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海龟海带

莫索尔:资深记者 欧华宿耆

莫索尔为资深国际新闻记者,西班牙著名侨领,曾任欧华作协会长,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我与莫老素不相识,通过电话采访成了忘年交。他非常支持小传系列的撰写,我们在电话里一聊就是个把小时。莫老年过八旬声音洪亮,听力良好,记忆特别清晰,简直就是一部活历史。与他谈话,学到很多东西。莫老还辗转寄来多篇材料,给小传写作帮了大忙,令我十分感动。

蒋夫人培育的遗校学生

莫索尔1933年生于江苏南京。父亲莫钧号治平1902年生,20余岁时响应国民革命浪潮投笔从戎,进入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积极参与北伐和抗日战争,积劳成疾,不幸于1943年病逝于湖南洪桥。去世时官阶为陆军上校。母亲张一敏1912年生。中学程度,曾任小学教员。1949年后海峡两岸断绝来往,即再无消息,生死未卜。直到1990年初莫索尔与妹妹莫曼丽取得联系,才知母亲已于1967年去世,年仅50多岁。莫索尔感叹:“呜呼!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此乱世之悲剧,岂本人一人之伤痛。”

莫索尔自幼颇知自励,努力向学。抗战中他在贵阳、重庆上小学。抗战胜利后作为军人遗族,得以进入南京遗族学校就读。他特别尊崇创校和领导校务的蒋夫人宋美龄。

遗族学校全名“国民革命军遗族学校”,1928年在南京创立,目的是让在战争中牺牲的军人,其遗族能受到妥善的照顾和良好的教育。当时许多党政要员包括宋庆龄、宋美龄都是校董,并由蒋介石亲任校长。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南京沦陷,遗族学校被迫停办。但学生仍然得到了很好的安置。在大后方贵州铜仁继续读书。八年抗日我国军队浴血奋战,仅牺牲的将军就有200多名。1945年抗战胜利后,遗族学校又在南京复校,收容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军人后裔,校址仍在中山陵附近环境优美的四方城(明孝陵神功圣德碑碑亭俗称四方城)一带,蒋公仍然担任校长,蒋夫人宋美龄为主席校董,实际督导校务。莫索尔就是战后进入遗族学校的,当时学校有500多名学生。

蒋夫人在国务倥偬中时常来学校探望。因为她直接督导遗校校务,与学生接触很多,常常来校巡视环境,在饭厅与学生共餐,或请名家来校参观演讲。周末让学生轮流去凯歌堂做礼拜,唱圣歌。在那动乱不安的战后时期,这一群失怙的孤苦青少年,在遗校衣食无虞,师资优良,个个努力向学。蒋夫人视他们为自己的孩子,而同学们则视她为亲人,称她蒋妈妈,两者之间已经有一种亲情。无论是在南京遗族学校期间,或是以后该校播迁到台湾,学生在师大附中寄读时,蒋夫人对她一手拉拔长大的学生的生活与前途均极关切。1958年遗校创立30周年,蒋夫人特别在阳明山与全体学生聚会,蒋公亦亲来致训,谆谆勉励,十分温馨,令莫索尔至今难忘。

学生逐渐长大,分散各地,工作在不同单位。蒋夫人在妇联会或其他场所,只要知道有遗校学生,均会特别接见。1969年莫索尔从西班牙返台参加国民党第10届全国代表大会,另一位同学亦从加拿大返国与会。当蒋夫人知道有两位遗校学生参加大会时,特别安排在士林官邸接见莫索尔两人,垂询在海外的生活,并叮嘱在各方面报效国家。遗校同学对蒋夫人的感念是赤子之心的亲情表现,校友们会常在适当时间派代表向蒋夫人请安。蒋夫人晚年隐居纽约,已不大接见访客,但每年遗校组团前往纽约拜见蒋夫人,她从不拒绝,并以精美茶点招待同学。

蒋夫人逝世后,遗校同学亦常去她的墓地鞠躬默哀。而校友会出版的《遗校校友通讯》几乎每期都以蒋夫人的玉照为封面。莫索尔在该刊79期(2012)撰文《永远的感念,遗校学生难忘蒋夫人养育之恩》,情深意切,感人至深。

