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异乡之恋

那只冰凉的手

 

那天听革命歌曲演唱,耳边正铿锵着有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呢,热血沸腾的当口,忽然掺进了儿子一句半懂不懂的提问:“什么叫‘不许调戏妇女们’?”费力蹩脚地给他做解释的同时,眼前出现的是那些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确实是被早年的宣传机器深深刻进了脑海的图画:人民子弟兵拼着性命解放了水深火热的城镇,进城以后,霓虹灯下仍旧一尘不染,还坚持着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传统。而翻了身的人们,特别是妇女们,发自肺腑地感激,热泪盈眶地大红枣儿送亲人……这说的还是咱们人民解放军呢,苏联红军就更不用说了,那是老大哥,是让人敬重的楷模、学习的光辉榜样……

错就错在这个没有亲身经历,多少年来一直是糊里糊涂让人牵着鼻子走来着。而谁要是真的经历了那段苦难岁月,眼前的图画可就完全不同了!配合德国新片《柏林无名女》(“Anonyma – Eine Frau in Berlin“)的公映,我们这儿的报纸搞了个电话征集信息的活动,意在请幸存的妇女们回忆当年和电影相近的故事。不想,一石激起千层浪,报社的电话线几乎要被挤炸了。不少老妈妈们、还有她们的儿女们掺着血泪的声音,让当年苏联红军挺进德国后的真实场景,一幕一幕地立体在我们的面前——

“没有任何一部电影能真正再现当时的残酷!如果只有一个强奸你的人,那是你的幸运;而常常是十几个苏联士兵一拥而上……直到今天,说起当年的往事,我都觉得有一种张不开口的羞耻。”“我哥哥就是母亲被强暴后的结果。父亲发火时总叫他‘杂种’,我不懂这个词的意思,父亲说:就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一个士兵递给我一小盒巧克力,然后就开始动手动脚。至今一看见巧克力我就浑身发抖,什么时候我也能挺直腰杆儿去买上一盒啊……”“火车刚刚启动,一个苏联士兵就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今天,我已经七十岁了,还能感觉到身上有那只冰凉的手。”……

报纸说这部电影还有这些故事“打破了一个最后的神话”,给当年苏联红军解放欧洲的壮举加了个实在不光彩的注脚。受了震惊的同时,不能不再追问一句的是:难道英军、美军就是百分之百廉洁的救星?这之前、还有这之后世界上的所有战争,直到今天,如此的悲剧难道不是在一演再演地绵延不绝?

问得再狠一点儿的话:不管是谁家的“子弟兵”,这祸害的起源只能归到这些血气方刚的男儿的名下吗?如果没有战争这个丑恶的东西,没有冠冕堂皇地践踏和扼杀所有人性的大背景,这世界上如此被凌辱的女人们一定会少得多。可惜的是,人类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实在是微乎其微,要把冰凉的手都换成巧克力,远远不像把小布什换成奥巴马那么简单。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