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文化

德国音乐界的愤怒:抗议GEMA

gema_demo_berlin-1k

在德国,每个为公众演唱或播放音乐的都要交纳给GEMA组织演唱费用,名义上由GEMA再转缴给音乐家们。这里除了音乐会、舞蹈表演(也要用到音乐),还包含所有或多或少要播放音乐的场所,如迪斯科舞场,性商店和life shop之类,还有酒馆、饭店、咖啡店,尤其还有许多音乐俱乐部和民间节日的音乐表演。就这样,GEMA于2011年在德国获得8,255亿欧元入账,其中,7,023亿欧元通过复杂的分配方式而转缴到音乐家们,留下1,232亿欧元自用。

GEMA收费通常要根据演唱或播放音乐的场地大小、听众多寡来定,非常繁琐,经常也不很合理。今年GEMA想调整费用结构,与一个个与音乐有关的行业协会谈判,收效不错:音乐会统算门票收入的5,0-7,65%,性商店等按门票收入的5%,德国全年24场多大规模青年音乐会DJ收取门票收入的5%……对这些领域简化了收费算法,还多少降低了费用。唯有与音乐俱乐部、餐饮业的谈判破裂,于是GEMA单方面推出改革方案,将于2013年4月1日全面实施。尽管GEMA声称收费不会超过门票的10%,但实际费用的增长幅度如此之大,据称费用平均提高了6,5倍,简直威胁了这些领域的生存,从而引起强烈反弹。

例如一个300平米的音乐俱乐部,迄今每年缴纳给GEMA近1万欧元,2013年4月后按照新标准要缴纳近5万欧元;一个720平米的舞蹈俱乐部,入场费8欧元,迄今每年缴纳2,155万欧元,以后要缴纳14,792万欧元;柏林著名的音乐俱乐部Berghain,迄今每年缴纳3万欧元,2013年后按照新标准要缴纳30万欧元;舞蹈俱乐部Cocoon迄今每年缴纳1,4万欧元,以后要缴纳16,5万;法兰克福的文化中心Batschkapp有2000名会员,实际经常来的只有500人。迄今每年缴纳3000欧元,以后得按照2000人算,达到6万欧元……

柏林就是靠许多音乐、舞蹈俱乐部而活跃了城市文化气氛,在世界上享有盛名,许多游客就是为了经历柏林的文化俱乐部而来德国游览的,现在这些俱乐部都受到生存的威胁,所以从柏林政府到餐饮业协会都非常着急。所以GEMA的这次提高收费,不仅影响到德国的文化气氛,还威胁到音乐界的失业问题。而全德尤其青年文化气氛较浓厚的大城市都遇到类似问题,所以他们举行了各种形式的抗议,例如2010年发起了网上向德国议会递交申诉的活动,有25万人联名,现在德国议会还在讨论:执政党都倾向GEMA,反对党中的绿党、左翼党和海盗团纷纷支持抗议者。因为GEMA收费问题实际上是音乐作品的版权问题,所以被递交到德国专利法庭审核,GEMA的这种做法是否合法?此案尚在审理之中。

2012年6月30日夜晚,全德同步抗议,500家放音乐的酒店等场所关闭所有音乐5分钟。其实早在去年12月17日,人们就在网上同步行动,向GEMA网传信件,迫使GEMA网瘫痪。但严格按照刑法303款,以各种形式阻碍他人已经构成犯罪,可以最高判刑多年或罚款。没想到过后,以法兰克福检察院为首的还真的追究这些发信人的刑事责任,警方获得发邮件时的IP,突击这些发信人的家,拿走电脑和U盘等,检察院以此同时向106个人提出刑法起诉,成为战后德国之最。

9月7日下午,柏林、慕尼黑、斯图加特、法兰克福等城市发起抗议活动,其中柏林的抗议最有特色。在音乐俱乐部的组织下,几千人参加,各种文化层次、社会层次的人都有,尤其音乐协会组织者和会员,酒馆老板和伙计,业余或专业歌唱家、演奏家。因为是文化领域的抗议,抗议者打扮得五彩缤纷,款式各异,就像举行一次柏林性爱大游行,浩浩荡荡通过GEMA所在地、西柏林中心裤裆大街。社会上普遍认为,这次提高GEMA收费有点过分,但愿在各方抗议下能够达到降低费用,保障德国的音乐气氛。

