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等待——成功者的必修课

开着一辆爬山车,车座很高,车身剧烈晃动着,在森林里的便道上穿行。时间是秋天的一个下午,太阳落山之前,我们去狩猎,已有35年狩猎经验的赫穆对我说,野生动物喜欢在晨昏和夕暮时刻出现。

这里的森林在秋天里没有我们时常想象的黄叶和红枫的景象,树林依旧森黑茂密,充满了水气雾气。山连着山,坡连着坡,它们被坡间小道或过渡性的大片草地彼此相连。这里是德国黑森林,它特别出现在德国浪漫文学和音乐里,它是土地、农民、猎人、酒醉的音乐家和患了肺结核病的诗人的梦游之地。至今,这里山间依旧居住着生命的群落,林业工人家庭,葡萄酒之家,猎人,游人。世间真有些东西是永远存在的,生命之梦使之延续。


感恩生活

范范当年随着出国潮去日本打工。初到东京,语言不通,工作辛苦,身上又背着为办理出国手续欠下的巨债。生存压力沉重,为给自己打气,他经常边刷盘子边大吼一声:“总有一天阳光灿烂!”足足唱了半年,这首歌伴着他挺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状况逐渐稍有好转。

到了第三年的时候,那天是个日本的狂欢节,范范上班路上在街边看盛装的游行人群走过,忽然瞅见街对面一位美丽的女子也在驻足观看,那专注的神情与曼妙的气质令人一见倾心。

加拿大 小老板

在枫叶之国慢慢有了些时间,略有薄感!刚刚过去的一年中,有人入籍去别的省了,有人熬不下去回流,有人生孩子在家呆着,有人读了一个学校又一个,有人继续苦捱Labor,有人买店当小老板,更有人成功捞了一票,当成功人士远离我们这群普通人了。各种故事看得太多,陆陆续续认识了许多人,也都各自有不同的发展,感慨时间过得如此之快的同时,感觉还是需要把这些东西写出来,留着给自己当回忆录也好,提醒那些刚来和即将来加拿大的新移民、准移民也好。

偶遇旧识长者

8月29日,周四,晒网日。下午上街,到一所学校注册西班牙语。几个月来,我自学西班牙语,学了60课,学不下去了。而就这么放弃了,又觉可惜,因为放弃西班牙语,便是放弃到西班牙安度晚年的梦。便想到找所学校,跟人一起学,或许能坚持下去。

去那所学校的路上,经过市中心广场,偶然瞥见一个面熟老人坐在人群中,条凳上。心头闪过一霎那的犹豫后,我停下脚步,喊他,周先生!他看看我,一脸茫然。我说,你不记得我啦?他再看我,摇头,仍是一脸茫然。我便坐下和他攀谈了半小时,并得他允许,用手机拍了这张照片。但我没说(当时也没想到)会给他写篇文字,附上照片,让我博客的读者看。我相信,他也不会在意的。一位虚岁87的老人。我要是能活到他现在的岁数,有人给我拍照,把我的照片贴得满大街都是,我也不会在意。我会很高兴。

年轻同事

近年来,乐团弦乐声部的重要位置几乎都换成了年轻人,有几个值得一提的人物。

乐队首席G,这个坐在全乐队最重要位置的小伙子与我女儿同年,生在罗马尼亚,在巴黎音乐学院毕业。他的才能极高,奏出的声音非常漂亮。那次上演理查·斯特劳斯的“英雄生涯”,他的独奏光彩之极。论提琴水平无可挑剔,遗憾的是,因为太年轻,没有乐队经验,对许多作品不熟悉,可他一直没意识到这个致命的问题。上任后并不注重如何当个称职的首席,而是人在我们乐团,心却在世界各处,不放过任何多赚钱的机会。边当这里的首席,边去其它地方捞钱,对自己乐团的事不尽心,弓法不认真事先标好,乐谱除了独奏部分,也不好好准备,常常在第一天上班,感觉他对谱子很生疏。前天周末音乐节的演出,乐团给他个担任独奏的机会,结果他排练当天没到达,明知第二天早上有排练,前一晚还远在六百公里外。据他自己说,开着夜车往回赶,偏巧车出问题,手机也正好没电。早上排练没到,还毫无音讯。总经理一气之下,取消了他的独奏,改换了第二天的演出曲目。不知等待他的是什么处分,但有一点很清楚,如果他仍然如此吊儿郎当下去,这个首席位置可坐不稳当。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