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留学德国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有感

毛栗子的大作在欧华导报发表后,又刊登于北京的“共识网”。我特将以前的旧作又一次修改,希望再次刊登在欧华导报上。为此要说明的是:以前我从不爱看国内网站,是钱主编建议我去看看“共识网”,说那个网站很开放很有意思,结果,真成了我喜爱的网站。

我订阅《欧华导报》十几年了,吸引我的是主编钱跃君博士关于法律的文章。有一天,忽然出现了一位毛栗子,乍一读她的文章,便觉得与众不同。后来,几乎每一期都有她的文章,每月的《导报》一来,我先看有没有毛栗子的,读完了才去看别人的。有一次彭小明问我最喜欢谁的文章,我脱口就说“毛栗子”,他略感惊讶。

在海外,看到的尽是政治或经济评论,喜欢文学的我,总希望有人能写出好故事,掀开生活的另一面,露出真实的自然原形。不明白的是,他们那么好的文笔,为什么不能像我和毛栗子那样去写写自己的私生活呢?是什么妨碍他(她)们暴露自己呢?想见到不做作地写自己故事的作品,简直如大海里捞针。因此,毛栗子讲自己故事的率真, 就十分吸引我。

我喜欢她的性格——毫不隐晦地写她平日的所见所闻。她写的真实故事,让你感到既可信,又情不自禁地令人发笑,仿佛看见了生活里的我们自己;她不把自己看得很高,从不修饰自己,也不粉饰别人,直来直去,率性见真情;她的自嘲﹑自吹﹑自贬﹑自夸﹑自擂﹑自揭,让你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她;她的文字朴实无华,灵性生动,幽默自如;正因她写的说的和做的,完全来自于生活和她那乐天的性格。

我喜欢她的性格,是她对生活的态度——总是那么乐观,那么想得开,这在海外可太不多见。我见得太多的是遮遮掩掩﹑捂捂盖盖﹑自命清高﹑悲悲切切﹑自哀自怜﹑精打细算﹑蛮不讲理﹑损人利己。而毛栗子的作品,透着对博爱、朴实与自由的追求,这正是她作品的灵魂,也是她生活里的音容笑貌。

由于《欧华导报》的介绍里有她的信箱,两位在德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第一次通信了。她的信就像她的作品一样,总让我想乐;而我也只有在给她写信时,才能露出我也能写出让她笑的本事。我们互相邮寄交换了自己的书。直率诚恳的信,使我们成为神交。她喜欢我的书, 尤其喜欢《一个大童话》, 并给予了中肯的评价。我翻开她那两本印得精致的书,第一次见到她的老照和近照。虽然很多文章我几乎都读过,但在信里还是忍不住直述我的感想:“你的照片,我第一次见到,与我幻想中的不谋而合。你能把普通事情写得那么生动,也是一绝。我们整天生活在你写的环境里,你看谁写了?就是写,也没有你写的生动真实和有意义。书里写的我虽然都读过,可是再读时,仍觉得新鲜和乐在其中。”

她的书《哭泥青蛙》﹑《东·西——同纬度下的阴晴圆缺》都在国内出版了,很受好评。

在《东·西——同纬度下的阴晴圆缺》一书里, 序作者逸娴写道:“毛栗子行文, 着眼于生活中的平凡人平凡事。不管中国人外国人, 在毛栗子的笔下,都是普通人:可亲可近,可恨可怨。毛栗子的文章, 没有阳春白雪的唯美,没有故弄玄虚的深奥,没有跌宕起伏的惊险,没有大悲大喜的张弛,粗粗糙糙, 有的就是一股似曾相识的老百姓味道。”评价得句句中肯。无论是毛栗子的机智诙谐,还是她的超脱自嘲,只要你读了她的文章,会立即产生共鸣,会立即得到力量及克服困难的勇气。

在她的作品里,你看不出悲哀的情绪。但,自从她做了律师丈夫的秘书,整天坐在电话扰人﹑回答客户问题﹑查询案件的办公室里,接触的都是总想闯进犯罪门内或受其害的客户之后,我去信问她:怎么现在写作的风格和以前不一样了?是否太累造成的?她回答道:“我写得不好其实和累的关系不大。累,顶多就是不写。我主要是对当前的世界实在不看好。随着科技的突飞猛进,人类变得越来越不像样了,我不说你也知道的,我没了以前的好心情。”——唉!真真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然而,我和她天生就是乐观派,无论这世界怎样让我们看不惯,我们还是愿意心情坦然地面对它们。

她是军队干部大院里长大的天生的“红五类”,而我是几十年来人为的阶级斗争的受害者。我们却能成为神交和好朋友,这关键不在于我,而在于她——是她能够无私地敞开她的心扉!我相信她还能写出更深沉和有份量的作品,盼着她更好的作品问世!     2014.1.19 德国Passau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