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之恋

人生短歌

可以这么说,每个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生活。有人喜欢都市的繁华,甘于沉湎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我却并不喜欢物欲横流的闹市,因为容易心浮气躁。其中的隐情,大约与热爱文字有关。于是,总想去郊外走走,置身大自然的怀抱,领悟大自然冥冥昭示的生活真谛。

所有的见闻都是启迪心智的,一些看似寻常的自然现象,认真审视其内在的蕴含,却自有其妙处。现世的生活总是这样,你离它太近,视觉反而成了盲点;你若有距离地去阅读,日常间迷茫困惑的事情反而一一地清晰明朗起来。看人来人往的红尘繁华,赏春花秋月的天然雅致,悟世事沧桑的人生冷暖,胸无杂念,与贪婪、邪念、争夺、仇恨隔绝,只要你愿意,吟风颂月、哲思忆念、求索考证,似乎都别有一种意境和情趣。

生活就像一面多棱镜,不同的视角,反映着不同的世象。在小溪潺潺有声的琴音中,穿红着绿的少男少女,手携着手在袅袅清风中踏青,卿卿我我地歌笑,那愉悦快意的韵味不啻是一首爱的散文诗;而茂林莺啭,绿茵花弄蝶影,饮牛牧童追逐嬉戏,分明是一幅乡村的风情画。

一个人如何生活得惬意,并不在生活本身,而在于你对待生活的心态。近读明代洪应明的《菜根潭》,思世间事,犹如醍醐灌顶,醒脑怡神。尤其况味“交友带三分侠气,做人要存一点素心。”“径路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的,减三分让人尝”,受益匪浅。

人生苦短,你要想在有限的生命时空中生活得怡心有趣,就要有所为、有所不为,生活顺其自然,以淡泊宁静的心态看待一切。或携你爱读的书去风景秀美的乡村,在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溪畔,在竹摇青影、鸟语啁啾的清朝,抑或在水车放吟古韵,青牛驮近牧笛的黄昏,仰身绿茵,或倚树拜读梭罗的《瓦尔登湖》,曹雪芹的《红楼梦》,张岱的《陶庵梦记》……。读书可医愚,是一种精神享受,并且愉悦和感动生活。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仅仅是功利者的读书哲学罢了。

其实,生活崇尚一切美好的东西,一首好诗,一支好歌,抑或一花一草,一人一事,都会使生活的味道更浓郁,生活的色彩更美妙。一些人远去,一些乡村远去,却都没有走远,他们的音容笑貌、诠释自然的歌谣,只是化成文字,以一种承传方式在生活中拓展。

对于我,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多年来,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亮点,有自己的成功体验,有自己的独特个性,可是除了在文学上有点收获,其他什么也没有得到。由于生存的压力,自己想做的事一件也不能如愿。这使我时常埋怨命运弄人,工作无进展,事业无发展,中年丧妻,家庭负担重令我越发感到灰心失望。

身为凡夫俗子,我无法逃离现世生活五光十色的经济诱惑,更无法推开城市纷繁生活的喧闹,信步“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的哲人思想境界。然而,我不惑的心始终不甘于命运的捉弄,从迷惑、消沉、埋怨、失败的沮丧中抬起头来,我想起保尔的那段名言“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痛悔,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生活的道路是曲折的,要成为生活的强者,就要以从容的人生态度、生存的毅力去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好好地活着,在人生的舞台上,舞出生命最灿烂的火花,“不因虚度年华而痛悔,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我以为,这就是生活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