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海龟海带

李永华:自强不息的思想者

与欧华作协李永华副会长相识,是2012年8月在维也纳,当时欧洲华文传媒协会第十届年会在此举行,我作为德华媒体记者有幸参加,李永华则以捷克《布拉格时报》社长的身份与会。他高高的个子,虎背熊腰,典型的山东大汉,待人很有亲和力。几天下来我们相熟起来,有不少共同感兴趣的话题。他为人爽朗风趣,思想深邃,看待事物观点明晰,讲起话来有条有理。后来才知道,他人生经历异常丰富,工农兵学商样样干过。如今不仅办报、写作,还经营企业,而且是位形成自己一套思想体系的业余哲学家。

身历工农兵学商

李永华(笔名老木)祖籍是武二郎打虎的山东阳谷县,1955年出生在山东“东昌府”聊城。地近大运河,文风颇盛,五四运动学生领袖、台大老校长傅斯年(1896-1950)就是聊城人。后来全家搬迁到120公里以北的德州。德州位于冀鲁两省交界,地处运河畔,又是京沪铁路上的大站,历史上就是传统的区域性贸易集散地。明代苏禄王(苏禄为今菲律宾一部分)到北京进贡,返程沿大运河南下,病死在德州。苏禄王陵是当地最有名的古迹。此外德州早花西瓜(一种早熟西瓜)、乐陵小枣、德州扒鸡都闻名遐迩。

李永华在一个中共小干部家庭长大。祖父母早先都是虔诚的天主教信众,祖父在教会里协助作些文字工作。其父母早年参加抗日战争,父亲上过私塾,能写会讲,解放后在中共聊城党校任教员、教导主任,德州市宣传部副部长。因为思想常“与组织不一致”,1959年被定为右倾,后来“摘帽”。这里把“右倾”解释一下:在当时的政治词汇里,左代表革命,右代表反动。1957年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整的主要是党外知识分子。1959年又搞反“右倾”,整的是党内对所谓大跃进胡折腾有微词的人。

李永华父亲从1947年起,35年没调整级别和工资,直到退休前才“按政策”长了三级,给了所谓“高干待遇”。因为父亲的缘故,母亲也受牵连,在政府机关一个不小的幼儿园里连续担任32年园长,当了两代官二代“小朋友”的阿姨。

1966年文革因为父亲是走资派(文革期间整人的一个罪名),李永华被红卫兵组织开除。课余没人一起玩,只好偷偷去无人管理的政府图书馆读书,开始看画报,后来偷看被禁止的外国小说《神秘岛》、《海底两万里》、《八十天环游地球》等科幻小说和《汤姆索耶历险记》、《鲁滨逊漂流记》、福尔摩斯探案集等青少年感兴趣的文学作品。小学毕业,被父母送去黄河黄泛区农村舅舅家参加农业劳动一暑假。

1967年因为文革动乱中学不招生,李永华上了大陆空前绝后的“小学七年级”,每天早晚还要用自行车送接因长时间弯腰站立挨批斗而患腿部脉管炎的父亲去郊区工厂劳动改造。次年在本该培养中学老师的师范学校,上了同样空前绝后的“师范学校初中班”。

1971年受父亲牵连,李永华成为全校仅有的两个没有分配工作的走资派子女,只好去农科所义务劳动喂猪,还去建工局当过泥水工小工,随后因为体能不错改为“架子工”,帮助扎高空作业时需要的手脚架。1972年为了学技术,去姐姐工作的工厂当小铸件制模工(小件翻砂工)。年底才作为“长期剩余社会青年”被分配到德州港口机械厂当铲车组装钳工,相当于汽车修理工。为了腾出时间学习,他强烈要求后才被允许住进厂里的宿舍,以便早晚读书。1974年底李永华作为会打篮球的特长兵入伍,这时他已经自学完了高中的所有课程和大学的微积分。

1975年初新兵训练结束,马上去柏各庄农场(河北唐山附近)劳动锻炼。三月初的水面上薄薄一层冰,踏进去冰冷刺骨。泡在没膝深的盐碱地水里的腿出水后被风一吹,会裂开细细的小血口子,皮肤肿得发亮,连上厕所都弯不得腿,蹲不下。天转暖后,他因为懂机器,被后勤借调去开拖拉机、水田耙地机、喷药机。然后是篮球集训,接受大松博文式的身体极限训练,腿疼得要用双手搬才能弄到床上去。

