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家庭生活

幸福的证明

无法忘记那两个男人走进来时的情景。一个明显地是另一个的引路人。因为一个穿得整洁干净,不仅颜色淡然雅致,而且还脸庞丰满白净地走在前面;另一个则穿得粗陋随意,不仅格子的颜色偏深,而且皮肤也廋而黝黑。当后面这个黝黑的男人低下头去的时候,可以看到他额头的一边凹进去了一块。那是头上遇到过祸,比如车祸或者生瘤之后,手术致使额头骨不得不被消去一块而导致的现象。不过一眼望去,两人的明显差异就是皮肤,一个白皙,一个黝黑。

唯一相同的地方,是两个人的年龄都已老了。这是一个无雪的暖冬,太阳无力风不寒,对面面包铺里的年轻女售货员正拿着一把小扫帚慢慢地扫着柜台里的面包屑。天色正在渐渐地往黑暗里过渡,街上来往的行人一个个都收起了悠闲的步履,急匆匆地赶路。相比墨色渐沉的日光,街两边由各店铺里往外所折射出来的光芒,愈发显得格外地耀眼与灿烂。就在这时,这两个男人从黑暗里推了门进来。

进来之后,彼此沉默着。一个跟着另一个地兜了一圈之后,白皙的男人用英语指了那另一个黝黑的男人对芒儿说:“他要找一条项链给一个56岁的女人。”56,这不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数字,芒儿一听便明白了这根项链的份量。绝大多数的男人在说起自己所要送礼之对象的年龄时,只会用大约或者左右。只有这个男人是如此准准确确、老老实实地,把一个女人的年龄给报得如此清楚。可以肯定,这是一个不在身边、却始终牢牢地被男人揣在了心里的女人。她就是这样印在他身上的——无论何时何地,都不需要男人去猜想和数算她所给过他的年华。即便不是什么大的整数字,男人也一样对待。

芒儿很快为他们做了选择。这是一款非常端庄、由一大一小两个金银双环构成的项链。通常看见它的人都以为是看见了一个财运双全的象征。白皙的男人和黝黑的男人轻轻地嘀咕了一番之后,两个人在灯下一起对了它看,看了一会之后,那黝黑男人便小心翼翼地把项链拿起,拿起之后又慢慢地举到那白皙男人的胸前,并示意对方戴上。从脸上那凝神的表情,可以知道,他是在想象那女人所戴上之后的美丽。只是,一条送给女人的项链,怎么可以往男人的胸前挂呢?如此不出来反效果才怪。

芒儿赶快伸出手去接住。她发现,黝黑男人对周围的女人像是完全视而不见,他也根本没想过,买给女人的东西原本是无法由男人来试戴出效果的。一个男人对女人的东西木纳到如此的地步,芒儿便更感到了这个藏在其心中的女人该是如何地在他的生命中显得不可或缺了。

默默地点头——黝黑的男人认可了芒儿的推荐。奇怪的是,当付款时,却是那白皙的男人从胸袋内拿出了其自己的VISA卡。

在送他们离开时,芒儿问白皙的男人:

“你们从哪儿来?”

“他从西班牙来,我住在这里。”白皙的男人先指指黝黑的男人,又指指其自己。

每年一过春天,德国便会从波兰、保加利亚、西班牙、希腊、葡萄牙等地方涌来很多外来的临时工。他们从挖芦笋到抹石灰泥,帮忙做各种的忙活。直到秋去冬至之际,才兜了钱回家。想来这也是一个来德国干临时工的男人。不过按理,他们在圣诞节之前便都应该回去了。像这样拖过了年而留下来的,除非有了意外的情况发生,比如头上那凹进去一块的祸。

一个男人,离乡背井地去异国他乡流汗出力,对留守于原地的女人来说,能平安按时地归来便是最大的幸福。这个黝黑的男人在回家之前专程由人陪着,进城去给心上人买礼物——虽然这个女人已是个56岁的女人了,却显然是个坐在男人心尖上的女人。想想在欣喜地久别重逢后之后的第一顿团圆饭上,男人将拿出个礼物来补偿女人的分离之苦。那一刻的甜蜜和美好,会如太阳的光芒,驱除掉男人头上那块凹陷所给生活带来的晦涩。而芒儿相信,此时此刻,对那女人来说,能够看到误了归期的男人还站在自己的面前,这肯定是比礼物更好的礼物。

一念至此,芒儿的心里生出了一份感动。出国打工之人原本都是找财之人,如果有财却没有爱,那找来的财即便再多,两个人所过的日子也是冷的。因为暖字里面有个爱,对男女来说,让日子暖起来的是彼此的爱。所以有财还要有爱,日子才会真正的温暖。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推开门融入了夜色,望着他们的背影,芒儿发现自己刚才经历的不止是一条项链的交易,而更是一个幸福男人的证明。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