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黑色星期五的思考

dsc00532-k4月13日,星期五

人一出生就好象踏上了一个巨大的轮船,看不见头,也望不到尾,晃晃悠悠地前行。我们不知道它何时到岸,只知道它有一天会到岸的,至于到岸了以后还干点啥,不知道。


天理何在——吴英冤案真相

wuying编者按:吴英死刑案引起中国社会震动,人们都在讨论民间是否可以合法集资。了解该案真相就可清晰看到,这根本不是什么吴英是否非法集资问题,而是地方官员与黑社会联手,暴力夺取吴英的巨额财产,然后以“非法集资”为名致吴英于死地,以达到瓜分赃物、杀人灭口的目的。因为只要吴英活着一天,就有真相大白的一天,那些披着政府官员、公安、法官外衣的劫匪就一天睡不着觉——吴英以孤女面对黑白两道联手的中国黑社会。中国问题根源在上层,但从基层烂起,进入黑社会化。中国政府声称要以法治国。法制本意是维护公民的自由、平等与财产,但在专制下,所谓的法制已成为剥夺公民权利、谋财害命的工具,是“以法乱国”——吴英被人绑架和掠财,司法机构本应追究犯罪者的刑事责任,地方初级、中级法院却伙同贪官污吏与黑社会,都判吴英死罪。天理何在!中国社会不仅要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吴英,而且要立即彻查地方官员、法院和黑社会之间的暗箱黑幕,将之绳之以法,而且以“谋财害命”论罪,以彰显对中国普通公民最最基本的人生保障与社会公正。(钱跃君)

德国音乐界的愤怒:抗议GEMA

gema_demo_berlin-1k在德国,每个为公众演唱或播放音乐的都要交纳给GEMA组织演唱费用,名义上由GEMA再转缴给音乐家们。这里除了音乐会、舞蹈表演(也要用到音乐),还包含所有或多或少要播放音乐的场所,如迪斯科舞场,性商店和life shop之类,还有酒馆、饭店、咖啡店,尤其还有许多音乐俱乐部和民间节日的音乐表演。就这样,GEMA于2011年在德国获得8,255亿欧元入账,其中,7,023亿欧元通过复杂的分配方式而转缴到音乐家们,留下1,232亿欧元自用。

在澳洲送礼

australia澳洲,一个让人心醉神迷的地方。走进澳洲,亲密接触那里的风土人情,是不少人的心愿。初中毕业后我幸运地来到了心仪已久的澳大利亚卡尔古利中学留学。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完全是另一个陌生世界。对孤身闯海外的留学生,尤其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其生活和学习的艰辛可想而知,然而很幸运,我遇到一个很好的班主任——娜维耶芙·戈曼。戈曼是个黑白混血的女教师,四十多岁,和蔼可亲。在她的帮助下没过几个月,我便融入了新的环境。这所高中里的学生绝大多数是澳大利亚当地的,给我这个老外提供了实践入乡随俗的绝佳机会。

欧洲教会税面面观

michelangelo2010年底圣诞前夕的一个周日弥散,居住在德国莱茵河畔科隆市的莱菲女士提前来到科隆大教堂,进行她人生中的一次重要告解。告解的缘由事关她那颇具叛逆性格的儿子坎贝的婚事。坎贝在幼童时期由其父母携至教堂进行了领洗圣事,然而坎贝成年后,几乎从未踏进过教堂。坎贝参加工作后,每周薪水单上都会出现6.58欧元的教会税(Kirchesteuer),这或许是能够解释的唯一原因(不过坎贝还真不差钱)。坎贝瞒着家人重新进行了户籍登记,声明自己是无神论者。由此,坎贝薪水单上再未出现教会税。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