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德国

十年欧洲大学学制改革

1999年6月,由欧洲30个国家在意大利最古老的大学城Bologna签署了“博洛尼亚条约”,希望促成欧洲各国大学学制的统一,达到各国大学的文凭互相承认,以促进欧洲各国大学之间的学生交流、转学和谋职,这本身也是欧洲统一的一个重要领域。德国为此逐步将原来的大学毕业文凭Magister(文科)和Diplom(理供科)改为英、美的两级制Bachelor 和Master,大专文凭Diplom FH改为Bachelor。如今不觉十年过去,已经有46个国家加入了“博洛尼亚条约”。德国大学的3/4课程改成了英、美的学制,但在学生人数上,2007/2008冬季学期却只有31%的学生报名注册到新学制下的专业。

今年4月底,46个欧洲签署国家的政治家代表聚首在比利时大学城鲁纹,要回顾和总结一番“博洛尼亚条约”签署十年来的实践情况与实际效果。各国代表对该条约褒贬参半,至少还远没有达到当时希望的各国学位互相承认的目的,而这恰恰是“博洛尼亚条约”的最重要目的。

德国基民盟议员Huebinger表示,现在迫在眉睫要解决的不同国家之间学业的互相承认,但这不是“博洛尼亚条约”本身的问题,而是如何将这一初衷成为现实的问题。社民党发言人Rossmann则表示,我们不仅只是想到如何统一学制,而应当更多地注重教学质量。将读学士的时间压缩在6个学期,显然太紧张了,应当加长学时,使学业向深度和广度发展。自民党政治家Barth则指责说,别老是说大学如何这般,政治界、经济界要拿出更多经费来支持大学教学才是根本性的。他将德国财政部长Steinbrueck提出的高校经费预算简直是一个丑闻。左翼党发言人Hirsch则指责德国政府的教育政策,那些贫困家庭或父母文化程度较低的子女就读大学的比例依旧很低。通过“博洛尼亚条约”本想方便学生从一个欧洲国家的大学转学到另一个欧洲国家的大学,事实上这十年来这样的转学人数并没有增加。“从德国的柏林转学到德国的法兰克福都困难重重,还在奢望从德国的柏林转学到西班牙的马德里”。绿党发言人Gehring则指责德国政府对教育投资太少,要保障教育不能收学费,而且要资助德国学生到其它国家去短期学习。

尽管鲁纹会议上各国对“博洛尼亚条约”本身及其实施充满怨言,但没有一位政治家提议取消“博洛尼亚条约”、从新恢复原来的学制。许多与会的政治家认为,应当再多听取其它国家专家们的意见。美国三个州的大学也在参照欧洲的“博洛尼亚条约”以促进这三个州大学间的互相承认,而且设立了一些试验项目。所以欧洲也应当确定一些大学进行比较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