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8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白开水

land有一年,中国的汉语桥德国赛区选中弗莱堡,我顺风跟了去参加;弗莱堡的一所中学开了汉语课,闻讯后也顺风来凑热闹,还演了个小节目,令大家印象深刻。那些中学生的汉语水平很有限,值得称赞的是,他们运用不多的词汇量居然演出了个小剧。看完剧后,在场的德国观众们都知道了中国人的一大特点,就是喝白开水。


择校噩梦

xuexiao萨拉青2010年在他的著作《德国自取灭亡》中提出德国出生率底﹐德国人口正在被穆斯林取代,德国不仅正在老化缩小,而且变傻﹐越来越依赖政府的补贴过活。他还提到教育体系﹐指出德国教育一味追求所谓轻松现代化的教学宗旨﹐有目的地使德国人文盲化!老萨之言听起来偏激﹐其实有学龄儿童的家长肯定有同感。德国学校的教学内容和进度是各州教育局制定的﹐老师个体发挥可能性不大,学校为了顾全多数学生,内容和进度都相对国内少和慢许多。儿子就对老师无休止的重复非常吃不消﹐常常抱怨没意思。老师又不允许课上看其它书籍﹐或做其它事情﹐所以儿子就学会了玩手、做白日梦之类既不会打搅别人﹐又可以消磨时间的行当。我就以儿子的亲身经历给老萨的狂言做个标注。

水影行走:朴康平摄影展

piaokangping-k“莱茵论坛”请康平做讲座时,他是捧着稿子念的——大约是唯一照本宣科的讲座人。饶是这样,他也紧张出一身汗,害得我也跟着瞎紧张一气,手心儿出汗。打那以后,我以为康平是个腼腆的人。

收到他要在波鸿开摄影展的消息,我犹豫着是否要去。正好在波鸿大学任教的夏伟博士收到我转给他的消息后说,他会去瞅瞅。于是乎我写邮件给康平,说我可能过去看看。没想到邮件发过去没几分钟,康平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邮件,说他很高兴我能够去,十分欢迎……一看这架势,我不得不认真对待了。挪开周六周日所有的Termin,约了朋友(人家回国的航班还就在周日,也被我揣掇去),3月24号开赴波鸿。

出国考察

425一架印有KLM字样的飞机正徐徐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的跑道上。飞机在滑行,慢慢靠近41号停机坪。所有乘客都探头望着窗外的景色,听说坐飞机的人在飞机起飞和降落时都会产生一瞬间快感。周处长坐在商务舱内,尽管他也是靠窗坐,但他却没有心思去张望窗外的景色,也没有心情去感受着落时的刺激和快感。此刻他想着的是如何撰写此次出国的考察报告,写好、写不好关系到他今后能否再次出国考察的问题。

初来德国

qian-schwanstein-k1985年第一次出国,就在美国出差驻点近半年。因属出差,感觉与台湾工作生活无异,仅感受洛杉矶的大与美。之后多次出差走过小半个地球,但大多是机场、客户与旅馆之间的公路上奔走,或仅在当地如蜻蜓点水,并无太深的人文感触。1988年1月8日长驻德国后,一切几乎从零开始,与德国员工有了密切互动,常有工作以外交流,开始感受到文化与价值观上的巨大差异。由最初不适应到适应而渐渐认同,更而欣赏其众多的优点。而今日回台湾小住时反倒会有些不适应的情景,一如刚到德国时的不适应。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