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炒你没商量

不是我不小心,竟然撞上今年两施(施罗德和施多伯)竞选演讲的焦点话题,成为载入德国史册的四百万失业大军中的一员。

那是一个六月酷暑的下午,我正在没有空调、甚至没有窗户的闷热车间将刚运到的几箱待修理的汽车音响、方向识别器一个个整理出来,把每个电器上的数据,诸如型号,生产日期,产品编号等一字不差地抄写在附在机器上的每个小塑料袋,准备待会儿连同塑料袋里的用户投诉意见一起输入电脑,打印出分析表格给车间——这是我做了八个月的工作,虽然单调、枯燥,但这是我来德三年後的第一份正式签订的无限期合同工作,我一直珍惜有加,不敢怠慢。

这时部门经理走来对我说“请到老板那儿去一下。”是否老板要委任我重任?因为他不止一次地当面和背後(对我先生)表扬过我,并说设想今後让我做秘书或一个小部门的领导之类。我带着些许激动,来不及脱掉沾满灰尘的手套,跟他进了老板办公室。这里,曾是我作为公司员工前第一个落座的地方。在面试时,曾在此与老板愉快地交谈,他当时泡给我一杯上好的浓郁咖啡仿佛还香留齿间。


美丽人生

“今天的面试怎么样?”晰一进屋就问梅子。他恐怕就是为此特地早早赶回家来的。

“恐怕不好,德语太久没下工夫了。”梅子故作轻松地回答,手里继续炒着饭,头也没回一下。四岁的楠楠早就吊在了晰的脖子上:“爸爸,给我画只大鲨鱼!”

“楠楠,等一下。”晰又转向梅子:“什么时候给回话呀?”“就明天吧。”梅子心里挺难过的,“先去陪楠楠玩吧。”今天去面试的公司是当地声誉最好的跨国企业之一,梅子仰慕很久了。初试30个候选人挑5个,梅子榜上有名,梅子不由有点沾沾自喜。没想到今天的关键时刻被几个老板轮番用德语轰炸,英语根本用不上。梅子虽表面上还坦然冷静,但心里已知不会成功了。

晰和楠楠走开时不由自主地又称赞了一句“好香!”。其实就是因为梅子心里沮丧,才简单做个扬州炒饭来应付晚餐,并没有平日的精心。只是这黄灿灿的胡萝卜丁,自家花园里随手摘下的嫩绿豌豆,新鲜的红虾仁儿与白花花的米饭炒在一起,竟然精精神神的十分耐看起来。 

世界华商的荣景与困境

近30年以来,从中国大陆移民海外的华商有多少?海外华商的经营现状如何?行业分布和地域特点如何?金融危机对华商的影响有多大?华商对祖国做出了什么贡献?带着这些问题,专访了《2008年世界华商发展报告》总负责人郭招金。中国新闻社课题组对改革开放30年来新华侨华人状况进行了整体研究,于2009年2月2日发布了《2008年世界华商发展报告》。报告认为,改革开放30年,从中国大陆移居海外的新华侨华人,促使世界华商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由新华侨华人形成的新华商群体,在推动中国与住在国经济交流与合作等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人在海外,心向祖国。海外华商支持中国抗雪、抗震救灾超过24亿元人民币。

新华商的概念

什么是“新华商”?“新华侨华人”主要指改革开放后因私出国而移居海外的中国公民,包括30年来通过各种途径移居海外的人员,及随同他们定居海外或他们在海外所生的子女。这一群体也被称为“新移民”。“新华侨”与“新华人”的差异以是否加入外国国籍来划分。世纪之交以来,新华侨华人的数量以每年近3%的比例增长,9年间增加了417万人。加上之前约20年里的220万人,世界各地的新华侨华人总数超过600万。

与老华侨华人主要来自东南沿海地区不同的是,新华侨华人来自全国各地,已呈“遍地开花”趋势,但名列前几位的移出地分别为福建省110余万,浙江省145万,广东省100余万,上海市50余万,北京、天津各30万人,东北三省共计40万人。

留学人生感怀

想把两年来留学生活的沉淀诉诸纸上,与以前23年在中国校园生活中的成长作比较,把真实的变化展现出来,与大家交流。在我,总是三个主题:精神,事业 (学业),感情。这次动笔的契机是看到德国导报2002年一期上的两篇文章“人在边缘”,“老夫子自甘寂寞”。

那位追求安静的老夫子喜爱在安静中专致地思考。世界的喧嚣令许多人感到不适应,无论是那些点子又多又快的领袖们,还是跟得呕心沥血的追随者们, 都那麽累,那么力不从心。
 “追求自我,从容不迫地应对各方压力”曾几何时在每个人的幻想中一闪再闪。很早起,我也怀着同样的梦。但从大学毕业走出校园的那一刻起,我发现自己对社会是那麽不适应。学业上的知识与生存智慧之间还没有桥梁,而後者在当时的我身上几乎没有任何沉积。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