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小小香港 何以廉洁

hongkong目前,中国大多数腐败案件由各地纪检监察机关调查后再移送检察机关侦查,造成多头办案、重复办案,既浪费了资源,又形成不了合力。于是,有代表建议: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有效遏制腐败和打击腐败分子,建议成立独立的廉政部门,效仿香港,成立独立的《国家廉政总署》。2010年秋,我作为南阳市监察学会赴香港考察团成员,用心探访了蜚声海内外的香港廉政公署,感受颇深。著名反腐败国际性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机构公布的清廉指数世界排名,香港1997年排第18位,2003年香港位居位居亚洲第2位,仅次于新加坡。

最近,透明国际发布了“2010年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在这份包括180个国家和地区的榜单上,丹麦、新西兰和新加坡并列第一,成为全球最清廉的国家。很多媒体特别指出美国排名22,首次跌出前20名。香港排名13,清廉指数不断上升。“香港的成就建基于我所指的智慧支柱,即是,法治精神、公平竞争环境、廉洁的政府、资讯自由流通及个人自由。”香港政务司前司长、现任特首曾荫权如是说。

hongkong-a香港,一个当年的边地渔村,何以能在短短一百多年内就跃升为世界级自由贸易港、全球金融中心、最佳旅游城市,一度能与美国电影城抗衡的东方“好莱坞”,且廉洁指数不断攀升?这确实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与此有关的解读层出不穷,表达有繁有简,主旨却总无法回避两个关键词:法治精神与个人自由。“自由+法治”=“繁荣+稳定”,这是金庸先生的精练陈述。这位想象力汪洋恣肆、政治观点却古典保守的武侠小说家和知名报人,“自由”和“法治”同样构成了他终身服膺的价值观的基石。

人所共知,香港素有“廉洁之都”之称。作为“廉洁之都”最为声名在外的是它的廉署,它的成功运作令内地城市的人们凡提到“反贪”、“廉政”,大脑里常常肃然闪现出“香港廉政公署”这么几个字。几曾何时,外人很难想像香港也曾是一个腐败盛行的社会,贪污构成了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

虽然早在1897年香港已有法律明文禁止贪污贿赂,政府于1948年仿效英国法律通过了《防止贪污条例》,20世纪50年代香港警队成立了检举贪污组。但贪污仍然日益猖獗。特别是20世纪中叶以来,随着经济迅猛发展,批文、办照、拿证、领牌等社会服务需求随之增多,政府部门、公共机构贪污受贿现象相当普遍,而且日趋严重,这与当今内地何其相似。在香港,当时流行这样的比喻:贪污就像一辆巴士,你可以上车跟大伙儿同流合污,否则只能站在路旁默不作声。若有人试图挡住巴士前面,只会被巴士撞倒。


恐怖分子心理分析

oslo-norway-kill挪威发生的枪杀事件,从这悲剧之中也可以看到极端分子的三个心理特征。

一、看问题局限于主观狭窄的文化价值观

自以为是的极端分子的一个心理特征是,他们观察社会都狭窄地以自己或本民族的文化价值观为出发点,异己或异国文化价值观均遭排斥;处于劣势地位文化的人,对占优势地位的异国文化价值观很容易产生仇视心态,并往往将之视为他们的假想敌。由于感觉到自己的价值观或自己民族的文化处于劣势,走极端的人就企图通过各种非法或暴力手段达到重新获得优势的地位。伊斯兰极端分子多少呈现这种心理特征,他们为了重振伊斯兰文化,不惜诉诸暴力、专政和各种极端手段——如前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集权统治。反过来,处于优势地位文化的极端分子,对占劣势地位的异国文化容易产生鄙视态度,并自以为是地认为应该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劣势文化地区的人。许多霸权主义者便有这种心态,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及其幕僚便是一个典型。他们这些处于权势地位的施政极端分子所造成的破坏性尤其大。君不见他们借反恐名义发动了阿富汗战争还嫌不够,继而又在伊拉克发动了另一场战争,所造成的恶果难以估量——不仅造成伤亡人数高达几十万人,还导致阿富汗与伊拉克两国的社会长时间不稳定以及美国越积越高的债务和美国右翼极端分子的崛起等种种不良后果。

