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之恋

小三动了谁的豆腐

本来想以“小三动了谁的奶酪”为名,但中国人不吃奶酪,爱吃豆腐,我还是改吃豆腐吧。网友给我推荐了一篇文章,评论“中关村艳照门事件”。作者四十多了,力挺小三。据她自己交代,虽有男友,但尚未花掉那九块钱,属于无证驾驶。我的网友说,这肯定是个做小三的料。我就想,这四十多岁还能做小三,看来是个人才。上网去一看,发现她比人才还“二”,敢情是个天才。纯粹一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你想啊,她连婚都没结过,就敢大摇大摆给已婚妇女上课,把原配们数落个一溜够,很有点小学没毕业就跑到大学讲台上发颠的风采。我这个上过中外两所大学的人倒是有个建议还给她,“您先把小学结业证领了,再出来混,成不?”

诚然,各个领域都出天才,比如爱迪生,没有小学毕业证照当发明家。但,一是天才罕见,二是天才也只能在某一个领域称雄。比如爱迪生吧,他擅长发明,却不可能跑到大学里给别人讲解如何考试如何答辩这样的学府功课。就像这位姐姐,她擅长恋爱,却从来没有背负过婚姻里分工合作的责任和义务,怎能为已婚妇女讲解“如何抓牢丈夫”这门业内功课?你都没丈夫可抓,还指点我们怎么抓!就像爱迪生,你都没考过试,还指导怎么考大学,这不是笑话吗?

野婚和已婚,就像自由撰稿人和报社编辑一样,都是靠笔杆子吃饭,但身上扛着的责任和义务完全是两个概念。

为了理清思路,我先把男女那点事分为两个主要板块,无非“床上”和“床下”两大块。普通朋友红蓝知己,不在我要讨论的范围,直接剔除。一男一女,电闪雷鸣惊鸿一瞥又发生了关系之后,就要在这两大板块中并肩作战找到平衡。

所谓床上,不单单指颠鸾倒凤,而是所有亲密无间的鱼水情,比如打是亲骂是爱,逗着玩说情话,相思苦短相视无言,朝朝暮暮两情长久,等等等等只存在于两性之间的一切情感美意。而床下呢,就是养老抚幼生儿育女,账单房产走亲访友,垃圾草地擦车洗碗,送礼升迁磕头拜祖,等等等等需要分工处理的一切世俗事务。

在这两大板块里,野婚时两人主要从事的活动就是床上,当然只能靠床上来维持。一旦这个领域没劲了,就没必要呆在一起。所以床上的作用被这位姐姐无限夸大,认为床上一旦不行,就直接下床走人算了。然而,已婚之后的两个人,除了经营床上,还要处理床下,经年累月积攒下来,从时间到体力耗费在两个板块里,难免顾此失彼无从招架,出现床下逐渐侵犯床上、亲情逐渐取代爱情的局面。这时候,难道你能扔掉床下那一堆累赘撂挑子说,老子不付账单了,不孝敬公婆了,不哺育子女了,不出差公干了,老子在床上耍赖。有本事你这样试试?保证死得更惨!

孩子,老人,车房贷款,人际关系,社交名声等等,又不是浮尘,坐到菩提树下一顿悟,就烟消云散“无一物”了。这些东西都是会喘气、能出声、实实在在戳到眼前要解决的问题,挥一挥手也不可能被彩云带走,你怎么用床上那点本事打点这些难题?所以,要是听这位野婚姐姐的指点,别说通过考试,还没进考场的大门就迷路了,直接变成待宰的羔羊迷失在野婚的旷野里。

照这位姐姐分析,出现小三是因为原配床上功夫太差。言外之意,她就全凭真功夫拴住了男友。所以小三厉害,造反有理。我却觉得,正当原配们忙着床下那点事的时候,小三趁虚而入凭空上阵,暗中出击提供床上服务,怎么看怎么像趁乱偷吃豆腐的主。小三在婚姻里的出现,就是动了原配的豆腐!这是毋庸置疑的,快别拿爱情的遮羞布耍花活了。就算给老鼠披上大氅,也只能冒充蝙蝠,装不成黑天鹅呀。如果真想跟原配对垒,看谁床上本事大,那就别客气,首先扛起床下的大包袱,我倒要看看这位姐姐以及所有小三的身子板,还能不能接着在床上耍?

不错,小三的出现确实表示婚内已出问题,但,银行的门坏了,不表示大家可以堂而皇之进去抢钱吧?所以,小三受到任何来自原配的惩罚虽然未必合法,但合情合理,自找的!有个姑娘说得好,“既然要享受爱情的甜,那就跟着承受一下爱情的苦吧”,这也在辙。而且我觉得,对其他小三也有个警示作用,不要随便偷吃别人的豆腐,记住,伸爪就被打!那位野婚姐姐就别跟着叫冤了,还是先去花掉那九块钱吧,花掉你就有权利打人了,到那时咱们华山再论剑,我免费独家传给你婚姻真经,防偷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