1976年夏随部队参加唐山抗震救灾。在挖人、挖急救药材阶段之后,李永华作为篮球队的副队长带领几个力气较大的篮球队员组成“运输队”,负责抗震救灾物资的运输。在灾难与死亡的环境中体验了不同的生死离别和人性的百般善恶。因为工作中的表现和体育运动中的表现,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他从一个大龄的“白丁”青年完成了入团入党、立功、当班长、提干的全过程,成了重点培养的“苗子”。

1977年李永华篮球训练间隙被安排去教导队参谋集训班受训,学习参谋业务和电子学理论。因为物理基础好,留教导队做战士骨干班的电学课程和有线架设战术教员。他把体育训练迅速提高体能的办法引入到军事训练中,取得了好成绩,得了奖,并在所在部队推广。1978年因腿伤退出篮球队,调入司令部做通讯参谋。因为偶然帮助别人抄写和润色了当年的司令部工作总结,被政治处发现调去做宣传干事,派去参加高中物理、数学教员培训,毕业后为军校复习考试班的战士辅导。1980年李永华被上级政治部派去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参加哲学教员培训一年,从此培养起对哲学的爱好。毕业后在营团级干部哲学班当教员,其间开始发表通讯、新闻稿。

1982年李永华退役,次年初进入中国农科院科研部宣教处工作,负责全院35个研究所的45种科技刊物的管理、出国人员的外语培训和语言培训班的组织管理、出国回国人员的“引进消化吸收”项目的申报经费和执行的管理。

李永华从小就有上大学的强烈愿望,上大学是他退伍的主要原因之一。没想到那年大学招生新规定改成了25岁以下,断绝了他上大学的路,于是只好参加当时“最严肃”的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学习。在其后的六年时间里,几乎没有休息,每天至少业余自学五小时。如此艰苦努力,终于完成了两个专科(管理、法学)、一个本科(法学)三个学历的所有课程,在北京大学做了论文并通过答辩,毕业证上盖有北京大学和北京市自学考试委员会两枚印章和钢印。毕业论文幸运地被导师推荐在《北京大学经济法学报》发表。

1989年学运时,李永华支持学生反腐败、争民主的诉求,但反对学生脱离民众和实际的空想、激进做法。这样的看法与官方的理念不一致,受到了组织内的批评,也受到社会上自由派人士的抨击和反对。

纵观在大陆的30多年,李永华历经磨难,吃了不少苦,但从不放弃,自强不息,通过自学拿到了大学法学本科的文凭。其社会经历异常丰富,这些经历是他宝贵的人生财富,为他以后的写作积累了大量的素材。可以说,工农兵学商李永华全干过,而“商”是他出国后经历的。

艰难创业在捷克

1992年正当李永华踌躇满志要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开始法律工作生涯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机会使他去了匈牙利。当时他姐姐被一个在匈牙利办公司的华人骗了10万人民币(那时是一个天文数字),为了追讨这笔钱,原来办了留职停薪、准备出国看看讨完债就回去的李永华,不得不留了下来。匈牙利不给办居住签证了,就来到捷克。1993年起任捷克金桥有限公司总经理至今。

那时,在回大陆从事法律工作、还是留捷克追求自己的农场梦的两难选择面前,李永华最后选择了留捷克,要靠自己的努力建立一个中国式的庄园。从几乎身无分文、给人当大厨开始,到后来率先走出摆摊零售的市场,开小轿车出去批发货物。最早一批整集装箱进口纺织品,开捷克华人当时最大的商店、租最大的仓库,最早一批向大陆出口捷克产汽车的配件,最先一批在捷克购置房产和农场的大片土地,最早一批购买捷克的全额医疗和社会保险,最早关闭纺织品经营感受的转行痛苦,遭遇办农场失败带来经济上捉襟见肘的困惑,最早商业性种植中国蔬菜,最早商业性加工饺子、扒鸡等食品,最早向捷克进口建材,最早从事协助中国企业(长虹电视和运城制版)来捷克投资的咨询服务……香港卫视拍摄寻找他乡的故事系列专题片《在捷克追梦的中国人》就选了李永华在捷克创办农场的艰难故事。

办农场最后是失败的,但却是李永华留在欧洲的主要动因。因为他在中国农科院工作时,通过资料了解到东欧早已实现农业大生产,但非大田蔬菜生产相对落后,且品种较少,价格奇贵。比如九十年代初捷克、匈牙利冬季黄瓜、大白菜达到两美元一公斤,从台湾空运到德国的韭菜17马克一公斤;而东欧农业人工当时只需1500人民币一个月,这是很有利可图的。面对着经营有利,又有引种科研意义的前景,其挑战性和吸引力足以战胜在国内开律师事务所的诱惑。