遗族学校已走入历史。但它的创立及走过的历程值得回顾。南京四方城的旧校址仍在,虽然已转作他用,而蒋夫人扶持遗族学校的成长与对该校的照顾更不容忘记。就在这一信念之下,几位遗校学生2010年做了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就是在南京举办“宋美龄与国民革命军遗族学校文物展”。这一长期展览由在南京的遗校前期学生杨荣庆及在纽约的后期同学、心脏科医生向厚禄合力筹划,并得到许多其他同学的协力支持。二人协力接洽场地及各方面的展出交涉,向厚禄提供大量有关文物与照片。展览场地在南京原总统府,现作为南京近代史博物馆。展出内容大致彰显以下几项:蒋氏夫妇的大爱情操,创办遗族学校,抚育烈士后裔;蒋夫人的功绩,包括她设立“战时儿童保育总会”,抢救收容沦陷区难童三四万人,两次在美国国会及各州演讲奔走,争取美国对我国抗日的同情和援助;并介绍英勇抗日阵亡将士的事迹,遗校杰出校友的成就等等。

读者也许会问,这个有关蒋氏夫妇的展览如何能在南京举办?年高90的杨荣庆给出了答案:“近一时期大陆的一些专家与学者,掀起对民国时期党政要员的重新评价热潮,他们不避政治风浪,发表论述,有探索求真的务实精神,值得赞扬与尊重。”又指出:“这项展览正是这阵浪潮的一个亮点,专家们一致认为是大陆迄今为止,数十年来不曾有过的唯一介绍宋美龄的展览,意义非凡,堪称划时代之举。”难怪展览造成轰动,参观者络绎不绝。事实上,宋美龄是我国建立共和以来第一夫人中学历最高、对国家民族贡献最大的一位。她生于1897年,逝于2003年,一生跨越3个世纪。11岁就与姐姐宋庆龄一起飘洋过海,在美国读书及成长,后进入威斯里安学院及马萨诸塞州韦尔斯利大学(Wellesley),主修英国文学,完成高等教育。她1932年担任中国航空委员会秘书长,任内推动组建、扩充空军,被誉为“空军之母”,积极为抗战做准备。她促成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她与夫君共同参加《开罗会议》,取得光复台湾的历史性成果。她在美国国会两场演说,成为美国历史中第一位在国会殿堂里演讲的亚洲女性。她的外交活动为民族救亡做出了实质的贡献,而且促使美国取消了施行61年的排华法律,使中国人也能合法移民美国。抗战期间,美国给与中国的援助达15亿美元,对处于艰难抗日时期的中国犹如雪中送炭。在争取美援的过程中,宋美龄功不可没。

莫索尔有幸在蒋夫人领导的遗族学校求学,是他最大的幸福,奠定了他一生事业发展基础。

台湾岁月

1948年底,莫索尔尚在遗族学校读初二,由于战局变化,该校南迁,不愿走的学生被家属领回,但莫索尔的母亲远在贵阳无法照料,于是他随遗校先到杭州,后落居广州,最后来到台湾。赴台遗校学生约300人,分在台北师院附中寄读。在附中莫索尔体弱生病辍学住院治疗。1951年病愈后重回附中读高一,而遗校同学早已分发至台湾各地工、农、师范学校或军校就读。一年后莫索尔高中尚未毕业,就以同等学历参加台大入学考试,当时考国文、英文、数学和常识(各科综合)四科,录取分为200分,莫索尔考了193分,三科都很好,但数学仅6分。眼看功亏一篑,台大校长傅斯年(原北大校长,历史学家)为了照顾文科优秀生,规定国文、英文分加倍,再加上常识分,达300分者即可录取。莫索尔按此法算为306分,得以考入台大外文系。至今,莫索尔感念爱惜人才的傅斯年校长。

