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之恋

下半身做爱 上半身做主

baby

我一朋友,运用方舟子的推理功夫,得出我有代笔的结论。因为相识多年,第一,他没听说过我有搬文弄笔的爱好,更多吃喝玩乐的活动;第二,他没看出我有文艺女青年的气质,一天到晚嘻嘻哈哈没正形;第三,据我平时自爆,在校成绩巨差,不学无术不求上进,算不上优等生;第四,去国经年,中文不可能还写那么顺,尤其不可能对国内流行典故新闻热议了如指掌、运用自如;第五,别人一个孩子配备奶奶奶妈还人仰马翻呢,我一人儿照顾俩孩子,不带保姆,还有闲情余力写小说弄搏客,不合常规;第六,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笔下却很少提孩子,不符母性规则和人性规律。明眼人一看,处处藏猫腻。

他一分析完,我就慌了神,如此条理分明、逻辑严谨、无可辩驳的论证,把我整晕了,开始自我质疑,越看越可疑,我都快招供了……可 ……可,我招谁啊?我招谁惹谁了这是!还好,没名没姓的,不然非吓出一身白毛汗不可。

不过未雨要绸缪啊,现在这世道,人人都有可能成众矢之的。像我这样,嘴大眼睛小,话粗腰腿细,经常把人间正道踩在脚下,把传统伪善踢翻在地,不知哪天惹一出大的,我就被聚众审判了,还是小心为妙。

从此我要经常炫耀一下中外学历,免得认为我没文化。不管怎么说,尚有一两科成绩拿得出手,比如物理和化学,唯一拿不出手的竟是语文和数学,经常徘徊在及格线上。听起来可疑,还好还好,两门外语撑门面。况且,德国尚未像美国那样以野鸡大学闻名,欧洲的野鸡大学全跑美国发扬光大去了。现如今,你晃美国学历,人都不正眼瞅,谁知道你哪个克莱登大学博士毕业。然后,我再摆出多愁善感的深沉,眉眼间冷不丁闪出点装腔作势的知性美。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经常晒母爱,像一名正常女性那样,一谈恋爱,嘴里就没别的话题,全是男友的短长;一结婚,脑子里就没别的追求,全是老公的粗细;一生孩子,完了完了,眼里就没别的风景了,净剩孩子的喜怒哀乐了。这样,我就符合常人常态,不遭人质疑了。

也难怪,这做了母亲的女人,都有点儿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相似感,欣喜之色、痴癫之情迫不及待要找人分享。一提“孩子”俩字儿,活像炸开三峡大坝,洪水滔天一泻千里,哗啦一声就泛滥了。而我呢,不管为文还是做人,全没这些毛病,很少贩卖自己的妈妈经。倒不是我母性不足,而是,跟什么人练什么摊儿,我的母性除了全权奉献给孩子以外,为什么要亮给别人看呢?别人缺母爱吗?

事实情况是,除非自己做了父母,一般人其实很少对孩子这个话题感冒。就算我这个双料妈妈,也对别人家孩子爱吃干饭还是爱喝稀饭兴趣不大。除了精心为自己孩子准备饭菜,哄她们吃喝,陪她们长大,教她们做人以外,我大脑库藏极大,丰富容量极端可观。所以,当她们吃好喝好学好玩好睡去以后,我急需交流的不是孩子的吃喝拉撒,而是人文八卦。不过,为了以防后患,我也运笔聊聊母爱吧。

人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我有幸生了两个合资小棉袄,当初无论如何没有过预谋。二十六、七想生孩子时,正狂奔在赚钱的大路上汗流浃背,没那个精力;二十八、九正当年时,正崴泥在婚姻的沼泽地灰头土脸,没那个心情。三十一、二岁,才天时地利人和,凑了个杠开花。一结婚就抱上个胖丫头,别提多美了。老大出生时超过七斤半,和我完全不相称,窈窕淑女也有英雄母亲的潜质,肉一个劲儿往孩子身上糊,不往我身上挂。做B超时大夫就说,婴儿比较大,生产时可能有难度。果不其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产房里足足呆了24小时,才胜利见曙光。