1993年初他开始在捷克试种了四十几种包括多年生的香椿、藕和一年生的各种蔬菜,瓜果。到1995年实验的结果是,只有28种适合在捷克自然环境下生长,许多在中国生长不错的蔬菜瓜果,因为捷克的年积温总量不足难以引种成功。

有了这28种蔬菜的成功,1995年秋他们买了一个带六亩地大花园的旧房子开始较大规模地试种。并联系德国的华人食品供货商。开始收获韭菜的时候,一镰刀一穴韭菜平均价值3马克,一边收割一边相互开玩笑——3马克、3马克……

他们计划以农业生产为基础,集饺子、豆腐、香油、德州扒鸡等食品加工,散养鸡、鹅、羊和培育芽苗类(黄豆,绿豆苗丫芽,豌豆苗、香椿苗、萝卜苗等芽苗)几项合为一体的综合农场,兼营各种进出口贸易。

因此,他们1998年开始申请中国合作方的农工师傅来捷克开办农场。但思想保守的捷克签证官百般刁难,拖了四年都拒绝给他们的人签证,其中一个农工跑了24趟捷克大使馆都拿不到签证。让李永华的农场破产的同时,留下了二十多公顷土地,未安装玻璃的温室骨架,一个破旧的农场院落;饺子机,和面机,面条机和豆腐,香油制作机器和一些农业机械,食堂炊具;几吨塑料膜,几百公斤食品加工佐料的烂摊子。几乎把他弄到了破产的边缘,后来费了很大力气才从这次失败的阴影下走出来。这也是他此后不再做实业的原因,也有了帮助来捷克投资的大陆企业在捷克立足并少走弯路的难得的经验。

农场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没有想到作为“外资”投资搞农业、引进新品种这样的好事,捷克领事竟然会借故不给签证!有道是“细节决定成败”,壮志未酬,功亏一篑,真让人扼腕叹息!当然这只是李永华在捷克经商中的一个插曲,虽然有波折,他的商贸经营总的来说还是成功的。李永华的事业得到贤内助的大力支持。他们养育了一个宝贝女儿。闺女亭亭玉立,精通商务、法律,又是替中捷元首承担同声传译的捷克国宝。

创办捷华报纸

三十年前,捷克华人不过数十人,如今已增至五六千人。李永华长期担任旅捷华人联谊会副会长,为捷华侨领之一。他热心公益,组织华人的节日文化活动,带领华人志愿者队伍参加捷克救灾和慈善活动,为祖国灾害募捐……2010年他帮助孩子们成立了“捷克文化艺术交流协会”,除了与捷克斯梅塔纳钢琴国际大赛合作在中国举办华语区分赛站的比赛之外,还帮助中国的孩子参加音乐大师班学习和捷克的民俗音乐节。

在创业的同时,李永华先后主持创办了捷克最早的华文报纸《商会通讯》和至今仍在运作的《捷华通讯》和《布拉格时报》两家报纸。其中《布拉格时报》是2012年创办的,半月刊,费用主要由捷克的九个社团共同承办,广告收入只是辅助。众社团推举李永华当社长,具体的编辑、校对、图片都有专人负责。既然当了社长便不能滥竽充数,李永华不断地为报纸组稿、拉广告、找赞助。并为报纸撰写了大量社论、新闻、通讯、评论以及诗歌、散文、小说等文学作品。办报练就了他对多种写作体裁的熟悉和掌握。散文诗、格律诗词,小说,散文,评论都上得手,也就有了后来多种体裁的文集。

李永华办报的事迹和文学作品引起了文坛的注意,2002年当时的欧华作协会长莫索尔和世华秘书长符兆祥联系到李永华,发展他为欧华作协会员,这样他参加了2004年在匈牙利举办的欧华年会。2006年李永华牵头与捷克的文友们成立了“捷克华文作家协会”,并任首任轮值会长。如今捷华作协已由原来的四人发展到十几个人,每年都组织多次活动。2007年欧华作协在布拉格举行年会,会务由老会长俞力工主持操办,李永华辅佐。那时东欧开放不久,除开会之外,协会还安排了四夜、五天、近十个旅游地的环捷克游览,其他各大洲的华文作协都有很多文友来参加,气氛很热闹。

