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家庭生活

红与白

红与白,衣柜中的红与白。

红色和白色,是我一向喜爱的两个颜色,一度这两个颜色是我衣柜的主色调,有各种各样的搭配,或许素静的白色上淡淡的红花,或许艳丽的红底上醒目的白花,或许一袭红裙配雪白的围巾,又或许雪白的衬衣配红色裙子……

红与白,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一度塞满我的衣柜,一直充满我的生活。

红与白 婚礼上红与白

白色,纯净的白。

纯白的软缎,简单的裁剪,喇叭样散开的长裙,上罩一层蝉翼白纱,几条薄纱卷成花边斜斜散开,呼应裙脚的一圈,形成几道涟漪,走动时波浪轻轻起伏。

向上看,两条袖子上细微的波浪反复重叠,两朵雪白的浪花托起盛装的新娘,漆黑闪亮的长发微微卷曲,细心地插起来,头顶雪白的面纱垂落,透过面纱白皙红润的面庞隐约可见。

白色的面纱,白色的婚纱,白色的皮鞋,一个西式打扮的新娘款款走来。

红色,艳丽的红。

大红的软缎,亮丽抢眼。金色团花,疏疏朗朗。金色滚边,勾出美好的曲线。传统的大红,典型的中式旗袍,衬托一张精致的东方面孔。黑色微卷的长发自然梳落,头戴一个大红的发卡。

红色的发卡,红色的旗袍,红色的皮鞋,从头到脚红色的中国新娘含羞微笑。

结婚是每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大的日子,出生在东方成长在西方的我接受中西方文化,婚礼也是中西合壁,东方婚礼的红色和西方婚礼的白色贯穿我的婚礼。

那天我身穿雪白的婚纱,缓缓步入教堂,和心上人携手步上红地毯,走向神圣的祭坛,发下神圣的誓言。

那天,我身穿大红的旗袍,快步走进饭店,和心上人一起鞠躬答谢来宾,一起切蛋糕,一起对宾客举杯。

白色的宗教典礼,红色的世俗婚礼,红色和白色交会。庄严神圣的西式典礼,热闹喜庆的中式喜筵,东方和西方交融。

红与白 婚姻中的红与白

红色,火热的红色。

千年的等待,等来三生石畔的约定,等来今生的狭路相逢,四目相接碰撞出闪亮的火花,那是红色的火苗。

相知相恋你侬我侬,花前月下相依相偎。

春天,我们携手走过草地,搜寻点点新绿,感受生命的萌动。夏天,我们漫步玫瑰花丛,静听蓬勃心跳,沉醉迷人花香。秋天,我们并肩山头而立,共赏满山斑斓红黄,细描将来共度时光。冬天,我们相扶相携,寒风怒号雪花飘飘,紧扣十指相互温暖。

相携走过四季,春日的和风,夏日的清风,秋日的金风,冬日的寒风,吹得火苗熊熊,红色照亮心胸。

白色,冷静的白色。

结婚后慢慢明白,仅仅有感情基础还远远不够。

火热的感情不能拿来交纳房租,不能用来解决温饱,过日子不能不斤斤计较。囊中羞涩,走过娇艳的玫瑰花,走过鲜嫩的草莓,假装没有看见。

浓烈的感情不能让学业进步,不能让事业腾飞。坐在狭小的房间里,埋头枯燥的书桌,不去看窗外耀眼的蓝天,不去听小鸟婉转的歌唱。

一日三餐,锅碗瓢盆磕磕碰碰,磕去浪漫,碰掉温柔。家务琐碎,哗哗流水冲洗杯盘,也冲淡醉人花香,冲淡火红爱恋。

走入婚姻多年后,慢慢懂得婚姻需要两个人用心经营。感情的烈火需要理智控制,才能长长久久地相互温暖,而不是相互烧灼。

炽烈的感情是热烈的红色,冷静的理智是宁静的白色,感情和理智是婚姻中的红与白。在婚姻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火热的红色终会让位给冷静的白色,炽热的爱情最终转化为温馨的亲情。

红与白 东西方文化中的红与白

红色是东方,喧哗似火,热情似火。

东方喜欢热闹,过年过节也好,红白喜事也好,生日满月也好,无不希望邀请众位亲朋到场,大家坐在一起大声谈笑,大到国际形势小到亲友短长一一说来慢慢讨论。桌子上杯盘罗列,鸡鸭鱼肉交响辉煌,青菜豆腐低吟浅唱。饮宴间,一定要再三劝酒布菜,务必让每个人吃到撑;酒足饭饱,桌上必须要有相当份量的剩菜,才能显示主人热情好客。

国人聚会菜式复杂,请客送礼却简单,不用费心头疼,一个大大的红包,送的人简单,收的人开心。

白色是西方,冷如清风,淡若白水。

在西方,亲友到饭店吃西餐,每人各点自己喜好的,每人各守一盘,安安静静吃自己的,决不会推来让去。不想吃什么,不想喝什么,也不会有人硬劝。

请客送礼,别担心,尽可以大大方方地问对方想要什么样的礼物。主人如果想要红包,也会毫不遮掩地告诉你。没准收到喜帖的时候,准新人会附上一个地址,告诉你在哪家商店有一整套新人选好的家居用品,大到客厅橱柜卧室床铺,小到厨房杯盘刀叉,由你自己选择,避免新人收到第五个咖啡机的尴尬。

到友人家做客,主人提前问你喜欢吃什么别欢喜感动,主人要求你自己带吃的喝的来,也别惊讶意外。上门做客,不知道送什么的时候,带去一点自己亲手制作的东西,即使细微到一瓶自己制作的果酱,或者从自己花园剪下的一束花,主人只会更加喜欢热情道谢。

东西方文化差异如此之大,在西方生活久了,回到国内参加宴会,声浪敲打耳膜热情压迫肠胃的时候,不免回忆西方一人一盘安安静静的西餐。可是,在西方,当接受一份正式的邀请,同时听到主人说想吃什么请自己带来的时候,真想问问谁是主人谁在请客?

