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预写的情书

liebesbrief亲爱的,你也许会觉得奇怪,我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甚至不知道你是谁时,就给你写这封情书了,还这么亲切地称呼你。我想,只要稍加解释,以你的善解人意,一定会理解的。

我几个结婚多年的朋友当时没拍结婚婚纱照,最近补拍了,说是再不照以后就没机会了;看着他们婚纱革履、年轻了十几二十岁的照片,我真羡慕,我想我也得赶紧补照,青春留下一点是一点。我跑到照相馆说要拍婚纱结婚照,可他们对我说,结婚照必须两个人照,而且只有女的才可以穿婚纱,亲爱的,别提当时我有多窘、多失望了……。突然,我有了一个主意,为何不补写一封情书呢?对!情书一个人就能写,不像结婚照得俩人照,而且意义决不小于补结婚照,虽然我谈过情、说过爱、结过婚、离过异,写过申请、写过汇报、写过检讨、写过广告,但就是没写过情书!主意已定,马上行动,以前是补写不回去了,就写给未来吧,写给未来的你。于是就有了现在你面前这封既是补写又是预写的情书。

亲爱的,我一直在想,我们是怎样相遇而相爱的呢?一见钟情!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往往都是这样开始的。在某个走廊或无人的街道,我们擦肩而过,无意中互望了一眼,走出几步后突然停下脚步,也能感觉到对方同时停下了脚步,甚至能感觉到对方强烈的心跳。接着缓缓转过身来,四目相望,久久地,相望……周围的世界不复存在,爱像原子裂变时的能量一样在心中迅猛增加,无论它以何种形式爆发,势必不顾从前、不计后果,将冲破世上一切的阻碍而达到情的极致、爱的巅峰!……在经历了它之后,一切的一切、连同生命都不再重要,即使我们还活着,也仅仅是为了回忆这段爱而活着罢了。这里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一见钟情对相貌的要求太高。说老实话,我怕互望一眼后只有我一人停下脚步回头,或者你虽回头又望了我一眼,但随即嘴角挂着不屑、扭头扬长而去,留下我一个人眼巴巴地望着你远去的背影,沮丧,发愁……。


失落的天堂

三个小时之前,我仍然是一个淡然从容的女子,不相信离奇的故事和伤感的童话。再以前的以前,如果这是我听别人说起的,我大概只会不屑而礼貌地笑笑。真的,在我遇见她之前,我一直不相信这个世间还会有童话——即使是有童话,也只会在童话书中和孩子的睡梦中发生。

那是昨天的傍晚,我正站在窗前吃着STOLLEN蛋糕。

深蓝色的天空里繁星如许多忧伤而隐秘的往事明明暗暗的闪烁,它们,忽然让我觉得像是神秘的目光。就在我凝神间,一道闪电般奇怪的光迅速划过了天空。它飞得那么快,我几乎没法跟得上它的轨迹。我以为那不过是某颗坠落的流星,却没想到当我回过神时,它离我越来越近。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想那个时候我的脸上写满了惊讶的神情。

很快它靠近了我。

浅谈八卦情结

来德国留学之前就听朋友说过:“女人间的友情建立在绕舌上,男人间的友情以酒肉为中心。”按这种说法,八卦新闻似乎多为女性爱好。擅长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只要扎堆聊天,喝酒吃肉,最八卦的话题大不了是朋友圈中谁又离了婚,谁又讨了年轻漂亮的新老婆,恭维一下谁又包了小姐二奶之内。半醉中,多半是“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当如是也”之类的羡慕,很少有国内市井愿人穷恨人富的嫉恨。

追根溯源,浅看一下何为八卦?有那些八卦?八卦源于《易经》中的八个基本卦名: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分别代表万物组成的八种基本元素。这八个代表近些年摇身一变,与时俱进,成为海内外华人的流行用语,用来表示东家长、西家短的花边新闻、小道消息、流言蜚语和道听途说。本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八卦,八卦生万象,八卦即无所不包,此乃“八卦”的出身和时尚。

性描写诌议

s-1小时候经常看样板戏,翻来复去地看,看来看去,看出个问题来:为什么每出戏里都有女的?“沙家浜”里有阿庆嫂,“海港”里有方海珍,“龙江颂”里有江水英,“杜鹃山”里有柯湘。我明白,这些戏里少不得女人,因为她们对男人负有教化的责任。可是,在那些满台男人张牙舞爪的戏里,也要点缀上一个女人,又是为什么呢?例如“智取威虎”里的小常宝,她的戏只是唱一曲“八年前……”;“奇袭白虎团”里的崔大嫂,其作用只是带一下路。
我当时想,如果把这两个女的换成男的,戏还不是能照样演下去吗?之所以感到困惑,是因为那个时候,在我的世界里——我是说,我的玩耍世界里——没有女的。没有女的,我们不是玩得也很开心吗?要女的干什么?所以,“为什么每出戏里都有女的”就成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向人请教过。我性格内向,最怕听人说:这孩子,真笨!所以只能自个儿揣摩,揣摩了十几年,终于有一天——大约是上大学的时候,豁然开朗:世上有的,文学里就得有;没有女人,便没有文学,也就没有戏。
现在的孩子,不会再有我那样的问题了。现在的文学或影视作品里,不但总是有女人,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有性,大量的性,无孔不入的性。但性这东西,和人的文明程度成反比,或者说螺旋式上升。史前人住的岩洞里,性器官是壁画的主要题材,后来人发明了衣服,性器官被遮盖的同时,人对性事也羞于启齿了。

一首难忘的歌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春暖花开时,回国看望我的父母及亲朋好友,还是住在父母近30年入住的公寓,我房间的陈设一如从前。打开那90年代初购买的放音功能不再的音响,唯一能够收听的电台里传出来一首让我心颤的老歌,罗大佑的: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穿过你的心情的我的眼……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