音乐界的警匪:GEMA

说到GEMA大家都很头痛,创作音乐的音乐家不满,举办音乐会的音乐协会不满,播放音乐的餐饮业被迫每月缴纳GEMA费。有些中餐馆业主从中国拿来唱片在餐馆播放,想这样就没有侵犯德国音乐家的版权。过后还是接到GEMA帐单,不服,上法庭还是输。我上世纪90年代初举办音乐会,所有作品都是我们自己创作,唯有大乐队是德国的。音乐会后就收到GEMA帐单,要我们支付音乐会演出作品的版权费,可我们自己就是作者呀。90年代末我与另一位朋友创作了一批歌曲,自己演奏演唱,首演音乐会后在音响公司录制出版了500张激光唱片。封面设计时我特地没把GEMA标记放上。没想到唱片一到德国市场就被GEMA获悉,发来帐单收取作品版权费,每张唱片1马克,都不问作者就是我们自己——我不是GEMA会员,更没有委托GEMA作为我作品的版权代理人。GEMA却以我的名义向我索取我的版权费,过后分文也没支付给我这个作者,天下哪有这样的法理?但GEMA就是这样一个持有特权可以收取买路费、保护费的文化匪警。

音乐作品就如通常的文学艺术作品,享有原创权(Urheberrecht),谁演唱或播放该作品,都要支付给原创者一定的版权费。早在1902年德国还是皇帝时代,就已经立法规定,谁在公众场合演奏或演唱音乐作品,必须获得每一位被演唱作品的作者同意。而且按照法律,原创权是不能转让的,但其使用权Nutzungsrecht却可以转让。

要举办一次音乐会,就要与每一位音乐家直接签署使用合同,确实太繁琐,经常也不可能。你在私人范围播放杰克逊歌曲无所谓,但要在公众场合播放,尽管唱片都是正常渠道买来,你还得去美国寻找杰克逊的后人签署播放合同,否则就是侵权。为此,法国早在1851年就创建了音乐家著作权管理团体SACEM,由该组织来统一管理该协会成员的版权使用。德国直到1903年才由德国音乐家互助协会GDT创立了德国的管理团体AFMA,此后几经易名,尤其在纳粹时期通过法律形式确认该组织在音乐界的垄断地位(该协会禁止8000位德国音乐团体中的犹太音乐家演出),直到战后的1947年才正式定名为GEMA。

德国的GEMA在组织结构上非常古怪,董事会由15人组成(6位作曲家,4位词作家,5位音乐出版商),他们任命协会理事会。协会会员分成三类:正式会员只有3343(2010年),他们必须是音乐家,且连续五年靠自己作品为协会创收3万欧元。不满足创收条件的就为非正式会员6406人,那些本人不是音乐家的归为报名会员却达54605人。协会到社会上各类演出、播放音乐的场所(如音乐会,餐馆)为这些协会会员收取作品使用费,然后在这三类会员中分配。2010年度情况:正式会员平均每人获得5,8万欧元,非正式会员获2270欧元,报名会员仅获得1300欧元。

GEMA还与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类似组织签署了151份合约,号称代表全世界200多万音乐家、管理共计850万份音乐作品的在德版权。由此可以作相反假设:在德国演唱或播放的所有音乐作品,其版权都在GEMA的管理之下。所以GEMA有权向所有在德演唱或播放者收取作品版权费。GEMA享有这样管理音乐版权的垄断性地位,许多人也想成立类似协会来帮助音乐家管理版权,形成对GEMA的竞争,但都被GEMA告上专利法庭并胜诉:德国只容许存在一家GEMA。

许多歌唱家举办自己个人音乐会,或音乐家介绍自己的作品。作为公演,他们自己首先必须每场缴纳给GEMA演出费,过后再从GEMA获得分成。迄今有20%的人根本无法获得,80%的人尽管获得,但得减去GEMA中间费,所以从GEMA获得的通常远低于缴给GEMA的。例如女歌唱家B.Clear于2010年向GEMA提出起诉,说她2007年全年自己演唱会缴给了GEMA演唱作品版权费8万欧元,而该年她从GEMA仅获得1万欧元版权费,要求GEMA再补给她3,3万,结果败诉。到中级法院还是败诉,因为GEMA说她实际只缴纳了2,3万欧元,能拿回1万欧元就算够可以了。

最为麻烦的是,有些音乐家或音乐爱好者自己创作歌曲,自己演唱,将录音放到自己网页上,以便有兴趣的读者能免费下载收听,也算一件公益事或文化交流。结果,这位作者自己却要支付GEMA费,因为网页也算是“公众场合”。许多街头艺术家或民间节日(如圣诞市场)的民间演唱,严格按照GEMA法律,他们都得支付GEMA费,不管他们是演奏什么曲目。而许多国家如法国等最近都作了法律修改,相应条款中多一项“非商业性演出”(nc)来考虑减免费用。

