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俞力工:国际问题评论家

柏林举行的欧洲华文作家协会2013年会上,我恰好和俞力工大哥同住一间客房。虽是初次相识,却一见如故。我喜欢史地,而俞大哥是国际问题专家,谈起来很投机。听他分析世界局势头头是道,且对各大洲形势都很熟悉,令我敬佩。

其父为中国现代刑侦的开山鼻祖

这次写小传系列,我电话打到维也纳。俞力工非常谦虚,谈起做学问首先讲到父亲从小对他的培养。其父俞叔平早年留学奥地利,是当年赴奥学习警政的十人之一。我马上想起一年多前在德国电视上看到一部中奥合拍的电影,《芬妮的微笑》(Am anderen Ende der Brücken, 2002)。


龙蛇混杂的海归

近两年国内最火的学术职位莫过于海归千人计划,待遇好得令人心醉,好到国外的大多数教授也都达不到的待遇。所以,我身边有志于回国搞学术的博士生、博士后和青年学子心痒火燎。千人计划的目标极好,从字面上看,对申请者的要求也很严格,要求申请者至少在国外高校拿到永久职位,也就是说,你至少要有个正式的教职。但是,大家都懂得:在中国什么事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什么事都可以变通、通融改换。

前一段,我们以前在柏林一起开会的一个中国同事申请到了千人计划,他自然很高兴,乐颠颠就回国高就了。他在柏林工大毕业后去英国临时试用的职位是什么呢?牛津大学“Senior Research Fellow”,翻译过来就是“牛津大学高级研究员”,听起来很牛逼?但实际上,这就是个博士后职位。博士后,无论你是牛津大学还是柏林工大的,都只是个博士后而已,离千人计划中的永久职位依然离题万里。

从三种千人计划谈起

旅德学生学人远离中国,对国内的海归招聘体制一知半解,很容易雾里看花。我作为短期来德的一个知情者,有必要跟大家简介一下,免得大家会认为国内的大学好忽悠。含金和不带含金量的洋文凭如今多如牛毛,十几年前买来的“克莱登”文凭可能还容易通行,现在请你到北京、上海、沿海各地的大专院校看一看,金发碧眼的洋教授、洋讲师和海华二代教师成群结队驻满校园,外加“海带”千军万马,有真才实学的海龟也得好好念经。国内科研界对在国外的文凭含金量也越来越清楚。

冷眼看海归千人计划

2008年就听说国家教委和中组部要招聘海归的,直到最近两年看到陆续来慕尼黑的国内招聘团,才知道开始实施了。可大多数招聘团实际上都是打着“招聘”的幌子,借机来欧洲公费游的旅行团,与几个好友去听介绍却一无所获。看到自己的熟人圈中,想海归的几乎都动心,可至今一个都没有进入“千人计划”的行列。

杨允达:诗人大会主席的多彩人生

在世界上大多数国际组织里,都是由欧美人士主导。但著名文学团体“世界诗人大会”却是由一位华人担任主席,他就是杨允达老先生。在2013年马来西亚举行的第33届世界诗人大会上,我亲眼看到杨老的神采,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德高望重,知识渊博。他那安详的神情,优雅的英语,迷倒了来自全世界的诗人。杨老不但善用中、英、法三种语言写诗,还曾是活跃在国际舞台的大牌记者,并且是欧洲大陆华文报纸的开拓者,也是欧华作协的元老,集诗人、作家、记者、报人、史学家于一身。他的一生充满多彩的故事,直到今天80多岁高龄,依然精神矍(jue)铄,穿梭于各国,为操办下一届世界诗人大会而忙碌。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