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异乡之恋

樱花梦

追飞扬花瓣,追飞走的梦,
登上城堡远望,遥岑入明眸,
湖光与山色,山烟与阁楼,
天边掠过流星,身边人无踪,
许个愿,就当是梦一场……

已不知是第几次循环播放这首《樱园梦》,歌手略带沙哑的嗓音,唱出了她的眼泪,却怎么也唱不出她内心的伤感。怎能当梦一场?那飞扬的樱花分明就在眼前徘徊,似在诉说离殇。

犹记得高中时同桌拿着一张明信片,骄傲地对她说:“你知道吗?这就是樱花,这里有全国最美的樱花。”明信片上古朴的建筑和盛放的樱花惊艳了她。于是,去珞珈山看樱花就成了她的梦,成了她拼命学习的动力。紧张苍白的高中生活,偶尔做一个樱花梦,幻想着自己置身樱花树下,聆听樱花绽放的声音,成了他唯一的乐趣。

九年前,当她带着梦想走进那所梦寐以求的美丽大学时,却未见到期许已久的樱花。只是甜甜的桂花却给了她意外的惊喜,在那份甜香着,她期待一场让人陶醉的樱花雨。

时间就在期待中缓缓的淌过。当燕子衔来春讯息,东湖湖畔的垂柳在风中摇曳着身姿,珞珈山也如期披上了那层绿绒衣时,樱花,在她期盼的目光中,在很多人期盼的目光中,含苞待放,羞答答的,欲放未放,那份娇羞,让人怜惜,又让人平添了些许的焦急。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樱花开。

在灿烂阳光中,满园的樱花尽情绽放笑脸,笑得饱满,笑得热情,笑得妩媚,留下一世的绚烂与繁华,让人此生都不能忘怀。

晚上,当路灯发出昏黄、昏黄的柔光时,路上也没什么游人,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祥和。几株樱花树笼罩在夜幕中,沉浸在薄雾中,显得高雅而神秘。退去了白日的浮躁和绚烂,这时的樱花,惹人怜爱。徜徉在樱花大道时,你会不自禁地想起“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诗句。头顶的樱花如雪般洁白,如雪般静谧,只是没有梅花的香气罢了。

雨天的樱花别有一番韵味。当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天地一片宁静时,朦胧烟雨中的樱花更显韵致。白色的花瓣,粉红的花蕊,不需要绿叶的陪衬,丛丛簇簇的花儿在雨丝中对默,似在孤芳自赏,又似在轻轻交谈,那样子恬静极了,也美丽极了。

灿若烟霞的樱花,固然美丽,但繁盛的样子却非她最爱。樱花最让她心醉的是,唱着歌儿飞旋而下的时候。

传说樱花树原本只是一棵小草,后来长成了树,是因为曾经有一个喜欢穿着一袭粉红色纱裙的少女在此拨剑自刎,鲜红的湿热的血成为养料,使小草变成了大树,每年每年都姿意地盛开先白后粉的樱花。

在春天,在樱花即将盛开的季节,她以前上班的地方的院子里的那棵樱花树,在轻柔的略带寒意的风的翅膀扇动下,轻轻摇曳,象少女的纱裙,随风展现出柔美的身姿,一团团一簇簇花蕾簇拥在每一个枝头,沐浴着风和雨。在她不经意的某一个清晨,在不经意的顾视之间,开始绽放出洁白的花朵,小而紧凑,将空间充分利用到了极致。这似乎很象少女那种既浪漫又细密的心思,在有限的空间里展示出了自身无限的美丽。

春天在继续,原先洁白的花朵由白变粉,象少女随意换上的一件粉红的春衣。姹紫嫣红间,再一次让她在不经意惊叹女性化身的美妙。而传说在她眼里也由此变得鲜活起来,仿佛看见了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当她穿梭于繁华的大街,每当一个又一个风景般的女性从她眼前掠过,就会想起院子里的樱花树,想起那个在樱花树下拨剑自刎的少女。她猜测,那时候少女一定穿着粉红的衬衣,洁白的长裙,从容不迫的举起了剑,让最后两滴对人世留恋的眼泪滴落,然后,将剑横于玉一般细腻的颈上,轻轻地划下去,划下去……她身边的那棵小草,曾伸出柔软的叶片企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是,小草本身比少女的手臂更柔弱,无力使正在发生的一切停止。血,开始流淌,与小草的泪水融合在一起,使原先鲜红的血液淡去,淡成了粉红色的液体,汨汨流向小草的根部,转瞬之间,小草摇身一变,长成了一颗盛开着粉红花朵的樱花树……

传说少女死后,她的身体被随后赶来的情人葬于树下。至今,每当他走过樱花树下,似乎都隐隐约约听见了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已经无从考证这个传说的真实性了,已经无从证明这个传说中的少女为什么要拨剑自刎了。其实,不必去深究每一个传说的合理性和缘由,只知道,春天和青春一样,是人生最美好的季节,正如她以前上班的那个院子里的樱花树,正因为承载了一个少女的青春,承载了她意外中断的美丽,才以鲜花的形式,再一次向世间展示出让人心驰神往的美好年华。

剑在哪?剑早已如云烟散去。那惨烈的一刹,在事过景迁之后,同样可以以一种平静的美将滴血的清晨替换。

也许,没有什么可以永恒。唯有春天走了又来,樱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在某个和风煦煦的清晨,漫步于樱花大道,一阵清风拂过,片片花瓣在空中翩翩起舞,那洁白的樱瓣如雪花般轻盈,又如蝴蝶般灵动多姿。任花瓣擦着耳沿飘落,她似乎听到少女在她耳畔轻轻唱起了歌儿,那么柔美,如小溪淌过山沟,让人陶醉。地上已经铺了薄薄一层的花瓣,你瞧,她们躺在地上还那么的不安分,还在轻轻地摇动着身躯。或许她还陶醉在轻舞飞扬的旋律中吧。他轻轻的,轻轻的移动着脚步,生怕弄出一丁点儿的声响来,惊破樱花如春般的美梦。

时过境已迁,岁月啸耳边,
蓝色女孩已成春日樱花梦;
光阴虽无刃,抽走留伤痕,
风拂城脚无声,夜深催人冷……

珞珈的樱花,你这美丽的精灵,为何时常闯进她的梦乡,撩拨她蠢蠢欲动的思绪?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