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法律文化

天理何在——吴英冤案真相

wuying

编者按:吴英死刑案引起中国社会震动,人们都在讨论民间是否可以合法集资。了解该案真相就可清晰看到,这根本不是什么吴英是否非法集资问题,而是地方官员与黑社会联手,暴力夺取吴英的巨额财产,然后以“非法集资”为名致吴英于死地,以达到瓜分赃物、杀人灭口的目的。因为只要吴英活着一天,就有真相大白的一天,那些披着政府官员、公安、法官外衣的劫匪就一天睡不着觉——吴英以孤女面对黑白两道联手的中国黑社会。中国问题根源在上层,但从基层烂起,进入黑社会化。中国政府声称要以法治国。法制本意是维护公民的自由、平等与财产,但在专制下,所谓的法制已成为剥夺公民权利、谋财害命的工具,是“以法乱国”——吴英被人绑架和掠财,司法机构本应追究犯罪者的刑事责任,地方初级、中级法院却伙同贪官污吏与黑社会,都判吴英死罪。天理何在!中国社会不仅要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吴英,而且要立即彻查地方官员、法院和黑社会之间的暗箱黑幕,将之绳之以法,而且以“谋财害命”论罪,以彰显对中国普通公民最最基本的人生保障与社会公正。(钱跃君)

·勤奋实干嗅觉敏锐·

吴英,1981年5月生于浙江省东阳的一个农民家庭。改革开放以来,这里激活了诸多商业神话,谱写了太多的商业故事。年轻的吴英也不安分了,她没读完技校便辍学去姑姑开办的美容院学美容技术,结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周红波。他俩连手开了一家美容院。不久后吴英在西街开设一家贵族美容美体中心,接着又开办东阳最大足浴店千足堂。她嗅到汽车租赁生意,便用积累的资本买下十多辆车。当“韩流”来袭,她又开了一家韩品服饰店,接着又接手喜来登娱乐城。

在这些行业经营中,吴英累积了丰富的人脉关系,不少客户是当地最富有的人。吴英在与他们交往中耳濡目染,逐渐锤炼自己的商业性。她勤奋实干,嗅觉敏锐,生意越做越大。她为人仗义,不只顾自己赚钱,有时看准机会带着朋友一起赚,由自己操盘,按约定比例分成,这或许就是吴英“非法集资”的起源。她经常奔波于广州与东阳、义乌之间,随后投资地域扩大到大西北,化工原料、洗浴城、婚纱店。2000年转向投资房地产,在多个城市炒过住宅、商铺。到2004年吴英在服务业和商贸业完成的原始积累获得成倍膨胀,而期货市场才是她真正的创业实验田。此时,她的所谓非法集资也就旋风般卷起。为了做大生意,她需要更多资金。银行不能借贷,找政府立项不批,于是只能透过朋友借贷。借到的钱往往以高于银行数倍、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息回报。2005年她透过九名至亲好友立下契约,借款7亿元人民币。她明知有风险也得去借去筹,为的是企业迅速发展。

·吴英被绑架掠财·

2006年12月20日到28日,吴英遭身为律师的杨志昂一伙绑架。杨志昂以介绍外资资金赚差额费为由,把吴英诱骗去温州皇朝大酒店。到了皇朝大酒店她才发现,自己的高利贷债主之一杨卫陵也在那里。他们告诉吴英,他们是要保护她,黑社会一伙四处找她,要用刀捅她,跺下手和脚。他们提出一起去杭州。走到酒店大堂,吴英发现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东北人高进,另一个是杨志昂弟弟。到杭州后她被安置在瑞星宾馆,发现杨卫陵妻子(义乌政府官员)也在,就睡在吴英房里,他们还在吴英房间对面开了两间房监视,至此吴英失去人身自由。

翌日,他们将吴英转移到安徽马鞍山。晚饭后他们开始威胁吴英,说要杀死她,把她沉到江底,强行抢走她随身携带的现金支票330万元、数张银行卡,强迫她讲出密码,搜走价值几十万的手表、首饰以及现金和公司公章、企业营业执照。还逼迫吴英在30多份空白纸上签字,在空白纸上盖上章。以后,杨志昂为首的一伙利用吴英被迫签字并盖公章的空白信笺伪造文件,制造了东阳和湖北荆门的几起恶意诉讼假案。