大学生活是快乐的。几个老同学常常在课外相聚,吃个小馆,常去台大附近罗斯福路某巷口一位四川人开的小馆子“寿而康”,那里的蹄花面想起来还令他垂涎。

1956年夏莫索尔刚从台大毕业,得知中央日报招考校对,报名考试被录取。开始去上班,中央日报总编辑钱震(1912生,现去世,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前辈)在办公室召见,鼓励好好做,“努力工作将来就可以坐到我的位子”。校对工作就是看印出的大样有无错误,是最基本的工作,而且中央日报还鼓励校对如果找出错别字发给奖金。但校对需值夜班,下班时已凌晨四点,回到宿舍天都快亮了。干了两天吃不消,他决定辞职不干。莫索尔回忆当时有点心高气傲,对校对这个工作并不满意,却不知道这是新闻工作的第一课。打电话给总编说身体吃不消决定辞职,钱震在电话里连说两遍“太让我失望了!”如果当时不离开,莫索尔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番境界。

1956年莫索尔考入政大新闻研究所就读。住在研究生宿舍,几个志同道合谈得来的同学朝夕相处,或读书、或娱乐,是求学阶段最愉快的一段日子。1959年春他在政大新闻研究所硕士毕业后,进入一家广播电台任编辑。那年秋天,中央广播电台招考编译,莫索尔考入,在大陆部新闻组工作,任务是编写每小时的正点新闻,大约两千字。有时改写报上新闻,有时翻译外电。由于时到必播所以常常赶时间,且除了凌晨几小时,其他时间全天播音,所以他们分三组轮流工作。

莫索尔喜欢看电影,听古典音乐,当年在台大读书时,常常去听社团举办的唱片欣赏会。那时物质条件差,听正式的音乐会是妄想,也很少有。能够听唱片就是一大享受,如果能到“田园”咖啡厅去泡一个下午,点听自己喜欢的名曲,就更心满意足了。在编译之际,他为新生报撰写影评,并在此报发表连载《西洋音乐史话》。喜欢音乐的习惯一直保持至今。他在西班牙常听交响乐团的演出,如贝多芬和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

驻西记者 服务侨胞

1962年夏,西班牙东方书院赠送中国5个奖学金名额,自教育部招考。本来莫索尔想去美国留学,一时拿不到签证。于是参加考试,考取了这个奖学金,于当年年底启程坐飞机到香港,乘轮船漂洋过海,几乎一个月才到法国马赛,再乘火车来西班牙,1963年初到达马德里。

刚来西班牙语言不通,好在莫索尔是外文系科班,英文、法文基础雄厚,参加西班牙语言班进步很快。当时他住在东方书院,实际上是一个与教会有联系的国际学生宿舍。为了学好西班牙语,一位名叫萧继銮的学长联系来几位西班牙女大学生,与他们这些新生联谊,经常在一起喝咖啡、聊天,出游,其中一位药学系的西班牙姑娘后来成了莫索尔的妻子(题图照片)。

次年,莫索尔进入马德里大学文学院博士班就读,他选定论文题目:比较西班牙中世纪英雄熙德(1043-1099)和中国抗金名将岳飞(1103-1142)。熙德(El Cid Campeador)是西班牙历史上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1043年出生于布尔戈斯。在光复运动中,率军转战各地,打击入侵之敌,取得无数骄人战绩,最后一直打到地中海之滨,收复了巴伦西亚。由于他骁勇善战,连他的敌人也尊重他。经过传说的渲染,他便成为一位融合勇气与人性的英雄武士的典范。1099年逝世后的熙德,更变成故事和歌曲争相传颂咏赞的民间英雄。由于他的事迹而产生了史诗《熙德之歌》,就像希腊文学始于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法国以《罗兰之歌》拉开诗歌的序幕一样,西班牙的文学史即由《熙德之歌》揭开了第一页。

正当莫索尔沉浸在西班牙历史和文学之时,中央通讯社急需西语人才从事新闻工作。1966年莫索尔应聘担任中央社驻马德里记者,后升任特派员。那时每天都要发新闻稿,报道西班牙动态、使领馆外交活动、侨社活动等。每周还要写一篇关于西班牙政治经济形势的分析文章,长1500到2000字。他担任此职一直到1987年,20多年间经历了佛朗哥威权统治,佛朗哥去世,胡安·卡洛斯一世国王登基,议会民主制确立,经济起飞,加入欧盟等一系列变化。侨胞也有最初的两千多人,增加到万人以上。如今西班牙华人更多达20多万,其中马德里就有六七万。

