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法律意识和司法常识

dsc00442-k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庭门前人人敬畏。在走向法庭的路上人们心中难免忐忑不安。 法律的神圣通常在法院的建筑就显示出来。哪怕是初级法院(Amtsgericht)的建筑也常常是风格庄严,一块块沉重的大理石方方正正,层层堆叠,仿佛宣告着建筑物之内一丝不苟的秩序,为法院和外面的纷扰嘈杂的世界划上一个界限。对于那些对法律一无所知的人,法院庭深如海。 然而,对于拥有一定法律和司法常识的人,不仅会减少对法院的畏惧,也会避免不必要的法律纠纷,从而避免走向法庭。

司法途径和法院的组织
Gerichtsbarkeit und Gerichtsaufbau

德国法院可以分为五条司法途径。民事法院(Zivilgericht)和刑事法院(Strafgericht)一起为普通法院司法途径(Ordent-liche Gerichtsbarkeit)。此外还有特殊法院司法途径如劳工法院(Arbeits-gericht),社会法院(Sozialgericht),行政法院 (Verwaltungsgericht)和财政法院 (Finanzgericht)。

人们经常碰到的普通法院分为四个层次:市级法院(Amtsgericht),区级法院 (Landgericht),州级法院(Oberlandesgericht)和联邦高级法院(Bundesgerichtshof)。究竟哪家法院负责审理一件具体纠纷,取决于不同的因素,如地方管辖权(Gerichtstand),功能管辖权(Funktionale Zuständigkeit)和内容管辖权 (Sachliche Zuständigkeit)等。官司纠纷值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一般在纠纷值不超过5000欧元时,初审由市级法院负责。否则,直接由区级法院负责。

根据法院的级别不同,对每一案件参加审理的法官人数也不一样。如市级法庭一般只设一个法官, 刑事诉讼法庭有时还增设两位非职业陪审法官(Schöffen)。联邦一级的法庭则通常有五位法官,或者是三位法官加上两位业余法官。

并不是所有官司都一定由律师代理,如市级法院的民事诉讼案就不一定需要律师,而可以自己来打官司。一般来说,区级法院以上的官司必须由律师来代理(Anwaltszwang)。很多人对待律师的态度,就像对待法庭:先是尽量避而远之,实在不得已走出这一步,就觉得把自己的命运交了出去。首先觉得法庭永远会做出公正的决定,再就是相信律师会倾心尽力为自己的案件而工作。而自己作为案件的真正主人却不去下功夫。如果本人对事情的前前后后都没弄清楚,怎么能指望律师能搞清楚。所以,相信律师更要自己把握。

法院在做出判决(Urteil)之前,还可以有其他方式的决定如暂时决定(Verfügung),决议(Beschluss)等等。这些非判决性的决定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临时性。当然,人们可以对它们通过不同的方式提出反驳、申诉等等。即使对于法庭的最终判决, 人们仍然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提出反对。人们通常熟悉的司法途径是要求上一级法院重新审理(Berufung),要求联邦高级法院进行审核(Revision)。重新审理和审核的不同处在于,前者对纠纷完全重新审理,就像案子一开始就在重审法庭审理一样。而后者只是审核重申法庭的决定,而且只局限于审核其在判决过程中是否遵守法院的章程和法则,而不再对纠纷的内容本身(如证据等)进行审理。

联邦宪法法院(Bundesverfassungsgericht)是司法途径的终极法院。 作为宪法的捍卫者和解释者,如果它认为一个判决或行政决定违背宪法,可以推翻任何一个法院判决。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宪法诉愿(Verfassungsbeschwerde)的形式告到宪法法院。因为很小数目而告到宪法法院的例子越来越多,为了避免更多人滥用宪法诉愿这一形式,法院最近对一些滥用者施加了罚款。