吴英控诉说:“杨志昂又叫来他的一位律师朋友,由他逼我写了几份文件,其中有收条、委托书等,我都是按他们所要求写的文字照抄的。在马鞍山那晚,楼林盛、杨志昂、杨卫陵等把我的手机全部搜走,且把房间里的电话线拔掉,晚上也不让我睡觉,让我告诉他们哪里有房产、哪里有资产。当时我为了保护自身安全,他们说什么我就只能怎么做。楼林盛他们又把我转移到江苏镇江,在镇江第三天又转了两个宾馆。27日杨志昂一伙又派人到东阳将我的珠宝和14处房产相关文件、27辆汽车的全部购买凭证及财务资料全部拿走。楼林盛还逼迫我打电话给当时的财务出纳周巧,让他们把这些东西送到谎称我律师的人手中,他在东阳市政府门口一辆黑色奔驰车上,共卷走二亿多资产。直到12月28日杨志昂才把印章和企业营业执照还我,让我回去。威胁我,如果报案就会告我诈骗。”

·吴英报案反被抓·判处死刑·

吴英于29日晚上前往东阳公安局报案,由东阳法制办接待。吴英说:“报案时骆承严陪我一起去做口供,林卫平、杨卫江等全部在公安局楼下车上等。报完案后,我回到概念酒店,才发现金华中院法官及杨志昂已把两份金华中院的调解书送到我宾馆总台,汽车购买凭证及拿走的财务相关凭证全部未归还。我被捕之后,金华中级法院曾提审我。我说,收条是我被逼才写的,同时提出异议,如果我真的把房子卖给安徽人了,而且又写了收条,他们应付我的3000多万房款,要有银行相关凭证,或者提取汇款现金记录。”

2007年2月5日下午,吴英在北京首都机场被东阳公安局诱捕,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异地抓捕,没有当地北京公安人员随同。他们不由分说将吴英强行扣押。在杭州机场下机后,东阳公安局杜局长开着一辆丰田大霸王警车来接,上车后却用衣服蒙着吴英头。吴英父亲说:“女儿刚经历杨志昂等人长达八天的绑架,心里一直恐惧,如今又遭难,更是害怕。押我女儿的警察正是她去东阳公安局为杨志昂绑架报案时做口供笔录的警官韦朝晖、蒋玉翔。东阳公安局抓捕我女儿,当晚却秘密押至金华看守所关押。”

在金华看守所审讯时,编造吴英“诈骗五万元”被东阳公安局刑事拘留,强迫她用“祝素贞”假名,住址为金华婺城区八咏路鼓楼78号。持续审讯68小时,不交代就不准吴英睡觉。还搜去吴英随身携带的现金十几万元、价值60余万元的伯爵手表一枚、黄金首饰多件和价值几百万元的白金项链镶嵌缅甸翡翠玉的挂件,以及手机三部、索尼数码相机一个,这些物品至今不知去向。最后让吴英签了一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文件,才让她回金华看守所37号女监休息。

东阳市公安局还安插一个化名张华的女犯与吴英同舍。张华显得很同情吴英而诱骗口供,向吴英说,快点讲清楚快点承认,就可以取保出去了。她教吴英如何做口供,自称她哥哥是上海副市长,公安厅厅长王辉忠是她哥的朋友。她自己原来在杭州省监管支队,老公也在公安系统。她在看守所出入自由,所里的许多管教都和她相熟,吴英就相信了她。张华教吴英怎么说,她就怎么说。后来才知道,张华原是兰溪农行的工作人员,因贪污500万元被判十五年,派她与吴英同舍是受命立功。吴英父亲说:“谁还敢相信司法的公正?全是悖情逆理的黑箱操作,违背天理良心的栽赃陷害,只有金华和东阳市有权有势的官员和黑道才干得出来。”

2009年12月18日,浙江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吴英死刑,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2010年1月吴英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2年1月18日二审判决维持吴英死刑判决。

