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留学德国

何人之手

“栗子啊不瞒你说,我觉得人越老越迷信”榛子脸色迷惘,神色游移,嘬了口茶对我说。

“怎么呢?想入个什么教吗?”我善意的嘲弄。

“我,你知道的,乱世出生,乱世长,无人调理,自己教育自己,缺规少矩有贼胆之人。要不是到了德国,做个山大王也未可知呢。”榛子感叹着。我不知道她最终想感叹什么,感叹命运的捉弄,没能当上山大王?

“我,你知道的,找过日子的人时,本着互补的原则,找性格与我不同的,就像我的老公……”是啊,榛子的老公松子儿,的确是她的反义词,理智,镇定,行为规范,道德上乘,一个非常自律的德国人,绝对不是山大王的料儿。榛子经常感叹,说她老公选错了职业,应该读法律作法官才对。

“我,你知道的,叛逆心理特强,用松子儿的话说,就是‘犯罪心理’,他总强调说我幸亏跟了他,要不早就进去啦!”榛子继续唠叨着。

“你不要一口一个我知道,你做过多少坏事我一点儿也不知道。”我正色。

“你知道,我不过就是有点儿好奇,小打小闹而已,真正杀人放火的事情不会去做。可说来也怪,即使做了出圈儿的事,也不曾被人追究,好像有人护着似的。”榛子仍旧一口一个‘你知道’地跟我絮叨。这回我还真的知道,因为松子儿批评榛子的行为时,总喜欢一言以概之,“全亏了我这块挡箭牌”。

“松子儿总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说我即使犯错儿也平安无事,全仗着他的保护。我告诉他不对,中国早就有名言,‘撑死胆儿大的,吓死胆儿小的’,我就是属于被撑死的那一类。”榛子振振有词。

“你知道,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大家具超市买椅子,买回来拆箱才发现,一个纸箱里竟装着两个椅子,本来要买四个,一下成了八个!我就板上钉钉一句话,‘不退!又不是我们故意去偷,是商家工作有漏洞,贴错了扫描价格标签,跟我没关系。’软硬兼施下,松子儿依了我,直到今天也没人为了这几把椅子打上门来,说我是被撑死的不是空口无凭吧。”榛子继续振振有词。

“你知道,后来事情就开始变得邪乎了 ……”不管我是否真的知道,榛子一味地讲了下去,听了之后,我也觉得邪乎了。

有一次松子儿购物完毕回家的路上,心里觉得价钱怪怪的,拿出单子一看,二十多块钱的花园浇水塑胶卷带没有算在其中。不知是否受了榛子潜移默化的影响,那次他竟然没有开车返回商场,‘这不是我的错儿!’松子儿运用了榛子的逻辑。可就在那一瞬间,只见白光一道,呼啦一下,他被安置在路旁的超速摄像给闪啦。罚单寄到家中,打开一看,罚款三十,比那塑胶管还贵。事后好几天,松子儿都沉着脸面对榛子,哀叹自己受了教唆,近墨者黑了。

“你看看,松子儿稍一出圈儿就受惩罚,如果那天我也在场,我说不退准没事儿。”榛子恨铁不成钢。

后来就更邪啦,松子儿在超市买东西,事后发现人家少算了一箱酒。他当时很忙,懒得回去表现诚实,用一个德国的笑话安慰良心。德国有个笑话说,一个人想发财,便没完没了地祷告,请求上帝的恩赐,让他成为富翁。可是年复一年,他始终富不起来,便更加勤奋地祷告。终于有一天,上帝实在受不了他的骚扰,破例从天空穿出庄严的声音,说:那你倒是去买张彩票啊!松子儿以为,这箱酒便是他的中彩奖票。

那天下了班,松子儿去洗车,反正是馈赠,早点儿用掉它。松子儿把十块钱钞票送进自动收钱机,谁想那机器收了钱却不肯吐牌子出来,气得他狠狠敲打着那个无耻的吞钱机,没有牌子他就无法洗车啊。回来后,松子儿立刻给那家公司写信,痛斥他们故意纵容自己的设备玩忽职守,松子儿常在那里洗车,收钱后不给牌的事情间或发生,只是以前都发生在负责吸尘的那部分,他懒得为了一块钱去争。但这次不同,竟然发展到贪污钞票。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那家公司就把钱退了回来,令松子儿和榛子大吃一惊。得意之下松子儿建议,下午和榛子一道上山转转,把那箱酒钱花掉,免得再出意外。那天天气十分的好,两人高高兴兴黑森林驱车玩耍。结果是,去时,超速被摄;归时,超速被摄。尽管超了不过3公里,一箱酒钱被罚了个干干净净!

“别以为松子儿总喜欢开快车,我们接到交通罚单的事情凤毛麟角,他开车非常守法的。只是自打超市两次出错儿,我们便神差鬼使不断地上镜头,你说这难道不邪?”榛子耿耿于心。

“一点也不邪,是不公平,我们老能收到罚单,可买东西时从未少付过钱!”我愤愤然。

“你知道,我怎么想?这事儿其实与胆儿的大小没有关系,有些人注定必须规规矩矩,一点儿出圈儿的事都不能做,比如松子儿;而有些人却没有问题,甚至出大一点儿的圈儿都安然无恙,比如我。我,你知道,既无信仰,也不迷信,更不是那种甘心任命的人。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经历的积累,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越看越觉得有只手在身后左右着你。许多事情,尤其是关键的事情,当时以为是凭自己的努力挣来的,现在想一想,其实是你必须那样做,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可能!”榛子陷入了沉思。

“那就是说,同样的事情,事出你手上面就睁一眼儿闭一眼儿,可要是让松子儿摊上了,上面便严格把关,上面那个家伙莫非有中国血统?!”我揶揄。

“还真说不好!当科学无法解释时,就要考虑一下宗教,我们的宇宙或许就是上面那个家伙做出来的。”榛子很认真。

“如果真是如此,再碰上那种可以沾便宜的事情,你抢在松子儿前面决断好了,既不违背上面的旨意,还能捞点小外快。”我设身处地。

“唉,要真能那样到好呢,可惜这事儿总让松子儿一人赶上。上星期松子儿去买办公用品,回来后发现,人家没算电传油印盒钱!松子儿是交了钱揣起账单就走人,没有当场验账的习惯,又懒得再回去弥补人家的过失,结果……”

“上镜头啦!”我不等榛子说完。

“错误使用泊车位,罚款30大洋,上面那个搞不好是犹太人?!”榛子无可奈何。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