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我要你漂亮

肥沃而一片葱绿的原野上,有一个中年妇女在步履沉重地奔跑。风掀起了她一身黑色的衣裙。她一边跑一边粗粗地喘气。一只手捂着胸前的心脏部位。她的眼前,有一颗系着蝴蝶结的心脏悬浮在空中,她每跑一步,心脏上的裂纹就多一条。她越用尽全力地向前跑,心脏上的裂纹便越多.终于,当这些裂纹扩展到边,深入至底的时候,无声无息中,心脏破裂了,女人摔倒在厚厚的草甸子上……


一瞬间曾爱上一个人

梦里的江湖百花齐放,人来人往繁华似锦。
他就站在她的前方,一米开外的地方。她看不清他的脸,因为她出来的时候没带眼镜,但她能感觉到他的眼神一直在跟随着她,寸步不离。

他穿着深蓝的带着彩条的外套,深色牛仔裤,浅色运动鞋。她说过她喜欢这样的装扮。他站在那,脸上带着孩子一样清澈的微笑。

爱一个人

爱一个人,就一瞬间,不需用太多的语言来粉饰。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心领神会。爱一个人,是一种幸福的感受,即使痛苦也会觉得无比的幸福。爱一个人,离开了也会觉得美丽,即使心碎也会觉得甜蜜。

有一种东西叫做思念,牵恋的藤蔓每天都在脑海中蔓延,有一种东西叫做牵挂,每天都默念你千遍万遍;有一种东西叫做祝福,从心中传送至千里万里的他乡。爱一个人并不孤单,想念一个人才真是孤单。那静默的想念,那种特有的孤独,也许真正去想一个你爱的人才能体会得到。你知道吗,我想你!站在十字路口想你,坐在公交车上想你,走在人群中也想你。想念你时,我会默默沉思;想念你时,我会有些许的忧伤;想念你时,我还会一个人独自流泪。

当思念成为一种习惯

当你踏上绝尘而去的火车,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从此将一别天涯,相见不知何年了。看着火车在视野里渐渐远去,感觉心一下被掏空,一种无助的失落,一种无声的痛,开始在每一股神经、每一个细胞里蔓延。突然之间感觉自己无所依靠,虽然明知道必须依靠自己,但这一刻自己最失落、最疲惫的时候,却多么希望心的港湾可以在哪里停靠休息一下。

这次分别,也不知道下一次相见是在何年,或许今生我们再也不会相见。走过我们曾经熟悉的街道,落叶犹如飘飞的纸蝴蝶在空中滑行着。如今没有了你的这座城池,我感觉到一下子陌生了许多,就若一块荒芜的田园没了生机。

第三性:泰国人妖

当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1949年发表了让她与世闻名的哲学作品《第二性》(Le Deuxieme Sexe)时,她为现代女权主义奠定了理论基础。在这部充满存在主义基调的作品里,女性是依赖于男性、服务于男性的弱势性别,是被动屈服、被欺压的第二性,如同她引用的卷首语“一个好的本源创造了秩序、光明和男人,而一个坏的本源创造了混乱、黑暗和女人。”(古希腊最早的唯心主义哲学家毕达哥拉斯)

聪明的波娃或许不曾料到,这个世界远远超出她的二元对立的世界观。因为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许多女人般的男人和汉子一般的女人,公然以“第三性”的身份“招摇过市”!

泰国的“人妖”,或称“伪娘”,就是昭著的“第三性”。去过泰国的人往往会被聚集于旅游胜地的“人妖”们“震”倒。她们妩媚妖娆,高挑性感。举手投足,秋波之间,无时无刻不在“炫耀”女人的美丽和温柔,实在比女人更女性,更销魂!芭堤雅著名的“人妖”歌舞剧团“蒂芬妮”,更是淋漓展示人妖之风采,演尽人间尤物之魅力,叫人欲罢难休,念念难忘。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