我开始一进医院,坚持要做剖腹产,经大夫检查,我身体壮得像牛,没任何医学理由,坚决不给做。我跟他们说,我有心理压力,我怕疼,也算医学理由。他们说,有无痛生产啊?然后连图文带讲解,解释各种麻醉原理,又给我讲了一顿剖腹产的潜在危险和产后综合症,拿着我的病例乐观向上鼓励了一大顿,大手一挥,就把我送上了前线。

等我出生入死返回人间,身旁已躺着个小肉团了。我女儿生下来丑得吓死人,黑红黑红的,皱皱叭叭,五官挤作一团,没鼻子没眼睛,我看她第一眼,就说了一句,“Warum so dunkel(为什么这么黑)?”第二句,“Warum so hässlich(为什么这么丑)?”围在一旁兴奋祝贺的医生护士都笑了,纷纷说,多漂亮,多健壮,您应该很自豪,这么漂亮的宝宝我们都没见过呢。

这就是德国人,说瞎话不带眨眼的。我心里话,你觉得漂亮抱走好了,我可难受呢,转不过这个弯儿来。盼星星盼月亮,怎么盼出个丑八怪呢?接下来他们就去量身长体重检查发育,只用了十几分钟,包裹好放到我胸前,欣喜告诉我,一切正常,现在可以喂奶了。我一脸愁容,实在不懂,他们奔走相告的劲头怎么比我还兴奋。产房里春风洋溢,每个人都过来祝贺我和R。R踌躇矜持,我闷闷不乐,也没什么喜悦,一直在发愁,这个丑东西将来怎么办呢?直到看着她缩手缩脚偎在我胸口,闭着眼睛寻找奶头的样子,我才被一股暖流击中,突然很悲伤:她那么丑,除了我,谁爱她?母爱犹如充气救生筏,瞬间将干瘪的人生膨胀成小小的方舟,载上坠落到人间的天使,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撑起一片晴天。

母爱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既充满坚强的力量,又充满柔软的怜悯;既无坚不摧,又润物无声;既坚韧恒久,又蓬勃汹涌;既充满希望,又无怨无悔;既细致入微,又包罗万象;既繁琐,又简凝。重如泰山,轻若鸿羽。母爱的性质充满相生相克的矛盾,既是天,也是地;既是始,也是终;即可以恢宏无极,也可以渺小无己。我自己觉得,母爱也是爱情中的一种,都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无私的爱。只是,这个爱更长久更悠远,更接近上帝之爱。

我后来跟我们家孩子说,你生下来好丑,差点被妈妈扔掉。她眨着大眼睛,长睫毛一闪一闪问我,那你为什么没把我扔掉呢?我说,就因为你太丑,妈妈怕扔掉你就没人要了。她又问,那现在呢?我说,现在你这么漂亮,妈妈怎么舍得扔掉你,呵呵,妈妈逗你玩呢,妈妈可从来没想过扔掉你。扔掉你,妈妈就成孤儿了。

自从有了孩子,我漂泊的灵魂可算着了陆,一见她们的笑脸,心情就变成了鲜花盛开的五月天,暖风袭人熏风醉人,哪还有愁事儿。其实吧,我这个人还是很随遇而安知足常乐的,脑袋简单得像头猪。不过想要个幸福甜美的家,生一堆好看难看的Babys,带着她们撒个欢儿,这就是我精明强干、踏破铁鞋要追求的终极目的。至于以前的那些个破事儿,不过是要甄别一个正品男人付出的代价而已。赝品,该扔就得扔,不多试几个,怎么辨真伪?

还记得有个人给我写过一条评论,说我是个追求下半身享受的女人。我当时没理他,心里话,燕雀焉知鸿鹄之志?那些个为了所谓的爱情委屈自己人生目标、牺牲自己人生原则的女人,才是追求下半身享受的女人呢。她们是上半身忘我,下半身忘情。而我,是下半身做爱,上半身做主,什么时候忘记过自己的初衷?

在从一而终上,我比那些从了一个男人的女人可坚贞得多呢,因为自始至终我顺从的就是一个人的意志——我个人的意志。至于男人,只是悦我者留,逆我者滚。滚滚红尘,暗礁重重,我也只能载上我的孩子送上一程,将来成年的她们,我希望能够明白这个从一而终的道理,那将是她们自己为自己永远撑起的一片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