东西相望,火红的是东方零距离的喧闹,雪白的是西方的远距离冷淡。游走于东西方,对喧闹的红色和冷淡的白色同时又爱又恨。

红与白 人生岁月中的红与白

人的一生,从简单单纯的童年开始,经过含露欲滴的少年,经过蓓蕾初绽的青年,经过多姿多彩的中年,最终走进复归宁静的老年。

人生的色彩,从简单纯粹的黑白分明,一点点增加,一点点丰富,达到五颜六色随意涂抹的顶峰,然后一点点剥蚀一点点消减,终于复归安静的白色。

绚烂多彩是人生的红色,平静淡泊是人生的白色。人生从白色开始,经过红色,复归白色。人生的红与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红与白,充满人生的红与白。

走过喧闹,走过斑斓,晚年独坐客厅回首一生的时候,我会泡一杯茶,一杯玫瑰花茶,看红色的花瓣在热水中徐徐舒展,看一杯白水被花瓣渐渐染红,端起杯子慢慢呷一口。    2014.06.


***红白相间的花漾人生***
——有感于夏青青散文《红与白》

在文学上用服饰话题解读人生内涵的文字还是不多,青青的散文《红与白》无疑给读者带来了一股清新和雅意。身在海外的青青言谈之间,有对红白人生理智的分析和透视,亦有人在天涯的寂寥和感慨。更主要的是,言语中透出对中国服饰深深的眷恋和热爱,令人内心温热。

在自我意识中,一直以为白代表了一种空,一种破碎,一种巨大的孤独和坠落。春天,拍摄了很多种花絮,发现白色在镜头中很难定位,它很难以清晰的姿态成形在你的面前,最后不得不一次次遗憾地删除。青青在《红与白》这篇文字中,用白色直接阐明了一种对生命的淡然、冷静、理智和从容的处事之道,是退居于红色之后的另一种别样人生,不能不说这种手法巧妙地解释了我对于白色暂时的迷茫和不解。

自古红色是热烈的,蒸蒸日上的。中国人讲究喜庆,喜欢大红,红得热烈,红得醒目,红得人内心充满爱情。穿着大红旗袍的青青在花样年华和心爱之人步入婚姻殿堂,不能不说生活充满了无穷尽的魅力和畅往,但生活又是再简单不过的,中西方色彩和服饰上的差异令东方女子青青一下子成熟起来,如她自己所言:火热的感情不能拿来缴纳房租,不能代替柴米油盐,不能让学业进步,不能让事业提前腾飞。相对于西方冷静的处事方式,青青很快找到了中西方之间相对于自己来说的最佳生活方式:走过喧哗,淡然人生,简单行走,从容举杯。大红过去,回归淡淡静白,这是整篇文字透出的女性的智慧和修养。

青青的文字在很多时候很有画面感,让读者有一种如遇故人的温馨和放松,可以想象庄严神圣的教堂,披着洁白婚纱的青青是何等的瞩目和幸福。天使在歌唱,爱在飞翔,相对于国人的婚礼,婚纱的定位必须和教堂相辅相成,才能彰显其雍容华贵。青青身在异国,群鸽腾空的教堂下和幸福牵手一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此殊荣。想象在异国身着大红旗袍的青青一定也赚足了异国女子羡慕的眼神。旗袍是中国国粹,至今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女子能穿出民族风的味道。可见,衣服在很多时候彰显了一个民族的气质和精华。

通篇文字不难看出,青青是一个勤于思考的女子,由红白服饰演变到中西方文化礼仪的不同,字里行间亦透出很多无奈的酸涩。西方人待客之道放在中国那叫失礼,西方人冷静,理智,不去打扰别人的生活,不干涉别人的隐私,这一点值得推崇。中国人在这方面似乎恰恰相反,在一个楼道里相处,如果你乔迁新居,不出一个月,家家都会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三姑六婆似乎比你还门清,但可取之处似乎更多,有了困难打声招呼,热心人无处不在。中国人的热情在酒桌上更是登峰造极,话语投机是要不醉不归的,便是我自己,性情之人,在酒场上亦有过浓睡不消酒残的经历,何况更有海量之人。可见国人还是喜欢红色的生活,激进,热情,向上,相对于白色的冷静的理智人生,也难怪青青对西方的待客之道颇有微词:“真想问问谁是主人、谁在请客?”说到此,不免想说一句:还是家乡好!还是故土情深。

红白服饰,红白人生,其实说到底,代表的是一个人的生活态度,生活方式,无论把日子过得怎样,但求平和,自然,爱身边所爱,亮丽自己的人生,或许这才是主要的。    /赵淑梅

用户登录