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0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杨翠屏:学贯中西的法华作家

在马来西亚第九届世华作协大会(2013)上,最后一项活动把大会推向高潮,代表们上台做新书介绍。杨翠屏展示了新书《你一定爱读的西班牙史》。她用文学的笔法,轻松的笔调,把西班牙历史娓娓道来,使读者很感兴趣。内容翔实,既有趣味性又有知识性,是一本难得的历史读物。单凭这本著作就可以断定,杨翠屏是一位兼通中西的学者型作家。随后的日子里我们欧华文友一起旅行,参加世界诗人大会。对她的求学、做学问、写作情况有了更深了解。

台湾读书岁月

杨翠屏出生在台湾中南部的云林县斗六市。父亲早年毕业于日本东京中央大学法律系,曾担任云林县政府民政局长、经济农场场长、县政府秘书长。喜爱阅读、作诗、旅游、摄影。杨翠屏家有五朵金花,没有男孩,她排行第四。由于父亲在日本受过高等教育,母亲也是早年少有的读完高中的大家闺秀。他们都很重视女儿教育。杨翠屏的两个姐姐念台大外文系,一个姐姐读淡江大学商学系,妹妹念淡江大学银行保险系。


林凯瑜:波兰的中华文化使者

采访波兰华人作家林凯瑜(题图右一),她一再谦虚说写作较少,不值得介绍。而我认为,文学方面当然不可能人人都是大师,毕竟诺贝尔文学奖每年才评出一位。但世间有大树,有灌木,也有小草,才构成这绚丽多彩的大千世界。想一想一大片沙砾或垒垒层层的卵石,有一棵小草顽强地从中冒了出来,虽然幼嫩,却生机勃勃……这是多好的意境啊!而且每个人在人生过程中,都有自己的亮点。不是吗?果然,经过四次电话采访,我逐渐了解了林凯瑜的人生轨迹,很有特色很精彩:她亲历了波兰的政经剧变,她热忱地传播中华文化,促进波华经贸交流;她辛勤地耕耘在华文园地,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日本邂逅波兰人

林凯瑜生于台中,长在台北。父亲做电子产品贸易,与日本有很多业务来往。林凯瑜上学时对数理化不感兴趣,但喜欢文学,特别是古典文学,还在中学就已读过《红楼梦》、《西厢记》、《镜花缘》。她还特别喜欢看平剧(大陆叫京剧),那优美的唱腔、身段、表演至今难忘。她说读过日本名著《源氏物语》的汉译本,我吃了一惊,这部书是日本小说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也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的长篇小说,由女作家紫式部(约978-1016,即中国北宋时代)创作,堪称“日本的红楼梦”。听说篇幅长,很难读哩!她说这是因为父亲要送她去日本读书,所以引起了对日本文学的兴趣。父亲认为在台湾考大学不易,也许送女儿到日本读个大学、喝点洋墨水回台比较容易找工作,或者帮父亲做事,接父亲的班。所以1985年林凯瑜还在上高中,就先去了大阪的关西语言学校就读,一年后参加日本联考,考上私立的立命馆大学日本文学系。全班50名学生,只有她和两个韩国女孩是外国人。

吕大明:字字珠玑散文美

第一次听到吕大明老师的名字,是2012年在荷兰举行的中西文化文学国际交流研讨会上。当时上海同济大学的钱虹教授演讲《吕大明的散文:中西文化的艺术结晶》,深入探讨吕大明的作品,引起了与会者的极大兴趣,也让我获知吕大明非同一般的文学成就。这次撰写欧华作协会员小传时,老会长赵淑侠大姐发来了关于吕大明的多份材料和联系方式,一再叮嘱我要写好这位创会元老。我电话联系上住在法国凡尔赛的吕大明。她说话轻声细语,温文尔雅,但几次谈话中却透着广博的知识和兼通中西的学养。她十分支持小传系列的撰写,分三次邮寄来自己的作品和相关资料。麦胜梅文友也发来研究吕大明的文学评论和照片。

半出贫寒半望族

吕大明生于福建南安县。不久襁褓中的她即被家人带去台湾。人们看她文中显露出来的那种优雅与高贵的气质,误以为她出身名门贵族,其实只说对了一半。她在2006年发表的《繁华如梦鸟惊啼》中说:“我母系家族,诗礼传家,是乡中望族,我父亲家族出身寒微。”父亲吕德超生于贫寒之家,“饥寒交迫的景况如影随形,紧紧缠住父亲的童年、少年,穿着破旧的棉絮袄子,一年四季光着脚,当没有热腾腾的番薯块充饥的时候,只好躲进破棉被里早早入睡。”“童年的困境使父亲发奋苦学,他是校中最优秀的孩子,年年名列前茅。”终于跨进高等学府,毕业于厦门大学。抗战时期,她父亲出任福建安南永德边区(安溪、南安、永春、德化)抗日自卫团司令,后又担任福建安溪县县长、福建省政府参议顾问等职。虽一生戎马倥偬,但晚年的他还是露出了吟诗赋词的真性情。在《夏蒂拉随笔》中,吕大明记叙了在法国枫丹湖畔、古稀之年的老父亲诗才敏捷,一口气就写了六首旧体诗,作者戏称其为“七步成诗”。其中一首写道:

张琴:高尔基似的女作家

来自西班牙的作家张琴,小时候受尽人间辛酸,一路走来极不容易,是个在逆境中与命运抗争、成长起来的优秀海外女作家,堪称“欧华文坛的女高尔基”。女高尔基,不会是夸大其词吧?俄国作家高尔基(1868-1936)人生坎坷,他的自传体三部曲《童年》、《在人间》和《我的大学》为人们所熟知。张琴有那么困苦吗?

一朵苦菜花

张琴文字记载着:“当你翻开生命的扉页,燃起第一支蜡烛,你人生的旅途就有了悲欢离合——流泪的蜡烛。”她祖籍河南开封,出生在四川泸州,这是长江边上的一座美丽的小港城,以“老窖”与郎酒美名在外。

她爷爷张立志本是老实巴交的河南农民,仅因军阀混乱时期各方诸侯欺压百姓,人民苦不堪言,张立志劫富济贫为一方梁山英雄,手下百十号人震惊方圆几十里。据当地老人回忆,日本人都不得不绕道,不敢靠近张立志居住的村庄。在日本人进入中原时,张立志把旗杆一转抗日保家卫国。由于拒绝当日本人的维持会会长,1941年春节被日本人设下的鸿门宴,活埋他村……

莫索尔:资深记者 欧华宿耆

莫索尔为资深国际新闻记者,西班牙著名侨领,曾任欧华作协会长,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我与莫老素不相识,通过电话采访成了忘年交。他非常支持小传系列的撰写,我们在电话里一聊就是个把小时。莫老年过八旬声音洪亮,听力良好,记忆特别清晰,简直就是一部活历史。与他谈话,学到很多东西。莫老还辗转寄来多篇材料,给小传写作帮了大忙,令我十分感动。

蒋夫人培育的遗校学生

莫索尔1933年生于江苏南京。父亲莫钧号治平1902年生,20余岁时响应国民革命浪潮投笔从戎,进入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积极参与北伐和抗日战争,积劳成疾,不幸于1943年病逝于湖南洪桥。去世时官阶为陆军上校。母亲张一敏1912年生。中学程度,曾任小学教员。1949年后海峡两岸断绝来往,即再无消息,生死未卜。直到1990年初莫索尔与妹妹莫曼丽取得联系,才知母亲已于1967年去世,年仅50多岁。莫索尔感叹:“呜呼!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此乱世之悲剧,岂本人一人之伤痛。”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