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斯大林:大恐怖年代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全俄罗斯纪念斯大林政治大整肃七十周年(2007.10.30)而出席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日时,沉痛悼念在斯大林大清洗时期惨遭镇压的“民族最优秀的人物”,呼吁“我们所有人应当记住这一悲剧……”并指出,“斯大林发动的大清洗,对俄罗斯来说是场大悲剧,我们绝不能忘记”,“为了让人们永远不会忘记历史,还需要做很多工作。”今天,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重申这一立场,他在俄罗斯政治镇压受害者纪念21周年时发表演讲:“当时发生的一切,不仅是斯大林,其他所有领导人毫无疑问都应当受到最严厉的批评。尽管目前已无法追究他们的责任,但这应当保留在史册中,让这样的事永远不再发生。对自己的人民发动战争,这是令人发指的罪行。”

无论两位当今俄罗斯国家领导人在政治改革、经济建设、外交政策等重大问题上,国内外对他们有所微詞;但对斯大林这个历史人物和斯大林大清洗事件,他们立场坚定、观点鲜明,顺应时代的潮流,决不开历史的倒车,把斯大林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清算斯大林大清洗这一史无前例的滔天罪行。

历史正在或者已经被遗忘,且不说世界上有多少人知道上一世纪30年代发生在苏联的那场人类历史上的大悲剧?又有多少政治家、思想家、社会活动家、文学艺术家、民主人士、学者专家去关注、研究它?防止悲剧重演?谴责斯大林的罪恶?即使在上演这场悲剧舞台的俄罗斯及其独联体国家,即昨天的苏联,占绝大部分人口的年轻人对斯大林所犯下的反人权罪行、对60年前赫鲁晓夫大无畏地揭露斯大林罪行的“秘密报告”讳莫如深;相反,斯大林的“光輝”形象正在恢复,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伟人、英雄!更有甚者,一些专家、学者出于民族主义、实用主义的需要,打着“重新评价斯大林”的幌子,竭力掩饰斯大林的罪行,为斯大林翻案。


严禁裸浴:各国荒诞法律条文大观

“严禁裸浴”是一本书的书名。书是一个德国人编的,收录了世间千奇百怪的法律条文,并在有的条文后面加上了自己的评论,把该条文狠狠调侃一番——

俄罗斯有一则古老法规:当列车经过一处花园,而花园中恰好有人在小憩,须立即停车!然后,一直等到人家打完盹起身了,列车才能继续前行。这是何等人性化的法律啊!不过,我怀疑它是否真的实行过;哪怕就一次。

在挪威,法律明令禁止给母猫母狗绝育。可怜的公狗公猫!——老夏忍不住延长自己的想法:不知道该国的男人们命运如何?

在意大利托斯卡纳的塞也纳,有一条针对“流莺”的规定:卖笑女不能名叫玛丽亚。妈妈米亚!

在大不列颠,把女王头像的邮票贴成大头朝下,重则以卖国罪论处,轻则因“蔑视王室”获罪。

在匈牙利,男女做爱时,必须关灯。看来“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此言不谬。

赦天下 不赦赃官

中国古代封建帝王为彰显其“仁德行政”,常以“施恩”为名大赦天下。如在皇帝登基、更换年号、立皇后、立太子等皇宫有重大喜庆时,皇帝常常颁布赦令,赦免一批罪犯。不过,每次大赦的范围不尽相同,有时赦免释放一些轻罪的犯人,有时大赦到底,连死刑犯也免罪释放。但纵观封建帝王“大赦天下”的史实,就会发现,每次“大赦天下”,却未曾赦免贪官污吏。

据史料记载,唐王朝下诏大赦天下在中国历史上最为频繁。唐太宗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国力强盛,四夷臣服,农业丰收,一斗米价仅三、四钱,百姓安居乐业,外户不闭,西北各族君长请推唐太宗为“天可汗”。在这种大好形势下,唐太宗李世民便下诏大赦天下,规定不论罪恶轻重,包括死罪在内均予以赦免。但赦令中却特别申明:“官吏枉法受财罪犯不在赦之列”。

从一起刑事案看德国执法意识

自2012年发生的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夜奔美国大使馆事件后,网络接连不断地传晒出司法部门种种强加人罪、违法乱纪、无所不为的丑闻,甚至连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国政法的最高领导人——也无法无天,恣意妄为,其骇人听闻的程度,令人不寒而栗。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司法部门怎么了?我们国家执法人员的良心和灵魂都哪儿去了?

说到“良心”,“灵魂”和“执法”,想起十几年前发生在德国的一起刑事案件,一起联邦德国建国以来最大的刑事案件,一起在德国法律史上还没有过类似案例的诉讼案,也是一起第一次德国法庭必需对警官的审讯方法做出判决的诉讼案。在那些日子里,整个德国都在密切关注着破案的进程,都在为受害者的生命安全担忧。当发现受害者已被杀害,整个德国沉浸在失望和悲痛中。之后,整个德国又投入到长达数年的有关警察的破案方法是否正确的辩论中……。我想通过这个故事,向大家介绍一下德国的法律和执法意识。

2002年9月27日,法兰克福老字号银行“梅茨勒银行”(B. Metzler seel. Sohn & Co. Kommanditgesellschaft auf Aktien)行长的11岁小儿子雅各布-von-梅茨勒(Jakob von Metzler)在放学回家离家不远的路上失踪了。梅茨勒银行是德国资格第二老的银行,建于1674年,也是德国为数不多的、仍由家庭私人管理的银行。行长弗里德里希-von-梅茨勒(Friedrich von Metzler)生于1943年,是这个银行的第11代继承人。梅茨勒银行虽规模不大,但对德国的经济建设做过许多重要贡献。弗-von-梅茨勒还以父亲的名字“阿尔贝特-von-梅茨勒”(Albert-von-Melyler)于1998年建立了慈善基金会,资助和帮助聋哑和弱智儿童及青少年的学习。

中国人的国骂与家骂

我在法语地区生活了30多年,体会到,相对来说,中国人更喜欢骂人一些,骂起来更恶毒一些。因为若让我用法语开骂的话,大概只能脱口而出个“Merde”,然后就没词儿了,无论我怎样绞尽脑汁。这主要是因为,我没怎么在大街上听到过吵架骂人,而外文书里又看不到,我到哪儿、跟谁去学骂人呢?外国当然也有下流社会,阴暗角落,但我们一般人与之没有接触。

其实,严格地说,“Merde”算不上骂人,只能算一个脏词。因为人们也常用它来叹自己,比如干了一件蠢事、闯了一次祸之后,仰头对着空气,骂一声“Merde”,表示懊恼,发泄郁闷,相当于中文的“我靠”或“他奶奶的”。我相信,一个老外到中国生活30年,绝不会只能脱口而出类似“Merde”这种轻量级别的脏词,一定成百上千次地在街上听到过中国的国骂,就像看到中国人的随地吐痰,到处抽烟,胡乱超车。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