哪是中国侨民的海外创业强项

dsc00434-s中国侨民移居海外就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简言之就是为了多赚点钱。那什么是赚钱的路径呢?第一条也是最大众化的赚钱路径就是开店,不外乎开商店和开饭店,这是中国侨民最擅长的开店模式。纵观中国侨民的开店历史,可以说饭店曾经辉煌过一段时期。

自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后中国侨民大量来到西班牙后中餐馆便如雨后春笋般地开遍了西班牙全国各地各大街小巷。从理论上讲,中国人开中国餐馆最具优势,酱油、味精,春卷、馒头都是中国人熟知的材料,西班牙人无论如何不可能与中国人竞争中餐馆的生意。但问题是,中餐馆在西班牙的大地上仅仅兴旺了几个年头就开始走向衰败。据一位年长的老华侨对记者说,巴塞罗那的中国餐馆可以分为二大时间段,第一段为1992年之前,第二段为1992年之后。

一场蛇告农夫的官司

wangfang日前笔者接到西班牙法院的一个开庭通知,说是请媒体记者前去旁听一场西班牙人和中国人打官司的案子。笔者到达法庭后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按理在法庭上是一个原告一个被告,但这次的诉讼原、被告前面各安放了两块牌子:原告、被告。也就是说,诉讼的主体双方均是原告,也是被告。经笔者打听后才知道,原来是一场原诉和反诉的官司。原告是一名西班牙人安娜,被告是中国人李庆婧,但被告中国人却反诉了原告,故此法院决定原诉和反诉同时审理。

开庭后由西班牙原告律师向法官陈述事实与理由。原告诉称,原告安娜与被告中国人李婧原本是好友,李婧在本地有一套房子,因她离开本地无人居住,安娜有意租用李婧的住宅,便与李婧商量之后达成租借协议,但没有书面协议,仅是口头形式。但李婧在数月后就单方反悔协议,要求安娜马上搬出并终止协议,并用暴力威胁安娜,还叫来警察恐吓安娜,致使安娜的精神和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因此请求法院判决继续租用该公寓,以达到和维护社会稳定的环境。

挽救欧元宪法案

s010005“挽救希腊就是挽救欧元,挽救欧元就是挽救欧洲”。这是本届德国政府的欧洲金融政策,为此不惜投入几十亿欧元巨资以挽救希腊面临的金融危机和国家破产。四位德国经济学教授——也是当年反对成立欧盟、建立欧元国的四位教授 ——到联邦宪法法院对此提出起诉,认为这种为了欧洲而不顾德国本土利益的做法违背宪法,也违背欧盟禁止国家救援的金融法,破坏欧元稳定,资助希腊其实是在加速希腊金融的破产。9月7日,座落在卡斯鲁尔的联邦宪法法院正式判决:德国援助希腊政策并不违宪,德国政府应当本着团结精神独立承担起责任,但要求这种政策必须透明化,充分听取议会各党派的意见。

消息传来,女总理梅克尔总算松下一口气。她在当天的议会讨论中表示:这次宪法法院判决是对德国政府欧洲政策的一个绝对肯定,而且政府就是按照法院要求的方式,所有金融政策都在议会中得到充分民主讨论和表决而确定。欧元不能倒,欧元也不会倒,因为欧元就是欧洲。

现在是一个非常时期,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德国很成功地走出了危机,所以梅克尔希望,德国的路也应当是欧洲的路。在现有欧盟宪法“里斯本条约”中,没有监督和促使欧盟各国遵守金融规则、限制国家债务等机制,所以导致一些国家在金融危机中面临国家破产,不得不靠国际金融机构及兄弟国家救援。所以梅克尔认为,欧盟宪法不是禁区,应当讨论修改。至少应当加强欧洲法庭的功能,授权法庭对违背基本金融原则的国家给予警告甚至罚款,以此实现欧元稳定和欧盟经济金融的健康发展。这样的欧洲改革是一段长期而艰难的路,但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改革。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