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家庭生活

康平散:樱花雨 杏花梦

用不着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不管怎么说,都是先有的花儿。不用说大千世界里的那些林林总总了,就说我们家门口路边的这两行樱花吧,也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先我一步在埃森扎的根儿。

曾经有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人,不远万里来到德国,平平常常地工作和生活了几十年。回到老家安度晚年之后,心里头总还在牵挂着这个不能割舍的第二故乡。除了常来走动之外,还别出心裁,背来了200棵樱树,种在他无数次徜徉过的异乡的土壤,要让那年年都会盛开的繁茂,点点滴滴层层叠叠,表达他对客居时接受到的亲情友情的感激。这日本老人的远见实在高明,话说多了会显得见外,干脆把任务都交给无言的花瓣儿,无论是在枝头招展,还是几天后在空中飘曳,最后落满长街,它们都最能把丝丝缕缕的情怀,说到你的感觉深处,没有声响,却翻江倒海。

二十多年过去了,感怀的河流掉转了方向,享受了年复一年美景美梦的埃森人民,为这位“樱花之父”立了一个纪念牌。老人的三个孩子为了参加揭牌仪式,专程从北美和日本远道而来,头一回聚在了他们一起度过童年时代的埃森。那天,空中飘起了绵绵细雨,和着樱花的落英,谁见了都说:那是欢乐的眼泪。

 

人和花花和人的关系,古今中外千年万年,男女老幼祖祖辈辈,一直都是这么个相互滋养的道理。不过,看什么景色都一样,有时很不唯物主义,总是先得心里有,眼里才能有,这还真是个需要认真琢磨的东西。就说对家门口樱花的最早记忆吧,我当年还是先从一个朋友的赞叹里“听”来的!现在回想起来,特别为自己那时迟钝的视觉神经有着深深的检讨和愧疚。

于是,有了心的幡然悔悟,自然也就有了每每享受樱花时的主动和自觉,有了走进花海那短暂而慷慨的抚摸甚至埋没时忍不住的大呼小叫,有了心底默默的回应和感激 ……于是,也就有了今年冒着春寒、敢在二月初去走访马略卡如海杏花的“壮举”,有了那儿漫山遍野、处处都无法掩饰的忘乎所以,有了一堆为了记忆印象而胡乱咔嚓的照片,清晰的如歌诗,朦胧虚幻的便歪打正着地合上了梦的旋律……

儿子有心,把他也喜欢的一张“花梦”放到一米多的大画布上,让家里的斗室棚壁生辉。忘不了那天拆装时心的颤抖,说不清到底是因了什么,只觉得那个瞬间里时光错位,我们对这片缭绕杏花共同的痴迷,竟穿接起、激活了那段看似流逝了的岁月,我的眼前居然闪现出当年产房过道里第一次看见的那个红红的小肉球!

不能不心服花的神奇了吧?它先我们而来,伴我们而行,还将在我们身后继续着无言的辉煌。相比之下,我们其实渺小羸弱,只有常用心旌去摩挲去体会,去享受和花儿们一起拥有的日子,这样,所有的花儿便也会如我们一般滴水涌泉,知恩图报,因此生根,因此驻足,因此而更加烂漫。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