,以及防空、中美合作诸篇,更名为《八年抗战》,于1955年抗战胜利10周年大庆时由台湾“国防部”刊行。此书出版后,受到学术机构和各方面的重视,尤其是所载内容均属中日交战经过的第一手资料,日本及世界各国治史者常以此书作为重要参考。

80年代初,90多岁的何应钦已届期颐之年。他缅怀全国军民同胞前仆后继、抗御外侮的伟大精神,深感重印此书的迫切。不顾年老体衰,特加校正充实,将有关图表及作战要图等一并列入,1982年9月9日受降纪念日由台湾“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出版。

《八年抗战》全名《日军侵华八年抗战史》,共700余页,资料丰富翔实,史料价值很多。此书根据全国各部队所报和军令部统计,抗战期间,我国军队共进行了22次会战,重要战斗1117次。我国陆军官兵伤亡 3 211 415 人,其中负伤 1 761 335 人,阵亡 1 319 958 人,失踪 130 126人。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日军仅阵亡人数就达 483 707 人,负伤者还有100多万。我国当时是个弱国,但是全国军民同仇敌忾,承受了极大的民族牺牲,与反法西斯盟国一道,终于打败了凶残的日本侵略者,光复了祖国宝岛台湾。

自1986年起,何应钦的身体日渐不佳。一位朋友到医院探视,见他态度安详,对他说:“汉唐以来尚未见有百岁高龄之将军。”何笑着说:“我够了!”的确,当年黄埔教官仅存者只何应钦一人。就是在二战中同盟国美英苏中四强的高级将领中,也是何应钦活得最久。1987年10月20日,何应钦在台北荣民总医院逝世,终年98岁。

日本投降书 全文

朕深监于世界之大势与帝国之现状,欲以非常之措置,收拾时局,兹告尔忠良之臣民。朕已命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接受其联合公告,盖图谋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曩者所以对美、英二国宣战,实亦出於庶几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至若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交战已阅四载,纵有朕陆、海将兵之勇战,朕百官有司之奋勉,及朕一亿众?庶之奉公,各自克尽最大努力,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於我。加之,敌新使用残虐炸弹,频杀无辜,惨害所及,实难逆料。若仍继续交战,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亦将破坏人类之文明。此朕之所以卒至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也,朕对於始终与帝国协力共图东亚解放之各盟邦,不得不表遗憾之意,念及帝国臣民死於战阵,殉於职守,毙於非命者及其遗族,五内为裂,而负战伤、蒙灾祸、失家业者之生计,亦朕所深为轸念者也。惟今后帝国将受之苦难,固非寻常,朕亦深知尔等臣民之衷情。然时运之所趋,朕欲耐其难耐,忍其难忍,以为万世开太平之基,朕於兹得以护持国体,信倚尔等忠良臣民之赤诚,常与尔等臣民共在。若夫为感情所激,妄滋事端,或同胞互相排挤,扰乱时局,因而迷误大道,失信於世界,朕最戒之,宜念举国一家,子孙相传,确信神州之不灭,任重而道远,倾全力于将来之建设,誓期发扬国体之精华,勿后於世界之潮流,望尔等臣民善体朕意之。/左图:投降书日文原稿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