·司法腐败·集资无罪·

“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总干事铁流说,吴英集资并不是向公众集资,而向11个高利贷主借钱,都有协议,有承诺。给吴英判的罪是非法集资诈骗,她借了7,8亿元,实际已归还3,8亿元。案发后吴英的财产三亿多,被公安拍卖了不到2000多万。吴英现在还有大片房产价值5亿元。由此可见,她并不是没有能力还借款。此外,吴英借的钱并没花在享受上,几乎都投资办了企业,她有1000多名员工。在短短一年里办了十几个公司。因此,非法集资诈骗罪根本就不成立。这事背后涉及很多黑幕。吴英案发,不是别人告她,而是她被非法绑架八天、强行拿走她一亿元资产。吴英去公安局报案,公安局不但不立案,反将她拘捕。浙江官员都非常有钱,一个官员少说都有几百万元。但他们不愿把钱存到银行,因为利息少,都愿将钱投到地下钱庄。地方政府对你集资眼开眼闭,集资到一定程度就把你抓了毙了,这些钱全没收归国家所有,这是司法黑幕。吴英资产拍卖,30多辆汽车捆绑拍卖了380万,而实际值3000多万。她的本色酒店价值5000万,被以500万拍卖。而卖这个酒店就是黑社会和官方勾结操纵,他们转手卖给别人竟卖了800多万元。吴英的资产政府全拿走了,公安全拿走了。三亿多资产不到两千万就拍卖了。拍卖吴英资产时留下电话的就是东阳公安警官。金华地区十几个官员集体要求处死吴英,就是为了销赃而掩盖罪恶。

被誉为“中国律师界良心”的张思之函致最高人民法院:集资诈骗罪脱胎于诈骗罪,故有诈骗罪的一切特征。识别与判定集资项目是否诈骗,一是集资对象,二是投资去向。吴英集资对象都是本地亲友及放贷人,并非社会不确定公众;查其资金去向也大多流入当地实业领域,属合法经营范畴。集资诈骗犯罪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在吴英案中体现为债权人本金。判断吴英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应根据她行为是否具有侵占债权人本金的恶意。许诺高额利息不能支付,属于诚信有亏,而非刑法上的入罪理由。至于吴英是否确有此恶意,未见全部证据,不敢轻下断语;但以常理度之,如有心设局诈骗,早会仿效国中巨贪,变卖资产卷款逃逸,岂能在当地留下大量资产?对此不难明察。

经济学家张维迎说,“吴英的死刑是对中国改革的倒退,如果吴英的集资应该被判死刑,不知还有多少人不该被判死刑。因为中国经济是建立在特权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权利基础上,即没有建立起市场经济真正的基础。吴英被判死刑意味中国公民没有融资的自由,意味着融资是特权而不是基本权利,意味着建立在个人基础上的产权交易合同,仍得不到有效保护,意味着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仍然受摧残。‘非法集资罪’是一条恶法,与当年‘投机倒把罪’没有两样”。

3月14日温家宝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就吴英案表示,这件事的启示是:第一,对于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和处置原则应做深入研究,使民间借贷有明确的法律保障。第二,对案件处理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我注意到,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慎重处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通知,并对吴英案采取十分审慎的态度”。第三,这件事反映了民间金融发展与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还不适应。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需要大量资金,而银行又不能满足,民间又存有不少资金。

吴英案一直由当地官府和黑恶势力操作。既牵扯有权力的贪腐集团,还牵扯到与官员勾结的黑社会势力。官府在后台,黑恶势力在前台。一个二十多岁弱女子无权无势,能在短时间内集到几亿资金,没有官府授意,没有黑恶势力摆弄,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当吴英集资如同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时,黑恶势力就抛出吴英,图谋杀人灭口、瓜分赃物。吴英案是东阳最大贪腐案,与当地官员有直接关系,他们正是吴英案的操盘手。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跟上经济体制改革,缺少基本的政治自由和司法独立,官商勾结,政治体制成为社会发展的瓶颈。重要经济领域石油、电信、电力、金融、铁路仍被垄断,豪夺利润。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