期限(Frist)和时间概念

法庭的期限很多。对起诉书做出反应的时间(Einlassungszeit)为二周,对一个判决作出反驳(Widerspruch 或 Einspruch)的时间为二周,对一个行政决定的反驳时间为二周等等。从收到出庭通知和出庭日期之间的时间(Ladungsfrist)一般为三天。 如果官司由律师代理,这一时间则为一周。从初审法庭作出判决到要求上级法庭重新审理的时间(Berufungsfrist)为一个月。但重审上诉者(Berufungskläger)必须在二个月内提供要求重审的理由(Begründungsfrist)。要求联邦法院审核的期限也相应为一个月(Revisionsfrist)和二个月(Begründungsfrist)。

许多人缺少时间观念。但晚一点赴私人之约与错过一个法庭期限后果则截然不同。如果错过法庭审理的日期,法庭很可能会作出一个违期判决(Versäumnis-urteil)。这样的一个判决当然是有利于出庭的一方。虽然这不是最终判决,但毕竟是一个不利的开端。

不是法庭来的所有通知都是圣旨。法庭的决定有不同的种类。 有的是临时决定,有的是未经法庭辩论的决议,有的是判决。即使判决还分为程序判决、中间判决等等,所有这些决定的意义都不一样。但有一点几乎是共性,就是如果当事者不对决定作出反应或反驳,那么所有这些决定都会得到执行。同样重要的是,如果当事者要反驳,必须在一定的期限内提出,否则或者决定无法改变,或者法庭的决定或判决已被强制执行,这时即使“有理”,要想推翻和改变决定都越来越困难。

有一家公司收到法庭来的催款通知(Mahn-bescheid)。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一通知并不意味着法庭站在哪一方,法庭仅仅根据债权人的申请而采取了这一措施。虽然这一措施为债权人的要求增添了威慑力,但并不意味着法庭站在债权人一方。

如果收到催款通知后不在规定的两周期限内作出反驳,法庭就会根据债权人的要求作出强行执行的决定(Vollstreckungs-bescheid)。虽然,债务人还可以对强制执行提出反驳,但强制执行一般不会因为反驳而停止,而且纠纷双方从此只好走正式的法庭程序。相反,如果债务人及时对催款通知提出了反驳,债务人很可能开始“硬”,收到反驳后“软”下来,不再打官司了。

很多人让时间错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觉得问题棘手,不愿正视这一问题。一直等到事到临头无法躲藏的时候,才被动地反应,结果为时已晚。
不仅当事个人需要遵守时间和期限,政府和官方部门也必须遵守期限。行政部门同样有内部关于期限的规定。如果人们长时间得不到官方办事部门的答复,同样可以通过抱怨等方式来督促。

合同Vertrag与证据Beweismitteln

大多数人都知道,合同不一定需要书面形式。从法律角度来说,合同的成立只需要合同双方对一个事物达成共同的意愿,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Angebot und Annahme)。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就是一个合同。问题是,在物质第一、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君子”越来越少。口头协议经常碰到的问题是, 事后无法证明对方曾经承诺过。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使用书面合同形式,否则就应心里上做好准备,承担对方会耍赖的后果。

尽管每个人都知道书面合同的重要,但许多人仍然因为碍着面子不好出口。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变一下自己对合同的看法,不要把书面合同的必要性与朋友之间缺少信任联系在一起。

没有书面合同的坏处不仅仅在于对方不承认曾经口头做出的协议。有时合同双方都重申合同的存在,但无法向第三方证明合同的存在。如果你借给朋友一辆汽车,这位朋友一年后破产,法庭做出强制执行的决定, 要拍卖朋友所有财产。如果你和朋友能够证明这辆车不是你送给他的,而是借给他的,也就是所有权是你的,那你就会把这部车要回来,而不被强制拍卖。

毋庸赘言,合同自然应该包括所有重要的内容。合同双方名字和联系方式、付款方式、交货方式、包装方式、产品所有权的转移等等仅是几个容易想到的,一个采购合同应包含的内容。

(题图:法兰克福中级法院主楼/跃君摄)