玩归玩,正事还是要讨论的,这次年会上李永华当选为副会长。他早在2004年与张筱云等交流出书看法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他在2009年奥地利年会上,从集体协作相互激励写作热情入手,提出了“以书养会”的主意,得到大家的认同,并开始组织出书。其间出现过书出来,卖不出去,大家都着急,有些担心协会的经费出了书、没钱办年会。好在近年协会的书卖出去了,开始形成了“以书养会”的向好循环。

2009年以来,欧华作协共出了6本书,代表了欧华文坛的写作水平,不少读者都是通过阅读这几本书了解欧华作协的。在所出的几本书里李永华都写了稿。朱文辉老会长评论说:“我极欣赏老木所写的‘二狗’系列,以生动的小说语言,栩栩刻划一个由弱智儿和一个胎中儿来看大千世界的情节,幽默而又发人猛醒,故事的铺陈充满叙述张力,小说气韵十足,艺术处理及文学表现十分成熟,我一直是百读不厌,列为观摩学习的范本。”“此外,他的诗我也很喜爱,写得哲奥却又清爽易读。”

爱好哲学勤思索

其实早在1998年,李永华就已开始在捷克的《捷华通讯》发表文学作品。2012年李永华作为主编,与捷克文友们一起出版了捷华作协的第一本合集《布拉格花园》。李永华说:“本来我把写作看成是办报工作的需要和个人的爱好,没有认真对待。加入欧华作协做了理事、副会长之后有了压力,并开始认真对待写作。”他陆续在两岸三地刊物发表了不少散文和小说,如在台湾《中国时报》发表了《石子路》、《圣诞的雪》、《红月亮白月亮》等作品;在《香港文学》发表小说《塔娜》;在香港文学刊物《文综》发表《女儿从国内来》,后被《小说界》杂志改名为《疼》转载。他还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收获幸福》、《飘飞的生命》,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故乡的小城》,后被大陆作家网选登。在2005年世华年会会刊发表了有关捷克文学写作现状分析的论文,后被佛山师范学院院刊选登。还写了关于海外文化经济特区的论文《域外特区》,被国务院参事室选用;写了《东欧华人新区的文化特征》,被收入2003年大陆国侨办论文集中。

李永华回忆说:“2007年的欧华捷克年会和2011年的广州世华年会上,我都与赵淑侠大姐有较多的接触,进行过深入的长谈。大姐对欧华的弟妹们抱着深厚的情感和深切的期望,希望我们欧华作协多出好作品,多出人才。当大姐听我谈到已经写成的一些东西,很高兴地鼓励我整理一下结集出版。大姐的话给了我很大的激励,也让我感到了一种责任感。”从广州回来后,李永华开始整理写过的那些东西,结果吓了自己一跳,诗歌、散文、随笔、评论、中短篇、长篇各成一本300页的书后还放不下,竟有一百好几十万字。于是最近两年里他投入大量的精力做这六本书的修订与校对。如今诗歌选集《老木诗选》已经出版,其他五本的二校基本完成,即将付印。

李永华计划从明年开始写酝酿了十多年的《生命与哲学》一书。他自从1980年比较深入地接触哲学后,一直没有中断对哲学的爱好,尤其是出国以后接触到完全不同的文化,又回过头来再读中国的古典哲学史、欧洲哲学史及一些专著,对整体哲学的观察体系有了更统括的视角和更深入的体会。结合一直关注的现代哲学思潮和现代物理学为主的科学最新理论,他试图在东西方文化和哲学之间找到一条内在的自然链结的途径。自2003年开始,李永华在网上与人讨论了一些哲学问题后,就开始准备写一本叫《生命与哲学》的书。2005年有了博客之后,还以这本书的名字开了《生命与哲学》的博客,想结合自己对中西方文化和哲学的了解、对现代科学进步的了解,以及自1981年就开始练习气功的体会,与博友深入讨论人性和意识的构架,世界本源和哲学基础概念等问题。通过交流,逐渐形成了比较系统的全新理念,并得到了许多哲友的广泛认同。目前几本书中的随笔、评论基本都是他《生命与哲学》提纲中的一些观点。

回顾半生的历程,李永华欣慰地说:“好在如今孩子们已经接手了养家的担子,我终于可以实现自己向往已久的半耕半读、含饴弄孙的日子。我准备处理完手上的几本书以后,用五年的时间,集中精力写作和修订《生命与哲学》这本书,并视情况安排新的文学作品的写作。”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