1987年莫索尔由中央社派往阿根廷担任特派员,一住三年。这里工作更忙。阿根廷当时已有好几万华人,有侨校,举办征文比赛,甚至举办选美活动,佛教乃至一贯道都在阿根廷扎下根基。侨社活动、阿根廷政局变化,他都要报道。

1988年莫索尔的岳父去世,药房由妻子接手经营,女儿也在西班牙,两地分居不便。于是1990年莫索尔提前自中央社退休,返回西班牙。他转而担任中央日报驻欧撰述,工作弹性较大。至今不时撰写欧洲政情分析评论。间或为中副、台港及欧洲报刊写稿,如文艺评述、文学报道、杂文及叙述性散文。

莫索尔久居欧陆,除工作外,积极参与侨社活动,成为西班牙著名侨领。他秉持“深信惟有以诚信,无私之心始能竟功”的人生观,深得侨胞信任和爱戴。他长期担任国建会西班牙分会会长。国建会全名“国家建设研究会”,由蒋经国1972年首次召开,邀请海内外专家学者对政治、经济、贸易、文化、教育各项问题提供建言,并将结论定为政策,加以实施。1981年莫索尔曾赴台与会。这种邀请顶尖学者专家集思广益,为国家大事提出方针的会议,是个好办法,但李登辉上台后于1995年停办。现在国建会各分会已成为各国侨胞学人的联谊组织。莫索尔还担任西班牙和平民主联盟理事长,并于1990年代长期主持马德里华侨服务社工作,服务留学生,联系侨胞。

欧华作协老会长

莫索尔是1995年加入欧华作协的。他长期从事新闻写作,写国际评论,写杂文,能用中、英、西班牙文写文章,有很高的文学造诣。他深有体会地说:“新闻写作与文学写作最大的不同,我想一个是‘无我’,一个是‘有我’。有我就有私,新闻报道最忌的就是有私。而文学写作,尤其是抒情的文学,没有我,就没有真实感,没有血,没有肉,徒具躯壳,文笔的华丽并不能掩饰内涵的空虚。”

2002年欧华作协苏黎世年会上,莫索尔被选为欧华作协会长。他殚精竭虑为发展会务操劳,2003年9月19日至21日在德国南部新天鹅堡举行了欧华作协第五届第二次理监事会大会,共有会员28人出席。这次会议由莫索尔主持,成果之一就是筹备出版了《欧洲华文作家文选》(247页,主编麦胜梅),莫索尔在序言中写道:“文章之道首在真诚,论述叙事,是事实之真,抒情感怀是感情之真,不颠倒黑白,忌无病呻吟,都是至诚。欧华作协文友来自不同地区,散居欧洲各个国家,但都受过良好的教育与文化素养。更长期吸吮过中华文化之滋补。我们在领先世界之欧洲文化熏陶之下,接触不同的人物、语言、风俗习惯,自然而然产生一种迥异,或者说融合精练的文化特质。这些特质以真诚的态度表现出来,我想是这本文选最大的特色。这本文选收集了30多位文友的作品,有诗、散文、短篇小说、论述、报导、游记等,亦反映出我们文友写作的多样性。文友们写作的范围极广,从侦探推理、抒情忆旧、时事报道、专题论述、旅游文学到宗教、甚至体育运动的题材都有。文选是一个选样,但多少代表我们欧华作协的阵容,以及大家勤于耕耘,对写作的坚持。”

莫索尔注意吸收新会员,扩大欧华作协的影响。当时意大利还是空白,他介绍米兰美术家霍刚加入欧华作协。法国书法家孟宪杰也是莫索尔引荐入会。莫索尔还注意鼓励奖掖文坛新秀。谭绿屏2002年出版《扬子江的鱼易北河的水》散文集,莫索尔为其写序。2005年谭绿屏写过一篇散文《关起门来过年》,他读后写了一篇评论发表在法国《华报》上。2012年莫索尔发表《华人新移民文学》介绍西班牙的华文文学史。他写道,中国知识分子真正进入西班牙,是在50年代初,从安徽等地前来的留学生,由此中国文化在西班牙开启了一扇门窗,并且有了一席之地。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