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美,无处不在

下班后,我常喜欢骑车四处转转,不管是心情愉悦,还是心情郁闷,总是在骑行中发现美景,知道美,无处不在。

最常去的地方是里运河,欣赏夕阳下的里运河,红艳动人,景色优美,令人心动,让人神往。红艳艳的夕阳折射下的运河明亮宽广,是那么磅礴大气,幽深坦荡。航行在运河里的船队宛如一条巨龙的脊鳍,在晚霞中腾空欲飞。欣赏巨龙灵动飘逸的身姿在运河中遨游,让运河水沸腾起来,欢笑起来,一改平日的平波静浪。

远处一艘船儿缓缓驶入我的镜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船头那一盆盆的花草,仙人球、玉树、吊兰……都是最为平凡不过的花草,却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形成一道独特而靓丽的风景线,让我想有认识船主人的冲动。枯燥平凡的生活有花草相伴,一样的可以充满情趣。河边的垂柳得缘于运河水的滋润而愈加葱绿、飘逸。陪伴着悠悠运河,一路成长,呼吸着一样的星空,见证着运河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近处一艘艘巨轮停泊在宁静的港湾,分享安静的时刻。像一位位拖着疲倦的身姿,匆匆投入父母怀抱的晚儿女,辛苦了一日的船娘忘记自己的疲惫,专心致志地清洁着宽大的甲板,身姿轻轻摇曳仿佛为巨轮演奏一起轻柔的摇篮曲。


樱花梦

追飞扬花瓣,追飞走的梦,
登上城堡远望,遥岑入明眸,
湖光与山色,山烟与阁楼,
天边掠过流星,身边人无踪,
许个愿,就当是梦一场……

已不知是第几次循环播放这首《樱园梦》,歌手略带沙哑的嗓音,唱出了她的眼泪,却怎么也唱不出她内心的伤感。怎能当梦一场?那飞扬的樱花分明就在眼前徘徊,似在诉说离殇。

犹记得高中时同桌拿着一张明信片,骄傲地对她说:“你知道吗?这就是樱花,这里有全国最美的樱花。”明信片上古朴的建筑和盛放的樱花惊艳了她。于是,去珞珈山看樱花就成了她的梦,成了她拼命学习的动力。紧张苍白的高中生活,偶尔做一个樱花梦,幻想着自己置身樱花树下,聆听樱花绽放的声音,成了他唯一的乐趣。

九年前,当她带着梦想走进那所梦寐以求的美丽大学时,却未见到期许已久的樱花。只是甜甜的桂花却给了她意外的惊喜,在那份甜香着,她期待一场让人陶醉的樱花雨。

澜香 飘在吴征心

追求完整人生  求学大洋彼岸

1994年9月13日下午,纽约天空秋高气爽。三月前从CCTV《正大综艺》辞职、正在纽约大学修读国际传播硕士的杨澜,身穿蓝色运动休闲装,和同学、香港华娱电视台记者王静一道,迎着明媚阳光,来到人山人海的纽约市体育场,观看湖人队和尼克斯队的篮球比赛。观看中,杨澜左侧突然传来带有浓厚上海腔普通话的男中音,在众多洋腔怪调中真有点万绿丛中一点红。——“詹森实在聪明绝顶。第二节刚开始1分23秒那个球,他不贪功强投,而暗渡陈仓传给左边跟进队友,结果队友进了个漂亮的三分球……。”

杨澜正倍感亲切又略带诧异时,一旁的王静低声对她耳语道:“这是吴征,也是我的朋友,因做资讯公司策略顾问而发达的。人挺好。”杨澜扭头看了看才二十七八岁、却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吴征开玩笑:“不愧为师爷,如果你去做教练的话,尼克斯队肯定找不着北。”这句落落大方的玩笑立即引起了身穿洁白运动休閒装、身体微胖的吴征的兴趣。他扭头用那双细小的眼睛仔细端详着杨澜,一个念头像一道闪电在脑海划过:“就是她!”不禁脱口而出:“您是国内大名鼎鼎的杨澜小姐吧?”说完,他忙恭谦地伸出右手微笑道:“很荣幸在这儿认识您,杨小姐,您比电视里还漂亮!”杨澜也很有风度地伸出右手惊喜道:“谢谢,我们都是龙的子孙……”

寻访张爱玲故居

前些年,当张爱玲大红大紫、热得发烫的时候,我并没有随着众人一起去赶这个时髦,而是躲到一边,去读另外一些作家的书去了。后来我从一位作家的一篇散文里,看到他引的张爱玲的一句话:“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我大惊讶!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的14个字,竟在这一瞬间把我征服了。

再后来就是李安根据张爱玲的一个短篇小说《色,戒》改编了一部同名电影,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李安的电影我没有看到,倒是在一家书店买到了《色,戒》这本书。回到家我迫不急待地读,没想到我连读两遍,竟没有读懂。所谓没有读懂,那就是有一事我百思不得其解——王佳芝本来是作为诱饵钓易先生上钩的,为此还失去了童贞,代价不可谓不大。后来易先生终于上了钩,跟她进了珠宝店——这是杀易先生的绝佳机会!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王佳芝却在这关键时刻,低声的说了一句“快走”。易先生作为汪伪政府特工总部的大头目,那是何等样人,于是一阵“咵咵咵”,进了网的一只野兽就这样轻易逃跑了。随后,易先生的一个电话打过去,王佳芝与她的那些同谋们(一伙热血青年)悉数落网,末了统统被枪毙在了荒郊野外!

池元莲:双语作家 文化先锋

在马来西亚举办的世华作协大会(2013)上,发给每人两本大书,一本是论文集,另一本《第九届世界华文作家协会会员代表大会作品集》,刊登了每位代表所写的一篇“千字文”。当我翻阅这本作品集时,一下就被一篇文章吸引住了。文章题目叫《祖缘》,作者池元莲。池元莲大姐正是我们欧华作协的文友啊!随后在乘大巴旅游的活动中,我就有意和池大姐坐在一起,聊起这篇文章,进而聊起她的家世、求学、写作。几天下来,一位优秀海外女作家的人生轨迹,就在我的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