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有距离的艳遇

艳遇自从我喜欢上独自旅行后,每当旅行归来,常会有闺中密友试探性地问我:“美美,有没有艳遇啊?”问的时候,还总是带着暧昧的神情。我一般是用微笑来回答这类问题,为了制造一点神秘感。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不知道朋友嘴中所谓的“艳遇”本质与定义到底是什么?单纯的欣赏算不算艳遇?陌生男子礼貌性的赞美呢?与不相识的男子结伴同行又算不算?若艳遇指的是与陌生男子从情感交流发展到激情上床,那么,艳遇这个令人兴奋、好奇的名词,就不会出现在我的旅行经历里。


失落的梦

多少次提起了笔,想写完这封早在十多年前就该完成的信,这原来属於你的信。但是,每次我又无可奈何地搁下了这支拙笔,因为它太沉,沉得使人受不了,使我失去了勇气。今天,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竟把它写完了。在没得到你的许可下把它公诸于众,请原谅!

”别後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声,水阔鱼沉何处问”。这首古词道出了我此时的心声,也像舞台边的缆索一般把我记忆的帷幕又一次拉开,把那早已成为过去的一幕幕又重新呈回到我的眼前。

写给莱茵河畔的你

我不是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而你也不是那种想让人一见钟情的人。只是,在我见到你的时候,你的眼睛——你智慧的、俊美的、又不安分的眼睛让我对你有了一些那种说不清楚的留恋,我在说完“Tsch黶s”的时候忍不住再回头看你一眼,也许就是那一眼,看成了永远,但我怎样都不相信,我在那时就已经爱上了你。

咫缘

第一次在朋友家见到他时压根儿不曾想到和他会有这麽一段情愫。一张圆圆的娃娃脸上戴着黑边小眼镜,只觉得眼镜与他的脸甚不相符,以为又是一个在这儿上大学的男孩。记得那天是世界杯足球赛——中国队对巴西队,我这个球盲也陪着他们感受了一场中国队在意料中又一次快乐蒸发的过程。饭後的牌桌上,对打牌一向没兴趣 、更别提什麽牌技的我,因为大家一起玩,只好坐着看打牌,甚感无聊。渐渐我发现他的牌打得很好,牌风很凶,连我这个门外汉也学到不少东西。打牌之间他也偶尔回头对我笑笑,镜片後面是一双深邃的眼睛,可我总觉得他那张年轻、稚嫩的脸和他的牌风极不相符,也许印证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

我爱你!——留学生活中的性爱感思

来德後打电话给老公,提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猜一下世界上最简单,却最打动人心的是哪 句话?他脱口而出:我爱你!

是的,“我爱你”这三个字不知说了多少遍,有时他对我说,不说了,不说了。但我们总是情不自禁的一说再说。每次入睡前他从不说晚安,总是缠绵说一声“我爱你。”我也习惯了每夜他吻我额头後,听完他轻轻我耳旁道一声“我爱你。”然後心满意足地进入梦乡。刚到国外,每晚都想起这句最简单的句子,只是现在谁能再在耳边软语相慰着寂寞的我。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