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2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新西兰人的甜

去年6月第一次去了新西兰,虽然是短暂的浮光掠影,却就此喜欢上了新西兰。所以,不到半年时间就有了这第三次行程。我和OY拿到新西兰“工作假期签证”后,就展开了我们的新西兰南北岛休闲之旅。从北岛到南岛,从“帆之都”奥克兰到冰川巍峨的西海岸,在火山、雪山和峡湾美景的切换中度过了丰富多彩的一周。

新西兰第一大商业城市奥克兰,素有“帆船之都(City of Sails)”美誉,居民接近新西兰人口的三分之一,同时也是一座天然良港。在毛利语中,奥克兰得名于“Tamaki-Makau-Rau”,意思是:纯洁的少女和一百个情人。这是由于该地区有众多的部落的缘故。奥克兰位于新西兰北岛,拥有56个小岛,一半是内陆城镇,一半海边城镇的特点使之成为一个多元化的水世界。


同学聚会的账单

2013年初回国的“同学聚会”情景在我脑海中又一次出现,令我心生一结是:我们这代50后及60后,无论是留在国内生活,还是出国留学定居的老同学之间,在涉及个人经济与待人接物方面,因生活方式与外界环境变化,其价值观产生了不同思考方式和不同的处理方法,甚至相差甚远。执笔本文之时,依然颇有感慨。现如实记下,供回国参加校庆和老同学聚会的同胞参考。

看云

wolken-k近几年,我们每年在不同的地方过圣诞节和新年,看云看海看山水,感受不一样的文化和生活。今冬打算在德国家中过一个白雪皑皑的圣诞节。然而天公却和我们开了个小小玩笑,今年德国的冬天(尤其圣诞节期间),一反北国常态,竟温暖如春,热情得让人不知所措。从热带飞来德国的朋友们,原本想和我们一起,度过一个浪漫的白色圣诞节,却只能日日望着花园里绿草如茵,凭空去想象那大地一片白茫芒的纯洁,还有那雪花铺天盖地地袭来让人几乎窒息的快乐。

再别康桥

kangqiao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读着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不由人不感慨万千,他的温文尔雅,他的自由与美,他的放浪形骸,无不蕴涵在字里行间。这泥做的男人,与如水的女人倒是颇有渊源,他不仅把自己的人生写满了传奇,还把经历的风花雪月演绎成一段一段缠绵悱恻。

冠名音乐节的张海鸥

img_5593-k德国是个举世闻名的音乐国度,各地有不少音乐节,如波恩的贝多芬音乐节,科布伦茨的门德尔松音乐节和杜塞尔多夫的舒曼音乐节。这些都是以德国著名音乐家命名的。可令人惊异的是,近年德国出现了一个以华人音乐家命名的,这就是布克斯特胡德的张海鸥国际音乐节(Haiou zhang International Music Festival,Buxtehude)。更令人惊异的是,张海鸥是一位年仅28岁的旅德青年钢琴家。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