洋警察卧底

policia-barcelona老张来西班牙几十年,经营餐馆业已经驾轻就熟。但由于同行间激烈竞争,也让这个“餐馆行家”一筹莫展,于是决定向边缘地区发展。十年前他带着家眷来到离巴塞罗那几百公里远的城市继续他的餐馆事业。刚到的几年的由于中国同行不多,生意还行,但后来也来了竞争者,迫使老张再一次改变求生方向。想来想去,做餐馆实在太普遍,人人都能做,竞争也就激烈。但做什么为好,让老张不知所措,此刻正好有位老友从中国来西班牙开会,顺便来老张的驻地访问他。

老友多年不见自然要谈起如何生存如何发展的话题。老友现在的身份是一家化工公司的总经理,来西班牙就是和西班牙化学公司谈合作事宜。二人一谈片刻,老张就决定入股他们的化学公司,还担任在西班牙的运作事宜,凡是谈成生意,老张均有可观的提成。老张决定在朋友的帮助下涉足化工产品,一是相对竞争少,而是有内行朋友的帮助,估计风险相对较低。

但老张并没有将饭店关门,而把饭店交给太太管理,只要不赔本也就开着,因为有国内的业务员经常来西班牙开会,所有在他饭店用餐不管是时间还是口味,他都能自己把握。饭店的经营处在平平淡淡的状态中,但化学产品的买卖却十分火热。由于中国化学原料的价格低廉十分受西班牙同行青睐,不出几年,老张的名字竟成了西班牙化学同行业极其熟悉的人物名字。

赚了钱,老张积极添置家业,在餐馆周围的地产卖下二套,又租下三套供中国朋友来西时居住。老张买房新闻也在周围的西班牙人群中流传。流传的话题中西班牙人就是怎么也不明白一个问题,老张的饭店生意极其一般,但这个中国人却一套一套地购进新房,不认识的中国面孔三天两头一群一群地在他饭店和住宅中进进出出。

面子尊严·人格尊严·人性尊严

michelangelo-s张心言在《欧华导报》9月期上针对拙文《生活得更有尊严》提出了对尊严的不同看法。他在文中举了两例:一只狗天天有食物吃并不算有尊严,但如果天天与主人同一个桌子吃饭才算是一种尊严;春秋战国大饥荒时有个饥民,由于一个叫黔敖的布施者向他吆喝“嗟!来食!”而拒绝其布施,宁可饿死在路旁,也不吃“嗟”来之食。张先生认为这个人是为了尊严而饿死,因此认为“维持生存并不等于维护尊严,维护尊严也并不一定先要以生存为前提。”,“一个人从其他人那里得到恰当的对待,这人就有尊严。”

也许有必要把尊严细分为面子尊严、人格尊严与人性尊严才不至于产生误解。从张先生举的两例来看,第一例谈到的尊严可以归类为面子尊严,也就是通常说的脸面。东方人很讲究面子尊严。一个人有了权、有了地位之后,他手下的人就必须照顾他的尊严(脸面),对他毕恭毕敬,稍有对上级不妥当的表现便是犯“龙颜”了。如果上级能平等对待下级,那也是给下级一种莫大的脸面。狗能与主人同一个桌子上吃饭,如果狗有脸面意识的话,当然会感到很有面子。

第二例谈到的尊严可以归类为人格尊严,也就是通常说的自尊心、自爱心或与个人人格有关的隐私权、名誉权、肖像权及自我决定权等价值和权利。黔敖向饥民吆喝“嗟!来食!”当然伤了饥民的自尊心,饥民可以选择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而饿死。中国文革时期发生了大量肆意侵犯和蹂躏许多公民自尊心、人身权、荣誉权、隐私权等属人格利益的事件。因此1982年通过的中国第四部宪法中有这样一条规定,即第3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面子尊严和人格尊严只不过是人在社会中人与人相处所应遵守的价值准则。前者较重视等级关系,呈现出来的多是一种虚荣感——所有过于注重面子尊严的民族文化都有一种共同特征,就是做错事很难放下面子,公开认错。至于后者,它需要人具有道德感和价值守护力为前提。人与人之间若不能互相尊重、互不侵害则无人格尊严可言;没有价值守护力的人,也不可能做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京城艳遇——从副市长到清洁工

