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走过那盏灯

又看见那盏灯,瓷胎,青花,灯盏里满是野生茶油的芳香。一根灯芯草,跳动的火焰如豆,却常常为我照亮千里之外的路。

又看见母亲,布衣,背偻,去年依旧青白相间的头发,如今已苍白如雪。右手轻敲木鱼,左手肃掌,那满屋的佛光,比灯火还亮。

那只冰凉的手

 

那天听革命歌曲演唱,耳边正铿锵着有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呢,热血沸腾的当口,忽然掺进了儿子一句半懂不懂的提问:“什么叫‘不许调戏妇女们’?”费力蹩脚地给他做解释的同时,眼前出现的是那些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确实是被早年的宣传机器深深刻进了脑海的图画:人民子弟兵拼着性命解放了水深火热的城镇,进城以后,霓虹灯下仍旧一尘不染,还坚持着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传统。而翻了身的人们,特别是妇女们,发自肺腑地感激,热泪盈眶地大红枣儿送亲人……这说的还是咱们人民解放军呢,苏联红军就更不用说了,那是老大哥,是让人敬重的楷模、学习的光辉榜样……

挨饿的经历

Sample image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这是任何一位中国小学生都会背诵的古诗,其中的寓意却并非每个小学生所能够领会。

人生短歌

可以这么说,每个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生活。有人喜欢都市的繁华,甘于沉湎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我却并不喜欢物欲横流的闹市,因为容易心浮气躁。其中的隐情,大约与热爱文字有关。于是,总想去郊外走走,置身大自然的怀抱,领悟大自然冥冥昭示的生活真谛。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