参加GEMA的各类会员都要与GEMA签署一项其作品版权转让给GEMA的合约。按照要求,每位会员都要申报他们的具体每一个音乐作品。但在GEMA合约中被加入一款:所有该作者的作品,无论是否申报给GEMA,都看作其版权已经委托GEMA管理。尤其GEMA通过与其它国家相应组织签署条约,而代表许多国外音乐家的作品版权。所以你都很难确认,远在东方的中国音乐家及其作品是否被纳入GEMA的在德管辖。

有些音响公司推出的激光唱片或录像等注明是“免版税音乐”royalty free music / Lizenzfreie Musik 或 library music / freie Musik,这里只表示,如果你在公众场合播放该片,则该片的制造商或经销商承诺不再另外向你征收额外的播放费。但如果该作品的作者或演唱者本身已经列入GEMA、或英国的PRS、美国的ASCAP/BMI名单,则你还得支付给GEMA作品本身的版权费。

尽管如此,GEMA代理的还只是其会员及许多其他国家音乐家的音乐作品版权,根本无权代理社会上其他音乐家作品的版权,更无权以这些音乐家的名义收取演唱演奏这些作品的版权费。但在法庭实践中却出现非常奇特的所谓“GEMA假定”(GEMA-Vermutung, §13c Urheberrechtswahrnehmungsgesetz):如果GEMA获悉哪里举办音乐表演或向公众播放音乐作品,都不知道是演唱或播放什么具体作品,便单方面一口咬定,一定是在演唱或播放GEMA会员或GEMA代表的国外音乐家的作品,所以GEMA有权代表他们来收取作品版权使用费。如果对方拒绝,认为他们演唱或播放的并不是GEMA会员的作品,就会被告上法庭。按照通常法庭惯例,如果GEMA认定别人在表演GEMA会员的作品,GEMA就有义务向法庭递交证据来证明对方确实在演唱或播放GEMA会员的作品。GEMA显然很难递交这样的证据。于是,法院居然对GEMA网开一面,相反要求对方递交证据,证明他们并没有演唱或播放GEMA会员的作品。于是,你如何去证明邓丽君等歌星是否签署参加了各自国家的音乐版权协会,并通过该国协会与GEMA签署了合约,从而委托GEMA来管理在德国她演唱音乐作品的版权?

那么,什么音乐作品不属于GEMA管理的版权,即GEMA-freie Musik,从而可以拒绝向GEMA缴纳版税?大致有如下三种类型:

一、已故音乐作品的词作者与曲作者,根据版权法,作者去世(而不是作品发表)70年之后,版权自然消失。从今天2012年倒算70年,即1942年之前去世的词曲作者的作品不再享有版权,GEMA无权再代表这些人来向你讨版权费。

二、在世的词曲作者及演唱演奏家。原则上说,任何艺术家都有权自己管理自己的版权,而不需要GEMA从中渔利。所以,如果这些音乐作品如CD或VCD的演唱者与演奏者直接与播放者商谈价格,然后授权给播放者可以播放,则播放这些作品就属于GEMA-frei,而不需要向GEMA缴纳费用。想获得歌星级艺术家的这种许诺当然很难,但获得普通艺术家的授权还是可能的。但因为有“GEMA假定”在,你必须向GEMA明确证明,你播放或演出的作品不属于GEMA管理作品。要具体列出这些作品的标题、词曲作者及演唱演奏者姓名,必要时还要列出出版该作品(CD)的公司名等。或许还得递交这些作者的书面授权证明。如果有一点不可信,就可能依旧被视作GEMA作品。

三、无版权作品(freie Musik)。有些艺术家出于公益性或出于交流等,愿意主动放弃他某些作品的版权。遇上这类艺术家,GEMA就无权再去索取别人演唱或播放这些作品的版税。于是GEMA只能在艺术家申请加入GEMA时就在合同中保证,不得放弃任何一个艺术品的版权。如果该艺术家或艺术爱好者根本就不是GEMA会员,则GEMA就告诫这些艺术家必须在发表该作品时明确写明:在全世界范围内,该作者不可后悔地永久放弃该作品的版权。人们可以任意使用,不收取任何版权费。如果没有这样声明,谁能保证该作者过后又反悔而要求收取版权费,即又可能重新成为GEMA-音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