klement欲望是魔鬼。《华盛顿邮报》曾报道一个故事:一位阿富汗酋长六十挂零,是四个年轻女人的丈夫,担负着时不我待的“社会责任”。一位中情局官员瞅准机会从包里掏出一件小礼物:四粒伟哥。招数奏效了。四天后这位官员被请上餐桌,笑容满面的酋长提供了大量塔利班活动信息——然后又要走更多的伟哥。欧洲媒体最新报道,2010年11月12日新西兰首位华人内阁部长、新西兰少数民族部长和妇女部长黄徐毓芳因涉嫌挪用公款报销其丈夫海外旅费用宣布辞职。根据新西兰议会规定,任职多年的国会议员和配偶出国旅游度假可获得数额不等的政府补助,但旅行期间不得进行经营活动。而黄徐毓芳夫妇2008年底在海外旅行期间从事经营活动并签下一笔订单。本文讲述发生在英国官场与中国官场文化有些扯不清关系的真实故事。

伦敦原副市长伊恩•克莱门特出生在伦敦,毕业于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在公共安全领域颇有研究,进入伦敦市政府前曾任包括英国保守党领袖在内的多个政治职务,并在大学讲授预防犯罪课程。作为伦敦副市长,除了其他优厚福利待遇,年薪12.43万英镑,相当于普通英国人收入的四倍,在英国属于“不差钱”阶层。

2008年5月克莱门特接任伦敦副市长一职后,专责2012年伦敦奥运会筹备工作。因奥运关系,他上任后有足够机会到北京公务考察。刚过不惑之年的克莱门特曾在印度呆过几年,对东方文化有精准了解,深得入乡随俗的套路。在北京,克莱门特对五千年华夏文明赞不绝口,旗帜高举,“Hello China”“Beijing Hello”溢美之词不绝于口。这位英国客人与好客的中国官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山呼“万岁”的同时,大有官官相惜、今见恨晚的感觉。他对同行助手说,他对中国人的异常热烈怀有“感恩之心”,甚至常常被整得有些“不好意思”。

德语与德国民族性

deutschesprache1988年1月来德至今,扣除中间约一年多在台湾工作,在德国工作经历已经超过十九年,时间大约相等于汉朝苏武在漠北牧羊的时间了。只是中间经历,绝对比牧羊的苏武多彩多姿,不管是好的坏的,成功的,失败的,可以说不虚此行。今日拿起纸与笔,试着写下自己对德国民族性的感触,留下点滴心得吧。

变化快于计划的时代

笔者是全友公司第一位派驻海外据点,所以回国述职时,应邀人事部门对同事介绍德国,我已习惯用比喻方式回答对德国的印象:“德国人可以制造出全世界最好的IBM微机,但出厂时台湾已经进入了386 PC 时代。

八十年代台湾人的人才资源都已积累到一定的程度,逮住百年不遇的微电脑萌发机会,充分利用IBM微机开放式结构,不管版权,不多测试,就努力对外寻找客户。当时Inter芯片推陈布新,微软版本不断,各种内插式元件亦百花争艳,各家电脑公司则号称与IBM PC有99%匹配,虽然系统不完全符合产品规格。客户抱怨不断,但市场不断扩大。即使每月都有新的电脑公司出现,但各家仍是日夜赶工。

相对于台湾电脑的作风,德国的民族性却是完全依照 IBM PC 规格作业,不但所有智慧财产权不敢跳过,各种搭配的操作系统、应用程式与各项硬件配件的匹配性都测试,修正到完全符合,连产品的稳定性亦是自我要求到像制造汽车的标准在进行。所以我说,当德国完成各项测试、修正工作后的 8086 PC 时,台湾已经推出了80386 的 PC。

台湾电脑在市场专家一阵批评声中,客户还是抢着下单,因为电脑里的各项组件都是最新、功能性最高,价钱相对低很多,仅是偶尔会工作异常罢了。当时最有效、且最常被采用的排除故障方式是,关掉电源,重新开机。你的电脑会重新“正常”工作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